沉思——战争博物馆永恒的主题

2014-12-25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上周,战争类博物馆、纪念馆获得了整个社会的关注,本期弘博说就来聊聊这类博物馆。

随着社会的发展,博物馆的教育功能不断受到重视,2007年国际博物馆协会维也纳大会,更是把博物馆教育提到了首位。纪念馆是为纪念有卓越贡献的人或重大历史事件而建立的纪念地,用声、光、电、图、实物等多方面来表现事件的精神。不过多地纠结博物馆与纪念馆内涵的异同,仅从两者共有的教育职能来说,它们都是社会公共文化空间,我们暂且把二者放在广义博物馆的大框架下来说。

博物馆有很多类,战争博物馆或相关主题的纪念馆是其中的一类。在分析观众参观这类博物馆的动机之前,我想首先明确一下人们对于博物馆的总体需求。最本质的需求还是在于获取:获取知识,包含一种对自我的提升,而这种提升是基于知识的积累和丰富,去博物馆有利于这一过程,能够帮助我们获得一种见识、学问上的优势;希望获得一种感受和欣赏美的能力,去接受一种潜移默化的美育教育;对于他人(尤其是下一代)的教育和启蒙,这是不少带孩子去博物馆的家长希望获得的;获取一种满足感,对于过去、未知,人们普遍容易具有一种好奇心,就是单纯的想知道、想了解,去博物馆可以获取部分这种满足感;获取启迪与激发,人们希望能从古代智慧中汲取一些对现实“有用的”东西,博物馆是精美与神奇的密集呈现,人们期待能从中寻找灵感……还有一种更高层次的需求,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中获取,即追求一种感受力,感受历史的兴衰与沧桑变化;感受震撼、壮美与神奇;享受“逛”的乐趣,即丰富内容带来的愉悦感受;感受一种想象驰骋、自由“做梦”的感受;看生活之外的生活,感受遥远的历史,体会器物背后的“人”的活动……

沉思

不论是获取知识,还是获取感受,形式、主题丰富的博物馆都是一个好选择。那把镜头拉近,人们在什么情况下会去战争主题博物馆,或者说这类沉重主题的馆呢?很多南京的朋友都说,呆了很多年,都没去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总觉得不太敢去或者不太想去。原因在于,生活已经够艰辛的了,何苦还要去这么沉重的地方给心里添堵呢?毕竟这一纪念馆承载的情感太过巨大和沉重,很多人都会觉得无力承受。而拒绝参观这类馆是绝不应该受到指责的,倒不是用那一套近乎道德、情感绑架的说辞“开脱”,单说自由选择的权利,就已经是非常充足的理由了。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比较特殊,我们来说说一般的战争博物馆。这类馆通常也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不少学校的思想政治课会选择在此开展。但是问一句,当我们有足够的意识能够对自己开展教育的时候,会主动参观这类博物馆吗?或者换句话说,除了学校和单位组织的政治教育之外还愿意自主去参观吗?实事求是的说,这些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似的博物馆并不能很好的吸引观众。是战争主题不够吸引人吗?不见得,军事迷、战争迷大有人在;是社会浮躁、人没情怀吗?不觉得,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时代,有理想、有情怀的大有人在;是展陈手段和方式不够吸引人吗?有可能,没有故事,只有标语,毕竟人是难以被干巴巴的政治语言所感动;是政治性太浓?这个绝对有!就我个人参观这类博物馆的经验来看,这类博物馆或者纪念馆,没有一种博物馆的感觉,没有能够自由、充分吸取养分的氛围。在我被加工过的印象中,似乎总是简陋的展陈、很久没打扫过的展架展柜、不明所以的图片和说明牌、从来不搭理观众的管理员,我好像都已经能闻到记忆中的那种空气不流通的味道……

我在想,为什么这类战争主题博物馆不多一些哲学思考上的引导呢?战争,人类历史的宏大主题,可以有那么多丰富的思考,为什么只从政治上去展示呢?人类需要沉思,为什么不以战争为主题,提供给公众一个可以沉思的空间呢?我印象中的战争博物馆似乎千篇一面的是政治的正确性、先烈的英勇、敌人的可恶、不知真假但又极为趋同的革命故事……但是我想知道战争背后是什么,战争中的人性又如何,战争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是怎么具体出现的……我希望有一个空间,不渲染气氛,不从情感上胁迫我,而是可以客观呈现史实,让我自己做出价值判断,引导我用“心”思考。我想,我会感激这个让我沉思的公共空间。

 

在中国古代历史中逢有重大政治和社会事件,都有勒石刻碑、铸鼎纪事的传统,上周这一传统重现世人眼前,在首次国家公祭活动中设置国家公祭鼎。鼎,这一中国传统中的国家重器,在现代社会再次以祭器和礼器的身份承载一段悲痛的记忆,并将永久陈列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12月9日至10日,“世界人权日”到来前夕,“第二届人权文博国际研讨会”在北京成功举行。研讨会由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共同举办,主题为“以史为鉴、珍 爱和平、维护人权”。来自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馆、法国冈城二战纪念馆、白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馆、乌克兰卫国战争纪念馆、意大利军事航空博物馆、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巴西纪念二战遇难者国家博物馆、菲律宾华侨抗战纪念馆、马来西亚槟城战争博物馆、日本立命大学国际和平博物馆及国内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东北烈士纪念馆、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盐城新四军纪念馆、抚顺战犯管理所、平顶山惨案纪念馆、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井陉矿区万人坑纪念馆、台湾抗日亲属协进会、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40余家二战类博物馆、纪念馆馆长、二战史专家学者共100余人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