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进军”彩妆界,文创之重在于“创”

2017-05-05  作者: 大橙子 来源: 弘博网

近日,故宫淘宝的官方微博发布了这样一篇文章——《假如故宫进军彩妆界》。短短几天之内,这一篇文章就被转载超过6万条,文章的阅读量更是超过了858万。很多关注的网友纷纷询问这些彩妆到底还需要等多久,并且表示被种草了后根本控制不住要买买买的心情。笔者看后也不禁感叹,中国博物馆文创的春天要来了?

虽然故宫没有真正出品彩妆文创,但是《假如故宫进军彩妆界》这篇文章已经为观众剧透了不少初具雏形的创意。出品彩妆文创产品的创意,其实是起源于一组用胶带缠口红的微博。当口红遇见具有故宫特色的胶带,竟然碰撞出了极具美感的火花,想必创意者的脑洞也是从这一刻打开的。从口红、眼影再到腮红、指甲油,都充满了故宫的特色。

图片描述

眼影的颜色选取自故宫博物馆中收藏的点翠类首饰中的蓝、金元素,风情万种又极具气场,与点翠类首饰的贵气相映衬。

图片描述

腮红的外形源自于馆藏的画作,《出水芙蓉图》和《花鸟画册》。别致的造型外加淡雅的色号,怎能不让爱美之人为之动容。甚至连玉玺也被纳入了创意之中,这个创意也可谓是别出心裁。

图片描述

指甲油的灵感创意更是来源丰富。馆藏的画作《千里江山图》、宋代汝窑瓷器均可变为指尖不一样的色彩。

图片描述

说到彩妆,不得不提的就是口红。你以为用故宫元素装点口红的外壳就可以了么?这次故宫的创意绝非这么简单。故宫建筑和馆藏器物的色彩,变为了不同的色号,宫墙红、郎窑红、祭红、胭脂红,完全不输大牌口红的大热色号,而且还极具故宫特色。

为何故宫彩妆创意的反响如此热烈?

新颖的产品形式

提到博物馆文创产品,可能很多人第一印象就是明信片、笔记本、书签、模型等等。后来,随着台北故宫博物院文创产品的走红,胶带等形式也被更多的博物馆采纳,并开发出自己的产品。但是,在总体上而言博物馆文创产品在形式上并没有摆脱定式,缺少吸引观众的亮点。故宫此次彩妆文创的创意,打破了此前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的定式,将化妆品这一种类的商品纳入到文创的范围之内,无疑是为文创产品的开发提供了新的方向,并且充分的吸引了观众的兴趣。

多元的创意来源

虽然由一件文物可以衍生出不同的文创产品,但是,单一的创意来源未免会使观众感到审美疲劳。此次故宫所推出的彩妆类文创创意来源从建筑,到书画,再到器物全部有所涉及,全方位的展现出故宫各个方面的文化内涵和特色。这也是此次创意的一大成功之处。

大众口味与创意的完美结合

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创意固然重要,但是作为商品,迎合大众的口味依然是必不可少的。无论是审美价值还是实用价值,如果一件文创产品并不能满足购买者对价值的需求,那么它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产品。纵观故宫文创产品的发展,其出品的文创产品其实有不少经典之作,但也不乏有不尽如人意的作品成为了很多网友吐槽的焦点。

图片描述
朝珠耳机

有网友吐槽,如此简单粗暴的拼接毫无美感可言,黑色的耳机线搭配朝珠简直Low爆了,不知道要怎么戴出去。

图片描述
顶戴花翎官帽防晒伞

一些在故宫淘宝买了顶戴花翎伞的网友在商品评价中吐槽,戴这个出去需要勇气,戴上之后立刻能够成为人群的焦点,收获了无数关爱的目光。

图片描述
海水江崖/桃之夭夭拖鞋

这个由馆藏服饰纹样为衍生出来的拖鞋,连官方都自带吐槽的将其称为“丑到辣眼睛的拖鞋”。

博物馆文创之重在何处?

此次故宫彩妆文创创意的成功这绝非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在它背后所反映出的是博物馆文创产品要始终关注到的重点,文创之重在哪里?

一直以来,很多博物馆文创产品并没有很明确的区别于其他博物馆文化产品。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应当与博物馆文化产品进行一定的区分。

博物馆文化产品是"代表博物馆文化内涵,并以向公众传播文化为目标的产品,'文化'二字在于强调与其它一般商品之间存在的本质区别,即博物馆社会公益事业的性质和根本任务"。

而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是博物馆文化产品的一个类别,也可称之为博物馆文化衍生产品。"它根植于博物馆馆藏文物与博物馆文化主题并运用现代产品设计的设计方法与一般性理念进行开发"。

博物馆文化产品所包含的内容远远多于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与文化产品的区别也就是在于产品中多了所谓的创意。文创之重在于“创”。

但是“创”也并非是简单之事。没有创意,开发出来的产品就没有办法成为文创产品。但单靠天马行空的想象,产品脱离了受众,也会成为失败品。相比国内博物馆,海外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创”进行得更好。

图片描述

这款薯片是梵高博物馆出品的一款文创产品,其灵感来自于梵高的画作《吃土豆的人》。

图片描述

根据馆藏文物出品食品的不仅仅是梵高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更是将食品类文创做出了系列产品。

图片描述

台北故宫博物院根据馆藏的仕女俑的发型开发出了一个颈枕。

准备进军彩妆界的博物馆文创产品,尽管是一次脑洞大开的过程,但是也是一次突破瓶颈的过程。不拘泥于以前的思维,大胆突破和创新,让创意带动博物馆文创产品的设计。不再是简单的拼接组合,从大众的角度出发,让创意与受众紧密的结合。这样来看,故宫此次公布的彩妆创意,可能会是国内博物馆文创产品开发的一个新契机。

第118期
范雨素笔下的“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范雨素笔下的“打工文化博物馆”无法用国际通用的展评标准来给它打分。但或许也是因为它存在地如此“真实”,比起很多建筑起华丽外表的博物馆,“打工馆”显得更加内涵深刻。
2017-05-05
第117期
博物馆如何开展新媒体传播?
近日,由吉林省博物馆协会、吉林省博物院、弘博网承办的中国博物馆协会市场推广与公共关系专委会工作总结会暨博物馆宣传推广研讨会在长春召开。会上,弘博网总编康文伟就弘博网核心运营方式、手段进行分享,并针对博物馆如何利用新媒体进行内容传播与自我宣传展开发言讨论。
2017-04-28
史吉祥
史吉祥吉林大学文学院博物馆发展研究中心
大数据时代下,博物馆如何调查公众?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亲近“公众”。博物馆服务的目的、何时服务、怎样服务,都由博物馆新的支配者——公众来决定。
李韵
李韵光明日报《文化记忆》版主编
面向公众,博物馆有哪些“发声”的策略与方法?
本文分析了博物馆宣传中常见的问题,然后从四个细节阐述了博物馆发声的策略和方法,相信会对业界有所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