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文博圈典型环境下典型人物的日常,真实呈现问题,记录行业现状!

你是否想过,自己从事的这份工作,在别人眼中是怎样的存在?
你是否觉得,这日复一日的工作,干久了也会有些许倦怠?
你是否好奇,那些圈子里的伙伴,究竟有怎样的工作状态?
你是否困惑,这个行业有许多问题,却总是千头万绪理不清?

现在有一个机会,你是否愿意拿起笔来,记录下你一日人生的生活片段,分享你对这个行业的点滴想法?

我们希望打开圈外人了解文博事业的窗口,
记录下这个时代文博行业的真实情况,
构筑起我们这一代文博人的记忆库……

【一天】之博物馆保洁员

2016-04-07 14:41:14作者: 弘博小编

这不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他们,因为每一次参观博物馆,都会感激有个干净、明亮没异味的解决后顾之忧之地。

博物馆的卫生保洁多外包给合作的劳务公司,公司雇用人员,统一管理。该馆展厅共有保洁员12名,每层男女各一,负责公共区域及洗手间的清洁,每层的公共辖区略有不同,所以一月一轮换。因为工龄与工资无关,当前男性一月2100元,女性1900,人员流动性强,很多人打算年前离职,因为博物馆开放区的人员,全年无长休。但也有七八年工龄的“老员工”,应该是唯一一个。

可能不用说,大家也都能猜到,他们多是外来的农村务工人,50岁左右,不识字,只能在城市干没有技术的体力活。在博物馆做保洁员,是他们眼中简单不算很重的活儿,虽然工资较低。他们每天7点半到岗开始工作,5点闭馆下班,除去半小时午饭时间,上班9个半小时,一月休4天(闭馆的周一休息)。公司包午餐(据说四块钱的标准,多为土豆白菜,荤菜只能见肉沫),住八人一间的集体宿舍(不住补贴100),所以多数一起出门、“回家”。除去省吃俭用的伙食费、交通费、洗工服费等外,每月能攒一千四五左

“我一般5点半起床,6点左右出门,坐公交车到博物馆,进馆前在路边吃个早餐,然后换工服准备工作。”这是那位保洁员阿姨的叙述。她是山西人,听回去的同村人说这边好挣钱,就跟着出来了。这是她第一次外出打工,开始跟同乡去了饭店,但是不会使用平板点菜,只能放弃,也不想去当保姆,打算回家时,另一个同乡介绍她到这家劳务公司,开始做保洁员。大女儿远嫁黑龙江,一年只能回一次家,但经常打电话,小女儿今年高考,阿姨表示希望她就留在身边。

自从开始去外省上大学,我每年也就假期回家,到北京后回家次数算多了一两次,那和她远嫁的大女儿一样吗?应该她只是问候,因为身边还有自己的家要挂念,而于我,家就是唯一的牵挂。不过是否要固执地远嫁,我开始觉得这是个需要好好思虑的问题。她一直笑着和我说话,不说一句抱怨,也不说累,因为“以前在家干活辛苦多了”,在这上班鲜有“同事”之外的人和她说话吧。

打扫卫生听起来简单,做起来也很繁琐。“一天的工作从打扫洗手间开始。洗手间要整体消毒,刷洗便池,倒垃圾,放纸巾、擦手纸,擦洗便位门,用墩布刮地面;然后依次是洗手台、衣冠镜、喂婴区域等。所有地方要干净,用品要充足……”这就是我享受舒服的背后……

卫生间打扫完之后要转战公共区域,“打扫电梯、贵宾厅等,我们会在下班前用消毒液浸泡墩布和抹布,容易清洗,第二天方便使用。公共区域都是她(指女保洁员)的工作,我们(男性)还承担着机动人员的职责,比如取饭。但一般不忙时我都帮她做,这地方太大,她自己根本做不完也太累。这些工作做完差不多就到9点了,游客(在他们眼中,观众都是游客)开始来了……”旁边的他看见我在和她聊他们的工作,主动加入。他说到了这儿最大的温暖:虽然人员变更快,但是同组的他会像家中男主人一样,理所当然地干着她的脏活儿、重活儿,不介意她是否一个月后就离开。在他们心里,这是为人之道吧。

图片描述
一般博物馆的标准地面,干净地可以倒映出影子来

和他们聊完,我又随便逛逛,“遇见”了另一层的他和她,俩人正在清扫洗手间门口的垃圾,所说基本无异。“一般开馆前的准备工作最忙人,开馆后就主要是维护工作,时刻注意,哪儿脏了就扫、擦,纸巾、擦手纸没了,补;下午3点左右开始倒垃圾工作,整层的垃圾集中起来送到外面的垃圾车;4点半开始做明天的准备工作,最后换工服离开。避得了早高峰却免不了晚高峰,回去一般6点多,下车去吃个饭,回到宿舍,大家聊聊天,9点钟左右休息。”

这来自于一位“单独老人”的叙述,我不小心知道他儿女年少夭折,妻子离世,彻彻底底的孑然一身。我懊悔地表示着自己的歉意,他却立刻从陡然降低的声音中恢复过来,笑着说没关系,过去很久了。

公共区域的清洁他们每天要全部打扫3到4次,旺季(冬季除外)和人多(有学生等团体观众)之时会更多,人多所有地方都容易脏。

图片描述
比如这个时候他们的工作量就会很大

“会不会遇到刁难人的事儿?”

“都挺好的,就是偶尔会有人趁方便时,偷卫生间的纸巾,扯很多,装口袋里、包里,我们听到了就敲门暗示一下,多数人见好就收,也有些人不理你,继续抽纸。我们就多敲两次,言语提醒,毕竟公家的东西嘛,有人就因此开始挑理儿,索性纸也不要,丢进垃圾桶,拉着你去投诉,一投诉我们就可能会收罚单。每次罚款200元。”

图片描述
像停错车一样,一次200的罚单会不会太多

“不用纸擦手的游客我们看见会提醒一下,防止水滴到地上滑人,我们也方便清洁,有人会呛我们,或者让小孩在洗手池小便,喝水的小纸袋随地乱扔……不过整体还好。”

说起罚款,在“经理”巡查时,两人都不在岗(洗手间)会开罚单;告诉观众哪儿有热水会被辞退;当然也有“季度奖”奖励,分为600、300、200元三种,原则“经理觉得谁好就评谁”,硬性指标是病假超过7天没有资格。

在和我聊天之时,他们会向路过的每一位穿工装的博物馆员工微笑点头,更确切说应该是低头,过后悄悄告诉我这是管他们的经理,或者博物馆的开放部主任。可能他们都不懂这些称呼是什么意思,多大的官儿,反正管他们这一条就足够了。我也被路过的“工装同志们”屡行注目礼,好像我是个怪物……

无论走多远,我总会关注到这些平凡到底层的人,路边的行乞之人、为生活卖艺的袖珍人、为温饱奋斗的人们,他们总会让我从悲观失望中重新振作起来,让我反省自己,心中自然平静,甚至想为他们做点儿什么。

看着干净地可以映出人影的地面,眼前仿佛看着一男一女佝偻着背,缓缓地移动,同行的还有地面的墩布……

工作枯燥,人却温暖。感谢你们的辛劳付出,为我们带来干净整洁的参观环境!

征稿对象

所有关注博物馆事业发展的人,包括但不限于:

1.事业单位(博物馆、考古所、文管
所等各部门工作人员)
2.行政机关(文物局、文广新局等)
3.相关企业(展览、照明、展柜、运
输等)
4.高校师生(考古、文博、文化遗产
等专业)
5.关注博物馆事业的亲们(志愿者、
博物馆达人、普通观众等)

稿件说明

1.我们希望能了解您的日常工作,来
稿可做适当文学处理,例如一定的
戏剧冲突、情景设置;
2.希望能感受您的思考与态度,能够
呈现问题,分享见解;(看似无
解,说不准努力的人多了,也就慢
慢改变了,谁知道呢?)
3.可实名可匿名,我们充分尊重您的
隐私。
*
唯一投稿方式:
news@hongbowang.net
投稿请注明"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