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十年丨博物馆如此深厚,又如此青春

2022-09-23 来源: 弘博网

谁是中国最资深的“网红”?在这个名单里,今年602岁的故宫必须拥有一席之地。

尽管夏天开启了高温模式,但故宫博物院里观众的热情似乎更为高涨。参观故宫有很多种方式,有人排队看展览,有人穿着传统服饰拍照,有人流连在文创店迈不动腿,也有人买了年卡,让“进宫”成为日常。

从2012年至2019年的7年,故宫总是在不断刷新参观纪录。2019年,故宫博物院接待观众超过1933万人次,是世界上接待观众人数最多的博物馆。其中,40岁以下的年轻观众占比56%,80后、90后、00后成为参观故宫的大多数。

故宫博物院的故事,只是这十年来中国博物馆事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从馆舍天地到大千世界,收藏着泱泱华夏文明的博物馆,如此深厚,又如此青春。

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

交给下一个600年

在上一代观众的参观经历中,去故宫,一般是从午门进,沿着中轴线一路往北,出神武门,除了三大殿和御花园,记忆点着实不太多。2012年的故宫,开放面积不过30%,而这个数字在今天超过了80%。观众不仅可以逛“殿”,甚至还能上“墙”——故宫开放了城墙,让观众有了独特的视角。

郑欣淼在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期间,开启故宫大修和文物清理,首次摸清了故宫的“家底”——1807558件(套)。如何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这是故宫博物院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事。

在故宫之前,没人想到,能让年轻人排队几个小时的不仅有网红餐厅,还有文物展览。2015年夏秋之交,“石渠宝笈”特展火了,很多观众为了一睹《清明上河图》等珍贵书画的真容,换上跑鞋,大清早故宫一开门,就从午门飞奔向武英殿。临近闭馆,还有很多人排队。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单霁翔向观众承诺,“不到最后一人,绝不闭馆”。

“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这是单霁翔在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期间,在很多场合说过的话。2020年,竣工于1420年的紫禁城实现了这个目标。“故宫博物院近百年,紫禁城600多年,但于我们5000年的文明史而言,它们都很年轻,应该呈现出青春的活力,我们也希望它永远正青春。”单霁翔说。

文创产品让观众看得上、买得起、

带得走、用得着、学得到

距离中秋佳节不到一个月,中国国家博物馆于近日推出了一款“月出东山”月饼礼盒,名字来源于苏轼的《赤壁赋》。礼盒外包装以国博馆藏文物“堆彩赤壁赋圆漆盘”为原型,以中国传统走马灯的形式,呈现了泛舟赏月的故事;月饼造型则来源于国博馆藏画卷《百花图》,提炼出兰花、荷花等6种造型。

今年,甘肃省博物馆也第一次推出了文创月饼,结合了铜奔马、驿使图、人头形器口彩陶瓶等8个馆藏代表性文物元素。而甘肃省博最近火出圈的文创,则是一款“马踏飞燕”的文创玩偶,自6月上架,一度卖断货。“丑萌丑萌”的玩偶,俘获了年轻人的心,也让他们由此出发,在去探寻文物原型的历史。

早在2008年,故宫就成立了文化创意中心。从2013年推出的“朝珠耳机”等一系列全新产品开始,故宫文创的风格变了,不仅端得起国之重器,也卖得了萌,玩得了小清新。

故宫娃娃系列是Q版宫廷人物形象群组,皇帝、皇后、阿哥、格格、大臣、御前侍卫……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馆藏陶彩绘女俑和胡人俑也是个灵感富矿,它们被做成了晴雨伞,还被研发成了牙签筒、红酒瓶塞、便签夹……这些“活”了千百岁的男俑女俑大概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还能出现在红酒瓶上。

《故宫文创记》书中写道,文创产品要让观众真正“看得上”“买得起”“带得走”“用得着”“学得到”,让故宫文化走出紫禁城,走进千家万户,感染更多普通民众的心灵。真的走进了吗?人们用行动说话——2017年故宫文创的营业额达15亿元。

如今,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开始“卷”了起来,文创成为博物馆的必修课。长期致力于博物馆研究的上海大学教授潘守永说,文创本不是博物馆的主业,这些年逐渐成为博物馆工作的一个主要部分,“大家强调博物馆不仅要用眼睛看,还要能体验、能把博物馆带回家,这是博物馆新的使命”。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度全国博物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种类超过12.4万种,实际收入超过11亿元。

在过去的2021年,四川省文物局发布的报告显示,四川省文创收入突破1亿元大关,创历年新高。其中三星堆博物馆文创产品销售额超过3000万元;广东全省博物馆开发文创产品2305款,实现文创产品收入3993.39万元;共有近100家博物馆参加天猫“双11”活动,开售首日,博物馆文创产品销量激增超400%,成为“黑马”门类之一。

“博物馆热”成为文化现象,

“到博物馆去”成为生活风尚

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南京博物院为南京带动了约16.2亿元的旅游收入,带动6000多个就业岗位,对南京旅游知名度的贡献率为9.7%,在全市24家主要景区中排名第一。

博物馆不再仅仅是一方馆舍,它是一个场域。博物馆已成为公众文化休闲的重要空间,“博物馆热”成为文化现象,“到博物馆去”成为生活风尚。

今天的博物馆到底有多会玩?不仅办展览、卖文创,还开起了咖啡馆。故宫博物院神武门外的故宫角楼咖啡,馆内壁纸主图是曾引发参观热潮的《千里江山图》,观众可以在这儿点上一个“千里江山卷”蛋糕,配一杯“养心咖啡”或者“康熙最爱巧克力”。

国博咖啡厅则一直都有着推“新款”的自觉。“玉出红山——红山文化考古成就展”展出时,有着“中华第一龙”美誉的红山玉龙就出现在了咖啡拉花上;月壤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面向公众开放展出时,“嫦娥奔月”主题咖啡也准时报到。

萌宠经济也出现博物馆的版图。2018年,敦煌莫高窟的官方微博发了一条消息,称“窟霸”乐乐大王早起巡山已回,路况可见图片——那是一只浑身被泥水湿透的小狗,身后还有一串小脚印。“窟霸”“巡山”这样霸气的词语,与一脸委屈的落汤小狗,形成反差萌。微博发出数小时就有了万余条评论,乐乐俨然成为“莫高窟代言狗”。后来,莫高窟陆续开发了“乐乐大王”系列文创产品,以乐乐为主人公出版了书籍、上线了动画。而对年轻观众来说,去莫高窟除了看壁画和雕塑外,与乐乐“偶遇”也被排上日程。

如今,博物馆日益成为人民美好生活的一部分,博物馆参观人次从2012年的5.6亿人次,增长到2019年的12亿人次。虽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1年全国博物馆仍接待观众7.79亿人次。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统计,60%以上的旅游者将博物馆作为旅游目的地。

党的十八大以来,博物馆数量持续增长,从3866家增长至6183家,其中5605家博物馆实现免费开放,占比达90%以上。类型丰富、主体多元的现代博物馆体系基本形成,如期实现平均每25万人拥有一座博物馆的发展目标。北京、西安、南京、成都、广州等十余个城市致力于建设“博物馆之城”,西安、成都、青岛的博物馆数量已达到百家以上。

来源:国家文物局

封面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摄影:张林)

声明: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邮箱地址:news@hongbowang.net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73期
专访 | 王母娘娘驾到!看宜宾市博物院如何开门办馆,打造全新形象
来认识一下宜宾市博物院的代言人,王母娘娘吧!
2021-01-11
第272期
专访 | 在宋朝寻找向往的生活:历史文物于今天的我们有怎样的意义?
闲暇之余,宋朝文人如何实现心灵的放松、达到内心的宁静?
2020-11-13
陈晨
陈晨天津师范大学
怎样理解博物馆研学?又如何构建研学体系?
博物馆对研学体系构建要找准自身定位,量力而行,“特色”不等同于“共色”,做出亮点与差异才是博物馆研学的核心所在。
赵丰
赵丰中国丝绸博物馆
有限的预算和人力,博物馆如何做出更大的影响力?
品牌定位要如何做?品牌建设的周期和节点如何?品牌的理念又该如何贯彻到日常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