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battle”后时代,多元化链接让博物馆不止于此

2021-03-30 来源:

三星堆重大考古发现引发了公众前所未有的关注。对发掘过程的直播、对专家学者的专访、对文物修复工作的揭示,都让更多的观众认识到考古学的科学性与严谨性。虽然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将考古与盗墓相提并论,但“考古就是挖宝”这一误区依然深入人心。

对于博物馆,类似的误区同样存在,那便是“博物馆就是藏宝阁”,而博物馆似乎也乐于用“镇馆之宝”吸引观众。这原本无可厚非,但当人们冲着这些宝贝走进博物馆,大饱眼福、一番赞叹之后却并无更多收获,便间接地阻碍了博物馆教育功能的发挥。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博物馆也在做各种努力,如提高展览的策划与叙事水平、推出更多有趣的教育活动、利用社交网络树立自己的形象等等。然而,造成这种现状的一个重要原因,似乎被忽视了,即很多观众并不能清晰地认识博物馆到底有什么功能,博物馆和我们及我们的城市有何关系,以及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去博物馆。

因此,博物馆是否可以更多地将自己的工作与历史展示给观众,让他们真正了解博物馆、亲近博物馆呢?

01告诉观众博物馆在做什么

2016年,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从个体视角出发,讲述了故宫文物修复与文化传承这一宏大主题,让观众不仅了解到文物修复这项工作,更记住了一位位鲜活的“幕后英雄”。三星堆博物馆也将于今年5月正式开放文物修复馆,设有文物储藏室、陶器修复室、玉器修复室、金属类修复室、象牙修复室等。届时,大家可以一睹文物尊容,了解文物修复与保护知识,更可看到工作人员的日常工作状态。

除了文物修复,博物馆中的很多工作其实都可以向观众展示。2000年以来,全国各地的博物馆新馆层出不穷,这一过程中库房的搬迁、整理,新展览的策划与布展,讲解员的培训,教育活动的策划,甚至馆内的安保、设备的维护、文创商店的经营等等,都可以小见大,通过社交媒体、短视频或纪录片等方式展示给观众。

如,上海博物馆便会在微博发布工作照,如布展、撤展或书画修复研究室的内部照片。

河南博物院文创产品如今大受欢迎,文创部工作人员的官方账号“豫博文创大怒哥”也时常会在微博更新产品装箱发货的幕后花絮,并在评论区与网友互动。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博物馆在教育活动中,或学校在进行博物馆教育时,也加入了对博物馆工作及其职能的讲解。如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进校园”课程中,“小曹姐姐”在讲解陶瓷知识之前,会先向孩子们普及何为博物馆,博物馆的职能有哪些,博物馆各部门都做些什么,以及博物馆的参观礼仪。再如,位于西安市曲江第二小学的博物馆课程中,博物馆相关的职业体验是其重要组成部分。通过这些教育,孩子们从小便树立了对博物馆的正确认识。

02博物馆与我们的城市

当博物馆真正与城市融为一体时,才能更好地发挥其“窗口”作用。近年来开放的新馆或金碧辉煌,或雄伟恢弘,拥有现代化的各类服务设施、充足的展示空间、先进的保管设备,更好地适应了博物馆不断增长的空间需求。基于城市整体发展规划的考量,很多新馆选址在远离市中心的开发区,以打造城市新的文化中心,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则是交通不便,周边其他服务设施不到位,极大阻碍了观众前来参观。当然,这一情况随着城市的扩张与基础设施的建设总会不断改善。

但另一个问题可能需要更精心的规划设计来解决,那便是很多博物馆新馆与城市原本的历史文化环境剥离,而概览我国各省市级博物馆的发展历程,大多因时代的变迁而经历了多次变革。有些博物馆历史悠久,肇始于民国,以极具地方特色的历史建筑为早期馆舍,是地区文化事业发展的引领者,以救亡图存、开启民智为己任;而有些博物馆虽然建制较晚,但其建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馆舍也见证着城市或地区文化与历史的发展,成为城市记忆的一部分。

广州博物馆在2019年迎来了建馆90周年。这座饱经风霜的博物馆成立于1929年,其前身为广州市市立博物院。馆址镇海楼为始建于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的城楼,在清代被誉为羊城八景之一,直至现代都是广州市的地标性建筑。

镇海楼夜景(图片来源:广州博物馆)

1929年2月11日,广州市市立博物院开幕首日便迎来了2万余名观众。从规划之初,广州市市立博物院便被赋予了“助力学术”“启发民智”“服务社会”的使命,不仅建立了以藏品类型为基础划分的各部门、相对完善的藏品管理系统,还成为公众了解考古的重要窗口,以及培养“公共精神与公共道德”的“文明空间”。此外,从筹建到藏品征集、从开馆后的陈列展览到各类活动的相关信息,博物馆都通过报纸告知观众,为其融入社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广州市市立博物馆开幕盛况(图片来源:广州博物馆)

如今,广州博物馆除了镇海楼展区外,还包括广州美术馆、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纪念馆、三·二九起义指挥部旧址纪念馆三个依托历史遗址而建的分展区,成为一座真正具有地方特色的综合性历史博物馆,也成为广州人记忆中的一部分。观众来到这里,即便没有过多解释,也可以自然地感受到博物馆与广州市的休戚与共。2019年,广州博物馆为庆祝建馆90周年,举行了各种活动,出版书籍,举办特展,让更多的观众了解了这90年的风风雨雨。

广州博物馆2019年5·18国际博物馆日活动,恰逢建馆90周年(图片来源:广州博物馆)

当然,镇海楼过于局促的空间已不符合现代博物馆的需求,新馆的建设势在必行。那么在我们欢欣鼓舞地入驻新馆时,能否花一点时间与空间,将博物馆与城市的历史一起带走?我们的新馆在创造新的城市记忆的同时,是否也能唤起人们更加遥远的记忆,从而激发对博物馆的认同感与亲近感,最终引导人们进入“宝贝”以外的世界呢?

2014年6月9日,河北博物院新馆正式开放。新馆位于旧馆南侧,两馆通过阳光大厅连接,观众可从南北两侧入场。

河北博物院旧馆(图源见水印)

河北博物院新馆(图源见水印)

北部的旧馆建于1968年,原为“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展览馆”,外观仿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廊柱式建筑,馆内深棕的色调、葵花装饰的栏杆、莲花形吊灯、刷着一半绿色油漆的墙裙、以及“河北省博物馆”时期的馆标,都保持着上世纪的风格与氛围。而南侧的新馆周围环以高大的廊柱,与北区建筑形制和主色调相呼应的同时,简约现代的风格又与旧馆形成鲜明对比。观众纵穿两馆,可以直观地感受到河北博物院甚至河北和石家庄这几十年的发展,而这种氛围与感受则很容易激发或强化观众对这一地方的情感认同。

河北博物院旧馆大厅

河北博物院新馆(图源见水印)

其实,本地的老居民至今都将这里称为“展览馆”,一直以来都是石家庄的文化与休闲中心。周末时家长会带孩子来到馆前的广场喂鸽子。每逢新春佳节,“展览馆”附近便会有年货市场,贩卖春联、福字等新春装饰用品,还会有民间书法爱好者现场书写春联。如今新馆开放,周边道路和馆前广场得到了修缮,地铁在这里设立“博物院”站,几大购物中心从这里均易到达,其文化中心的功能得到了强化与升级。新馆开馆当天,曾参与过旧馆建设的钱平起大爷成为了第一位参观者,他说:“上世纪70年代,原来的河北省博物馆刚开始建馆的时候,我就参加过义务劳动。这次又是第一个来到新馆,我非常激动。相信河北博物院会使我们的文化生活更加丰富,感谢政府办了一件大好事。”

当然,很多现实因素导致新馆不得不建设在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方,但博物馆依然有办法唤起人们对过去的回忆。实际上,博物馆不需要大篇幅或专门策划基本陈列来展示这部分内容,只需在主要展线以外但又是观众经常路过的地方,如餐饮区、文创区、休息区等,趣味性地添加相关内容,或营造某种复古氛围让观众与过去的博物馆产生联系。

03关注我们的社会,博物馆与公众同在

除了直接告诉观众博物馆人的工作、博物馆的历史,博物馆还可以通过关注社会议题来表达对公众的关心,以拉近与公众的距离。比如,四川去年开始筹建农民工博物馆,全面展示与记录2500万川籍农民工的艰辛历程,向城市的建设者们致敬,引发人们对社会发展中弱势群体的关注。再如,2019年中国航海博物馆紧跟“垃圾分类”的社会热点,聚焦“海洋垃圾与生活垃圾”的主题,策划“不止漂流”海洋环保艺术装置展,揭示人与海洋、海洋垃圾与生活垃圾之间的关系,号召更多人关注海洋环境及垃圾分类的重要性。

装置艺术“小黄鸭”在地铁站出现

关注社会议题也是欧美博物馆的常见做法。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一直以来致力于推广亚洲艺术,联系亚裔社区,在美国社会发出亚裔的声音。3月16日,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发生枪击案,8人受害者中6人为亚裔女性。针对这一事件,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在网站公布了馆长许杰的公开信《Stop Anti-Asian Violence(停止仇亚暴力)》,谴责了自新冠疫情以来,美国社会中存在的一系列仇视亚裔的暴力事件,反对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和仇外心态,指出亚洲艺术馆将继续通过艺术的力量对抗不公正。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许杰公开信

关注社会议题并加入讨论可以使观众感到博物馆不仅仅是藏宝之处,而是与一直与他们同在,始终关心社会与人民的福祉。

04结语

近年来,公众通过国宝逐渐了解博物馆,现代化的新馆建设凸显了博物馆事业的发展,博物馆有了更完善的设施为观众提供更加高质量的服务。然而,只有观众真正了解了博物馆的“公共服务性”,才能更好地享受博物馆带来的服务。而博物馆要吸引观众走进来,似乎不只要放低姿态、投其所好,而是要真正了解他们的需求,使其对作为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的博物馆产生认同,激发他们对文化的兴趣,进而走出博物馆就是“藏宝”“晒宝”的误区。

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73期
专访 | 王母娘娘驾到!看宜宾市博物院如何开门办馆,打造全新形象
来认识一下宜宾市博物院的代言人,王母娘娘吧!
2021-01-11
第272期
专访 | 在宋朝寻找向往的生活:历史文物于今天的我们有怎样的意义?
闲暇之余,宋朝文人如何实现心灵的放松、达到内心的宁静?
2020-11-13
陈晨
陈晨天津师范大学
怎样理解博物馆研学?又如何构建研学体系?
博物馆对研学体系构建要找准自身定位,量力而行,“特色”不等同于“共色”,做出亮点与差异才是博物馆研学的核心所在。
赵丰
赵丰中国丝绸博物馆
有限的预算和人力,博物馆如何做出更大的影响力?
品牌定位要如何做?品牌建设的周期和节点如何?品牌的理念又该如何贯彻到日常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