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解读|“画狂人”葛饰北斋与《富岳三十六景》

2021-03-30 来源: 常州博物馆

“所幸我从未被自古以来所形成的规矩束缚,在绘画上总是对去年的作品感到后悔,对昨天的作品感到羞愧,不断在寻找自己的路。现虽年近八旬,笔力仍不亚于壮年。但愿能有百年寿,努力之下成就我所追求之画风。”

这是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在1836年出版的《诸职绘本新鄙形》卷末附文中所写的一段话。北斋一生为画,晚年依然笔力不减,自称“画狂人”。

“江户の风景——日本浮世绘特展”的第一期——“葛饰北斋与《富岳三十六景》”已于3月27日开展,大家来常博可以看到“画狂人”葛饰北斋最为著名的风景版画系列《富岳三十六景》全套啦~

海报1.jpg

浮世绘是主要流行于日本江户时代(17—19世纪)中后期描绘世俗生活百态的绘画,题材包括美人、风俗、风景、花鸟等,有手绘(肉笔画)与木刻版画两种类型,以后者为主。浮世绘艺术风格独特鲜明,是最著名、最典型的日本美术样式,并对西方现代艺术产生了重要影响。

浮世绘发展后期,西方绘画透视等技法传入日本,风景画(名所绘)成为了浮世绘最重要的题材,此次展出的《富岳三十六景》与《东海道五十三次》是其中的巅峰之作。

下面一起来详细了解下葛饰北斋和《富岳三十六景》吧~

葛饰北斋(1760-1849)

北斋画像1.jpg

溪斋英泉《北斋像》

葛饰北斋于1760年出生于江户隅田川东岸(今东京都墨田区龟泽),原名中岛铁藏。父中岛伊势,系幕府御用镜师。他6岁开始对绘画产生兴趣,16岁左右开始学习木版雕刻。1778年入著名歌舞伎浮世绘大师胜川春章的画室为学徒,次年取画号“春朗”。18世纪80年代后开始发表小说插图,渐渐涉及浮世绘版画所有题材,并开始培养自己的风格。1792年,师父胜川春章去世。1794年春朗脱离胜川派后,他模仿更早的琳派画师取画号“宗理”。此后他不断更换画号,先后30余个,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北斋”。19世纪30年代,北斋达到了绘画生涯的巅峰,创作出《富岳三十六景》等系列风景画。他晚年依然笔力不减,自称“画狂人”。

《富岳三十六景》系列版画描绘了从不同地点远眺富士山的风景。北斋最初计划创作36幅,由于出版后大受欢迎,又追加了10幅,共46幅。

其中,《神奈川冲浪里》、《凯风快晴》、《山下白雨》三幅最为著名,合称为“三大役物”。这样以不同位置、不同角度、不同时间、不同季节全方位地表现同一主题的手法,开拓了浮世绘风景画的新领域。

11神奈川冲浪里1.jpg

《富岳三十六景》之《神奈川冲浪里》

它不仅是北斋艺术生涯与浮世绘艺术中最著名的作品,甚至已经超越了日本文化,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深入人心的艺术形象之一。

凯风快晴1.jpg

《富岳三十六景》之《凯风快晴》

“凯风”出自《诗经•凯风》,意思是南风。夏日清晨的南风拂过,天空布满波浪状的云朵,富士山顶积雪逐渐消融,整个富士山体被朝霞渲染成红色。左侧是平缓的绿色斜坡。北斋仅仅用密集的短竖线表现森林,增强了山体的威严。本作被称为“赤富士”,为浮世绘中最抽象、最神圣的富士山形象。

山下白雨1.jpg

《富岳三十六景》之《山下白雨》

“白雨”是夏日暴雨,北斋却没有直接描绘雨景。锥形的富士山占据了画面三分之二,白色的山尖在祥云状的云朵和蓝色天空之上。山麓的大片岩石已经被风暴染得漆黑。红色的闪电在右下角撕开了山脚均匀的黑色,释放出无穷的能量。

《凯风快晴》描绘的是“赤富士”,《山下白雨》则是“黑富士”,二者是晴与雨、静与动的对比。这套组画还以富士山为背景,与人们的劳动、生活场面巧妙结合,颇有意趣。

02深川万年桥下01.jpg

《富岳三十六景》之《深川万年桥下》

拱形的万年桥两头连接着房屋店铺,桥上行人熙熙攘攘,桥下有小舟驶过,而右侧的独钓者却营造出宁静恬淡的氛围。画面上方用深浅不同的蓝色描绘出天际,并倒影在下方的水面上。画面正中心并不是远方的富士山,而是一座小小的石塔。

江都骏河町三井见世略图1.jpg

《富岳三十六景》之《江都骏河町三井见世略图》

北斋描绘了江户繁华商业生活的一个片段。三位工匠在修理右侧高耸的屋顶,两只风筝将人的视线引向富士山。房屋的屋檐、风筝交错的斜线、富士山构成了不断重复的三角形。

12五百罗汉寺荣螺堂1.jpg

《富岳三十六景》之《五百罗汉寺荣螺堂》

江户东郊的五百罗汉寺是黄檗宗的禅寺,名字来源于寺中著名的五百罗汉像。荣螺堂是寺中的建筑,观者需要经过三层螺旋状的台阶才能上到顶层朝拜百观音。在观景台上,两名游客坐在右侧,其他艺妓、武士和小孩都在眺望地平线上的富士山。

25东海道程谷1.jpg

《富岳三十六景》之《东海道程谷》

程谷是东海道上的驿站,是眺望富士山的胜地。北斋忠实地描绘了此地的初夏风光。八株并列的松树姿态各异,富士山弧线优美。两个挑夫在休息,放下了驾笼。马夫牵着马,他的主人低头坐在马上。马夫目光投向富士山,似乎是唯一一个被富士山所吸引的行人。一位虚无僧在右侧独自行走。

37东海道品川御殿山不二1.jpg

《富岳三十六景》之《东海道品川御殿山不二》

品川是东海道的第一个宿场。海边的御殿山从江户时代至今都是著名的赏樱地。本作色彩明丽,山坡上樱花盛开,游客在粉红色的花朵中野餐歌舞,弧形的小丘间穿插着方形的房屋。在樱花的映衬下,富士山从花树中升起,但游人似乎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无人注意富士山。

46诸人登山1.jpg

《富岳三十六景》之《诸人登山》

这是《富岳三十六景》中唯一描绘富士山局部近景的画面。一群身着白衣、手拿登山杖的行人正在崎岖的山路上攀行。有些人已经到达了右上方的洞穴中。清晨的阳光中,岩石表面反射出天空中的粉色。

北斋不仅以西方绘画的透视原理和明暗对比手法拓展画面空间及深度,还结合典型的日本传统线描纹样及装饰性色彩,使浮世绘从狭隘的人物题材局限中解放出来。

他为长时期以来沉浸于美人画与歌舞伎画的江户百姓打开了一方新的自然天地,也给出版商和其他浮世绘大师以冲击和启发。由此,风景画作为浮世绘的一个新样式被推广开来。

本次“江户の风景——日本浮世特展”分为上下两期,分别展出两位浮世绘大师的两套最具代表性的风景版画系列。

第一期:3月27日-5月5日,展出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

第二期:5月8日-6月6日,展出歌川广重《东海道五十三次》

地点:常州博物馆一楼特展厅

 


参考文献:

湖北省博物馆编《富岳三十六景 东海道五十三次》,武汉:湖北美术出版社,2020年。

潘力著《浮世绘》,长沙:湖南美术出版社,2020年。

北京大陆桥文化传媒编译《浮世绘》,青岛:青岛出版社,2010年。

墨田北斋美术馆官网https://hokusai-museum.jp/

葛饰北斋作品目录(Katsushika HOKUSAI : Catalogue Raisonne)https://hokusai-katsushika.org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73期
专访 | 王母娘娘驾到!看宜宾市博物院如何开门办馆,打造全新形象
来认识一下宜宾市博物院的代言人,王母娘娘吧!
2021-01-11
第272期
专访 | 在宋朝寻找向往的生活:历史文物于今天的我们有怎样的意义?
闲暇之余,宋朝文人如何实现心灵的放松、达到内心的宁静?
2020-11-13
陈晨
陈晨天津师范大学
怎样理解博物馆研学?又如何构建研学体系?
博物馆对研学体系构建要找准自身定位,量力而行,“特色”不等同于“共色”,做出亮点与差异才是博物馆研学的核心所在。
赵丰
赵丰中国丝绸博物馆
有限的预算和人力,博物馆如何做出更大的影响力?
品牌定位要如何做?品牌建设的周期和节点如何?品牌的理念又该如何贯彻到日常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