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里的参与式博物馆:我们在这里工作,我们在这里生活

2021-03-02 来源: 澎湃新闻

刚过去的春节期间,一间迷你博物馆的试运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它位于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机场新村小区内,是国内目前还很罕见的“社区参与式博物馆”,也是国内首家“航空文化主题社区参与式博物馆”。

小区里怎么办博物馆?参与式博物馆又是什么?带着一系列大概许多人都会有的疑问,我走进了机场新村。

一、迷你博物馆,大有文章

博物馆在小区内的“红枫广场”上,是平时小区居民跳广场舞的地方之一,随便问一位居民,便能指给你方向。而如今,这栋两层白色小楼占据了广场上绝对显眼的位置。

重新设计过的白色外立面很具有现代感 程家桥街道 图

它的外墙便不普通,是一处展示空间。一面墙上是虹桥机场新村社区的地图,主持了博物馆修建的居委会书记曹欣礼告诉我,机场新村是民航家属区,是服务民航业的大后方,因此在小区内便有菜场、幼儿园、小学,不用出小区,衣食住行都能解决。

也正是这个原因,小区居民有更多的联系、交流和互动,也让这个社区更有黏性。这张地图便能以最直观的方式让参观者了解到它的与众不同之处。

而墙上最特别的是那两排明亮的玻璃橱窗,曹欣礼介绍道,“这两处橱窗不仅仅是展示的橱窗,也是教育的橱窗。”

一面橱窗里是一排排透明的标本盒,标本盒里的内容,从四季或金黄或碧绿的树叶,到粉粉白白的小花,到小飞虫,还有无法被做成标本但也占有一席之地的鸟类的图片,有雷公根、野菊、常春藤、樱花、矢车菊、天牛、玉带凤蝶…… 而它们都是小区的原住民,是一年四季你会在小区遇见的不说话的朋友们。

标本盒 本文图除注明外 均为 钱成熙 摄

还有一些标本盒里的内容则很特别,那一坨坨黑黢黢的“玩意”,是小区菜场的湿垃圾处理器产生的纯天然化肥,用来给小区居民种花养草,而那些烟蒂、小广告、碎玻璃,则是2020年一年间,大家共同努力清理的垃圾的冰山一角。

另一面橱窗里则都是可爱的卡通人物立牌,他们有工程师、空姐、飞行员,也有志愿者、理发师、清洁工。有意思的是,他们并不是凭空创作的虚拟人物,每一个卡通人物背后,都是一名真实的小区居民。

可爱的卡通人物立牌

这两面橱窗所体现的,便是这间“社区参与式”博物馆的宗旨——“我们在这里工作,我们在这里生活。”

二、社区人,是博物馆绝对的主角

作为民航家属区,虹桥机场新村最初的一批居民是民航兵,其他居民也都与民航业有关。从1970年代初,它是一排排矮平房,后来变成一栋栋居民楼。如今小区里有7000多居民,是一个非常大的社区。

但与众不同的是,虽然到了如今,小区中原有的居民退出不少,出租率也高达47%。但正因为它靠近民航枢纽的位置,许多新搬进来的居民,依然也服务于民航产业链相关。这也是在小区里建设一座航空文化主题社区博物馆的基石。

“上海人吃馄饨多。但我们这里,吃馄饨的家庭没有吃饺子的家庭多。”曹欣礼笑言。他说,五湖四海的人来到这里,都可以被这个社区所接纳、包容和融合。

留言墙,一个试运营便满了

作为博物馆试运营的开幕展“我们都是机场人”的一部分,这里展示了新村里三代人的照片,包括第一批住进新村的建设者、民航子弟,以及现在的新居民。另一个展区中则让孩子们来叙述卡通立牌上的爸爸妈妈的故事。

一张艺术家创作的“共创画毯”,蓝本则是小区里孩子们的集体创作,小区附近上海动物园的狮虎山、小区里的荷花池……都用充满童真的抽象语言表达了出来。

共创画毯

“新村的印迹”版块,用新村和社区居民的老照片,展现了它半个多世纪的变迁:平房变成楼房,菜场拆迁成为广场…… 这段历史也体现了社区管理向社区治理的转换过程。

一间隔音的房间,是博物馆的放映室,在这里,你可以看博物馆诞生的纪录片,也能听到机场新村的声音:从菜场的喧嚣,到行李箱的滚轮声,空姐的高跟鞋踏过小区,当然还有飞机从头顶飞过的声音。

对于普通人而言,飞机的轰鸣意味着离开和抵达,而对于机场新村的居民而言,飞机掠过,那意味着亲人正在头顶飞过。

三、参与式,全社区建造的博物馆

过年正值博物馆试运营, 据说有许多居民会把来拜访的亲朋好友领过来看,告诉他们,“这里有我的一张照片。”

这让曹欣礼很感慨。他说,在这里,不仅“人人都是机场人”,而且“人人都要做策展人”,只要你有内容、有方式去呈现,让参观者能理解你要表达的东西就可以。

来自社会组织“大鱼营造”的朱丹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她向我解释了什么是博物馆3.0的“社区参与式博物馆”。

“最早的博物馆是展示有钱人的收藏,博物馆2.0则加入了互动的元素,现在的博物馆3.0则是将博物馆从一个高高在上的教育的角色,变成了参与社区、参与议题的角色。”

简而言之,社区博物馆是以观众为中心的互动式博物馆,从布展、宣传到维护,都有居民的参与。

“有一个志愿者说,这是 ‘我们家的博物馆’,我觉得好开心。”她说。

本来,大鱼营造是来做小区的微更新,在前期调研中,他们发现这里的居民对社区事务的参与度很高。比如,经营着小区内一家房产中介所的夫妇,竟是小区的话事人,有纠纷找老板娘,她说话“比书记还管用”,而老板的手头,收着好几户人家的家门钥匙,一放就是十年。

2020年10月,做一家博物馆的想法终于成型。他们希望博物馆可以成为多元性博物馆,这意味着它的来源和内容都是多元的,社区成员的参与使博物馆的内容可变、可更新,社区成员本身就是博物馆内容的提供商,他们的留言、展品都会引发新的故事。

博物馆开发了文创IP

社区居民要做“策展人”,很方便,家里有什么都可以带来参展。有一位老师傅送来了他的制服肩章,还有许多人送来了飞机模型。曹欣礼说,他们还计划做一块屏幕,让来访者可以通过扫码来上传自己的照片,让更多的人来参与这个展览。

说到参与策展,最有发言权的应当是罗克平。他是老民航人,曾任上海机场集团宣传部副部长,在民航系统工作了二十八年,在机场新村则居住了近20年。

在展厅里,有一个专属于他的展柜,罗克平说,单是挑选这些老物件,大鱼便先后去了他家五次。在这里,我们能看到1998年9月东航“紧急迫降”事件时,罗克平拍摄的第一手照片,也有他担任主编的《航空港》杂志的珍贵封面,“封面女郎”均由各地的航空业从业者担任。其中一位听说了自己的封面正在展出,非常激动,说一定要来合影。

罗克平的展柜

一张珍贵的老照片,是罗克平与1940年代曾首飞上海的荷兰航空老机长的合影。荷兰航空复航上海时,这位耄耋老人再次来到了上海,才留下了这张合影。

当然,除了这些“大史纪”,还有一些从个人生活的温情中,反映时代脉络的小细节,过去的通行证、洗澡证、工作证……让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倍感共鸣。对于博物馆来说,这也是让参观者们可以聊一聊的契机。

“我觉得,社区博物馆替代了过去的祠堂,如今,它是社区的精神中心。”朱丹告诉我。而博物馆的馆藏内容,就是社区的遗产。她希望社区的所有人都来参与博物馆的共建,而博物馆也服务于社区所有人。她特别强调,这里的社区成员,指的不仅仅是业主、租客,住在社区的人,保安、快递员、清洁工,他们深度参与社区的生活,最了解这个小区,为什么不能来参与呢?

“这间博物馆,是拉近青年和老人、养狗的和不养狗的、社区内和社区外的人的一座桥梁。”

博物馆的运营方式和开放机制都是开放的,馆长也可以轮流来做。想要办活动、做展览的社区居民和组织都可以利用这一空间。“我们要放松,要玩起来。”朱丹说。

博物馆已经和小区里的水饺店、奶茶店、便利店预备做起联动,那里可以播放博物馆制作的纪录片,还可以做社区券,通过在这里做志愿者,或者互动,拿到点数,可以换店里的饮料或水饺。

他们和社区里的年轻人聊天,发现他们想要家门口的咖啡馆、精酿啤酒馆、健身房,这些可以将他们留在社区里。因此博物馆也打算先从咖啡馆做起,咖啡馆前还可以留出一块供人活动的安全的空间,卡通人物立牌也会轮换,会有讲述人物故事的二维码供参观者扫描……总之未来的可能性非常多,而大伙儿已经在跃跃欲试了。3月正式开馆时,欢迎来玩。


来源:澎湃新闻 钱成熙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73期
专访 | 王母娘娘驾到!看宜宾市博物院如何开门办馆,打造全新形象
来认识一下宜宾市博物院的代言人,王母娘娘吧!
2021-01-11
第272期
专访 | 在宋朝寻找向往的生活:历史文物于今天的我们有怎样的意义?
闲暇之余,宋朝文人如何实现心灵的放松、达到内心的宁静?
2020-11-13
陈晨
陈晨天津师范大学
怎样理解博物馆研学?又如何构建研学体系?
博物馆对研学体系构建要找准自身定位,量力而行,“特色”不等同于“共色”,做出亮点与差异才是博物馆研学的核心所在。
赵丰
赵丰中国丝绸博物馆
有限的预算和人力,博物馆如何做出更大的影响力?
品牌定位要如何做?品牌建设的周期和节点如何?品牌的理念又该如何贯彻到日常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