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教|博物馆直播大火之后,请不要让它成为一场短暂的“狂欢”

2020-05-22 来源: 弘博网

疫情发生以来,不能开门迎接观众的博物馆纷纷采取线上直播的方式带领观众“云参观”,一时之间,博物馆直播受到广大博物馆和观众的追捧。这也为博物馆提供了思考未来发展的契机,通过对这次直播大热进行总结与反思,博物馆对于新时代条件下的发展趋势会有更为清晰的认识。

总体来说,“博物馆们”及时地抓住了这次主动开放、走向观众的机会。直播不仅让广大观众足不出户就可以欣赏到众多的文物、藏品,而且以一种极为迅速的方式改变了博物馆在很多观众中的“高冷”形象。过去仍然有很大一部分观众认为博物馆氛围严肃、展览深奥,不愿意走进博物馆;这次直播活动让观众对于博物馆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甚至很多博物馆讲解员都得到了广大网友的喜爱。但是,博物馆仍然要从这次直播活动中及时总结经验、思考不足之处。

一、直播内容的选择

很多博物馆面积大、展览数量多,在一场直播有限的时间内,博物馆讲解的内容应该是经过精心选择的。最常见的是按照一定的主题进行讲解,如山东博物馆选取了非洲动物大迁徙、古代“黑科技”、明代王爷的日常生活三个主题进行讲解。确定的主题可以将不同的文物进行串联,让观众在观看和听讲解的过程中有一个明确的逻辑和关注点。

同时,博物馆应关注自身的藏品重点和定位,尤其是众多的省级博物馆或中小型区域博物馆,应在直播中突出馆藏特色,向广大观众讲述地方历史。对于很多地方级博物馆来说,这是一个向外展示地方文化、增强当地观众文化认同的重要平台。比如一些博物馆在直播时,选择了展示某国家自然类展览,虽然也可以让观众,尤其是青少年,学到更多的知识,但这个主题显然并不符合综合性博物馆作为一个收藏、展示、传播地区历史文化的自身定位。

二、直播氛围与效果

与在博物馆内进行现场讲解不同,讲解员在直播中要面对更为广大的观众。平时在馆内讲解,观众可以随时提问题,讲解员也可以及时地答疑解惑,同时还可以根据观众的表情和反应得到及时的、直观的反馈。但在直播平台,观众虽然也可以发弹幕、提问题,但是由于问题数量多和刷屏的问题,讲解员对于很多问题其实并不能及时地反馈,也看不到观众最真实的反应。如何提高直播的有效性仍然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同时,直播也对讲解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藏品展现在屏幕上这个二维的空间里,观众的参观体验会相应地发生变化,讲解员对于藏品的展示和讲解方式也要进行相应的调整。从讲解词的准备到适应镜头和直播设备,都需要讲解员及时调整和重新适应。

另外,博物馆直播现在大多借用淘宝、抖音等平台,是否仍有很多年纪稍长的观众无法及时找到直播入口或者不适应这种参观模式?还有网友反映观看直播就像跟着导游到景点旅游,并没有那种亲身体验、沉浸其中的满足感。而且,直播是否会影响博物馆对于自身形象的定位?博物馆如何在教育机构和娱乐化倾向之间达到平衡?

三、长远的影响

长远来看,直播是否能够为博物馆带来更多的观众仍然有待时间的检验,仅凭直播的播放量和观众数量并不能看出直播的实际影响。观看直播之后,观众是否确实增加了对于博物馆的兴趣,并且在重新开馆后愿意亲自走进博物馆参观。是否有观众认为自己已经看过直播就不再亲自体验了?

不可否认的是,在数字化时代,博物馆逐渐走向线上是一个正在进行并将持续的必然趋势。那么,博物馆如何在新的条件下更好地服务更多观众,对此,我认为有以下三点。

1.继续推动藏品、展览的数字化

目前,很多大型博物馆,如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都在官网上推出了“云看展”服务,清晰的展览单元、高清的图片让观众在线上就可以欣赏藏品、获得良好的参观体验,很多观众,尤其是年轻一代对于线上观展表现出了浓厚兴趣。并且,线上观展极大地缓解了观众实地看展的时间和经济压力。藏品、展览的数字化也是博物馆们继续努力的方向,科技的提高为博物馆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技术支持,我们可以借鉴“谷歌艺术与文化”(Google Art & Culture)通过网页和APP 为观众提供的各大博物馆虚拟现实(VR)观展服务,通过数字化让观众足不出户就可以获得更多的、更为细致的藏品信息。相比直播,藏品数字化和虚拟现实展览对于博物馆来说是更为常态化的选择。

2.将直播运用到藏品保管区域和不适宜大面积开放的区域

观众始终对于博物馆未对公众开放的区域保有强烈的好奇心,讲解员便可以通过直播带领观众参观博物馆的藏品保管区域和未开放区域,既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也让公众对于博物馆有更为深入、立体的认识。如3月1日,布达拉宫就首次举办了网络直播,开放了极少对外展览的馆藏珍品,一小时内观看人数超过百万。

出于对藏品安全的考虑,博物馆的藏品保管区域一直都未对外开放,直播便是一个可以增强观众对博物馆工作理解的机会。通过带领观众线上参观,既可以满足观众的好奇心,也可以避免对于藏品的伤害。

3.寻求合作,打造博物馆直播的专业平台

很多网友反映,屏幕小、网络卡顿、“来不及看就过去了”是影响参观质量的重要因素。既然要更多地将博物馆参观转向线上,博物馆可以考虑与互联网公司合作,一同打造博物馆直播的专业平台,或者直接在博物馆官网进行直播,提高观众观看质量,增加观众与讲解员之间的有效对话。

博物馆直播虽然是特殊条件下的产物,但这对于博物馆来说是一次吸引更多观众、扩大社会影响力的机会。本质上说,博物馆进行直播还是为了更好地服务观众,但如何利用好这一工具、真正为观众提供更多的参观角度、更好的讲解服务和更有效的学习机会,对于博物馆来说仍然是不小的挑战。希望疫情真正过去之后,有更多的观众愿意走进博物馆、亲自体验,博物馆直播也不会成为一场短暂的“狂欢”。

作者:荆予嘉

参考资料:

[1] 《博物馆直播为啥这么火》,人民日报海外网,2020年3月24日,http://news.haiwainet.cn/n/2020/0324/c3544276-31749897.html。

[2] 黄洋:《博物馆直播大热的冷思考》,原刊登于《中国文物报》第5版,2020年5月5日。

[3] 简工博:《布达拉宫首次直播不敌这家小众博物馆,“云”游博物馆要召唤“李佳琦”?》,上观新闻,2020年3月2日,https://www.shobserver.com/news/detail?id=218496。

[4] 《单场直播播放量超千万,山东博物馆变身“播物馆”》,齐鲁网:闪电新闻,2020年4月10日,https://www.sohu.com/a/387073595_100023701。

[5] 展览-中国国家博物馆官网,http://www.chnmuseum.cn/zl/。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56期
2019博物馆十大宣传热点事件:博物馆宣传的N种方式
一年之间,我们共同见证了博物馆发展的诸般光景,弘博网从自身观察出发,整理出2019年博物馆宣传推广十大热点事件,以期通过这些案例读懂博物馆宣传策略的同时,给予博物馆行业宣传些许新的启发。
2020-02-04
第255期
热议 | 盉、罍、鬲、匜、斝……进了博物馆却觉得自己像“文盲”?
博物馆有必要在生僻字旁标注拼音吗?如果有,应该注意什么问题?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这些由生僻字引发的难题吗?
2020-01-14
陈晨
陈晨天津师范大学
怎样理解博物馆研学?又如何构建研学体系?
博物馆对研学体系构建要找准自身定位,量力而行,“特色”不等同于“共色”,做出亮点与差异才是博物馆研学的核心所在。
赵丰
赵丰中国丝绸博物馆
有限的预算和人力,博物馆如何做出更大的影响力?
品牌定位要如何做?品牌建设的周期和节点如何?品牌的理念又该如何贯彻到日常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