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有限为无限——苏州博物馆“苏艺天工”系列展览的策展巧思

2020-01-14 来源: 弘博网

2019年12月24日,平安夜,与闹市区浮华喧嚣的圣诞气氛不同,一场带有水乡苏州温婉气质,却又蕴含时代力量的展览“苏艺天工大师系列——姚建萍刺绣艺术展”,在苏州博物馆拉开帷幕。本次展览由苏州博物馆和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联合主办,苏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苏州市工艺美术学会、苏州秀生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协办。

展览展出了姚建萍20余件甄选苏绣精品。姚建萍是著名苏绣艺术家,通过40余年孜孜不倦传承创新苏绣艺术,形成了独创的融针绣风格。同时,姚建萍提出“绣随时代”的创作理念,在全面传承传统技艺的同时,赋予苏绣时代精神和民族灵魂。在她的作品中,既可以看到传统苏绣的精致特色和文化魅力,又可以感受到其作品在反映时代旋律和家国情怀上的创新尝试。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苏艺天工大师系列——姚建萍刺绣艺术展”不仅成为2019年度苏州博物馆“苏艺天工大师系列”展览(以下简称“苏艺天工”)的收尾压轴之作,也是该系列自2015年12月首展以来成功举办的第15场展览。

>>“苏艺天工大师系列”是一个涵盖展览、体验、社会教育、文创产品开发、出版等内容的综合系列展览,旨在充分利用苏州博物馆优质的展陈条件与社会影响,结合苏艺大师们在非遗项目上的优势,将非遗搬进博物馆,走近大众,促进苏州非遗文化艺术的传播发展。

通过对“苏艺天工”系列展览进行梳理,笔者发现,该系列展览具有如下特点:

各展览展期较短,平均在2-3个月;

各展览间隔时间短,间隔最短的一次仅有9天;

受场地空间限制,各个展览虽体量不大,展览内容和展陈形式却存在差异。

那么,具有如此特点的“苏艺天工”系列展览,在短短4年间,是如何成功举办了15场呢?在有限的时间空间内,又如何兼顾展览策划与筹办的高效率与展览的品质?带着这样的疑问,笔者采访了“苏艺天工”系列展览相关负责人——苏州博物馆副馆长钱兆悦保管部许洁

 

展览内容的确立

专家把关 提前策划

展览内容,始终是做好一个展览最关键部分。

“苏艺天工”系列展览在举办之前,即有着明确清晰的定位,该系列展览立足于苏州非遗艺术的传播与发展,以苏州传统“非遗”手工艺为对象,每个展览展出一位苏州本地手工艺大师作品。

全国工艺美术品24个大类中,苏作工艺就占有22个,苏作工艺历史悠久,门类众多,刺绣、玉雕、漆器、扇艺……而一年时间内“苏艺天工”系列展览最多也仅能举办4—5场,进行展览内容(手工艺品类)的选择,便成为展览策划的第一步。

“苏艺天工大师系列——蒋喜玉雕展”是“苏艺天工”系列展览的首个展览

在内容确定上,如何选择手工艺品类、如何选定手工艺大师、如何保证内容符合本馆定位,有赖于苏州博物馆实行已久的展览艺术顾问制度。2013年7月,苏州博物馆便正式聘请刘丹、陈丹青等艺术家为艺术顾问,这之后亦在计划对艺术顾问团队进行不断扩充。艺术顾问们会针对苏州博物馆备选的一系列展览进行考量与审查,这一做法有效保证了展览在学术上与艺术上的专业性,也同时保证了展览内容符合苏州博物馆的定位。此外,作为系列展览的联合主办方,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也会参与到手工艺大师的确定与手工艺品的挑选过程中。

苏州博物馆正式聘请著名艺术家刘丹为艺术顾问(来源:苏州博物馆)

在时间上,“苏艺天工”系列展览的前期工作通常会至少提前一至两年进行,即在每年年底,就确定出下下年度展览的内容与排期。为此,在确定了展览的手工艺品类后,策展团队便会开始寻找符合定位与要求的手工艺大师并进行拜访,双方在充分地沟通之下,了解彼此需求与想法,从而为展览的成功举办打下基础。


团队工作高效率

展览项目组模式

如果说专家把关、提前策划,奠定了展览的根基,那么高效率的工作团队,才是展览顺利进行的最重要保障。通过多年的实践探索,苏州博物馆已经形成了运转流畅的展览项目组模式。

举办展览,势必要涉及到包括展览策划、陈列设计、配套社教、媒体宣传等在内的方方面面,而展览项目组的设立,正可以打通各个部门之间的隔阂,保证各部门围绕一个甚至多个展览高效运转。

宣教部配合“苏艺天工大师系列——钟锦德红木雕刻艺术展”举办的“返朴归真”系列体验活动(来源:苏州博物馆)

以“苏艺天工”系列展览为例来对展览项目组进行简单说明:该系列展览在最初策划阶段,项目核心成员仅有3人,包括分管领导1人、陈列设计部1人与保管部1人,而随着展览筹备的推进,将有如宣教部、文创部等其他部门的人员陆续加入,各抒己见、各得其所、各司其职。

展览项目组模式,一方面,可将不同学科背景的专业人员纳入,产生思想的交流与碰撞;另一方面,这部分人员只需在必要的阶段介入工作,从而避免了人力资源的过度消耗甚至浪费。

以展览项目组模式来筹备展览,并非仅在苏州博物馆出现,但苏州博物馆的展览项目组模式,是在长期实践过程中,结合本馆实际情况,逐步摸索而来,创立时间较早,也一直运行良好。项目组的通力合作,保障展览得以按照规划顺利进行。对于“苏艺天工”这种展期短、换展周期也短的系列展览来说,项目组便成为保证团队工作高效率的最大助力,具有重要的可借鉴意义。


专业与专业的互补

充分借助社会力量

在专家、学者及社会人士纷纷呼吁社会力量参与博物馆建设的当下,社会力量,究竟应该如何参与到博物馆建设,甚至展览的筹备中呢?让我们来听听“苏艺天工”系列展览的经验。

在策展过程中,苏州博物馆即充分借助了社会力量,如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办公室、苏州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苏州市工艺美术学会等。非遗办与行业协会、学会均可在手工艺品类、大师等的选择上对策展团队给予建议与帮助。比如,苏州博物馆对展览策划得心应手,但对于手工艺大师可能并不十分了解,非遗办与行业协会、学会相对则会对大师们更为熟悉,便可向苏州博物馆推荐最为合适的人选。

苏绣艺术家姚建萍老师 (来源:苏州博物馆)

其次,系列展览中的手工艺大师,一方面是展览所呈现的主要对象,另一方面,也在某种程度上充当着策展人的角色。对于自己的作品,大师们有着最直接的认知,可对展览陈列与设计提供独到的想法与建议。一些富有展览经验与实力的手工艺大师,如本次展览的苏绣艺术家姚建萍,也会乐于更主动、更深入地参与到策展过程中,这对双方可说是互利共赢。


传统中的现代

合理巧妙利用空间

对于“苏艺天工”系列展览来说,如何利用有限的空间,同样是一项挑战。“苏艺天工”系列展览均于苏州博物馆楠木厅进行展出。楠木厅位于忠王府西路,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但空间极为有限,同时,三开间的设计,在空间上会对展览进行分割,很容易打乱观众参观节奏。在采访中,策展团队却表示,选择在楠木厅进行展览,有着特别的用意与考量。

从历史背景而言,楠木厅所属的忠王府,是清代农民起义政权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的王府,是太平天国留存下来的最完整的建筑物,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而“苏艺天工”系列展览,尽管展出的是传统“非遗”手工艺,却更为重视这些传统手工艺在当代社会的创新,重视非遗传承的守正出新。

仍旧以姚建萍展为例,展览展出的姚建萍苏绣作品,如《锦绣河山》《丝绸之路——西出长安》等作品,即在用苏绣反映时代旋律和家国情怀,展现了苏绣在当代国际舞台扮演的重要角色。在古老的建筑中,展示具有现当代风格的苏作新工艺,让展览在传统与现代的碰撞中,给观众带来独特的体验与感受。

《丝绸之路——西出长安》

而从建筑空间结构来看,只要对展览内容进行合理的规划,利用楠木厅三间相对独立又风格一致的建筑来设计展览,将展览板块巧妙利用空间进行划分,再配合上可供发挥的露天天井,点缀穿插一些艺术装饰、花艺,并结合灯艺、香道、声光科技手段等展陈装置,不仅不会打乱观展节奏,还可在参观过程中,起到缓冲、过度与递进的效果,有效增加观展层次。

对天井的利用与展览中的艺术装饰(来源:苏州博物馆与现场实拍)

----------

“苏艺天工”系列展览至今已然成功举办15场,展览所涉及的手工艺品类包括玉雕、刺绣、砚雕、扇艺、漆艺、古琴等等。根据统计,每场展览的参观人次均在30万以上,得到了观众、传承人、学界等各方的一致好评。而出乎苏州博物馆意料的是,该系列展览原本的目标受众群体为苏州本地观众,希望本地观众可以近距离感受到苏作手工艺的传统魅力与创新风采,但在实际情况中,展览对于游客观众具有同样的吸引力,并且收获了众多来自非本地观众的反馈,令苏州手工艺为更多人认识与喜爱。

展览吸引众多观众参观(来源:中国江苏网)

在展览合作中,手工艺大师通常会捐赠出两件代表性获奖作品,不断丰富着苏州博物馆的馆藏种类与数量。而受到“苏艺天工”系列展览的启发,苏州博物馆于2019年6月举办了“苏韵流芳——青年手工艺展”。这一展览在某种程度上可视为“苏艺天工”系列展览的延续,同样立足于本土,“苏韵流芳”面向的是苏州的新一代手工艺人,为青年手工艺匠人搭建起展示的舞台。苏州博物馆目前计划将“苏韵流芳”打造成一个新的系列,并为青年手工艺人提供发展平台,促进苏作工艺的创新性传承与发展。“以展养藏”“以展育展”,是该系列展览为苏州博物馆带来的更多收获。

“苏韵流芳——青年手工艺展”海报

在采访中,钱兆悦副馆长说道:“苏州博物馆是一家综合性历史艺术博物馆,在文旅融合时代,博物馆应当发挥城市历史文化解读中心的作用,立足于这样的定位,我们除了要诠释自己的馆藏资源,也要通过各种方式关注博物馆围墙之外的传统文化,展示城市精神,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现代艺术、民俗文化等各个方面,让观众可以通过博物馆对城市的过去和现在有一个比较深入和全面的了解。”

展览配套图书出版(部分)

在明确本馆定位的前提之下,这座彰显经典文化气质与鲜明地域特征的博物馆,化有限条件为无限可能,打造出“苏艺天工”一系列精致而优质的展览,给观众带来一场场视觉盛宴的同时,也真正为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创新做出了切实有效的努力。


作者:康忙北鼻

编辑:康忙北鼻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54期
热议 | 展墙变身涂鸦墙?那些博物馆观众无处安放的表达热情
2020年的第一天,在迎来了大量观众的同时,西汉南越王博物馆也遇到了一件糟心事儿。
2020-01-06
第253期
说展|艺术展,历史展,网红展......看完我们的展评你的pick是?
本期的“说展”中,编辑部的朋友们就去参观了包括常设展、临时展等各种各样的展览,他们对于这些展览有着怎样的感受呢?其中几个编辑还去看了同一个展览,他们的体验又会有着怎样的差异呢?
2019-12-30
陈叙良
陈叙良湖南省博物馆
七届“艺术长沙”,博物馆举办当代艺术的“经验与策略”
讲述湘博举办当代艺术展的“经验与策略”
郑茜
郑茜中国民族博物馆
博物馆融入社会,从理解社会需求开始
“中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展”有什么特色,如何服务于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又能够带给博物馆哪些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