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藏|上海博物馆20多年来首次接受当代工艺品捐赠

2019-10-21 来源: 澎湃新闻

2019年10月18日,上海博物馆举行“蔡水况先生漆线雕作品捐赠仪式”。简短仪式之后,厦门蔡氏漆线雕精品——脱胎金彩漆线雕《西楚霸王》正式入藏上海博物馆。这是上博自1995年人民广场新馆建成开放以来,首次接受当代著名工艺家的作品进入典藏,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对澎湃新闻表示,艺术和艺术史的范围和内涵其实一直是在拓展和深化之中,所以上海博物馆也一直保持开放性。

父子两代工艺大师作品 相隔六十年后上博聚首

捐赠者蔡水况是厦门蔡氏漆线雕第十二代传人,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并荣获中国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蔡水况捐赠给上海博物馆的是其代表作品,该作完成于1995年,以项羽举鼎的霸王形象为造型,高65厘米,形态生动,色彩鲜明,工艺精湛。

脱胎金彩漆线雕西楚霸王(正面图) ,蔡水况,1995年

脱胎金彩漆线雕西楚霸王(侧面图) ,蔡水况,1995年

上世纪五十年代,成立未久的上海博物馆即收藏了蔡水况的父亲蔡文沛的漆线雕作品——《孙悟空战杨戬》(又名《大闹天宫》)。此作在2018年底上博举办的《千文万华——中国历代漆器艺术展》中进行展示,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据上海博物馆工艺研究部研究馆员包燕丽介绍,漆线雕历史悠久,早在唐宋时期一些佛教造像上,就用漆线雕来表现菩萨、金刚力士身体衣纹的褶皱。所以漆线雕在以前一直是作为一种整体装饰的辅助形式出现的。厦门蔡氏漆线雕把漆线雕工艺做到了极致,使其适用漆线雕来表现整个的造型外面的装饰。上海博物馆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刚建馆时,为了反映50年代工艺水平,入藏了一大批当代工艺精品,涉及象牙、竹雕等多个门类。蔡文沛的漆线雕作品《大闹天宫》就是在当时入藏的。

泥胎金彩漆线雕孙悟空战杨戬,蔡文沛,1958年

“蔡文沛当年制作《大闹天宫》是泥胎,蔡水况在工艺上做了改进,用的是脱胎泥,因为泥胎容易开裂,现在做的脱胎它不容易开裂,也不容易变形,而且重量非常轻,更容易保存和展示。”

“1950年代的工艺品在当时可能是刚创作出来,但是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收藏,这批东西在现在看来工艺水平仍是非常高的,完全延续了前代的工艺特征和技艺,因为工匠的手艺一直有传承,这中间的工艺没有断过。后来因为历史原因,工艺有过一段时期的间断,等到工艺恢复再去找像蔡文沛先生在1958年创作的那样的作品,就很难觅得。”包燕丽说,“所以工艺家把最顶级的一些代表作留在我们艺术博物馆里,半个世纪或一个世纪以后,这些肯定也是传世的经典。”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厦门漆线雕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蔡水况

上博自1995年以来首次接受当代艺术品入藏

据悉,这是上博自1995年人民广场新馆建成开放以来,首次接受当代著名工艺家的作品进入典藏。

位于人民广场的上海博物馆

上海博物馆的定位是以中国古代艺术为主,为何会接受当代工艺作品入藏?对于现当代的艺术品,其入藏标准是什么?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艺术和艺术史的范围和内涵其实一直是在拓展和深化之中,所以上海博物馆也一直保持开放性,与时代共同前行,并且十分重视藏品的系统性与延续性。因为研究队伍、博物馆库房等条件的限制,博物馆过去的工作重点在中国古代艺术,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上海博物馆东馆带来的更大的空间和施展舞台,也为艺术和艺术史的拓展提供了可能。

捐赠仪式现场,蔡水况(左)与杨志刚(右)

再则从博物馆的发展趋势来看,国际上一些顶级的艺术博物馆也在拓展它们的馆藏。“最近一次去美国,顺道参观了美国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发现它们的亚洲部分的展览中,关注范围也在扩展。他们已经开始在收集一些有关民间信仰的藏品,比如罗汉、观音等现当代艺术作品,所以这是一个与时俱进的一个过程。”杨志刚说。

上海博物馆历来注重藏品的系统性与延续性,近年来陆续接受了漆器、艺毯、玉雕、牙雕、犀角雕等重要捐赠以充实馆藏序列。对于现当代艺术作品的入藏标准是什么?

杨志刚表示,必须是经过岁月沉淀,被大家公认的已经可以进入经典行列的艺术品。这是一个很慎重的过程,需要馆内专家来反复论证。“比如今天是工艺美术类,像书画类的也可以。上博现在也在酝酿接受一些重要的捐赠,等时机成熟会公布出来。”

捐赠仪式现场

附:蔡水况和漆线雕介绍

蔡水况自幼随父亲学艺,他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不断寻求突破,结合时代需求锐意创新。从1985年起,他闭门十年,全面总结漆线雕艺术,创作了一批涵盖各种漆线装饰技艺、具有极强艺术表现力的精品,达到其艺术生涯的巅峰。这批作品总数不过十余件,富有强烈的个人风格与时代特色,部分作品已为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工艺美术珍品馆、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等机构收藏,屡获国家级和省级工艺美术奖项。此次捐赠的《西楚霸王》即曾于2001年获得中国轻工业联合会颁发的中国工艺美术金奖。

蔡水况作品,《叶公好龙》

(2001年获中国工艺美术品银奖)

在厦门地区流传300余年的漆线雕是使用特制的“漆线”进行堆塑装饰的传统工艺,通过灵活运用由大漆、老砖灰、桐油等多种材质混合的漆泥料所搓揉成的绵长漆线,在人物的服饰、盔甲、战靴等表面层层叠叠、盘绕堆塑,使装饰纹样浮凸于表面,产生强烈的立体线性效果,极具闽南地区民间工艺特色。蔡水况熟悉漆线雕的各道工序,精通实际操作方法,所以在新时期求新求变的形势下,能够对漆线雕工艺从新思索并定位,直接将漆线工艺从原来的胎体上剥离出来,应用到其他材质、造型的工艺品上面,并命名为“漆线雕”,实现了漆线工艺由神佛造像到日常装饰工艺品的转变,融入了当代生活。通过蔡水况的努力,本已式微的漆线雕技艺重新焕发了生机。2006年,蔡氏漆线雕被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正式命名为“厦门漆线雕”。2007年,文化部授予蔡水况国家级非遗名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称号。在2017年第九次“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期间,蔡氏漆线雕作品作为国礼被赠送给与会的外国领导人。



来源:

澎湃新闻|上博20多年来首次接受当代工艺品捐赠,金彩漆线雕今入藏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4709549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44期
当“博物馆之夜”触碰职业伦理,博物馆应如何应对
近日,在微博上#与千年古尸同眠#这一话题引发热议,博物馆如何把握宣传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馆使命的同时尊重人的伦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馆如何与“纳凉族”和平相处
博物馆出现“纳凉族”,是疏还是堵?博物馆用怎样的态度又该与之相处?
2019-08-2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