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儿童的方式讲述博物馆故事,出版社可以做什么?

2019-01-11  作者: 弘博网 来源: 弘博网

唤起儿童对历史产生兴趣的最好方式,就是和他们一起,在精彩的故事里探索、发现。  ——潘守永

2018年1月10日下午,由新蕾出版社主办的“国家宝藏在这里——‘亲爱的古代朋友’新书发布会”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举行,作者赵利健携新书亮相,分享从博物馆吸取知识的乐趣和秘诀。资深出版人、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原副主席、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原主席海飞,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晖,人民教育出版社报刊社副社长、著名儿童阅读专家王林应邀到场,新蕾出版社文化教育中心编辑杜一茗做总结发言。

新书发布会现场

找到传统文化和博物馆的结合点

海飞

“就少儿读物而言,过去我们对传统文化方面出版最多的是《唐诗三百首》,而新蕾出版社找到‘博物馆’这座新的宝藏,是非常重要的创新内容。历史是可以编写的,但博物馆的‘物’都是真实的,开发博物馆题材是找到了历史的‘真点子’,能让孩子们把历史与今天、文化与传统很好地结合起来,让孩子们深刻理解到中华历史和传统文化何其悠久与优秀,在这方面,新蕾出版社发掘了一个好的宝藏,找到了爱国主义教育与传统文化之间很好的结合点,谢谢新蕾出版社对开拓少儿文化图书题材做的努力。”海飞表示。

做真正符合儿童立场的读物

陈晖

“事实上,无论是传统文化、儿童教育还是儿童阅读,都需要考量儿童接受和儿童立场。传递历史文化和道德教育,要坚持多样性、丰富性和独特性,要确实受到孩子们的喜爱。我们看到很多写实的和艺术性的出版物,都有其代表性和典型性,但是只有符合孩子认知层次的读本才能让孩子真正走进我们的文物、博物馆、历史和传统,并在这个过程中获得阅读的快乐体验。”陈晖表示。

用现代的方式呈现传统文化

王林

王林表示,就出版的角度来说,如果将童书进行简单分类,可以分为文学类、科学或科普类,以及人文类。过去我们在做书目推荐时,文学类相对来说选择面最广,近两年科普类读物发展速度也非常快,然而人文类书籍的选择和制作都是非常难的。毋庸置疑,新蕾出版社引领了人文类儿童图书的新方向,这是一个市场空白点,也是一个行业难点。与文学类读物主要考作家作品不同,人文类绘本的设计制作主要依靠编辑的思想和思路,要将编辑的理念、作者的内容和画家的配图很好地结合到一起。

新蕾出版社近年出版的《博物馆里的中国》系列图书、“亲爱的古代朋友”系列和《奇妙博物馆》杂志中,很多内容都是从小的文物入手,从孩子身边可知可感的东西出发,并由此推想到古人的生活。故事的情节虽然是虚构的,但内容却有扎实的史实依据,同时语言设计非常有现代感,在我看来都是非常好看也好读的。

就画面而言,线条简洁且构图现代,和书本内容相得益彰。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这套“亲爱的古代朋友”,那就是用现代的方式、用孩子可以接近的方式去呈现古代文化。

用孩子能接受的语言编故事

赵利健

赵利健说道:“我开始写童书并进入这个行业是从有了孩子开始的。我曾带着孩子环游国内的各个城市,去名胜古迹和博物馆参观,在这个过程中发现,文物说明牌上简单且严肃专业的描述,是无法深入孩子内心的,由此我们就想到,要用孩子的方式和孩子能接受的语言去编写故事来诠释这些文化。尽管我们的内容和专业研究相比是非常小的,但是可以做到像讲故事一样让孩子喜欢这些故事和背后的文化,这也是我们在和孩子共同成长过程中的一些心得。同时,在画面设计方面,我们的画师也经过了一些尝试,用了中西合璧的构图、技法和水墨画的表现形式,使得画面呈现出现代、有趣又好懂的精彩效果。同时,在创作的过程中,新蕾出版社的编辑老师们提供了非常多的帮助,包括素材的提供、史实的校正和细节的探讨,这是共同协作的成果。”

让传统文化扎根在孩子心间

张明舟

张明舟表示,我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在在世界各地漫游,也曾去过不少的这种博物馆,深刻感觉到世界各地各族人民对本民族和本地区文化的在意。中华文明延续了上千年的悠久历史,文物的存在就是重要的实物证明。所有的历史曾经都是“当代史”,历史中的人们曾经都和我们一样真实存在和生活过,他们使用过的文物就是我们文化的记录,也承载着我们文化的根基。如果孩子能够从小就能够有机会接触并喜爱上这些,我们的文化就会深深根植于他们心中,并带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其他民族同样如此,每个人心中都要有本民族文化的“根”,才能保证人类文明不是简单的单一化留存,才能保证每个人、每个文化都是有尊严、有自信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同时,张明舟也希望这套书能够成为外国的汉语学习者最好的辅助材料,让他们能够怀着欢喜的心情,在游戏的状态下,对中国的古代文明有真切的了解,进而来中国参观、生活,实现真正的文化和心灵的交流。

在编撰中和孩子一起成长

杜一茗

杜一茗在谈到编撰过程时表示,“制作这套图书的过程正如这套书的书名一样,前后三年的时间,像故事里一样,和我的“古代朋友”一起,一路走来也有很多趣事和收获。尽管绘本全文不过几千字,但制作的过程其实是非常不易的,要用画面去还原一个历史情境,所有的细节都要符合和故事发生的朝代符合,每做一本书都要了解一个时代的风貌,也让我们‘恶补’了很多知识。此外,在制作的过程中会有很多细节的问题,既要好看,也要严谨,需要经过大量的考证和讨论,也需要作者的反复打磨、精益求精。在审读过程中,我们邀请了多位历史系的专家审读,请他们来提点一些问题,由此我们也学到了很多新知识。我们希望这套绘本不仅是孩子小的时候看着有趣味,也能经得起他长大之后再拿出来看,经得起爱好博物馆的家长的慧眼。”

“亲爱的古代朋友”系列绘本共分五册,每册以一件文物为切入点,内容包括反映古代科技成就的阳燧、反映中西方交流渠道丝绸之路的骑驼乐舞三彩俑,反映古人生活方式的世界上最早的冰箱青铜冰鉴、最早的广告济南刘家功夫针铺铜版和展示皇帝祭天宏大场面的《大驾卤簿图书》,勾勒出西周、战国、唐代、宋代、明代等朝代的不同风貌,每册配有导读页,并附赠“寻宝手册”以供读者通过阅读与实践,进一步了解文物知识及其背后的文化内涵。

正如杜一茗所说,今天很高兴它终于和大家见面了,希望这本书能够成为大家的心头好。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编辑:鲜柠檬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19期
“酒香也怕巷子深”:宣传——让博物馆走进公众的“馆之重器”
2018年11月22日,“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论坛暨弘博网通讯员大会”举办,围绕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这一议题展开沙龙讨论。
2018-12-10
第218期
凯旋门博物馆遭受“黄背心”袭击,危机之中博物馆如何保障安全?
法国“黄背心”(Yellow Vest)运动进入第三周,抗议活动已经转化为反政府暴乱,一群身着黑衣黄背心的蒙面暴徒,冲进巴黎市中心凯旋门博物馆实施打砸抢暴力行为。
2018-12-0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