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伪满皇宫博物院为何被评价为“文物保护理念实践新标杆”

2019-01-07  作者: 伪满皇宫博物院 来源: 弘博网

2018年4月18日,正值国际古迹遗址日,伪满皇宫博物院的缉熙楼、同德殿修缮工程被评为“2018年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终评委对该项目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该工程“树立了国家文物主管部门倡导的文物保护理念实践新标杆,为今后类似文物保护项目的实践提供了优秀示范”。这“新标杆“是怎样树立起来的?它又会给类似项目做怎样的示范呢?新年伊始,弘博网找到此项修缮工程的业主单位伪满皇宫博物院,就此次修缮工程的前期准备、项目实施以及有关文物修缮工程的思考等问题,专门采访了院长王志强。

“2018年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证书

怎么就成了“新标杆” 

关于修缮工程,王志强介绍说,伪满皇宫建筑群是在2013年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历经百年风霜雨雪,建筑都已进入大修期,建筑群的台基、墙体、屋面、门窗、水磨石等结构部位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不同时期的局部修缮因维修方法或材料使用不当,对建筑本体也造成了一定的损坏,若不及时修缮将危及文物的安全。此次获奖的修缮工程,主要修缮的是缉熙楼与同德殿,两栋建筑分别建成于1908年、1938年。其中,缉熙楼是“满洲国”皇宫内廷的主建筑,是溥仪与皇后皇妃的寝宫,原建筑为吉黑榷运局办公楼,并于1928年重新修建;同德殿作为过渡宫殿,兼具公务、居住和休闲娱乐的功能,皇妃李玉琴在这里居住。修缮工程从2016年1月份施工单位进场,到2017年10月竣工验收,历时近两年。

缉熙楼修缮后

同德殿修缮后

说到“新标杆”,王志强很有感慨,能得到终评委如此高的评价,既出乎意料,也在情理之中。此项工程获奖是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共同努力的结果。伪满皇宫博物院作为建设单位,在整个项目实施过程中,听到最多评价是——“你们是我合作过(或见过)最认真最负责的业主”,包括设计施工监理和管理部门及验收专家都给予这样的评价。“新标杆”应该不只是对工程完成度的评价,也不只是对恢复了传统烧瓦工艺的评价,应该还包括我们整理出版的35卷本的《〈满洲建筑杂志〉汇编》,编写《伪满皇宫缉熙楼同德殿保护修缮工程纪实》工作报告书,策划了本次修缮工程的纪实展览《殿上——同德殿保护修缮纪实展》,拍摄制作了《同德殿修缮纪实》专题片和延时纪录片,聘请日籍专家完田洋二先生为工程顾问等,尤其应该包括对业主“修缮若修行”态度的肯定。

《殿上——同德殿保护修缮纪实展》

业主的执念

修缮工程一定要拿全国优秀奖,这是工程开始前,业主方与设计施工监理共同约定的目标。谈到为什么要定这么高的目标时,王志强表示,我们没给自己留退路,那是因为2016年院里制定的发展规划中的一句话——做中国“博物馆+景区”创新运营领跑者,那是伪满皇宫博物院的大目标。为了实现这个大目标,所有工作都要向文博和旅游界最高目标看齐。文物修缮工程的最高目标就是被评为“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作为建设单位伪满皇宫博物院在修缮工程开始前便开始一系列准备工作:

1、成立项目实施领导小组,由院领导班子成员及相关部门文保部、保障部、财务部负责人及专家组成修缮工程工程决策领导小组,对工程重大节点决策负责。

2、成立工程部,专门负责修缮及院内其他工程的组织及管理。

3、成立课题组,搜集整理东北近代建筑的史料,走访历史见证人,为工程寻找线索,为方案寻佐证。

4、聘请日籍古建修复专家完田洋二作此项修缮工程的顾问,解决设计施工方对当年日本建设公司工艺规范不了解的难题。

5、聘请电视台专业人员对工程施工过程进行全程记录,留存影像史料给未来保护修缮作参考。


修缮过程也是研究过程

谈到修缮过程中所遇困难,王志强认为其中最大的困难便是缺乏相关修缮经验。首先,由于博物院之前并没有古建修缮机构的设置,因此缺乏相关人才,更缺乏古建修缮方面的经验积累。再者,由于全国古建修缮中有关近代建筑的修缮标准及方法处于制定过程中,吉林省之前也没有过类似的可供借鉴的先例。因此,对于缺乏经验的伪满皇宫博物院,如何保证修缮工程能够高标准完成成为其不得不面对的最大挑战。 

对此,伪满皇宫博物院随即采取了一系列行动以确保修缮工作的高标准完成。首先,博物院研究整理了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出版的《满洲建筑杂志》,翻译了四十年代出版的《满洲建筑概说》,并从历史资料档案中梳理出缉熙楼、同德殿建设时期的技术和工艺;在研究整理之后,通过寻访曾经修缮过同德殿的历史见证人,以了解建筑经修缮后的改变;为保证工程质量,伪满皇宫特别聘请日本古建修缮专家丸田洋二先生作顾问,他是日本清水建设的技术顾问,而清水建设的前身清水组曾参与当年宫内府(现在伪满皇宫)的改扩建工程,请他帮助设计施工及监理方了解由日本建筑师设计建造的同德殿所采用的技术及规范;最后,通过实地考察与试验,最大限度恢复传统工艺,找到传统建筑材料,其中同德殿屋面瓦烧造工艺的恢复获评吉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通过以上四种方法,整个修缮过程变成研究过程和考证过程,使得此项工程成为“今后类似文物保护项目实践的优秀示范”。

研究人员细致查看胚体

除了本院建筑群的保护修缮,伪满皇宫博物院将东北近代建筑的研究与保护作为其学术研究的重要领域,计划联合其他遗址保护单位及大学教授共同成立东北近代建筑研究中心,为已经进入大修阶段的东北近代建筑的修缮提供更多可资借鉴的经验和研究成果。

业主单位:修缮若修行

谈到关于文物修缮工程的思考,王志强对此有深刻体会,在他看来:修缮绝不是维修工程,也不只是保护修缮项目,对像我们这样的业主来说,修缮若修行。对文物本体的修缮,更像一次出发了便停不下来的旅程,有起点没有终点。你要不断学习、不断地精进和感悟,从而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在文物保护方面的境界。

随着文物保护工作越来越受重视,古建修缮工程也越来越多,投入也越来越大,问题也随之而来。通过此次古建修缮,作为业主单位的伪满皇宫博物院发现,在这个领域中,专业的古建修缮设计人员缺少,经验不足,一些有资质的施工单位项目经理身兼多项,甚至有挂靠资质现象,施工队伍良莠不齐等问题。面对这些问题,一项好的修缮工程必须充分发挥业主单位的作用。

在2013年颁布实施的《文物保护工程管理办法》第七条中,对业主单位有如下定义:具有法人资格的文物管理或使用单位,包括经国家批准,使用文物保护单位的机关、团体、部队、学校、宗教组织和其它企事业单位,为文物保护工程的业主单位。其中,根据《管理办法》规定,业主单位主要负责立项与验收这两个阶段的组织工作,而保护工程的核心工作,即勘察设计、施工和监理阶段则对业主单位不进行要求。

而伪满皇宫博物院作为遗址类博物馆,与机关、团体部队、学校、宗教组织等其他业主单位不同,其机构成立的目的便是保护好文物遗址,因此它就不能仅仅局限于管理办法所规定的责任与义务,而需要参与到工程的勘察设计、施工以及监理工作中,以确保文物保护项目高标准完成,把修缮工程做成不断提高的修行。

基于此,王志强希望在之后的文物保护相关规定调整的时候,加强对业主单位的责任要求;在修缮工程立项时,提高业主单位施工管理费用,从而督促业主单位将文物保护修缮利用视为长期项目,以推动文物保护工作的持续发展。

图片:伪满皇宫博物院

编辑:大侦探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19期
“酒香也怕巷子深”:宣传——让博物馆走进公众的“馆之重器”
2018年11月22日,“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论坛暨弘博网通讯员大会”举办,围绕博物馆传播与营销这一议题展开沙龙讨论。
2018-12-10
第218期
凯旋门博物馆遭受“黄背心”袭击,危机之中博物馆如何保障安全?
法国“黄背心”(Yellow Vest)运动进入第三周,抗议活动已经转化为反政府暴乱,一群身着黑衣黄背心的蒙面暴徒,冲进巴黎市中心凯旋门博物馆实施打砸抢暴力行为。
2018-12-06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