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如何看待上海博物馆东馆设计:“安静”在外,内秀于心

2018-01-12  作者: 来源: 澎湃新闻

总面积达十万平方米的上海博物馆东馆外观看起来规整而不张扬,“海陆交汇”的建筑概念体现了上海的地理特点和海派文化。相较于毗邻的东方艺术中心所展现的国际性,它想展示的是中国文化,是书画及工艺品所蕴含的中国士绅阶层的生活和文化。

这是一座提供丰富公共服务与空间的开放性博物馆,从各个方面展示中国古代艺术的内涵与外延。在这样的场所中进行观赏,并和他人交往,会带来完全不同的体验。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不必处处依附国际潮流;相反,这样一个场所能展示多样性的中国传统文化。

1.jpg

讲文物背后的故事

一直以来,博物馆被定义为保护、收藏和展示古代艺术品、文物的场所,这也是博物馆的根本使命。但由于公众的期待和城市的需求的不断增加,博物馆被附加了很多其他的要求。公众希望到博物馆获得文化方面的知识和启迪;城市管理者希望博物馆是一个城市的标志,所以博物馆又担负了城市标志物的职能。

上海博物馆东馆建筑的设计核心首先还是从博物馆的根本职能出发,确保文物的安全和交流上的畅通。在展陈定位方面,上海博物馆东馆将构建以中国古代文化主题为核心的展陈体系,融合和打通多个艺术门类,突出书画、工艺藏品优势,与本馆以青铜、陶瓷为重点的中国古代艺术专题陈列相互呼应。

城市的公共客厅

通常情况下人们把博物馆看作是一个纪念性的标志物,比如人民广场上的上海博物馆。而未来的上海博物馆东馆将一方面符合大家对博物馆习以为常的、地标性的认知,另一方面要开拓这种认知。

整个博物馆三分之二是展览区,三分之一是针对观众的互动体验区。展览区沿袭了传统的展示方式,收藏古典文物和艺术品,保证文物的绝对安全。在体验区,有商业空间、青少年活动区、咖啡厅,还有屋顶花园和苏式园林。

观众可以从地铁直达博物馆,地下空间和地铁站厅层是融合的。因此,整个博物馆的地面层和地下层与城市人群日常的出行和生活紧密衔接。

上海博物馆东馆希望,人们哪怕不来看文物,也愿意在这里参加一些活动。博物馆服务的时段会大大延长,有时地下层学术报告厅有小型演出,有时三层咖啡厅要举行酒会,有时青少年体验馆要在晚上举行亲子活动。

文人生活

2.jpg

环形坡道通往屋顶花园

用环形坡道连接的屋顶花园和苏式园林是整个博物馆建筑的一大亮点。园林是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向往山水,所以士大夫把微缩的山水造在自己家里面,体现了中国天人合一的朴素的世界观。

另外上海博物馆东馆的规模非常大,参观流线特别长,观众需要休息和放松。内部的花园和屋顶花园为紧张的参观过程提供一个放松的环境;按标准尺寸复原的苏式园林让人回到一个传统中国建筑的形式,把过去传统文人的器物和生活的实景融合在一起。

不对称的独特性

3.jpg

上海博物馆东馆四个立面周围的场地信息是不对称的。主入口设在面向世纪大道的北边,包括一楼的L型公共区域、三楼的咖啡厅和具有半透明外立面的古代人文生活馆。

东边面向上海科技馆,地下是下沉广场,对接地铁,首层是艺术品销售区,外墙是通透的大玻璃,上面则有一个室外剧场,五层还有一些半透明的大理石。

由于南边和西边分别面对的是商业地块和城市交通非常热闹的杨高路,所以,这两面的建筑相对封闭。但是观众到了三层,从馆内往外看到的是杨高路行道树的树冠,可以看到陆家嘴国际金融中心高层建筑的天际线。

上海博物馆东馆的建筑设计没有非常张扬的造型,只是一座比较“安静”的建筑,这个建筑基本是在做一个减法,从外面看是一个方形体量,逐渐往里面“掏掉”一些空间。这个建筑远看比较安静,不具有威胁性。就像一个人一样,看起来非常斯文,但是随着你靠近他,你会发现他身上有各种亮点。

编者按

过去对上海博物馆东馆的介绍更多地强调它的建筑特征和展陈设计,而这一次,让我们看到了它的内在,即开放性和文人气息。它既努力融入到大环境中,又不失自己的特点,它用自身独特的魅力吸引观众的到来。

来源:澎湃新闻《李立谈上海博物馆东馆设计:摒弃了张扬,在那里进入文人生活》

对原文略有改动

编辑:西北锅巴#Double L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74期
王凯、胡歌、鹿晗……《国家宝藏》之外,明星与博物馆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明星和博物馆,实际上可以成为互帮互助的伙伴,但在相互帮助的同时,也应当注意形式。
2017-12-25
第173期
如何安放遗迹开发与居民共惠的天平
历史文化景区发展与周边居民利益之间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是相辅相成、互为表里的。
2017-12-25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