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铜鉴凭谁论,一典道尽隋至清

2017-12-13  作者: 呼啸 来源: 弘博网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中,有一种威名赫赫的武功,至刚至猛,名叫“降龙十八掌”,关于降龙十八掌这门绝世武功的变化说起来其实比较复杂。随着金庸一部部武侠小说的出版,“降龙十八掌”愈发扑朔迷离,到了最后甚至有些招式失传,导致因招式不全而威力大大减弱。所以,武功秘籍还是要学全才能展现出它最大的威力。

这就好像开展铜镜鉴定与研究,首先需要有大量时代明确的纪年标准器作为“秘籍”,既往纪年铜镜著录,主要集中于汉代至南北朝时期,对隋代及以后少有涉及,对于铜镜爱好者与研究者来说,就好像一本缺页的秘籍。最近,一本新的纪年铜镜著录《隋至清中国纪年铜镜图典》已经出炉。

内容简介

《隋至清中国纪年铜镜图典》一书,依照时代早晚收录自隋代至清代各个时期的纪年铜镜342面,主要分为铸铭、刻铭纪年铜镜与纪年墓出土铜镜两部分,其中铸铭、刻铭纪年铜镜部分收录铜镜139面,纪年墓出土铜镜部分收录铜镜203面。

由于既往关于纪年铜镜的相关著录,主要集中于汉代至南北朝时期,对隋代及以后的铜镜少有涉及,而且往往只收录铸铭、刻铭的纪年铜镜,对纪年墓出土铜镜均不予收录。本书为鉴定与研究隋至清代铜镜提供了可靠详实的资料,是文物、考古、博物馆工作人员以及收藏爱好者必备的实用工具书。

作者简介

本书的作者呼啸现就职于陕西历史博物馆保管部,一直从事文物鉴定与征集工作。曾参与主持编撰《皇后的天堂——唐敬陵贞顺皇后石椁研究》、《金锡璆琳——蓝田吕氏家族墓出土文物》、《披沙拣金廿五载——陕西历史博物馆新征集文物图录》等多部图书,在《国家博物馆馆刊》、《中原文物》、《四川文物》、《文博》等文博刊物上发表多篇论文。

精彩书摘

铜镜的出现

铜镜的出现,从契机上说,是古人临水而照的偶然,但从人类心理的发展上来讲,却是人类需要确知自我存在的必然。

在西方,古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纳咯索斯,就因为爱上了自己水中影子,最终溺水而死,变成水仙花。这个故事就好像一个关于人们创造铜镜原因的寓言。而在中国,《战国策》中邹忌讽齐王纳谏的故事也说明了通过镜像认识自我的重要性。在没有镜子之前,人只能看到别人,看到外部世界,而无法观照自我,也无法确知自我的存在。

因此我们可以说,了解自我,这才是使得铜镜能够在漫长历史时期中不断演变并始终陪伴人们的深层原因。基于这样一种原因,历史悠久、做工精湛、纹饰华美的铜镜一直备受人们的珍视。

“镜”字的故事

“镜”字最早见于战国时期的《墨子》、《庄子》等书中,《庄子·应帝王篇》中有:“至人之用心若镜”的记载,可见古人在很早的时候就有对铜镜功用的探讨,但是对铜镜的收藏与著录则要晚许多。

成书于唐初的传奇小说《古镜记》就记载了隋末唐初时收藏前朝铜镜的故事。且唐宋时已有前代铜镜被发现的记载,但并不为当时学者所注重。

铜镜的著录与研究

著录

铜镜见于著录,始于北宋晚期,王黼的《宣和博古图录》一书就收录了各式铜镜113面,此外北宋晚期王俅的《啸堂集古录》也收录了汉至唐的铜镜15面,但当时仅作为铜器的一个品类,和钟鼎彝器等并列。这种情形延续下来,直到清代中叶以后,古代文物出土日多,清代人对古物的收藏与研究范围便日渐扩大,古镜收藏便成了风行一时的新宠。

研究

开展铜镜研究,基础在于对铜镜的时代进行断定,这方面就尤其凸显了纪年镜的价值。所谓“纪年镜”主要包括两类,

一类为本身铸有或刻有确切年代的铸刻铭纪年镜,这一类铜镜的时间最为可靠,价值最大,是基本的断代标尺(其中也有一类专门铸刻前代年份的铜镜,类似于瓷器当中的寄托款,需要特殊甄别);

另一类则为考古发掘过程中带有明确埋葬时间的纪年墓中出土的铜镜,这类纪年材料主要是墓葬中出土的墓志,此外也包括墨书题记、砖铭、塔铭等其它出土纪年材料,这类纪年材料从准确性上不如铸刻铭,它们只能考订铜镜埋藏时间的下限,但由于墓葬当中埋藏的铜镜主要是墓主人生前使用或是专为其埋葬所铸的铜镜,因此一般来说流传时间也不长,通过甄别研究,大部分也可以作为铜镜研究的时间标尺。因此可以说,纪年镜是我们开展铜镜研究的基础。

成果

正是由于纪年铜镜对于开展铜镜研究的重要性,关于纪年镜方面的资料汇集,前人已经做了许多贡献。比较重要的有1916年罗振玉的《古镜图录》(第一卷专收纪年镜),1999年刘永明编著的《汉唐纪年铜镜图录》(江苏古籍出版社)、2015年王纲怀编著《中国纪年铜镜——两汉至六朝》(上海古籍出版社)。此外,1992年日本五岛美术馆编著《前汉至元时代的纪年镜》(日本写真印刷株式会社)则是国外研究中国纪年铜镜的重要集成之作。

问题

但上述这些著录也都存在一些问题,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他们主要关注的都是汉代至南北朝时期的铸铭纪年镜,对隋唐至清代的纪年镜则基本没有涉及,而且完全摒弃了对纪年墓出土铜镜资料的使用。

笔者的初衷

笔者在从事文物鉴定与研究工作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少关于隋唐以后铜镜的断代问题,于是萌生了开展这方面研究的想法,为了能够获得这方面的可靠资料,笔者历时三年,搜集相关图录数百本,查阅各类论文资料1万余篇,走访收藏铜镜博物馆百余座,尽可能的收集了目前所能见到的隋至清代纪年铜镜资料。

传统文物鉴定对于器物的判断首在全面完整的观察器物的特征,从铜镜来说,不单器形、纹饰,更要细致的观察钮制、铜色、锈色、磨损等,以往图录及考古报告或是限于发表篇幅,无力发表大量图片,或是限于资料来源,无法清晰的展示器物特征。笔者在本书的编著过程中,尽可能的搜集器物资料,务求通过照片、线图、拓片等各方面资料,全面详实的展现器物面貌,以求为文物鉴定工作提供一部实用性极强的“工具书”。

图片描述

来源:呼啸

编辑:言若 & Mark仔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70期
寸物寸心:策展人的细节坚守
看巴黎铸币博物馆(Monnaise de Paris),如何用其细腻的策展设计,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观赏体验
2017-12-04
第169期
拥抱“阿兹海默”——探索博物馆教育的更多可能性
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针对公共教育领域中特殊人群的可达性教育实验性研究——“Meet Me”阿兹海默项目,本文特此对这一项目的发展、内容以及评估结果进行简单的梳理,以启发我国博物馆在公众教育方面的进一步发展。
2017-12-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