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大英博物馆百物展,你还满意吗?

2017-06-29  作者: Na、Na 来源: 弘博网

6月28日下午,“大英博物馆百物展:浓缩的世界史”(以下简称“大英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幕。本次展览按照时间线索,划分为九个部分,从人类文明鸿蒙初开的时期,直到我们创造的当今世界,通过来自大英博物馆100件(组)难得一见的藏品,向人们讲述一部悠久而丰富的浓缩世界史。

图片描述

这个“出身高贵”的展览,此前已经环游了世界,去过了日本、澳大利亚等国,3月份到达国博时也引得不小轰动。此次来沪,如何为这一“自带流量”的明星展览圈更多的粉儿,便成为上博最先考虑的问题。

图片描述

一个原则:“观众为上”

观众不仅是博物馆的服务对象,更是博物馆的生命所系。当学界的观念从“藏品的博物馆”转向“观众的博物馆”时,博物馆观众的地位愈加被重视。

图片描述

从最初向公众征集第101件展品开始,“大英展”工作人员便始终坚持“观众为上”这一原则,以亲和开放的态度面向公众,珍惜观众的每一个回复,考量观众的每一个创意。在展览开放时,更是将这一原则一以贯之。

用心的展览设计

上博此次基本上全盘接收了大英博物馆关于展览的内容策划,因此在展览的形式设计、说明文字等细节上便力求完美。

“大英展”因其内涵的丰富性,给观众的解读带来了一定的压力,因此大英展的说明牌在力求精简的前提下,给观众提供了尽可能多的信息,并用历史观的引导使观众从“物”走向对于历史发展的思考中。

此外,说明牌高度也较茜茜公主展做了调整,舒适了观众的参观与释读。

图片描述
说明牌例一:冰河时代野牛岩画
图片描述
说明牌例二:奥杜威手斧
图片描述
说明牌例三:奥尔梅克面具

在展品陈设方式上,设计师也一直在为如何更好地展示某些展品的局部而动脑筋。例如鸠摩罗笈多一世金币,因其两面图案不同,设计师为最好地展示展品的局部,采用了转动托盘的制式,让观众可以360度欣赏这枚金币,且在说明牌旁边佐以金币两面的放大局部图,让观众更好更清晰地观赏展品。

图片描述
鸠摩罗笈多一世金币

此外,为力求展览的完善,上博还积极保持与大英博物馆和馆内外专家的沟通交流,仅与大英博物馆间发送的邮件就已逾200封。

跨馆展览的合作不仅是展览部门的合作,而是联动陈列设计部门、教育部门、出版部门、信息中心等部门的全方位合作。博物馆上下用心,观众自然会为其比心。

度身定制的教育活动

除了日常的语音导览和展厅志愿者导览(志愿者均由英方策展人培训),此次上博大英展更是开发了9套亲子课程和11场专业讲座,丰富的教育活动,为全方位解读展览提供了新的途径。

图片描述
部分亲子课程

Smart Muse Kids亲子课程是上博的品牌教育活动。此次配合大英展的亲子课程更是汇集优秀师资,为大英博物馆此次来展的100件文物度身定制,而该课程也在发布出来的20分钟内被秒杀报满。

承包衣食住行的展览周边

“文创热”逐渐走进特展中,而此次上博更对特展进行了最大规模的周边开发,除了展览的衍生读物外,文创产品更是承包了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让观众在观展之余,可以将“浓缩的世界史”带回家!

图片描述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特展期间,上博还引进了一批海外博物馆的优质文创,分别来自德国、美国,以及大英博物馆,其中多数与埃及文明相关。“足不出沪”便可尽收欧美萌物于囊中。

别样的夜场开放

面对即将到来的高温天气和暑期档的大客流,上博采取“开源节流”的方式舒缓接待压力。一方面采取限流措施,每天最多接待8000人次,另一方面,为了满足公众的需求,上博将于每周五晚上18:00-21:00(20:00停止入场)增设夜场,同时开放“大英百物展”和“茜茜公主与匈牙利”两个特展展厅,观众可通过微信平台预约选择相应时段,扫码分批入场,而这也是上博的首次尝试。

图片描述

与观众共享信息

微信平台一直是上博对外信息传播的主要窗口。从第101件展品征集,到展览内容、教育活动、周边等等,截止小编发稿前,上博已在微信平台上发布了9篇“大英展”主题的微信推文,第一时间与观众分享展览的台前幕后的消息,是上博一直以来的传统,而每条微信推文下都是过万的阅读量和一片期待与点赞。而此次第101件展品—二维码,似乎也是上博与公众拉近距离的又一次亲密尝试。

图片描述

博物馆事业发展到今天,博物馆人不能仅仅满足与将观众带进博物馆参观这一简单的任务,如何让观众愉快、舒适地享受博物馆之旅,成为博物馆的常客,才是博物馆更值得思考的问题。此次上博的“大英博物馆百物展”似乎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

图片描述

展览:“大英博物馆百物展:浓缩的世界史”

展览时间:2017年6月29日(周四)~10月8日(周日)

展览地点:上海博物馆二楼第二展厅

免费开放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