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去博物馆?

2017-05-19  作者: 陈奕通 来源: 南京江宁织造博物馆

在这个浮躁喧嚣的社会,我们为什么要去博物馆?博物馆能给我们什么?

每一座博物馆,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南京是座博物馆城,就以南京为坐标,说说去博物馆的理由吧。

朝天宫(南京市博物馆)里,有一尊石辟邪,他曾栉风沐雨千余年,见证了六朝时代的璀璨,也亲睹六朝覆灭后荒烟蔓草的悲凉。而无论世事怎样变迁,石兽都一如千年前那样纹丝不动,威武地张着大口,似在诉说千古兴亡。在他面前,我们不过是时光长河中的匆匆过客,一生转瞬而过,实在应该珍惜当下、敬畏历史。

图片描述

六朝博物馆里,有一批南朝佛像。佛立于莲座,衣袂飘飘,眉若弯月,面露微笑。他们是2008年的春天,六朝建康城遗址考古队在新街口德基广场工程工地发现的。原来,这安详而超逸的微笑,已经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下,等待了千年。在博物馆与他们静静对望后,再去新街口,许会放慢脚步开始思考,因为当我们知道了千百年前的人们也有信仰有梦想,知道文脉传承跨越今古,我们也会心生温暖,思考我们从何而来,将去何处。

瞻园(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里有好几个展览主题,最爱的还是园林本身。城市逐渐吞噬自然,多元文化充斥城市空间。当今,我们该拥有什么样的生活?我们到底是要一个盛世强国,还是一个温馨花园?作为江南四大名园之一,瞻园的意义不止于花鸟草木、亭台楼阁,更在于其呈现的中国传统文士的风骨和情趣。对中国文人而言,“情趣”因师法自然而起,“自然”显现着比人间社会更高的价值。六百岁的瞻园谆谆教导我们:与自然和谐相处,天人合一,既然已是祖先们美丽的选择,也有理由成为新时代的浪漫追求。

图片描述

城墙博物馆里,大明城墙的城砖,每一块都镌刻着监造官和制砖人的姓名,历六百余年而不朽;江宁织造博物馆里,清代织造府织成的缎匹,每一匹都精工细作、匹头郑重织上织造官和织工的姓名——当年的他们,在用自己的生命维护着“中国制造”的尊严。布和砖,柔与刚,以其滚烫而精深的匠心震撼着我们,也带给我们深思:今天的中国,该以怎样的精神和担当,与数百年前伟大的工匠之魂,遥相叩问?

图片描述

甘家大院里,有“江南笛王”甘贡三用过的箫。民国时事艰难,甘贡三却以一腔热血创建紫霞社和公余联欢社传习京剧昆曲,迤逦之声振江南,让那个乱世多了几分温婉与柔情,更保住了传统戏曲的文脉,为未来戏曲艺术的重新绽放种下了希望。如今的甘家老茶馆里,还会定期唱起昆曲和京剧,听之如东风拂面,心中百感交集。那支箫,那座甘家大院,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戏曲的传承,更昭示着这样的真理: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是文明火炬的接力者,努力发出自己生命的光和热,薪火相传,也就有了华夏文明的传承与灿烂。

梅园新村,是民国时中共代表团在南京的驻地,如今这座纪念馆里展出了代表团团长周恩来和他的同事们当年使用过的一些物品,当年,他们就是在这里,谈论了不久以后中国的未来;渡江胜利纪念馆里,有一件公文包,他的主人张兴儒在渡江战役中中弹牺牲,公文包上因此留下斑斑血迹。这些纪念馆让我们记得,我们的先辈,既是兴起并完成了红色革命的一代,又是追求民主与自由的一代,他们的理想与追求,之于我们,也并不虚无缥缈。

我们去博物馆,或许是为了窥探一个更广大的世界,或许是为了努力放大自己在时间维度上的渺小,或许是为了欣赏美。但对于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感受作为万物灵长的骄傲和谦卑。

第122期
从“0”到“1”:标准化助推博物馆发展的“新起点”
5月13日,由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政府主办,中国园林博物馆、北京汽车博物馆、弘博网承办的“科教文化旅游服务标准化交流研讨会”在中国园林博物馆召开。
2017-05-19
第121期
“偶遇”单霁翔,这个馆长不一般!
暮春5月,绿柳拂荫,幸运的我在南开的校园中和故宫博物院的单霁翔院长相遇了。
2017-05-16
严建强
严建强浙江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
严建强:文化遗产学科应整体协同发展,博物馆学要加强对认知与传播的研究
严建强教授介绍关于文化遗产学科发展联盟的情况及文博专业在其中的布局与发展,分享对于博物馆学科意义及发展的看法。
史吉祥
史吉祥吉林大学文学院博物馆发展研究中心
大数据时代下,博物馆如何调查公众?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亲近“公众”。博物馆服务的目的、何时服务、怎样服务,都由博物馆新的支配者——公众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