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购齐全国文创,看文化产业跨越发展

2017-04-28  作者: 大萌萌 来源: 弘博网

4月27日,为期4天的第12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在义乌国际博览中心开幕。

1.jpg

本届文交会,汇集包括中国国家博物馆、首都博物馆、深圳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浙江自然博物馆、中国丝绸博物馆在内的85家博物馆和美术馆,以文化创意衍生品的形式讲述文物背后的故事,让文物走进大众生活,把博物馆中的“中国故事”带回家。

2.jpg

中国国家博物馆在本届文交会中,以“文化点亮生活,文创讲好故事”为主题,在展区内打造生活场景区,将文创产品融入到客厅、书房、卧室等现代家居生活之中,为观众带来近距离的文化体验,真正“让文物活起来”,参展产品类目齐全,款式新颖,生活中的多方面均有涉及。

3.jpg

近水楼台先得月,浙江文博衍生产品揽粹展区集中了以浙江省博物馆为代表的数十家文博单位。通过义乌文交会的平台,推动博物馆文化衍生品开发,增强博物馆发展能力,扩大博物馆的影响力,让更多富有文化品位、传承文明的物品走进普通观众的家。

4.jpg

现象与趋势

围绕场馆看了一圈,“肩并肩”布满展区的博物馆有的小编去过,有不少听过了解过,也有部分甚至都没听过名字,不过这并不影响小编买买买的心情。看这一背包的文创,小编也发现了一些现象:

文创已经深入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生活说来说去也就五个字——衣食住行用。这里除了房子车子外,其他的日用生活品几乎都能找到。穿的有衣服、鞋子,带的有丝巾,首饰。困了累了有抱枕。饿了有巧克力、点心,渴了有酒水、茶叶。用的有杯子、盘子、筷子。要学习有钢笔、毛笔、笔记本、砚台。数码周边有鼠标垫、手机壳。就是逢年过节,还有“红包”呢。生活中方方面面用的的物品,这里几乎都能找到。

5.jpg

部分文创已有系列化趋势

本次首都博物馆参展的亮点在于以首博的馆藏瓷器开发的文创衍生品涉及到家居类、旅行类、办公类等多种品类。包括围裙、抱枕、电脑包、帆布包、行李牌、手机袋、护照夹、眼罩、丝巾、钱夹等多种品类。此类文创主要提取了文物的图案花纹元素。此外,还有文创是提取了文物的造型元素,比如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四羊方尊系列文创。系列化文创的出现体现了对文物藏品的深入研究,深入挖掘,只有如此,才能提炼出符号化,创作出系列产品。

6.jpg

少儿类文创逐渐增多

曾经的博物馆商店是遥不可及的,因为里面所售商品以复制、仿制为主,太过于“严肃”,觉得就是“镇宅”用的。近几年来,逐渐实现平民化,真正走进寻常百姓家。不过,就类型而言,主要还是面向成年人。当前少儿类文创的增多,说明少儿群体已经进入博物馆人的视野,是博物馆行业充分发展的一个反映。

7.jpg

最后有一点是小编还在思考的问题:文创同质化的问题如何解决?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文创的不断开发,不同博物馆的文创总会有所交集。就拿胶带为例,自从火了以后,多数博物馆都开发了这个产品,也就出现了几乎每个博物馆的文创都有胶带的情况。虽然胶带上使用的文物元素是不同的,但是本质上胶带的作用还是相同的,在文物元素上也并不能辨别出高低来。

文创产业(高峰)论坛

同日下午,由浙江省博物馆、中国博物馆协会文创专业委员会主办,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组委会、义乌市博物馆协办的“博物馆文创产业(高峰)论坛”也在义乌国际博览中心举行。论坛以“新形势下博物馆文创产业的现状与探索”为主题,马力(文化部产业司企业发展处)、李峰(上海博物馆)、蒋名未(中国国家博物馆经营与开发部)、曾国源(台湾神话言(TALES)品牌创始人)分别以《创新体制机制 激发动力活力——推进文化文物单位文化创意产品开发》《新技术新平台新梦想——博物馆文创事业发展新路径之探索》《国家博物馆“馆藏IP+互联网”的探索之路》《打造华人文化IP,撬动产业改造契机》为主题做了演讲。

会议下半场由龚良(南京博物院)、王文军(恭王府经营部)、倪霞(阿里鱼)、赵鑫(清华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康文伟(弘博网)等人参加的圆桌对话,针对目前博物馆及文创出现的问题进行了讨论,并回答了与会观众的提问。此外,论坛现场还举办了了2017年浙江全省博物馆十佳文创产品颁奖仪式。

8.jpg

据悉,本届文交会以“打造文化产品交易平台,推动文化产业跨越发展”为主题,设标准展位3251个,展览面积6万平方米。吸引了来自俄罗斯、法国、德国、希腊、西班牙、南非等60多个国家地区和港澳台的文化企业以及国内27个省(区、市)的文化产品亮相展示,参展企业数量达到1395家,集中展示前沿文化产业发展趋势、技术、产品和成果。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