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博协大学博物馆与藏品委员会主席谈高校博物馆的责任与价值

2017-04-20  作者: 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 来源: 弘博网

自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起,大学博物馆就成为大学组织之一部分,为大学乃至整个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然而,大学博物馆在依托母体丰富的文化教育资源的同时,其身份上的依附性、功能上的封闭性等所带来的问题日益突出,大学博物馆的发展因此机遇与挑战并存,这一困境在我国高校博物馆中尤其突出。 2017年4月10日-14日,由全国高校博物馆育人联盟、国际博协高校博物馆与藏品委员会、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共同举办的首届高校博物馆国际培训班在钱学森图书馆举行。在培训班举办期间,国际博协大学博物馆与藏品委员会主席、葡萄牙里斯本大学国立自然历史与科学博物馆副馆长Marta C. Lourenco博士欣然接受了组织者的专题访谈,分享了自己对于高校博物馆的责任和价值的看法。

图片描述
在为期一周的培训时间内,由Marta C. Lourenco博士所领衔的专家团队,带领来自全国20所高校博物馆的23名学员通过小班化、专业化、实践性的培训模式,结合授课交流、实地探访、小组研讨的授课形式,共同分享与交流了高校博物馆可持续发展这一命题。内容包括大学与大学博物馆的依存关系、大学博物馆的三大使命、大学博物馆基于实物的研究、大学博物馆藏品的调查和公共利用、大学博物馆的管理模式、大学博物馆的评估等。
图片描述
Marta C. Lourenco博士

高校博物馆的责任所在

在当前高等教育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全世界的大学都处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之中。各种大学排名和指标也开始层出不穷,譬如学生规模、科研产出等等。然而在许多国家,高校博物馆及其藏品并没有被纳入这些复杂指标之中。尽管身处象牙塔,但高校博物馆却从未成为高校的核心业务部分,这使得高校博物馆非常容易孤立于学校的其他部门、学院和研究所。Lourenco博士说,这不仅仅是中国高校博物馆所面临的问题,实际上也是全球高校博物馆所共同面临的挑战。

图片描述
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

人们都说,伟大的大学应当拥有伟大的博物馆。在现今社会,高等院校毫无疑问是人类科技创新发展的前沿阵地。而在大学不断向前探索人类创新发展和进步的同时,高校博物馆则保存着人类对于自然、宇宙和自我的不断求索的物证。正因如此,高校博物馆及其专业人员更应到意识到自己身上所肩负着的责任:不仅仅是要积极地参与到高校的教学科研工作之中,也不仅仅是要走出象牙塔去服务更多的社会公众,更重要的是高校博物馆要意识到自己有责任为高校保存下这些物品,让它们成为人类不断探索物质和精神世界的见证。

高校博物馆的专业人员不仅了解博物馆学,同时也了解高校的各个院系。他们可以深入学校的各个院系,以博物馆专业人士的眼光梳理高校所拥有的藏品资源,并将分散在高校各处的藏品纳入博物馆的藏品网络中。博物馆不能只搜罗高校中的藏品,并把它们简单地陈列在一处,这必将导致藏品丧失其原本的教学和科研功能。“现在的一个趋势是就地保护(in situ)原则,也就是将藏品置于它原有的环境之中,譬如医学系用到的解剖标本,如果我们把它留在原地,它仍然会被学生在课上频繁地使用到,一旦它被移走,那么学生就不再能接触到它了。我们希望藏品能够切实地被用于教学和研究,同时也能够得到完好的保存。”Lourenco博士这解释道。

高校博物馆的价值所在

在访谈中,Lourenco博士运用一个简单的例子,解释了她所认为的高校博物馆的价值所在。“过去的六十年科学技术发展得如此之快。在过去,显微镜就只是显微镜,它还拥有显微镜的外形。现在的电子显微镜则更像是一个连接着电脑的黑色盒子。只有那些拥有工程学、物理学等学科背景的学生还能够给你讲讲它的功能和原理……而通过过去的显微镜藏品,人们才能够更直观地理解,过去的显微镜是利用光学原理制成的。”

图片描述
耶鲁大学皮博迪自然历史博物馆

现代人类的生活中充斥着数字化的事物。高校博物馆乃至博物馆的价值正在于重新把人们和自然及物质世界联系起来。网络和数字化在扩展人们认知的同时,也无形中隔绝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人与自然物质世界的联系。而博物馆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把它们重新联系在一起,因为博物馆保存着物质世界和自然世界的要素。“这种联系不仅仅是联系过去的历史,而是要让孩子们通过了解过去来认识现在。就拿显微镜来说,通过认识过去的显微镜,才让他们更好地去理解现在显微镜的功能和原理。”

更为重要的是,高校博物馆的价值并不体现在它收藏了多少大学所获得的荣誉。“一所大学的历史、记忆和文化遗产不仅仅只有荣耀,它们是由大学每天在科学、艺术和人文学科领域的日常工作组成的。”Lourenco博士强调,“那些荣誉通常会得到很好的保存。高校博物馆所要关注的是那些荣耀之外的平凡之人、平凡之事。”

大学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博物馆?

在谈及大学需要什么样的博物馆时,Lourenco博士表示,在考虑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反思,大学为什么要建立博物馆?她说,欧洲大学博物馆的藏品通常是大学在长年的教学和科研过程中保存、积累下来的物品,因此这个问题通常不会出现在欧洲大学博物馆身上。而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重视建设自己的高校博物馆,甚至是从零开始建立一个全新的博物馆。她认为,这正是中国的大学日益重视自身教学、科研和服务社会三大使命的表现——高校希望通过建设博物馆来提升其社会地位,凸显出他们除教学、科研外还对社会做出了其他贡献,以此树立其社会和文化形象。

图片描述
密西根州立大学艺术博物馆

当大学在考虑自己要建设什么样的博物馆时,首先需要充分了解博物馆的受众群体,通过观众研究掌握博物馆未来的参观者的特征。其次,是要确定博物馆的藏品类型。Lourenco博士以美国州立大学博物馆为例,美国拥有52个州,每个州都设有一所州立大学。这些州立大学,尤其是美国中部各州,都建立在博物馆相对较少的城镇中。于是这些大学就建立了博物馆,特别是艺术类博物馆,以此填补当地博物馆的空白,为当地居民提供文化服务。因此,如果一所大学想要建立起自己的博物馆,那么学校的决策者应当结合当地的博物馆统计研究,寻找当地博物馆或藏品类型的缺口和空白,在此基础上建立一座独一无二的博物馆。最后,在确定藏品类型后,高校博物馆还应当建立起自己的藏品制度。只有这样,博物馆才能够建立起自己合理的藏品体系,并在此基础上开展研究、陈展和教育活动。

高校博物馆国际大家庭呼吁更多中国成员的加入

国际博协大学博物馆与藏品委员会(University Museum and Collections, UMAC)成立于2001年,旨在帮助和保护散落在世界各个大学博物馆、美术馆、植物园及标本园中的多种藏品。高校博物馆及其藏品不仅是所在国家,更是整个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构建高校博物馆的全球化交流平台,UMAC希望帮助世界各地的高校博物馆共同分享经验、应对挑战;促进和提升高校博物馆的建设标准,使高校博物馆的工作更为高效和专业;并以此帮助大学博物馆在全世界范围内获得更高的社会关注,让那些原本默默无闻的高校博物馆更多地为公众所知晓。为此,UMAC还专门建立了全球大学博物馆与藏品数据库(the Worldwide Database of University Museums and Collections),全球的高校博物馆都可以通过免费上传博物馆藏品资料来加入数据库,供全世界科研人员和公众搜索查阅。

图片描述

目前,UMAC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500多名成员,其中不仅有博物馆机构会员,也有来自世界高校博物馆的个人会员。但遗憾的是,UMAC所拥有的中国高校博物馆会员却屈指可数。身为国际博协大学博物馆与藏品委员会主席,Marta C. Lourenco博士呼吁更多中国成员的积极加入。“UMAC将随时为中国高校博物馆效劳,我们非常愿意成为中国高校博物馆向世界发声的平台。”为进一步架起中国高校博物馆与世界高校博物馆文化互动的桥梁,国际博协大学博物馆与藏品委员会微信公众号UMACicom也于4月14日正式上线运营。

在越来越多的高校博物馆成员加入后,UMAC将定期举办年会促进各成员间的交流,为成员提供更多具有针对性的培训项目,表彰积极开展创新项目的高校博物馆,并为成员提供充分的学术及科研支持。本次在上海举办的首届高校博物馆国际培训班就是UMAC与中国高校博物馆机构联合推出高校博物馆从业人员专业培训的首次尝试。在未来,UMAC还将与全国高校博物馆育人联盟、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继续在学术研讨、展览交流、业务培训等领域开展更多深入合作,用积极行动为推动中国高校博物馆的共同发展贡献力量。

国际博协大学博物馆与藏品委员会官网:http://umac.icom.museum/index

全球大学博物馆与藏品数据库网址:http://university-museums-and-collections.net

国际博协大学博物馆与藏品委员会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图片描述
第115期
《馆长说》,将亲切植于公众心中
最近,北京电视台新闻频道的《这里是北京》栏目推出了《馆长说》系列节目,让博物馆馆长们带领观众去看看这些鲜为人知、存在于北京街头巷角、诉说着北京历史文化的中小型博物馆。
2017-04-17
第114期
博物馆策展人的职业能力≈展览公司的组织制度
策展人,策展公司,两个词语涉及到的内容实是丰富。管中窥豹,本文谈一下策展人的职业能力与展览公司的组织制度之间的关系。
2017-04-10
史吉祥
史吉祥吉林大学文学院博物馆发展研究中心
大数据时代下,博物馆如何调查公众?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亲近“公众”。博物馆服务的目的、何时服务、怎样服务,都由博物馆新的支配者——公众来决定。
李韵
李韵光明日报《文化记忆》版主编
面向公众,博物馆有哪些“发声”的策略与方法?
本文分析了博物馆宣传中常见的问题,然后从四个细节阐述了博物馆发声的策略和方法,相信会对业界有所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