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博物馆如何拯救传统村落——金溪古村探索与实践

2016-04-14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千百年来,人们在村落里生产与生活,创造并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承载着千万人的文化记忆,保存着文明的基因。古村落保护离不开政策与支持,据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传统村落保护专家组首席专家付清远称,政策在经历了部门规章阶段(1986-2007)、法律保障阶段(2008-2011)、传统村落保护双轨制度阶段(2012起),如今住建部加大传统村落价值传播及展示工作投入,并与国家资金基金会资助方式成为传统村落保护的有益补充。

现在全国各地都在积极开展传统村落的保护工作,取得了不少成效,但仍面临严峻的现实,古建筑长年失修,许多手工技艺后继无人,民间传说无人讲述,传统风俗逐渐淡出现实生活,传统村落衰落、消失的现象仍日益加剧。被誉为“一座没有围墙的古代建筑博物馆”的江西省抚州市金溪县古村落,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但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激发村民保护意识,凝聚社会各界之力,启动对传统村落中私人产权文物建筑修缮进行资助的公益项目,尝试数字化保护的新模式,古村得以重焕活力。

图片描述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郭黛姮认为金溪古村落跟自然环境的结合非常好,从现存的居住、礼制建筑类型和规制可以追寻到消失的建筑类型。村落渗透着浓厚的礼治文化气息,传承古代建筑记忆。村落的建筑非常有特点。

政府支持、村民自身力量很重要

据金溪县县委书记王成兵介绍,金溪积极探索,创新举措,概括地讲其古村落、古建筑保护是“两并重、两统一”。政府引导与公众参与并重,文化内涵与生态环境并重,科学规划与分步建设相统一,合理保护与旅游发展相统一。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政府通过组织村民到外地实地参观考察,举办传统村落保护利用知识讲座、培训班,制定村规民约,编印出版古村宣传推广书籍,完善保障机制,制定操作性较强的管理机制。尤其是招聘当地村民成为文保员,以村民管理古村,取得了显著成效。文保员在保护老屋过程中涌现出不少感人故事。村民是古村的主人,也是古村核心的生命力,他们是保护古村的重要力量,政府的引导和号召起到重要的作用。

图片描述
胡庆华,生于1953年,初中文化,2013年成为合市镇游垫村第一个文保员。
图片描述
游垫村胡氏宗祠

胡庆华是金溪县的第一个文保员,很长一段时间都扮演着吃力不讨好的角色,整日都在游说不愿掏钱维修老屋的房主,在信念支持下不断努力,最终将政府大力支持老屋修护的政策传达给房主,取得一致同意,修护了老屋。像胡庆华这样的文保员和村民还有很多,他们基因里流淌的血液让他们成为保护老屋的重要力量,有坚决与文物盗窃犯的村民,不惜自身安全,也要保全建筑;有半夜听到狗叫就自发出来巡逻的人;有自学中国古代陶瓷史、中国青铜器、中国考古学等学科,不断提升自己的人;有把全部退休金拿来修老屋的人;有拉网式普查、刻苦学艺的人;有加班加点、无节假日,努力学习运用互联网宣传保护古建情况的人……

图片描述
数字技术为衰败的古村落注入活力

2015年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发布启动“传统村落数字博物馆”项目,旨在通过网络、计算机、通信等数字化手段展示每一个传统村落的聚落风貌、传统建筑、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此课题中承担数据采集与数字博物馆前期策划的清城睿现团队,做出了通过搭建金溪古村的数字博物馆改变当地的产业模式,促进经济发展的构想和尝试。

金溪县也承办第四届文化遗产保护与数字化国际论坛暨“重现生机”数字遗产中国行走进金溪活动。研究如何利用数字技术为衰败的传统村落注入经济活力,探索通过数字技术保护古村落的新实践。

4月13-14日,由中共金溪县委、金溪县人民政府联合清城睿现数字科技研究院共同举办的“数字遗产中国行”金溪站活动在金溪举行。图为在竹桥村宗祠举行会议的情景。

“金溪传统村落数字博物馆”展示概念片中展示了通过搭建数字博物馆,打破传统村落物质空间和时空空间限制,完成信息共享,颠覆传统进城务工产业模式,注入优势教育资源、唤回离乡村民的构想。其中包括移动购物方便旅游者、大数据让人留在古村、增强现实重现遗迹的美好、数字化复原让历史继续传承等方面。清城睿现数字科技研究院院长贺艳也认为,传统村落的保护不仅仅是保存建筑遗存,还要改善村民生活条件,使其热爱老屋、愿意留在老屋居住,同时也要激发、凝聚社会各界力量与当地村民一起努力,才能让古村重焕活力。

图片描述

凝聚跨界力量 期待更多参与

2016年文物保护基金会受中央财政和国家文物局委托,承担了部分资助项目,其中重点项目包括传统村落中私人产权民居的保护修复与利用、开放的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内容研究和传播能力建设。

“拯救老屋行动”项目是对中国传统村落中私人产权文物建筑修缮进行资助的公益项目,松阳县是该项目的整县推进试点县。“数字遗产中国行”金溪站活动发起老屋认修倡议,举办跨界对话会,期待更多的关注目光聚焦金溪古村,号召更多的当地村民加入古村保护的队伍。

图片描述
游垫村为明代万历进士、工部侍郎胡桂芳故里,被誉为“明朝建筑博物馆”。村内目前仍完好保存宗祠、书院、官厅等明清古建筑72栋,百米以上青石板铺就的古街巷7条,牌坊、水塘、古井等10余处,且大多数都有明确的纪年可考,十分难得。图为游垫村已修缮建筑。
图片描述
游垫村古建筑“认修”发起活动

会议也凝聚跨界之力,来自各级政府、古建筑研究、规划师设计领域、科技研究领域、文旅行业、投资领域、新闻媒体与当地村民等一百位代表就“数字化时代,中正自守的传统村落如何谋发展”进行对话,达成了《金溪共识》。

4月14日会议将发布《用数字技术激活传统村落的金溪共识》,具体内容敬请期待下期报道~

(感谢搜狐网记者王煜恺提供图片)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