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纯:“curator”的翻译问题需要集思广益

2015-07-14  作者: 徐纯 来源: 弘博网
图片描述
徐纯,台湾金门大学博物馆学研究所所长。

1、“curator”的翻译问题

在台湾与大陆博物馆界,“curator”这个词有一个自己发明的诠释,那就是风靡我们文化圈的“策展人”。这已成为事实,但其语根的对错问题并没有受到重视。2009年在半坡遗址博物馆做国际博物馆协会(ICOM)培训时,我曾向安来顺教授提议组成一个翻译委员会,将国际博协的20个概念词汇翻译成中文,让国内博物馆界对西方博物馆有概念上的共识,可惜后来由台湾的一个人翻译,终于酿成错误。

最近一本日文书的中文书名翻译为《策展的时代-“串联”的资讯革命已经开始》。这本书其实是一位日本人的日文著作,书名却是英文Curation Age,翻译成中文就是“策展的时代”,这本书其实是在讨论网络对社会与文化的影响。我也因为好奇日本的博物馆界是否也误解了“curation”这词而购买了这本书,读了之后发现,英语中用这个词来说明“策划”,而误解的是台湾人自己。我们翻译界到了要纠正错误理解的时候了。

2、“curator”的历史演变

从西方博物馆史看,“curator”这个词的实质可以从实际职务演变找出一些痕迹。例如,1794年法国第一共和国,将从贵族、教会没收来的收藏都拿来做全民的艺术、历史与科学教育之用,博物馆就有了法律地位,馆长称为conservateur en chef(直译:总保管员),其他部门首长就称为conservateur(直译:保管员)。很明显,博物馆属于文化遗产的执行者,他们都是保存人员。1802年Denon就任馆长,拿破仑称帝到下台,卢浮宫改名为拿破仑博物馆或第二共和府,但馆长都没换过,这也可见专业性在博物馆的稳固性。另一个史实是,奥地利皇帝Franz I收购意大利收藏家van Baillou的收藏,同时也聘他为curator,其薪资与当时的宰相相同,可见他“学问”的重要性。当然,这些案例都是在人类正在建立知识的阶段。

博物馆机构对我们来说是舶来品,但是它在西方世界也经过了三百多年之久,以Ashmolean Museum1683年成立算起,历经各种不同体制的尝试,以curator起初的地位来说,它是哪几个中文字,似乎不是一言堂就能解决的。如今我们在翻译上确实要“集思广义”。

我们发现“curation”是英文词,而curator 是一个法文法律用词(原意是不明财产的法律管理人),两个词都跟展览无关,至于我们把英文衍生出的“curation”一词翻译为“策展”也是必然的事儿,将错就错、以讹传讹。

3、Curator制度

2004年我自筹奖学金送一位学生去美国费城的艺术博物馆实习,当时的副馆长Rice告诉我该馆的策展方式是由一位可以调用该项目资源(包括人、物、事、财)的人当展览发展人,或称展览经理,他来负责全部的组织,包括人、事与时间。但是我没问是否就叫做“curator”。费城艺术博物馆的那种团队策展方式就是从科层组织走向扁平组织的"任务编组"的团队合作方式。但是我确定他就是“策展人”,因为这个馆的组织虽然也是三部,但是展览项目一旦确定,这位展览发展经理就在各部找人组成一个策展团队,进行规划、选件、评量、设计、修改、制作与布展,调配人、物、事、时的就是展览经理。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