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守永:中国博物馆是时候摆脱“三部一室”的藩篱了

2015-07-14  作者: 潘守永 来源: 弘博网
图片描述
潘守永,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副所长。

1、“curator”一词的翻译需要深究

“curator”的翻译问题,的确需要深究。我看到过一位中国博物馆副馆长的英文名片写着“vice curator”,闹了笑话。curator制度所凸显的主要是博物馆业务工作的逻辑,最初是保管,然后是展览。 最近我注意到韩国的许多家博物馆教育人员使用education curator,可以直译为教育主管吗?

中国博物馆虽然有其特殊性,运作机制上与西方博物馆不是完全一致,但是可以明确的是curator不仅仅是一种工作岗位或职业,也是博物馆的一项制度设计,是保障博物馆专业水准的关键。curator分为四个或者三个层级,类似大学的教授,这也和英国早先的一个学科只有一名教授制度有关,教授不仅仅是学术的领袖也兼有学院行政权力。我曾经主张将curator翻译为“部门主管”或“业务主管”,其实也是不确切的,翻译成“研究馆员”也不是很完美。

2、中国博物馆需要引入“curator”制度

因为中国博物馆的特殊性,就认为无法引入curator体系或制度,这是很有意思的借口。某种程度上,没有完善的curator制度,而这正是中国博物馆普遍的非专业化的原因。 就博物馆业务管理的流程而言,每个博物馆都会有自己所谓的“特殊性”,不同类型的博物馆或各家博物馆的具体做法也不尽相同。但博物馆的学术性和专业性则是共同的,curator制度的确较好地保障博物馆业务活动的学术性,对于博物馆特色和人才团队的形成也是很重要的。期待中国能够创新博物馆体制与机制,是时候摆脱“三部一室”的藩篱 了!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