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村落现状调查:人走屋塌 保护面临尴尬

2014-06-24  作者: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图片描述
6月14日是中国第九个文化遗产日,北京市启动传统村落保护与利用工程。图为游客在房山区水峪村参观村里的古建。

传统村落现状调查:人走屋塌 保护面临尴尬  

传统村落是我国宝贵的文化遗产,蕴含深厚的历史文化信息。然而,在剧烈的城镇化冲击下,传统村落面临“人走屋塌”的困境,以及过度商业化的尴尬。

传统村落:人走屋塌

面对山西晋城泽州的洞八岭村,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发出呼吁:“古村哀鸣,我闻其声。巨木将倾,谁还其生?快快救之,我呼谁应!”

这是一座房屋上下畅通、户户贯通、院院连通的古村落,具有全民防御特色和完整的排水系统。中华孔子学会会员、全球谢氏联谊总会名誉会长谢小品介绍,洞八岭村是谢氏源头,是周宣王为其元舅申伯(谢姓始祖)分封建造的古谢城“活化石”。

,现今的洞八岭村却是一片萧条景象,年轻人搬了出去,只有寥寥数位孤寡老人还住在村里。村里55%的建筑物已经倒塌。

相同的遭遇,出现在山西宁武的王化沟村。这个村子有着独特的居住形态,村民把房子建在半山腰的悬崖绝壁上,整个村子面向峡谷,房前只有一条走廊,有中国“悬空村”之称。但是,近半个世纪以来,王化沟村经历明显的“瘦身”。昔日常住人口最多的时候,全村总计140多人,如今村里只剩下20多人。

“随着社会发展和城镇化进程加快,传统村落和现代人居需求发生冲突,村落的原始性、文化性正在逐步瓦解,濒临消亡。”山西大学城市设计学院副教授霍耀中说。

多年来,冯骥才为传统村落的保护而奔走呼吁。他说,目前全国有230万个村庄,依旧保存与自然相融合的村落规划、代表性民居、经典建筑、民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古村落还剩下两三千座,而在2005年这些古村落的合计数字是约5000个。

一种担忧:如何平衡

事实上,近年,传统村落的历史、文化、艺术、社会和经济等方面的价值正在被人们知晓和重视。许多地方在探索传统村落保护的模式,其中商业利用似乎成为一种普遍选择。

皇城村位于太行、王屋两山之间的沁河畔,是清代名相陈廷敬故里。走入这里的标志性建筑——百尺山河楼,放眼望去,一边是明清时期留下的鳞次栉比、别具特色的古建筑群,另一边是崭新的现代别墅式小洋楼。

国家5A级旅游景区皇城相府以古建筑群为载体,将原来居住其中的村民整体迁出,在附近建了新村,并较为完整地保留了原貌。据介绍,皇城相府属于对传统村落博物馆式的展示,很多村民可以回古村工作,对皇城相府的记忆和感情得以保留,与村落的关系不会断绝。

然而,没有人居住的古村落还有“魂”吗?2005年,后沟古村成为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古村落调查保护示范基地后,也开始走上商业利用之路。山西一家民营企业持60%多的股份,榆次区政府和后沟古村分别持股20%多和10%多。要想进入这个有着1000多年历史的村子,首先要买40元的门票。村子很整洁,没有农村随处可见的垃圾和牲畜粪便。为了强化村子的古老风貌,这里还新建了豆腐坊、酒坊、香油坊和老醋坊等。“如果不搞旅游开发,就没有财源,而没有财源保证,又如何保护古村落呢?”村支书张春贵说。

令人担忧的是,更多人造景点的开发会破坏村子的古风古貌。“商业利用可以改善村民生活,吸引外出打工村民的回流,利用资金对古村落建筑进行维护。”霍耀中说,“然而,这只是一种短暂的模式,只是保护了壳,却没有了核。商业利用只是将古村落当成了一种产业,而不是真正意义上对古村落的文化保护。”

专家建议:加大保护力度

专家认为,传统村落是中国传统建筑精髓的重要组成部分,真实地反映了农业文明时代的乡村经济和极富人情味的社会生活,对于历史的传承,比文字记载更准确、更真实。然而,传统村落又是极其脆弱和不可再生的,必须对现状加以重视,使它能够真实、完整地传承。

我国已建立了1561个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同时,要求纠正无序和盲目建设,禁止大拆大建。

“村落必须是人居住的环境,作为聚落中的人也是需要进步和现代化生活的。”霍耀中说,“地方政府在新农村建设中应做好传统村落保护的规划,保护其人居环境。但古村落的保护不仅是古建筑的保护,还有其蕴含的乡土文化的传承。对于像王化沟这样的‘悬空村’更应该注重的是它的人居的历史文化价值,即使没有人居住了,政府也应该像保护文物一样保管起来。”

对有旅游开发价值的古村落,专家认为,开发商一定要有社会责任感,在追逐利润的同时维护好人类共同的文化资源。

记者采访了解到,政府财政投入不足,是困扰传统村落保护的症结所在。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