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开发神韵不再 百家旅行社封杀周庄真相调查

2005-03-18  作者: 来源: 青年时报网站

【百家旅行社封杀周庄真相调查(一)】

周庄,在过度商业开发中神韵不再

周庄,这个在画家吴冠中笔下誉为“集中国水乡之美”的江南小镇,近两年来,围绕着“周庄商业开发是否过度”这一问题的争议一直不绝于耳。3月7日,上海某媒体一篇《百家旅行社峰会透出消息,古镇周庄面临封杀》再次将周庄引入争议的旋涡。

百家旅行社是否真的联手拒绝发团前往周庄?周庄过度商业开发对脆弱的古镇风貌破坏到底有多大?“封杀周庄”事件对于有着江南六大古镇中的三个——乌镇、西塘、南浔的浙江又有何借鉴意义?时报深度报道记者专门做了调查。

在江苏省摄影家的作品集《周庄风情》中,周庄碧澄流水、青苔双桥、浣衣村姑、薄纱晨雾如同江南水墨画卷。

这,就是江南六大古镇之首——周庄吗?

3月11日,记者来到周庄,看到的却不只是这些。

“万三蹄髈”掩盖下的周庄

“师傅,过来看看,新鲜的万三蹄髈,不好吃不要钱!”

夜凉如水,一弯新月挂在蓝黑色的夜幕中。已是晚上7时,在周庄景区青龙桥旁,热闹的吆喝声依然此起彼伏,游客们有的凑上去讨价还价,有的则远远地躲开。 打着“万三蹄髈”招牌的门市部内,酱红色猪蹄排满整个柜台,空气中散发着油香。相传这是明代巨富沈万三招待贵宾的必备佳肴。

导游王利红拉了拉记者的手,悄悄叮嘱道,万三蹄髈以沈厅酒家最为正宗,要买的话记得侃价,卖给当地人只要20元钱,卖给你们游客就翻成50元了,要小心。 走在蚬江街上,一些游客兴致勃勃地挑选着真空包装的“万三蹄髈”,山东男子王忠诚选了八只,说要给亲戚朋友一人一只,好歹也是当地特产。

但更多的游客用牢骚表示了不满,“本来想好好看看古镇的,结果倒是一半时间在看猪蹄,像进了屠宰场”,“晚上的周庄都如此吵闹,看来看去全是商铺,这是江南古镇吗?”

一位济南游客十分尖锐:“周庄就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这样过度商业开发就好像逼着乔装打扮出去赚钱,将来肯定得不偿失。”

12日上午在风景区内,记者十余次碰到兜售阿婆茶、唱小曲收费等情况。

 

街道两侧,熟食店、饭店、丝绸店、仿古玩店热闹非凡,店门口的污水纵横着缓缓流入河中。

“我们晚上在景区的旅社住宿,早上出来买点东西,再回去又要收门票100元,太不合理了。”一位江苏游客则在售票口愤愤不平。

旅游峰会引发抵制风波

3月1日,2005年旅游联盟合作峰会在周庄落下帷幕,“封杀周庄”的消息正是从这场会议上传出。

周庄显然没有意识到会传出这样的新闻。按周庄镇政府宣传办主任张春弟的话来说,峰会当天,“会议气氛十分融洽,大家对周庄还是支持的。”

当然,会议上也确实出现了诸多不同的声音,国内部分旅行社老总纷纷表示,浓厚的商业气氛正在不断侵蚀周庄的秀美风韵。中国神州旅游集团秘书长刘荣强向记者证实:浓厚的商业气氛、高达100元的票价、日益商业化的民居、繁多的商铺,导致了一些旅行社在会议上表示了“不向游客推荐周庄”的意向,这是很正常的反应。

《百家旅行社峰会透出消息,古镇周庄面临封杀》的新闻传出后,上海另外一家媒体在3月15日刊登出《“封杀周庄”纯属误传》,一时间坊间议论纷纷。

3月15日,峰会主办方上海好之旅旅行社总经理袁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封杀的提法有误,如果真要封杀的话,我们就不会在周庄开峰会了,但周庄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引起了部分旅行社的抵制。

“五米一处猪蹄髈,十米一个阿婆茶,到处都是假古董,满街都是黄三轮。这种旅游环境根本看不见半点原汁原味的古镇。”刘荣强表示,“旅行社也是要追逐利润的,我们所说的抵制周庄,本质上还是封杀,在周庄没有真正放下架子、平等与旅行社谈判的前提下,我们还是坚持封杀一说。”

周庄思路:商业味出现说明保护得好

在谈到周庄现状,前任镇长、前周庄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庄春地是不可回避的人物。高苡平用“周庄旅游事业奠基人”赞誉这位老镇长。

十几年的时间,周庄从一个破败的村镇成为中国最著名的旅游点之一,成为旅游、经济、古镇保护结合的典范。2001年4月,周庄成立旅游股份有限公司,规模进一步扩大。周庄的兴起,被概括为“周庄模式”。

这种模式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动员老百姓力量来维护古镇”。换言之,就是允许其开店铺,进行商业性开发与维护。

关于这一点,庄春地打了个比方,古街古楼的“修旧如旧”需要大量资金,老百姓拿不出这个钱,所以允许老百姓经营,等有收入后便拿出来三分之一收入维修古建筑,三分之一收入投入经营,另外三分之一改善居住条件。

他说,如果没有这几年旅游收入的增加,周庄有可能像其他江南古镇一样从此消失。“现在人多了,新的问题也出现了,什么商业化啊,污染啊……这是不可避免的。我认为,当商业味出现了,就说明你保护得好了。为什么?因为有人去旅游了,这样才有钱去保护。”

然而,这种思路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这两年商业化发展到了一个极端,打破了江南小镇特有的宁静风貌,到处都是一些恶俗的商铺吆喝声,成了一个大卖场,最终不仅损失了周庄老百姓的利益,还将让这宝贵的传统遗产消失殆尽。”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阮仪三的评价毫不客气。

周庄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韩俭康也认为周庄“商业规划太浓”对其发展殊为不利,将门票价格从60元涨到100元后,还要另外加收游船的10元收费,显得有点过于急功近利。而周庄保护委员会也已经多年未履行职能了,名存实亡。

此外,韩还认为,周庄模式的另一后果就是——遍布的“野导游”与用人的“裙带关系”比较严重,而且未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这些都是阻碍周庄进一步发展的原因所在。

副总韩俭康周庄辞职,乌镇上岗

3月1日,周庄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韩俭康向周庄旅游集团提交辞呈,前往浙江乌镇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任营销公司副总经理,与此同时,上海、浙江的不少旅行社老总都收到韩俭康一份传真:“本人现已调至浙江省桐乡市乌镇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工作……愿建立新的合作关系!共创辉煌!”

在峰会上,众多旅行社不推荐游客前往周庄旅游;同日,韩俭康又突然跳槽。一时间,媒体对韩的离职众说纷纭,并将其称为“周庄掌门人无奈离职”。

3月14日,记者拨通韩俭康手机,被告知正在陪客人,随后挂断。一分钟后,韩回复记者手机,几经说服,韩终于同意接受采访。

“我只是个小人物,绝不是什么掌门人,”韩表示,“我在周庄这几年,只是分管市场营销的副总经理,对于上海某媒体给予的称号,我实在担当不起。”

韩俭康说,此次离职只是为了寻找更好的平台,乌镇对古镇保护的理念很值得学习,自己也想在新的岗位上成就事业,双方一拍即合,就来乌镇了。现在周庄确实存在一定的“随意规划”“规划失控”现象,但这些不在他能力管辖范围。

“我毕竟只是一个副总,周庄的现状与未来的命运,应该在现在的掌门人手里。”对于周庄,韩不愿多谈,便匆匆挂断电话。

据周庄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一内部人士透露,韩的离职与其在公司不得志有关。

庄镇党委副书记高苡平向记者透露,韩在前两年因违反公司有关规定曾被撤去副总职务成为一般办事人员,这两年他的心态不是很好。

“韩离职我们已经做了挽留工作,不过在市场经济环境下,人员流动,来去自由吧,我们也不多做评价,毕竟韩也为周庄做过一定贡献。”高苡平说。

对于这个评语,韩表示自己不愿回应,“没有必要”。

据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韩是周庄本地人,他的离职与其“不满周庄过度商业开发”有关,当时韩手中已经没有权力,居民拆墙除瓦、破窗开店一窝蜂建造商铺,让古镇的原生态造成了重要的破坏,这一切韩也无可奈何,他的离开已是必然。

【百家旅行社封杀周庄真相调查(二)】

博弈,期待利益各方更多善意

现象背后都有经济的因素,“封杀周庄”事件背后首先是旅行社和周庄的利益博弈。

周庄100元门票价相比,相隔不远的同里、乌镇等江南古镇,门票价格仅为60元,便宜将近一半,这一点也是周庄备受游客和旅行社诟病的一点。

2004年9月20日,周庄门票价提了40元涨为100元。高苡平的解释是“一方面景区改造成本有所提高,保护费用有所增加。另一方面我们希望通过这种经济杠杆控制总人数,保护环境,去年周庄接待中外游客量高达260万次,已接近饱和了”。

记者从周庄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拿到的最新数据表明,今年1、2月份,周庄接待游客人次已达到23.7万,以散客和组团游客各半计算,这两个月门票收入就比去年前两月增加近600万,如果今年接待游客数与去年持平的话,增加的门票收入就高达5400万元。“这部分增加的收入没有一分钱落入旅行社的腰包,旅行社的提成还是和原来一样,这是抵制的根本原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旅行社老总称。

而刘荣强则表示,门票提价到100元,给旅行社的协议价是60元。而上海——周庄一日游的价格并没有涨,仍然是90元/人。以前60元门票价时,旅行社还可从中赚到12元。现在,这其中已经没有一点利润了。

利润空间不升反降,难怪一些旅行社要“封杀周庄”了。

当然,旅行社所说的过分喧嚣热闹的商业环境也不是空穴来风,确实有不少游客对周庄的过度开发有意见。浙江省中国青年国际旅行社业务部叶小姐告诉记者,由于去年一些游客反映周庄的商业开发已经破坏了原有的“小桥流水”的古镇意境,从今年初到现在,他们还未曾组团去周庄,“现在去西塘、乌镇等古镇比较多一点”。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杭州其他旅行社的印证。

利益分割问题是调整难产的规划症结所在

目前,周庄镇政府也意识到了过度商业开发的弊端,在2005年周庄《古镇保护和文化建设促进旅游发展》这份报告上,提出要发动“减商”运动,优化旅游环境,强制关闭一些布局不够合理、过度密集、与水乡风貌不符的饮食店、丝绸店、工艺品店等。

高苡平说,这两年都没有审批过此类商铺项目,以后也会逐步减少。“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去优化商铺布局,给其注入文化因素,现在在古镇两侧新增了江南人家和富贵园等旅游配套项目,就是出于此目的。”

但高苡平坦陈,“调整规划”的难度也很大,现在讲究依法行政,许多当地居民在私房开的商铺,工商、税务、消防等手续都合法,政府不好硬性阻拦,我们现在“减商”主要减的是公房的商铺,私房“减商”因为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效果并不是很好。

对高的说法,周庄工商分局的邵局长表示赞同,从分局手头上的申请材料来看,凡是通过审批的商铺都是具备经营资质的。

1998年出台的《周庄古镇保护暂行条例》细致得近乎苛刻:每一幢建筑中的每一个小品、每一个细部,乃至每一扇窗、每一片瓦的选择、定位,都有明确限制。然而,对于居民“破墙开店”等违反条例的行为,高表示由于该条例本身的法律效力不够,现在执行起来也是困难重重。

“但对于媒体反映的景区商业化气氛过浓问题,类似万三蹄髈店铺我们也将在景区逐渐减少,并统一规划,但这需要时间,也许不是我们这一任就能够完全解决。”高停顿了一下,说道。

“利益上的分割,是问题的最终症结所在”。北京大学景观规划中心李迪华分析道,国外的经验,对于这种旅游区,当地老百姓和政府应该自动拥有股份。政府是代表国家来管理公共资源的,国家利益应该得到体现。而当地人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但却没有股份和任何好处,只好通过开商铺来寻求利益,这就形成了一个为谋求利益而破坏生态与人文环境的恶性循环。

旅游企业进入往往伴随的是门票价格的提高。以黄山为例,旅游收入的提高主要依靠门票提高而非游客增加。1986年—2002年,游客始终在120万人左右,但是门票却从2元提高到了132元,达到61倍。

周庄从2002年到现在,游客量基本都保持在260万人次,但“门票收入我们老百姓一分钱都拿不到,我们不靠商铺赚钱怎么提高生活水平?”当地居民这样说。

乌镇模式:先规划再发展

与周庄相比,乌镇的发展显得十分低调。然而,乌镇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周庄呢?

韩俭康表示,乌镇虽然发展晚,但起点高,首先工作人员的学历素质就很高,有很多大学毕业生被聘请到乌镇,他们思想灵活,懂得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精通法律,肯定不会盲目模仿周庄的发展之路。

乌镇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张建林则更明确表示,乌镇不会走周庄模式。

桐乡市旅游局局长,也是乌镇掌门人的陈向宏对于古镇建设有着自己的想法。他说,一个历史街区,从实质上讲都是“三合一”的,就是保护区、居住区和景区的三位一体。作为管理者,应该协调好三者的关系,比如说商业规划的合理布局,统一区域布置商铺,景点维持原生态。

陈还表示,现在去一些旅游古镇,还没进入景点,路两旁就开满商店,而且不是卖旅游商品的,倒是卖服装的、卖家电的、卖百货的,糟糕的是商品又不是当地特产,而是到处都能买到的。游客有什么必要非得到你这儿来买呢?这很明显是给景区添乱。

“一句话,旅游资源是非常脆弱的资源,是碰得重一点就要粉身碎骨的资源。乌镇开发旅游吃的是祖宗饭,可我们不要弄得子孙却没有饭吃。”陈向宏说,要在保护中强调保护历史街区的氛围,避免商业化程度过多的泛滥。

东南大学建筑系教授朱光亚认为,二十多年来,对于古镇保护,起初我们比较偏重于建筑实体的保护,然后是建筑空间的保护,逐渐发展到建筑格局的保护,然后是建筑群,还有它的环境的保护。发展到今天,我们强调的不仅仅是这些可见的建筑实体,还包括无形文化遗产的保护。乌镇在这方面做得不错。

阮仪三告诉记者,乌镇是按照先规划再发展的思路走下去的,保护得比较完整。而周庄是边规划边发展,两者有所区别。

阮仪三的落寞:我不知道说了多少回,还是没用啊

阮仪三,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一个对周庄有着偏爱的老人。

1984年,时任周庄文化站站长的庄春地着力修缮沈厅的时候,上海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阮仪三到周庄来考察,他发现了周庄的历史价值和旅游价值。

随即,阮仪三教授向庄春地提出了“保护古镇、建设新区、发展经济、开辟旅游”的十六字方针,并和同济大学的学生们一起用皮尺量地,作出了“保护老区、开发新区”的具体规划。

1986年,周庄在同济大学阮仪三等专家的指导下,将古镇区0.47平方公里的区域划定为核心保护区。

1997年,在阮仪三等专家指导下,周庄编制了《周庄古镇区保护详细规划》,规划内容不仅包括文物点的保护、污水处理、建筑物高度控制、挖掘与继承传统民俗文化、发展传统经济,还涉及到停车场设置、桥梁包装等方面。

对于阮仪三的贡献,周庄人至今还铭记在心,称其为“周庄规划之父”。无论是离职的韩俭康、退休的庄春地、在职的高苡平都向记者表示,阮先生对周庄的贡献是巨大的。

阮仪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语速很快,言谈之间,嗓音有些低哑。他说:“百家旅行社联合抵制周庄,不过是这几年周庄人文生态恶化的一个信号。现在周庄就像一个大菜场,古镇已经‘变味’了,可我说的当地镇政府不听啊。早在4年前,我就根据昆山市的要求做了旅游控制规划报告,但直到现在,还未得到真正履行,这个样子,还谈什么申报世界遗产呢?”

“有人说,要在丽江搞房地产,被我骂了一顿。但周庄,我不知道说了多少回,还是没用啊。”

记者手记 构建和谐古镇提焚琴防煮鹤

曾记得,陈逸飞画笔下《故乡的回忆》里的周庄,让无数人魂牵梦萦。也记得,在散文家陈益笔下,周庄是一个“沧桑岁月改变的古镇,又将时光凝固在街巷的每块砖石、每堵墙壁、每条阶石间……”

这样一个周庄,似乎离人们越来越遥远。在记者的亲身体验中,游人的抱怨声、小贩的拉客声、街道的喧哗声一直在耳边交织,仿若置身菜场。“这样的周庄太让我失望了。”一个原本兴冲冲来写生的少年掩饰不住失望的表情。

嵩山、香山、崂山、丽江、九寨沟……各类著名景点被开发商大肆“围剿”的消息不绝于耳,修索道、盖宾馆、搭商铺屡见不鲜。在“商业开发经济创收”的幌子下,我们看见,张家界树起了百龙电梯,庐山开满宾馆,周庄遍地的假古董和仿真丝纱巾……

周庄,是被列入人类遗产预备名单的历史古镇,它是全人类的财富,这样具有惟一性、不可逆性、脆弱性、深刻性和不可再生性、不可复制性的古镇,对于我们而言,是多么的珍贵。

保护人类珍贵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的基本原则,一是非干扰、非破坏的保护如旧原则;二是修复如旧原则或适当添补原则;三才是保护前提下的适度开发利用原则。 任何鼠目寸光、急功近利或杀鸡取卵、涸泽而渔的愚蠢行为,都足以破坏甚至彻底毁灭这些珍贵遗产。

很多人有一个误区,觉得保护历史街区、保护古镇是为了使当地富裕起来,这恐怕有失偏颇。如果一切以GDP“创收”来作为衡量保护古镇的标准,古镇必会丧失其核心的生命力,成为毫无历史价值与人文价值的人造景点。

作为守护古镇的直接责任人,应该思考一个问题,除了无序开发任意开店以带来直接经济收入外,如何更好地唤起公众保护的热情?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蒲晃一郎曾说,旅游本身就是一种绿色经济,它的发展会利于经济增长,并增加就业,所以经济发展与保护文化遗产的关系是成正比的。我们并不反对商业开发,而是反对“无序、盲目、野蛮”的焚琴煮鹤式的开发。

构建和谐古镇,要做的还有很多,理顺管理方式、明晰产权结构、重视古镇的历史文化地位,这些都需要当地政府有更大的善意和更多的决心。

(朱小燕)

青年时报网站 2005年3月17日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