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学校课堂走进博物馆:六朝博物馆在南京外国语学校开设选修课

当学校课堂走进博物馆:六朝博物馆在南京外国语学校开设选修课

六朝博物馆2017-06-23

南京六朝博物馆与南京市教学研究室合作启动了“六朝文化进校园”项目,以期实现博物馆资源与初中课程相整合。

第三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初评结果揭晓

第三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初评结果揭晓

弘博网2017-06-23

6月22日,第三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初评会在北京召开,遴选出19个入围终评项目。

博物馆如何变文化资源为文化资产

博物馆如何变文化资源为文化资产

弘博网2017-06-23

6月21日,“博物馆与社会——变文化资源为文化资产”专题研讨会在成都万象城举办。会议围绕“博物馆走进社区的理念与方式”;“主题型展览对社区的适应性”;“博物馆在社区文化建设中的角色和途径”;“创新驱动力下博物馆展览的反思与探索”;“万象城‘生存穿越’展——博物馆走进大商场”等话题展开探讨,为博物馆社会化创新发展提供新的思路与方法。

【手慢无】博物馆精品教育品牌策划案.doc

【手慢无】博物馆精品教育品牌策划案.doc

弘博网2017-06-22

还在担心你方案做的不好吗?

义举or隐忧,文物捐赠为何波澜频生?

义举or隐忧,文物捐赠为何波澜频生?

弘博网2017-06-21

“文物捐赠”这一长期饱受争议的热词被推向了舆论的漩涡。对此,我们不禁发问,看似百利而无害的“义举”,为何频生波澜?“文物捐赠”,单靠捐赠者的高风亮节,还灵吗?

华美协进社中国美术馆

华美协进社中国美术馆"楚王梦:玉衣与永生"徐州博物馆汉代珍藏展览在纽约开幕

弘博网2017-06-20

由精美的玉片穿缀而成、用于保护和彰显帝王来世荣耀的“金缕玉衣”,将于华美协进社中国美术馆的新展“楚王梦:玉衣与永生,徐州博物馆汉代珍藏”中登场亮相。展览将于2017年5月25日至11月12日在纽约对公众开放,届时超过76组100多件西汉(公元前206年至公元8年)王陵出土的文物将在美国首次展出。

博物馆如何通过创新焕发新活力?

博物馆如何通过创新焕发新活力?

弘博网2017-06-20

2012年,中国博物馆协会开始设立“全国最具创新力博物馆”奖,致力于推广勇于创新、变革的博物馆,迄今已颁发五届。博物馆如何创新,从哪些方面创新,看看2016年、2017年“最具创新力博物馆”,或许能找到答案。

锡博新展丨锡惠旧影——王木东捐赠展

锡博新展丨锡惠旧影——王木东捐赠展

弘博网2017-06-19

出生于1922年的王木东先生,是无锡泥人届响当当的人物,016年,他向无锡博物院捐赠国画102件(含寄畅园全景图18帧),并捐赠其夫人蒲廷瑛油画作品4幅。

助力海丝申遗,“广州:扬帆通海两千年”展开幕

助力海丝申遗,“广州:扬帆通海两千年”展开幕

弘博网2017-06-19

由广州海上丝绸之路史迹保护和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广州博物馆、南越王宫博物馆和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共同承办的展览“广州:扬帆通海两千年”于6月9日在西汉南越王博物馆开幕。

《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开幕

《伦勃朗和他的时代:美国莱顿收藏馆藏品展》开幕

弘博网2017-06-19

莱顿收藏携手中国国家博物馆,在荷兰王国驻华大使馆的大力支持下,联袂呈现来 自莱顿收藏的荷兰黄金时代绘画大师艺术佳作。伦勃朗·范·莱茵(Rembrandt van Rijn)、 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扬·利文斯(Jan Lievens)等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将 悉数展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尾页
第129期
寻找致远舰:突破考古界限的考古成果展
如何将故事讲给参观者听,仅靠文物还不够,叙事方式也同样重要。将藏品硬生生地推给观众,并不能让观众感受到藏品背后的文化和故事。“寻找致远舰——2015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特展或许会让我们有耳目一新的感受。
2017-06-21
第128期
“请勿触摸”挡不住连偷带毁,毕业展该如何“自我保护”?
毕业展受到广泛关注,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人们对艺术的热情与渴望,是一种追求美的享受。但是,另一方面,当伸手去摸、去折断、甚至去偷窃的时候,不仅极大破坏了展品的美感,更违背了道德,触犯了法律。
2017-06-21
严建强
严建强浙江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
严建强:文化遗产学科应整体协同发展,博物馆学要加强对认知与传播的研究
严建强教授介绍关于文化遗产学科发展联盟的情况及文博专业在其中的布局与发展,分享对于博物馆学科意义及发展的看法。
史吉祥
史吉祥吉林大学文学院博物馆发展研究中心
大数据时代下,博物馆如何调查公众?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博物馆比以往任何时代都更加亲近“公众”。博物馆服务的目的、何时服务、怎样服务,都由博物馆新的支配者——公众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