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博物馆的“重新融入(Re-member)”

2016-05-23  作者: YC 来源: 弘博网

5月18日,西安博物院作为全国七个站点中博物馆行业的代表,与北京清城睿现数字科技研究院共同主办“数字遗产中国行·西安站”活动。

图片描述
西安博物馆

本次活动以“重新融入(Re-member)“为主题,还包含有“记忆(Remember)”、“再次成为(Re-)”、“社会成员(member)”等多重延伸涵义,这一主题阐明了城市博物馆留住城市文化根脉、诠释城市文化内涵、塑造城市文化景观、提升城市文化品位、推动城市进步发展”的责任和使命,与2016年“国际博物馆日”主题“博物馆与文化景观”紧密契合。

图片描述
嘉宾齐聚荐福寺,对话城市博物馆

以《数字化背景下友好互联的城市博物馆》为主题的对话在小雁塔下古木参天的荐福寺举行, 北京清城睿现数字科技研究院院长贺艳、《中国文物报》社总编辑曹兵武、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徐天进、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交互媒体艺术设计研究所所长张烈、中国文化传媒集团国际部主任张小兰、中国博协城市博物馆专业委员会杜鹃、西安市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郭治华、博物馆志愿者代表张和鑫、当地社区代表卫芳等专家及各界人士围绕数字化背景下友好互联的城市博物馆,以西安博物院为例,举行跨界对话,并联合发布《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城市博物馆发展的西安共识》,以共同推进城市博物馆的发展。

杜鹃:城市博物馆承载着人们的集体记忆

首先,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生命。它是经过一代一代人的创造与努力,凝结出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条条老街,一个个生活场景,那么作为城市博物馆来说,就要求它要承载这座城市的发展历程以及生活在这座城市人们的集体记忆。

其次,城市博物馆可以与非遗项目相结合,因为非遗项目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与地域特色。目前,很多的城市博物馆都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落脚点,对非遗项目进项保护与展示。同时,也与市民的生活相贴近,使市民可以更多、更深入地去了解非遗项目。

此外,城市博物馆从目前政策的角度来说,它的收藏渠道已经被拓宽,从2005年起,国家文物局就开展了全国“经济社会发展变迁物证征藏”工作,通过这种渠道的拓宽,让城市博物馆不仅仅是在回望历史,更重要的是它要参与当下以及展望未来,使它更深入、更贴近我们的生活。

最后,城市博物馆对于它所在城市的社会价值构建以及个人的价值观念的引导都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因为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人,通过对这个城市的历史与文化的了解,产生认同感与归属感,这种情感的产生在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中是无法满足的,但人们可以通过参观博物馆去了解这座城市的发展脉络,了解这份属于大家的共同记忆,通过这种方式,逐渐的耳濡目染,从而构建起人们对这座城市的归属感与自豪感。

张小兰: 应该将博物馆资源用到极致

每一个博物馆,无论它的大小,无论在什么样的地区和位置,通过自己的努力,都能够成为一些人心目中最喜欢的博物馆。其实以我个人的体会,博物馆就是八个字——“传承”、 “教育”、“启发”、“科研”。

就是无论我们做什么样的创新,数字化也好,“互联网+”也好,或者是做什么样的发展,我觉得都应该紧紧围绕着博物馆的核心主业去思考,就是我们如何做教育、如何做传承、如何做启发、如何做科研。

国外的博物馆,实际上给了我们非常大的启发和借鉴。例如,大的像大都会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小的像荷兰的梵高博物馆,枫丹白露博物馆等等。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在于它们都怀着,一种对自己博物馆的这种敝帚自珍的一个态度,所有的设计、设想、展览布局,都是非常精心地经过反复的论证,而且是构筑在非常雄厚的科研成果、对历史的调查研究的基础之上的。所以我觉得国外博物馆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就是他们能把自己博物馆这一亩三分地,利用到了极致。

徐天进: 让传统重新回到日常生活中

所谓“重新融入”,就意味着过去曾经断开了、分开了但实际上,我认为无论是历史,还是文化,都是割不断的,是你想分都分不开的,因为它们已经融入到了我们血液里边,只是我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很久没有对其进行梳理,所以我们才要通过诸多的形式让这些传统重新回到生活中。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

我认为可能是目前社会发展的速度太快,人们在精神层面上可能有一些迷失的感觉,不知道今天的我们到底是处在一个怎样的状态,所以我们经常用“浮躁”这个词来形容当今的社会。现在,浮躁已经充斥了社会的各个领域,那怎样才能使我们安定下来呢?回到传统或者让传统回来以后,我们是不是能够安定下来也不一定。但是,如果有一条线,牵着我们的话,可能就会好很多。

过去我们做学术研究,考虑的相对比较少,当时我们更多的考虑是所研究的对象,它的学术价值在哪里?当然,我们今天所发扬与传承的东西,与学术价值是分不开的。基础的研究都没有,后面的东西很难继续往下进行。我的希望是能够让传统的、优秀的、已经变成遗产的内容,重新回到我们当下的生活,重新回到我们的日常当中。

一个不爱去博物馆的人,或者一个从来不去博物馆的人,说他是有一个有教养的人,我不相信;说他是一个有品位的人,我也不相信,我认为博物馆是培养我们成为一个真正的有教养的人、有品位的人,必须去的一个地方,当去博物馆变成日常的时候,我们的社会就会变得不一样。所以说博物馆重要,一座城市不能没有博物馆,如果没有了,那这座城市马上变了一个面貌,气质会完全不一样。

曹兵武: 博物馆是重新构建人与物关系的空间

今年博物馆日的主题是“博物馆与文化景观”,比如说我们的博物馆,它的建筑一个文化景观,如果更深入地分析下去,我认为博物馆应该是一个地区的文脉,历史的、自然的、文化的很多的信息都汇聚到了博物馆,通过博物馆的工作,包括转化为学术成果,包括转化为展览,把它们交给观众去互动,我认为公众进到博物馆来首先是探索发现,之后形成一种认知、一种认同,也就是说我们与物是怎样一种关系,这个关系不仅仅存在于博物馆这个空间当中,这个互动的过程,实际上就是重新构建我们与整个世界关系的过程。

人对世界都有一个探索与认知的过程,然而博物馆又有一套特定的方法,博物馆人在揭示它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过程中都有有一套特定的方式,无论叫博物馆的理论方法,还是叫博物馆的表达、修辞学也好,这都是一套传达信息的特定方式,它所呈现的不是抛弃了古代对物的关系,而是不断增加,包括今天创意产业这种新的眼光,对物进行对话,其实就是在把物的内涵与价值挖掘出来,输送到未来。

我认为今天的互联网,实际上是彻底改变了我们与物的关系,改变了我们与物对话的方式。现在进到博物馆,用手机扫描一下二维码,它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信息一下子就呈现在了观众面前,观众在这种情况下与我们原来从书上认识的物是不一样的,应该说我们从文字的时代、读图的时代进入到了读物的时代,而博物馆就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读物的场所、一套读物的方法论。

张烈: 数字化其实是一个传播的过程

我应该算是跨界过来的,本来是学展示设计这个专业,后来有幸跨入到了文化遗产相关的设计领域当中。我觉得这个领域特别有意思,特别有挑战性,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把最古老的东西与最新的技术糅合到一起。随着大量的研究与实践工作,我发现我们现在做的设计工作,实际上是在做一个传播的工作,而不仅仅是展示。从传播的角度来看待我们的设计、来看待我们现在新技术的应用、来看待博物馆的功能等等,会非常有意思,会发现一些非常独特的视角,有助于我们更好的开展下一步工作。

所谓的传播,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信息从起点到目的地的过程。

它的起点是什么?我的理解是我们的专家讲历史中所承载的宝贵内容挖掘出来,做出相关的研究。它的目的、它的终点是我们的受众,这些受众群体又可以细分为儿童、老人、或者对于各个专业领域有着不同兴趣的人群等等。所以从起点到目的地的过程就是我们针对他们来做的设计,因为他们的年龄不同、来自的群体不同,可能会从传播的角度上来讲的话,需要很多不同的考虑。通过目前技术的多样性,我们获得了更多的自由度,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手段去研究人的认知习惯,去研究受众的社会心理或者文化特征,来有针对性的为他们做一些设计,我们所做的其实就是如何更好的将起点与目的地连接起来。

比如早期的博物馆,可能更多的通过文字、通过语言来阐释内容,后来出现很多图,又出现了很多数字化的手段,但是他们之间不是一个替代的关系。他们之间有各自不同的优势,并不是说在博物馆里面,或者展示当中用了更多的数字化手段,效果就会更好。有时候,反而是很简单的文字能够更加让我们的印象深刻。

所以,我们需要更综合的考虑。但是,数字化在展示与传播方面又起到了非常大的促进作用。首先,它的信息承载量非常大,可以互联互通,在不同的终端平台上进行较为自由的跨越。此外,数字化是基于动态的信息呈现,所以它是一种比较有冲击力的表现形式,它所展示的不是一个静止的物品,而是时间的艺术,可以让我们对一个文化现象或文化信息进行更加深入的解读与分析。

基于数字化的应用,我会比较关注以下两种关系:

一、线上、下线的互动关系

我们所说的线下,就是博物馆。实际上,博物馆作为一个真实的场所与空间带给我们的震撼与真实的存在感,是心理手段或者说是数字的手段无法替代的。虽然我们可以通过网络来了解一座博物馆,但是它却无法替代我们来到博物馆的现场的参观。可如果,我们能把线上的信息与线下的互动很好的结合起来,那么对博物馆在传播方面的作用与意义就是巨大的。

二、真实与虚拟之间的关系

实际上我们的工作,很少是单纯的数字化工作,我们会希望我们的数字化成果可以与一个真实的存在非常紧密的结合起来。不管从传播的角度,还是从其他角度,都是我们所乐于见到的。甚至说在博物馆里面,我们做一个局部的数字化展项,与实物并列展示,并发生互动。

所以,我觉得在数字化这个领域,目前已经可以看到一个很好的前景,相信未来还有更多的创意在等着我们去实现。

郭治华: 博物馆是城市的文化象征

西安,作为是一个历史文化非常厚重的城市,它伴随着中国的历史被照上了历史文化名城的光环,如何让这个光环很好的照亮西安的今天,西安的人民、西安的博物馆人也是认真的研究与积极的探索。

今年博物馆日的主题是“博物馆与文化景观”,实际上,博物馆作为一座城市文化的象征,在城市发展的过程中,它究竟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众所周知,,法国巴黎有卢浮宫,美国纽约有大都会,而我们西安呢?正是因为我们这些大大小小的博物馆,成为了了解西安、认识西安的重要窗口。所以说,博物馆与城市的关系是密切相连的。

在西安城市发展的定位里边,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特点。一个是建成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另一个就是要打造世纪一流旅游目的地城市。

近年来,我们也做了一些探索。博物馆作为城市的文化象征,对提升城市的软实力与城市竞争力都是有不可估量的作用。首先,通过政策上的大力支持,是博物馆事业得到了发展,为凝聚城市精神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其次,就是大力推进博物馆公共教育与公共文化服务工作。另外,我们强力推进国有文物资源社会化的利用渠道。

对此我们也进行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尝试,例如利用大雁塔,这个佛教文化圣地,大唐芙蓉园,这个唐文化的典型代表,他们所在的曲江新区,很好的利用了文化资源改善了城市结构,改善了城市面貌,提升了城市水平。又例如通过对大明宫遗址区的建设,带动了周边地区的发展,改善了城北地区比较落后的城市格局,对西安的经济文化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我们下一步,就在思考怎样更好的利用陈列在西安土地上的文化遗产资源以及陈列在博物馆里的文物资源,更好地与西安的城市发展相结合,让博物馆与城市景观更好的结合起来。

卫芳: 博物馆融入到了社区居民的生活中

三年前,我们一群妈妈们带着孩子们一同走进了西安博物院,但进来之后我们就懵了,当时的感觉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诚惶诚恐”

为什么?

因为看不懂,听不懂,进来之后就觉得自己是历史白痴。然而,走进这座博物馆以后,我们认识的第一个老师就是孙黎老师,孙老师使我们了解了汉服礼仪文化、古人的智慧以及许多关于生活方面的常识,是博物馆把那些距离我们很遥远的回忆拉进到现代生活中。

此后,在西安博物院的乐知学堂,孩子们参与了很多有意思的活动。在这里,孩子们认识了斗拱与瓦当,拓下了饕餮纹与长乐未央,了解了上衣下裳与襦裙,点点滴滴的活动让我们与博物馆的距离越来越近。西安博物院的各位老师们还带领着我们的妈妈们与我们的孩子们,走进了故宫博物院,走进了丝绸之路博物馆,让我们在游学中享受到了汲取知识的快乐。

另外,在西安博物院老师的培训下,我们的孩子也光荣地成为了小小讲解员。他们现在每个月都能为博物馆进行服务一次,在服务的过程中,不仅是他自己学习的过程,而且还把更多的小朋友、更多的家长带到了博物馆。所以,我就想总会有一天,更多的孩子、更多的家长、更多的社会团体会进入到博物馆中来,那么博物馆就真的不再遥远,而是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来了。

张和鑫:博物馆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在我人生的二十一岁之前,我跟博物馆一点关系都没有。

六年前,我成为了西安博物院的义务讲解员。此后的日子里,便将周末的时间放在博物馆,从事义务讲解。我个人很享受这个过程的,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统计,当时我在博物馆义乌讲解的时间是1200多小时。

因为西安这座城市很特殊,西安保留的每一处遗产,其实都不是为西安人在保留,而是在为整个中华民族,甚至是在世界保留文化遗产。

作为一名90后,能够参与到文化遗产的保护过程中,还是非常激动的,也做了一些事情。

在去年,我们为小朋友们做了一份地图,将西安所有的博物馆以漫画的形式在地图上展示出来,上面把西安最经典的二十件文物的二维码,扫描二维码,他们就可以听到这件文物背后的故事。

另外,我们还为小朋友们做了一个文物电台,这个电台是面向全国的,为小朋友们讲述西安地上地下的文物与遗址,截止到目前,我们电台的播放了已经超过了39万,如果说这39万人能有十分之一的人走进博物馆的话,也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的博物馆好几年的接待量。所以,这就是我所接触到的互联网技术对文化遗产一个积极的作用。

除了线上的活动,我们也在西安进行了一些线下的尝试,还是在去年,我们专门为孩子们举办了一次展览,叫丝路童话,将孩子们眼中的丝绸之路以绘画的形式在西安博物馆进行了展览,因为他在画的过程中会有一个思考的过程。后来,我们与西安博物院共同努力做了一小小国宝发言人的活动,让孩子们从参观博物馆到参与博物馆,让博物馆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后来,为了纪念这件事儿,我们又与小朋友们做了一本语音故事书,里面所有的插图都是小朋友自己在创作,介绍了与陕西地区与丝绸之路有关的知识。

所以我是期望能有更多喜爱博物馆、喜爱传统文化的90后、00后年轻人加入到博物馆工作的行列中,也希望博物馆能给我们这样的年轻人一些机会,让年轻人有更多的机会才能够在各自的平台上去发挥他们的光和热。

“数字遗产中国行”是“第四届文化遗产保护与数字化国际论坛”(CHCD2016)的前奏活动,自2015年8月发端,已先后在河南登封、广东南海和江西金溪、陕西西安四个分站点举办。下一站将在浙江良渚。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