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朋:博物馆创新的基础是深刻把握其主题

2016-10-10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博物馆的藏品都依托于博物馆大环境,对于观众而言,欣赏博物馆藏品的同时,也是在深度感受博物馆的内外空间。如何利用博物馆展示空间满足观众参观需求,实现藏品的价值,博物馆的展示设计就显得尤为重要。此次,我们采访到精锐世纪(天津)会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设计中心总监张小朋,来一同分享博物馆在展示设计上需要考虑哪些因素,以及如何恰当运用新技术为博物馆展示设计服务。

以跨界融合实现博物馆突破

问:请问会展机构给博物馆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呢?

答:公司目前主要是做博物馆设计施工一体化的工程,我们的特色就是主要组织其他企业进行差异化发展。我们秉持的一个设计理念是跨界融合,因为在我们看来,能够跨越多个环节,整合优势资源,实现博物馆真正的突破,是一种创新式的发展。我们有着丰富的规划展馆、多媒体研发的经验,希望能将这些规划管理经验、优秀的设计理念、新潮的技术手段等跨界融合到我们整个博物馆里。目前,在设计方面我们也逐步在得到社会的认可,完成了如国家海洋博物馆、天津自然博物馆、山东滨州市博物馆等等一系列的拨款申请。

问:为什么提倡跨界融合呢?

答:提倡跨界融合,是因为我们注意到其实目前博物馆在展示设计上还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题。首先就是审美疲劳的问题,很多博物馆,都越来越难以吸引逐渐挑剔的观众。专业层面的不足,一些看不出门道的文物,包括日渐陈旧的展陈方式,都在制约着人们的审美观念。其次就是文物数量不足。很多博物馆,都拥有华丽的建筑,但其实文物数量远远不足以支撑其华丽的外表,这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整个博物馆的发展。再次就是“喂养”模式的出现。日本的很多博物馆是社交的主要场所,很多学校会将课程搬到博物馆,它提倡的是一种参与的理念,就是能够让人们真正参与到博物馆的互动之中。而在我国博物馆里经常会看到这样一种场景,人们排着长队,或快或慢的从一些展柜和图板面前走过,一般不会停留太久。这其中原因可能确实是一些相对成本较低的展示方式不足以吸引观众;同时更是因为对于很多观众来说,博物馆参观只是一个进入走出的过程。所以我们的博物馆运营,确实还停留在这种“喂养”模式,观众在博物馆里只是被动去接受,而不能拉近对话距离。

服务于环境和陈展主题

问:博物馆展示设计都需要考虑哪些因素呢,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些公司具体的实践案例吗?

答:在分析过众多博物馆的设计工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博物馆会找一些新奇的摄影师,或者国外的一些建筑设计师来进行设计,但是国外的建筑师,他往往追求的是一种形式的新颖,实际利用空间非常不合理。因此,在建筑空间确定的情况下,我们是将跨界理念运用到博物馆,在深刻把握展览主题的基础上,能够选取合适的内容切入点,通过很多新颖的技术,进行展示。当然我们也会借鉴建筑方案,来进行适当的调整。 目前我们追求的是体验式参与、休闲式参观,还有一种聚合式呈现,在实现方式上,我们通过两个层面来进行展示。首先是环境。展馆的整个空间环境其实是非常能影响参观者的情绪,我们希望创造一种非常舒适的一个环境,能够调动参观者的情绪,能够让他们真正的能够投入到博物馆的一个专栏之中。尤其是随着我们国家经济水平日益提高,人们的精神需求是越来越广泛,如何呈现一种有趣的展览方式,是我们急需讨论解决的问题。我刚才说提倡休闲的参观,就是希望真正能够营造一种休闲式的用户体验环境。

我们在谈博物馆创新,往往会集中在多媒体上,在我们看来的话,创新的基础首先是深刻把握博物馆的一个产业主题,这并不是说将很多东西摆到博物馆里就是成功的。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博物馆不是多媒体技术的一个探索之地,更不是新技术的试验场,根据不同的陈列主题,在每个博物馆的总体呈现内容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希望选取不同的内容作为切入点,对应恰当的战略方式,利用多媒体技术或者小游戏的方式完成设计规划。比如说在夏商周三代的历史,我们做了一个沙画艺术。因为对于远古的历史,每个人对历史都有不同的观点,我们希望每个人从小来到这个博物馆里,都能够自己对话历史。如果单从里面一些历史数据来看是比较乏味的,所以我们就做了一个沙画,尤其是青少年可以在这里通过自己的一种认识,描绘两朝历史。还有就是聚合的呈现方式,能够真正的调动人的多感官,同时为博物馆呈现出社会艺术和社会价值。像IBM在做“永恒的埃及”项目的时候,将整个埃及的历史人文资料都整合起来,它用最新的网页浏览和手持设备计算技术,将埃及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文化艺术遗产展现给全球的观众。

新技术的应用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问:本届“博博会”上有很多产品技术方面的展示,您有没有看到一些新的东西或者有所启发?

答:就我的观察而言,不管是老牌的展览公司还是新兴的企业,都虚拟现实技术(VR)作为一个重点展示。尤其是涉及到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或者久远的历史时,我们希望带给观众一种立体感受,而不是简单的一种观看。VR技术就是一种很好地解决这个难题的方式,但是我大体看了各个企业带来的VR技术,与我所理解的VR技术应用面来说还相对有些差距。这一技术及技术的运用思路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较为理想的是像故宫博物院单院长所说,能够带着一种沉浸式的体验。在技术成熟的情况下,各企业都可以充分运用;但是首先新技术必须在非常熟练的情况下运用,不管博物馆是不是新技术的试验场,都希望新技术能够依靠博物馆的空间和主题,取得更大突破和发展,真正实现成功。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