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计划强制征收门票费

2017-05-25  作者: 湖南省博物馆编译 来源: 弘博网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正面临着数百万的财政赤字,为此该馆考虑强制征收门票费,以便增加财政收入。

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支持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向来自纽约市以外的观众征收门票费,这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很多人认为该馆是一个由纳税人资助的机构,在过去的百年里,一直是让观众免费参观的。如今,该馆只有一个“自愿性质的”(suggested)门票费,但很多观众并不会付钱。

一、问题

1.是否征收门票费?

该馆深陷数百万美元的财政赤字困境之中,为此在过去的一年,该馆人员与市政府官员秘密商谈,讨论针对纽约市以外的观众征收门票费。但还有很多棘手的问题有待解决,例如:如何证明一位观众是不是纽约市民?向那些在纽约市工作的外地人或来自郊区的民众收取门票,这是否公平合理?门票的定价应该是多少?

这项举措也会给以下方面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市政府对该馆的资助和拨款、该馆作为一家公共机构的声誉、旅游业、甚至德布拉西奥先生的连任竞选活动。

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德布拉西奥先生说道,他认为向纽约市以外的观众收取门票费是“公平合理的”。

但是,区分不同的观众群体——比如纽约市民“自愿性质的”门票费和纽约州居民“强制性的”门票费——则会隔离和疏远游客与纽约市民,尤其是人们知道该馆收取门票,是为了弥补其财政和管理上的失误(这种失误导致该馆财政赤字高达1500万美元)。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领导者已经采取削减成本的措施,例如精简人员、将每年的展览数量从60场降低至40场。而门票费则能够给该馆提供源源不断的、大量的资金收入,很多私立博物馆一直得益于这种做法。

2.对财政拨款的担忧

与曼哈顿那些征收门票费的其他几座博物馆不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被认为是一座公共博物馆:纽约市政府拥有该馆的建筑,而且每年向该馆提供2600万美元资金,这是纽约市向一座艺术机构所拨的最大的一笔经费。但是,该馆每年的运营成本高达3.32亿美元,市政府的拨款仅占该馆总开支的8%左右。

该馆现行的“自愿性质的”成人观众门票费为25美元,在2016年财政年,给该馆带来3900万美元的收入,占该馆总收入的13%。如果实施强制性的门票费制度,那么很可能每年再增加数千万美元的收入,起到为该馆注入了一针强心剂的作用。

如果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征收这些数千万美元的门票费,那么纽约市政府有可能会把公共资金投向其他艺术团体,因为市政府官员正在考虑这一点,以此作为一项新的《文化计划》,预计不久将会公之于众。市政府可能会认为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新收入将足以替代市政府的拨款,但这存在一定的风险,因为该馆门票费的收入将来有可能会不抵市政府的年度拨款。

然而,纽约市长指出该馆收取门票费,并不意味着市政府一定会取消对该馆的拨款。

“我认为,市政府的财政拨款不会取消”,德布拉西奥先生说道,“问题的关键在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能否长期支撑其运营开支。从理论上来说,该馆将不需要市政府再增加额外的拨款金额。但是,实际上,我们希望找到一种对市民来说公平的方式,来帮助该馆支付其中的一些成本开支。”

二、讨论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理事会与市长将会针对门票费达成共识,并且小心翼翼地处理这样一种转变:即由纳税人支持的机构不再是对所有人都免费的机构。

纽约市文化事务委员会的专员汤姆·菲克尔颇尔谈到:“等到我们接到正式提案之后,我们将会考虑这项提案。”

关于门票费的讨论,恰逢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处于一段风雨飘摇的时期。今年2月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前任馆长托马斯·P·坎贝尔迫于压力而辞职,理事会也因为监管不力而遭到批评。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主席和代理首席执行官丹尼尔·H·韦斯在本周坦言:“博物馆正竭尽全力,削减财政赤字,包括我们与纽约市政府所商讨的定价体系。这是该馆历史发展中就曾开展过的一件事情。”

紧随市长赞同该馆向非纽约市民征收门票费的想法之后,韦斯先生发表一份声明。

韦斯指出:“能够与德布拉西奥市长先生及其团队合作,我们感到非常荣幸,我们之间是一种强有力的合作伙伴关系。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让纽约市和该馆的利益最大化,我们殷切期望在未来与市长开展更多的合作。”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与市政府一直在进行秘密协商,因为这被认为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尽管在过去的40多年中,该馆一直在执行“自愿性质的”门票费,但是该馆一直强调这样一个理念——即免费向公众开放。在1893年的一项法律中(该法律规定州政府向该馆提出资助)规定“该馆的藏品必须全年免费向公众开放”。

20170523-1.jpg

有些公共博物馆也会向观众收取门票费:例如位于巴黎的卢浮宫和奥赛博物馆,只向欧盟成员国26岁以下的公民免费,其他人员一律要支付15欧元(约16美元)的门票费。而在同样位于纽约的另外三座博物馆中,现代艺术博物馆和古根海姆博物馆针对成人观众收取25美元门票费,而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门票费为22美元。

尽管市议会的多数党领袖兼文化事务部主席吉米•凡•布拉默不知道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与市政府的秘密商谈,但他说道:“我并不反对博物馆和文化机构向非本市居民征收门票费。如果我去参观巴黎、马德里的博物馆以及柏林的帕加马博物馆,我是愿意付费参观的。”

如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每年接待的观众数量达700万人,其中63%的观众来自于纽约州以外的地方。该馆领导层和市政府官员正在考虑门票费将会给这些游客的参观习惯带来怎样的影响。另外还有其他一些问题:每天通勤去纽约市工作的人员是否算作纽约市民?博物馆观众服务台如何确定观众的居住地(从而辨别观众是否是纽约市民)?

此外,如果允许该馆征收门票费,那么它可能会对德布拉西奥市长竞选连任造成不利的政治影响,尤其是当大都会被认为是“诈骗”游客的钱财、或“逆行倒施”的博物馆——即违背一座文化机构应当向公众免费开放的历史性原则。

马克•格林是纽约市的前任民政专员,他指出“这种做法面临着一种风险,即我们传统意义上所言的‘贪小失大’,收入固然重要,但是纽约市作为一个旅游友好型城市的声誉也非常重要”。

三、变革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与纽约市政府的商谈,恰逢纽约市政府计划在未来几周内发布该市的第一个《文化计划》的草案,这项草案致力于管理和组织针对艺术团体的市政府资源。2016年,市议会通过一项法案,其中规定纽约市的文化事务部在7月1日之前将《文化计划》递呈市议会。

在制定这项计划(名称为“创新纽约市”)的过程中,文化事务部与非营利性的顾问机构“海斯特街协会”共同合作,找出居民对艺术机构的期盼和需求是什么,并研究其他城市的文化计划,例如波士顿和芝加哥。

在这个过程中,文化事务部还将重新评估长期以来纽约市对“文化机构团体”的资助模式,该模式决定了市政府分别对33家机构(都位于市政府所属的土地上)的资助金额,这些资金用于支付它们的基本开支,例如安保、维护、供电供暖等等。市政府还有一笔单独的预算,用于资助建筑工程。

鉴于德布拉西奥市长关注拨款公平的问题,许多艺术团体期待这项新的文化计划将会重新分配市政府1.812亿美元的艺术预算,即削减对大型机构(比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拨款金额,增加对小型机构的拨款金额。

该馆门票政策的变革也将对旅游业产生影响,而博物馆领导层和市政府官员正在考虑到这一问题。

纽约市旅游会展局(NYC & Company)的发言人克里斯多夫•海伍德说道:“我们手头上尚未获得足够的相关信息,所以对于此事,我们暂时无可奉告。”

四、未来

令事情变得更为复杂的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曾因门票政策而遭到起诉,去年这起案件才刚刚被处理。还有另外两起诉讼案件,其中指控该馆服务台指示牌上的措辞具有欺骗性,并且迫使观众缴纳25美元的门票费,但依据博物馆的政策,观众想支付多少钱都可以,因为这是“自愿性质的”门票费。

经过法律调解(还有待于法庭的最终裁决),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同意在指示牌和网站上明确告知观众:“门票费,您想交纳多少都可以”,并且将25美元全价门票费的描述从以前的“建议价”改为“自愿性质的”门票费。

除了采取措施削减开支以外,该馆也一直在尝试增加收入——例如,改善馆内的零售商店,而之前博物馆商店处于亏损状态。如果该馆实施强制性征收门票费的政策,那么将会给该馆带来巨大的资金收入,而当下也是该馆最需要资金的时候。

韦斯先生说道:“无论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我们都将会相互协作和相互支持。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在不断探索。”

20170523-2.jpg

译者:陈双双 译自《纽约时报》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