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隐忧,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走向何方?

2017-04-01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作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文化机构之一,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这几周可谓度日如年。在经历了数月的质疑和争议之后,2月28日,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托马斯·坎贝尔(Thomas Campbell)在博物馆面临财政困难之际宣布辞去馆长一职,引起了轩然大波。

图片描述
馆长托马斯·坎贝尔辞职当日的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正门 by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不堪

3月13日,《纽约邮报》刊登的另外一篇文章令大都会更加不堪。文中揭露,根据大都会2015年的税务报告中的Form 990(美国非盈利组织必须公开的财务报表),博物馆中多位高层管理人员“在博物馆面临高达将近4000万美元的财政赤字情况下",仍获得了丰厚的的奖金。

文章指出,尽管2015年博物馆就已经处于几百万美元的亏损,然而当时刚开始就任主席的丹尼尔·韦思(Daniel Weiss)就职不到半年就拿到了30万美元的奖金。他六个月的薪酬总额高达818112美元,其中包括了327931美元的工资以及在曼哈顿公园大道的住房补贴。文章同时指出,时任馆长坎贝尔在6月结束的2015财年“薪酬总额是1428935美元,其中工资为942287美元。"这份工资“加上其他127622美元的补助,相比前一年增长了7%。"文章同时指出,时任馆长坎贝尔在6月结束的2015财年“薪酬总额是1428935美元,其中工资为942287美元。"这份工资“加上其他127622美元的补助,相比前一年增长了7%。"坎贝尔的住所是位于第五大道博物馆对面的、由馆方承担的一个有着四个卧室、四个浴室的公寓。《纽约邮报》援引联邦税务报表报道,2015年6月退休的大都会前主席Emily Rafferty获得了220万美元的退休金。

另外,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投资官Suzanne Brenner的奖金在2015财年从570590美元上升至624929美元,她的总薪酬接近160万美元。同为首席投资官的Lauren Meserve相比前一年,工资也上涨了14.7%,加上奖金总薪酬高达140万美元。《纽约邮报》指出,博物馆高管在考虑到财务状况之后,宣布了包括裁员、减少特展等一系列措施,但是2016年依然亏损了830万美元。而上述这些高管的薪酬总和就超过了750万美元。

尽管大都会博物馆事后发表声明,称在这份财务报表之后2016年春季才发现减少开支的必要性,包括坎贝尔和韦思等高层员工都自愿减薪,这篇报道还是引来了各种非议声。去年9月,大都会博物馆在赤字高压下,共有34名员工被辞退,50位职员自愿离职。

过渡

目前,曾任大都会主席兼首席运营官的丹尼尔·韦思担任过渡时期的首席执行官兼馆长。他将在坎贝尔6月30日正式离任之前,与其一起制定期间的策展及行政管理方案。而知情人透露,博物馆理事会将接下来的几个月作为代理执行长官韦思的考察期,用以决定他是否可以胜任未来的馆长一职。

在面临突如其来的一系列有关博物馆预算及管理危机的负面报道后,韦思迅速采取了一系列对策。其中,最关键的举措就是控制已经失控的预算,并继续博物馆的修缮工程。《华尔街时报》记者Kelly Crow爆出了这份计划,并称这些举措或许“相当于韦思为接任美国最重要的百科全书式博物馆馆长而进行的面试。"

韦思对Crow说,他的计划是在减少开支的同时继续合理地扩张空间,他打算在接下来的两三年时间里,填补上大都会3.98亿美元预算中目前亏损的1500万美元,而采取的手段则包括推迟展览、减少后勤办公开支,并通过博物馆礼品店及餐厅来增加收入。据说,裁员将不会是他开源节流的手段之一。

另外,韦思还计划提出分步骤地来进行不同区块的展厅修缮,以避免几个项目同时进行。首先,他会对自己认为“显然不怎么吸引人"的一个项目开刀——重新置换欧洲艺术展厅6万平方英尺、有着几十年历史已有漏水危机的天窗,这个项目将耗费1.4亿美元。他还计划花费2000万美元重修英国厅,500万美元用于乐器展厅的翻新,并进行非洲艺术展厅维修的竞标,预计将耗费6000万美元。

报道称,他的计划没有提到大都会遥遥无期的6亿美元新展厅建设项目——截至目前,项目的筹款速度已经远落后于预期目标。新的展区计划用于展出慈善家、雅思兰黛前主席Leonard A. Lauder 2013年捐赠的一批总估价为1亿美元的立体主义收藏,并容纳一个同名的研究中心。Lauder在《华尔街时报》的报道中表示了对过渡馆长韦思的支持,称他“非常称职”。这位企业家说:“大都会经历了起起伏伏,馆长更替经常出现,但是观众们记住的都是它收藏的珍宝。试问有多少人知道谁在掌管卢浮宫?但是大家都知道《蒙娜丽莎》。"

更深的问题

在另一篇《名利场》杂志4月刊的长文中,揭露出的幕后内容让所有纽约艺术界——甚至其他领域的相关人士——议论纷纷。作者William D. Cohan深度剖析了导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馆长托马斯·坎贝尔辞职背后的混乱事件。“这并不是一个复杂的故事,”一个“与大都会有着密切关系的消息源”说,坎贝尔只是陷入了一个自己都无法搞清的复杂状况中。也许事实就是如此,但是《名利场》的故事还列举了大量事实,以及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内情。

追求“新"的冲击

坎贝尔刚开始掌权的一段时间顺风顺水,包括在2009年开头很好地处理了当时大都会所面临的严峻财务危机。 “然后出于某些原因事情开始变味,”一位接受《名利场》采访的前大都会行政人员说。特别是坎贝尔让大都会变得“新潮而时髦"的做法开始引发问题。

这其中包括了耗资巨大却饱受诟病的大都会“M”logo的改变,这个茶红色的新logo被很多人批评,一位建筑师称其看起来“像一辆红色的双层巴士来了一个急刹车,所有的乘客都一头栽到另一个人身上。"

对数字化趋之若鹜

情况类似的是,很多策展人对坎贝尔将“大量资源"用于博物馆的新“数字"部门颇有微词。“有多达75人在此供职,年度开支约为2000万美元。"消息人士说。他们发起的活动包括将馆藏的200万件艺术品数字化,改善在博物馆中使用移动设备的观众的参观体验。

一位前管理层人员做出了一番耳目一新的评论:“数字部门工作人员的人数超过了其他五六个部门的总和。这是另外一个大冒险,让人联想到大都会将变得年轻化、时尚化。我认为这样的做法是有失平衡的。

欠佳的处事方式

文章中也提到坎贝尔在管理及人际关系方面的处理有些欠妥,他有着已经做好选择但随之又会态度180度大转弯,去考虑其他选择的工作习惯。一位未透露姓名的董事会成员说,坎贝尔“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对于本应注意的“人际关系也不敏感"。

坎贝尔之前是一个挂毯专家,外号叫做“挂毯汤姆”。既然“他的研究关注点如此狭窄,那么现在看来最明显的问题是他当初为何会被选中成为馆长,大都会的董事会显然没有认真考虑他是否具有必要的管理能力和领袖气质来领导一家有着2500名员工的‘百科全书'式博物馆。" 《名利场》写道。

“动手动脚”

或许最具爆炸性的——但是几乎没人提及的——一个消息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坎贝尔对某些女性员工动手动脚。在刚刚上任的时候他就被警告过,但他依然如故。最近有针对他和大都会的起诉,但是在庭外和解了。"

“动手动脚"究竟意味着什么、诉讼的内容是什么还不得而知。文章当中引用这位前管理层人员的话说,坎贝尔的行为“特别有问题,因为大都会有四分之三的行政人员是女性。"

立体派作品作为交换条件

亿万富翁收藏家Leonard Lauder于2013年慷慨捐赠的78件价值10亿美元的立体派作品,这无论对于大都会还是时任馆长坎贝尔来说都是一个重大成就——但实际上,这背后有不少问题和复杂的情况。作者质疑这次立体派作品的捐赠背后可能存在交换条件,因为它们将会在新的当代艺术展区中的Leonard Lauder研究中心区域进行展出。

之前,大都会进行耗资6亿美元,拆除位于第五大道上的Lila Acheson Wallace展区,并在博物馆的西南角建设新的展厅,面积将会是屋顶花园与现当代艺术展厅的两倍。2015年,在经过1年的研究之后,大都会选择大卫·齐普菲尔德建筑事务所来设计新建筑,并计划于2020年、也就是大都会150周年纪念的时候完工。

一些观察家认为大都会同意建造新展区来展示Lauder的立体派作品的决定是错误的。耶鲁艺术学院教授、前MoMA高级策展人Robert Storr说,按照规定,“接受捐赠是一回事,但是以建造展览空间为条件来接受这批捐赠则又是另一回事……让一批收藏变得有历史意义的并不是为某些艺术类型特意建造的展厅,更不要说是为了某人收藏而建的了。"在Cohan的报道中,Lauder否认了这样的说法。

《纽约时报》刊文的连锁效应

曾长期在博物馆手绘及版画部门任职的策展人George Goldner于2015年从博物馆退休,《纽约时报》2月初关于大都会内部问题的报道援引了他的一些话。而在《名利场》的报道中,Cohan引述一位大都会前管理人员的话说,《时报》那篇题为《大都会美术馆是“一个正在走向下坡的庞大机构”吗?》(Is the Met Museum ‘a Great Institution in Decline’?)的文章在馆内引起了“原子弹爆炸般的激烈效应"。这篇对大都会提出了严峻批评的报道被刊登在发行量庞大的《纽约时报》头版,无疑对这家深受喜爱的机构给予了意料之外的沉重一击,也似乎预示了坎贝尔接下来的命运。这个故事刊登三周之后,坎贝尔在多方压力之下提出辞职。

无法控制的局势

但是,坎贝尔并不是唯一需要负责的人,消息源之一指出,董事会最初是支持坎贝尔的计划的。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他只是大都会管理层更大幅度变动的代言人,他的离开不见得会让事情回到正轨。

“他与董事会一起制定的计划,"消息源说:“(坎贝尔)虽然有一些管理问题,但是董事会他们一起做出了这些推动数字化的决策。并不是汤姆一个人做的决定。他们一起决定在现当代艺术领域做出投入。这个地方从政治角度看来完全失控了。"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