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术馆和博物馆经典展览 如何“转身”

2017-03-29  作者: 陈峰 来源: 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雅昌观察】美术馆和博物馆经典展览 如何“转身”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博物馆、美术馆作为充电、休闲、放松的场所。前两年故宫的“石渠宝笈”特展受到热烈追捧,甚至诞生了“故宫跑”一词形容公众的热情。多少人彻夜排队,只为了看一眼《清明上河图》。   

公众的热情反映了国民日益旺盛的文化艺术需求,不少博物馆、美术馆也与时俱进,从展览的策划到展品的呈现,再到展览导赏都做了很多创新,博物馆、美术馆不再是艺术品的“坟墓”,而是公众获得审美体验的场所。   

而如何让馆藏经典艺术品通过有新意的策展、展示、讲解等方式,与当下人发生连接,是很多博物馆、美术馆共同面对的挑战  

 还原时代场景 展览呈现的新形式  

 经典艺术品与我们现在的生活已有一段距离,如何最大程度地消除观众对展品的陌生感,找到公众的兴趣点,是个十分关键的问题。“为什么有时候大家不太爱看老东西,因为离我们太远,呈现的方式老旧,找不到今天人的兴趣点。”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认为,“如何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诱导观众怎样进入这个展览,及更深入地了解艺术家和艺术作品,是需要美术馆和博物馆通过策展来干的一个事。”   

博物馆、美术馆这几年的展览方式的确有了很大的变化,展品不再仅仅摆出来做个展示,千篇一律“晒家底”式的展览已逐渐遭到淘汰,而专业性、设计性强的展览越来越多。同时,策展人更加注重还原时代场景,营造氛围,让观众沉浸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感受展品背后的文化。   

去年九月由故宫博物院与首都博物馆联合主办的“走进养心殿”就是这样的一个展览。该展览按照1:1的比例复原了养心殿东暖阁、西暖阁和三希堂,展品完全依照养心殿的格局与陈设摆放,观众可以零距离感受帝王的家国情怀,了解清代帝王在养心殿的理政活动、生活起居。   

“故宫的养心殿,观众只能隔着玻璃看到一些文玩和雅致的陈设,我们在博物馆里呈现就需要用通透的手法让观众从各个角度看到三希堂的陈设,在这样的环境中,就能感受到一个九五之尊的皇帝在这么小的一个空间里的闲情雅趣,进行各种诗文创作,这是很有趣的事情。”“走进养心殿”展览内容策划人章文永这样说道。  

 广东省博物馆正在展出的展览“荟雅南州——明代广东文人的艺术与生活”,也在氛围营造上格外用心。不同的是,该展览还在与观众互动上做了一些新的尝试。  

在粤博的展厅中,设计师复原了明代书院、门廊和明式书斋等场景,并加入透窗、芭蕉、竹石等历代园林的常见元素,观众漫步在展厅中,不仅可以欣赏到书画、文房、香具、花器等展品,更可直观感受到明代文人的日常生活、交往方式。展览策展人牛晓琰说,“我希望观众一走进来就可以感受到明代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最后一部分“燕闲雅艺”中,策展人重点展示“香” 、“花” 、“茶” 、“琴”,除了欣赏展品,观众还可以在此品素馨花茶,闻梅花香,欣赏专业琴家用明代古琴演奏的经典曲目。同时展览还配套了很多教育活动,比如插花课程、茶道品析、造纸、线装书制作等等。这些活动使展览成了一个让观众可以参与的生活体验式空间。“我们尽了最大努力让观众能通过不同方式来体验明代文人的艺术和生活。”牛晓琰说道。   

 有趣更有料 导览思路的转变  

 前段时间,国家博物馆的讲解员“河森堡”在网络上大火,他的演讲视频《进击的智人》播放量达到一千多万,一部人类进化史被他讲成了引人入胜的惊悚小说。随着他的走红,博物馆讲解员这一角色也进入到人们的视野。  

 博物馆通常都会有专职的讲解员,有的博物馆同时还有大量志愿者讲解员。优秀的讲解员会把枯燥乏味的知识转换成生动有趣的语言,通过面对面的交流,引导观众欣赏艺术品。  

 广东省博物馆的志愿者讲解员魏智华,曾获评2014年文化部“优秀文化志愿者”。他的讲解极富热情,注重“因人施讲”,且在讲解过程中时常与观众互动交流,许多观众冲着他的讲解特地到粤博看展。  

 在讲解粤博展览“相看两不厌——馆藏明清瓷画与绘画展”时,讲到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的“三远法”,他用一个数学里的坐标轴来比喻,清晰明了,几句话就让观众明白了何为“三远”。具体到“深远法”,他随手以展厅中的屏风为例,解释传统山水画的创作方法,以及画面组织方式,延伸到中国画独特的散点透视观看法,又联系到毕加索的《亚维农少女》,五个焦点不一的少女,正是另一种形式的散点透视。生动形象的例子及发散的思维让观众不仅是在看眼前的画,更明白了这样的画是怎么画出来的,这样的观看方式又是怎么形成的。  

 在很多博物馆,做导赏的不仅有讲解员,展览的策展人、相关领域的专家、以及馆长都有可能在展厅为观众做导赏。  

 以广东省博物馆为例,除了正职的讲解员和志愿者讲解员,还推出了“馆长来了”和“专家来了”系列导赏活动,每月都会有一位馆长和馆内专家亲自带领观众逛粤博。同时,这些导赏活动也会在线直播,大大拓展了观众受群。  

 除了常规的人工讲解和语音讲解,广东省博物馆在2013年率先推出微信导览的形式,这种导览形式很快被其他博物馆、美术馆采用。扫一扫贴在展品旁边的微信二维码就能获得相关信息,这些信息既包括对展品的介绍,也包括对展览整体理念的解读,以及对艺术家在艺术史上的意义的解读。  

 在北京画院美术馆“高妙传神——关良绘画艺术展”中,馆方为帮助观众理解关良的艺术,设置了许多问题,譬如关良在创作中如何把握对形的考量?他为何选取了戏曲人物作为绘画表现的主体?他怎样将油画、国画以及戏曲艺术熔于一炉而自出机抒?扫描相应问题的二维码便可看到解答。可以看出,在导览内容设置上,也与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不再局限于作品的年代、创作背景、艺术家介绍,而更偏重对整体的展览和艺术史概念的解读。   

“这种方式实际上可以给观众更多的自由度,他可以去选择,哪些要看,哪些不要看。而且看的过程中,他可以根据自己的思考模式去看这些导览词。还可以把导览内容存下来,也可以转发到朋友圈。”北京画院公共教育部的罗元欣认为微信导览的形式有很大的优势。  

 除了人工导览、语音导览、微信导览、虚拟展览等形式,很多展览会有相应的公共讲座、论坛、研讨会等活动。而在内容呈现方式上,微信、微博、豆瓣及其他各个网络平台都成为发布展览信息的地方。    

 走向开放 增强观众互动   

  无论是展览的呈现还是讲解,博物馆、美术馆都在逐渐摆脱灌输式的公教方式,而是更多地考虑如何更好地与观众互动,如何让观众更积极地参与展览过程。    

 为了真正了解观众喜欢看什么展览,广东省博物馆在展览策划阶段就会充分考虑公众的意见。“我们会让公众参与到临时展览项目的决策过程,馆内的备选申报项目出来后,我们会把这些展览设想放到网上征求观众意见。2013年以后,我们每年都搞一次两年后的临展项目的观众投票互动。之所以提前两年策划,是希望策展人能有充足的时间去思考、组织临展,能够更加充分地解读跟演绎展览主题。观众投票的结果是粤博的展陈委员会选定临时展览项目时的重要参考指标,但不是唯一指标。我们还会考虑展览品类的协调问题,比如自然类、艺术类、历史类的展览配合,尽量让观众可以看到不同类型的展览。” 广东省博物馆馆长魏峻曾向雅昌艺术网详细介绍粤博的策展机制。    

 在展览期间,观众的意见也会通过馆方的调查得到反馈。“每周一会闭馆,根据观众的意见,有的时候字小会把字放大,再重新印刷。有的时候是光线暗了,要考虑文物照度,如果在保护文物安全的前提下,能够提高亮度我们会提高亮度。还有台阶方向都会根据观众一些留言的意见及时做调整。”广东省博物馆教育推广部主任王芳说道。  

 博物馆、美术馆与观众的互动在日常生活中也有体现,很多机构都很重视微信公众号、微博等平台的运用,不仅发布与展览相关的信息,也试图把展览内容与公众生活联系起来。“在公号里的解读会延续大家在生活中的状态,比如说母亲节、父亲节、情人节的时候,我们会把一些适合在这样的节日里跟观众分享的画拿出来分享。分享的背后不止是画作,而是当时人跟现在人情感的共鸣。虽然时代过去这么久了,但实际上画背后人的感情状态是没有变的,这种情感的共鸣,我们需要去找一个连接点,把它连接上。”罗元欣说道。  

 观众认可的展览莫不以深入的研究为基础,吴洪亮认为这个过程分为三步:“第一步工作是研究这个项目是不是值得做;第二要清楚价值在哪里,第三个如何呈现。”“只有想清楚这些,才能办出一个好展览,一个大家爱看的展览。”  

 结语:“让文物活起来”已成为各大博物馆、美术馆共同努力的目标,如何让馆藏经典艺术品不再深藏库房,而是呈现给公众,带给公众审美感受的同时普及文化内涵,是个值得一直探索的问题。通过构建环境、营造氛围拉近艺术品与观众的距离,利用各种方式广泛传播展览信息,启发性的导览内容,以及增强观众的参与度和体验感,都是当下积极的尝试。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