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时尚策展人Edwina Ehrman

2017-02-07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图片描述

你是怎样成为一名时尚策展人的?

我一直都对博物馆、社会史和服装很感兴趣。大学毕业之后,我先是给艺术经理人们做过一段时间的助理研究员,随后到了伦敦博物馆(Museum of London)做一名志愿者。当时馆内有个叫“Friends of Fashion”的部门团体,我在那里帮忙整理博物馆的摄影作品馆藏。后来,博物馆给了我一份短期合约,聘我来重新设计馆内的时装展品陈列。从那之后,我便一直在博物馆里工作,从早期的助理策展人到后来成为了时装与装饰艺术部门资深策展人,并负责馆内十八世纪藏品展馆。所以那时的工作既有按专业划分,也有按时间划分。在伦敦博物馆工作了十八年后,我决心换个环境,便来到了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简称为V&A),至今已经在这里工作九年了。我在这里的合同实际上是兼职性的,所以工作的内容更多是基于诸个特定的项目。与此同时,我还是The Clothworkers’ Centre的主策展人。至今我共策划了“Undressed: A Brief History of Underwear”和“Wedding Dresses 1775-2014”这两场展览,写了几本书。这是份压力很大的工作。几乎每天都有着不同的截止日期在等着你。

两家博物馆的方向各不相同。这会怎样影响你的工作?

伦敦博物馆是关乎伦敦这座城市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的。V&A则专注在材质、技法以及设计上。当然,前者也会对这些感兴趣,因为伦敦曾几何时也是一个制造业主要城市,很多纺织品印刷、编织,制帽业,奢侈品贸易等都在这里留下过痕迹与影响。但在V&A,我们会更强调设计的重要性。如今的观众们希望从博物馆中汲取到更多关于展品的信息:是谁设计的、制作的、拥有的、购买的、使用的等等。V&A便是需要进一步扩宽人们研究这些展品的视野。伦敦博物馆的服装更多是置于社会和历史的语境下进行讨论的,V&A的服装则多是瞄准社会阶层的上部,来展示设计、材质、技法等方面的最优代表。这可能对更普罗的观众们造成了限制。所以我总是会尽可能让我的展览能反映不同的社会阶层。

V&A也是更国际性质的博物馆。它面对的观众群体也更广泛。

没错。这和我们的前任馆长Martin Roth有关。他很努力地将V&A塑造成一家国际化的博物馆,例如与国际各类机构合作,甚至冒着争议和风险让博物馆参与到全球政治性议题的讨论中。这对博物馆来说是件新鲜事。另外,我们的研究项目也是有着国际化的特点。我们会和全球的机构建立起交换派遣的交流项目,海外的学者们也可以在V&A从事专门的课题研究。另外博物馆的巡展项目在为博物馆盈利的同时,也帮助了V&A维持住国际化的声名,让尽可能多的人了解到我们的藏品和展览。但我个人的策展手段并没有改变。每次我在策展时,我都依旧是问自己那几个问题:为什么我要做这场展览?为什么要在现在做?为什么展览是适合V&A的?它面向的观众是哪些人?展览的主要信息是什么?甚至对我而言,我可以从策划这场展览的过程里学到些什么?我觉得你之前问我策展人应当是个主观的还是客观的角色这个问题很好。大家在研究时尚时,难免会带入个人审美的偏好和评判。这对于策展人们来说是一个很难的环节。当然,还有一些基本的问题要考虑:如果我把几件物品摆在一个柜子里,它们之间会不会互相造成干扰,例如颜色放在一起不甚和谐等等。好的策展就是在这些问题之间找到平衡。

对于时尚,至少女装而言,它本身就是一个很装饰性和表现性的概念。因此时尚展览自然而言需要强调视觉呈现。

比方说,你有五件展品是主展品,传达着这场展览想要表达的信息。但它们颜色是相撞的。这你必须考虑怎样进行取舍。之前我在伦敦博物馆工作时,常做的就是不断尝试。如果一个柜子里需要摆放四件展品,我会准备六件。其中有两件是缺一不可的主展品,剩下的四件便是为了搭配和调整而用,看看哪些组合放在一起效果最好。在V&A时因为空间大小的关系,我没办法这么做。你只能在脑海里预先想象效果会是怎样。在那场内衣展览中,那件John Galliano的裙子便出了点问题:我原本以为它是放在一个大的展柜中的,结果展览设计师是准备了两个小的柜子。布展当天我花了好几个小时时间在调整这一个陈列装置上。但这也蛮有趣的。策展中最有趣的一环常常是营造某种视觉上的和谐,以及展品之间的隐性互动。公众们可能不会完全注意到这些方面,但这对我本人来说很重要。

早前我在采访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的Pamela Golbin时,她说她会为每一场展览雇佣新的艺术总监和设计团队。尽管是策展人决定着展览的内容和概念,实际上是设计团队将展览布置起来的。

在V&A,我们有两种时尚展览。像是Sonnet Stanfill策划的“The Glamour of Italian Fashion 1945 - 2014”展览是放在主展厅的。这些被称作“头条展览”。它们的预算也更多。在时尚馆展厅了举办的展览更小型一点,预算要少一些,但还是比一般地区性博物馆的要多。那场内衣展览的预算出于种种原因非常的少。在安置数字化多媒体装置方面,我们大概只有五千镑。至于展览赞助,每场展览能用的赞助数额是有限的。多余的钱不会进入到布展当中。例如,如果我们为了某场展览在寻求十万英镑的赞助费,品牌给了我们十二万镑,多余的钱是不会用在展览中的。对于“头条展览”来说,我们会邀请外界的设计团队来合作,给展览设计带来更多的新鲜感。而这常常要在展览开幕一年前就开始着手准备。对于时尚馆展厅里的展览,我们用的是V&A自己的设计师们,而他们通常会同时负责不止一场展览的陈列设计。时尚馆的展厅本身又是个不小的挑战。在纸面上设计的概念通常都很好,然而等到实际动手时,因为预算有限,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做,你只能采取妥协选择那些你真正能负担得了的。一楼的展柜年头很久了,灯光效果也不是很好,而且并没有可以挂东西的多余墙壁。一楼和二楼之间的衔接也是个问题。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楼上的陈列是展览的一部分。因为V&A是一家设计博物馆,展览设计也是我们需要强调用心的部分。策展人就必须要和设计师们搞好关系。你需要让他们站在你的那边。我常常会在展览开幕一年多以前给设计师们写一份长长的信,详细解释展览的概念,展品有哪些,想传达的信息是什么,为什么我会选择这些物件,我想要营造的氛围是怎样的。首次开会便是确定下整体概念。尽管有了之前的长信,他们在向我展示初步概念时,我常常还是会被吓一跳。准备婚纱展览时,他们设计了非常少女的陈列,用了大量的粉色,但这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这就需要再和他们协商,以便达成你和他们都可以满意的一个共识了。简单来说这就是人际交往的学问非常重要。

你之前提到你要思考为什么要现在做这场展览,但我知道V&A的展览常常是三到五年前就已经确定着手准备的。

一般策展的步骤是这样的:部门的主管发邮件说我们需要些新的展览想法了,在这个阶段,你需要准备几张主图和简单的观点阐释。通常一次会有二十到三十个新的展览想法。在经过一番讨论后,他们会挑出大约十二个想法,让你再补充些内容。然后主管们将这些想法呈现给负责决定举办展览主题的专门小组,这其中包括了各个策展和行政部门的主管,以及市场部、公众关系、周边商品部门的负责人等。他们会决定哪些主题有潜力成为真正的展览——或许是因为策展手法新颖,或许是因为我们密切合作的赞助商会喜欢这样的展览。最终他们只挑出一个展览主题。这时候策展人要准备一份六页左右的报告书,并且回答无数来自馆内委员会的问题。即使你提交的展览主题被选用了,很有可能到最后他们会安排其他的策展人负责这场展览。之前的婚纱展和内衣展实际上最早都是由别人提出的。内衣展我更是从一场国际巡展接手的。我被委任将这场巡展改造成适合在时尚馆展出的形式。之前的一个同事已经写过一本关于内衣的书,并策划了一场小型的,巡回到澳大利亚的展览。但她在巡展开始前就已经离职了,所以是我跟着展览去了澳大利亚,再将它带回到伦敦。因为早前已经有本关于展览的书籍了,所以我在重新策划这场内衣展时,也必须要按照原作者设定的思路。如果是我从一开始设计的这场展览,那绝对会和你现在看到的不一样。我的下一场展览则完全是我自己的想法了,展览叫做“Fashion and Nature”,主要在讨论我们穿着的或用于装点身体的物件与地球间的关系。

在V&A策展有怎样的限制?

目前我们想要做的是更具挑战性的展览。观众们当然是喜欢熟悉的名字:名设计师或者名人衣橱等等。但我们可以比这做得更好。Alexander McQueen展览便是非常棒的单一设计师展览,但当时真的是所有事情都在为这一场展览让路。而且,McQueen这样的展览会让公众对我们的期待也随之升高。另外的限制就是我们需要不断为博物馆筹钱。这也是所有博物馆都需要面对的挑战。

从时装品牌那里借展品会困难吗?它们现在越来越愿意自己主动办展了。

这是由具体的品牌和它们的档案管理员是谁来决定的。一般我们会至少提前一年和它们取得联系,它们常常会说没有问题,下周就把衣服给我们寄来。我们会说不用这么急,要再等九个月才能用得到。这时事情才开始变得麻烦了。因为很有可能它们到时就忘了这件事,或者昔日负责联系的人已经离职了。另外还有不同品牌之间的竞争。它们想要知道陈列中还会有哪些品牌的衣服,有多少品牌在借展品,最重要的是在它们衣服的旁边摆放着什么。有的人还会和我要求占据展柜中的特定位置,如柜子的一端等。为减少麻烦,我一般会只从一个品牌那里最多借一件衣服。还有一个问题是拍摄。尽管品牌衣服的照片在网上到处都是,它们会很严格要求不准观众拍摄它们借出的展品。

能多讲下V&A的巡展项目吗?

一般博物馆从我们这里买走的都是它们觉得观众会很容易理解的展览。今年的内衣展和去年的鞋履展都是这样的例子。但出于国家地区的法规,或博物馆的各自标准不同,一些展览在巡回展示时会遇到些困难。例如,“Fashion and Nature”展览就没有办法去美国,因为那里对于进口濒危物种有着很严苛的规定。但去澳大利亚就很合适。而且澳大利亚是个大国,在那里可以去不止一个地方展示。如果展览去了澳大利亚,那它再去下亚洲的一些国家就更方便了。因为理想情况下,我们希望所有主持巡展的博物馆可以共同分担全部的运输费用。作为一个策展人,我常常还会建议买下展览的博物馆们让展览更本土化,或者举办相应的关联展览。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