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企开设博物馆切勿“南橘北枳”

2017-02-06  作者: 王薇 来源: 中国食品报

中国博物馆的建设已经进入空前的发展阶段,食品企业自建博物馆已日趋火暴。统计显示,国内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企业和品牌,80%拥有自己的展示场所,10%拥有相当规模的企业博物馆或展示馆,3%的企业自建馆进入商业运营。对于其中的小版块——食品企业自建博物馆而言,比例则更小。笔者在走访中发现,国内食品企业自建的博物馆仍处于初期探索阶段,形式五花八门,普遍存在规划与运营方面的不足。

中国食文化研究会的一位专家指出,我国食文化底蕴深厚,食品企业开设博物馆已蔚然成风。然而,因无具体的实施原则和指导方向,一些食品企业化大价钱、大精力投入建设的博物馆“南橘北枳”。

这位专家谈到了对食企自建博物馆的一些看法——一些食品企业邀请专业设计公司来设计和实施博物馆,结果由于缺乏专业性、全面性及前瞻性,让这些博物馆“乏善可陈”,“食”之无味。他建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等国家科技项目应为食品企业博物馆立项,对其进行系统性研究和分析。再提出指导性的具体建议,以让企业少走或不走弯路。

于2006年1月1日起实施的《博物馆管理办法》至今已有11年时间。该办法提及,鼓励个人、法人和其他组织设立博物馆 但扶持措施不具体。《办法》第二条第三款中规定:“利用或主要利用非国有文物、标本、资料等资产设立的博物馆为非国有博物馆。”据了解,当前,多家食品企业组织设立的博物馆,均是自主行为,而无国家扶持和方向性指导。由此就产生了企业自建博物馆的多样性。

笔者了解到,食品企业对博物馆的目标功能定位分为四大类,分别为文化专题类、产品技术类、综合体验类及产业主题类。文化专题类,主要依靠品牌悠久的历史和展陈实物,用空间时间线索营造体验感受;产品技术类,主要是从产业或行业历史角度,清晰有效的普及行业最新科技和技术,同时展示企业产品和生产优势;综合体验类,以雄厚的资金实力和场地优势,用主题公园的方式,打造工业文化体验,同时促成旅游消费;产业主题类,借力政府扶持,依托区域特点、产业导向等,展示地方特有的文化气质。

企业如何建设好一个博物馆,笔者认为,在建设博物馆之初,企业应先了解一下“企业博物馆”的定义。企业博物馆的定义最早由英国学者Victor J. Danilov在1992年提出的,即企业为了自身历史的保存与传达设立的展览场所;并用此提升员工对企业的归属意识并以身为其中一员而感到骄傲;提供访客或客户了解展示企业生产的产品与服务等资讯的展示空间,同时兼具宣传企业的经营理念、产品特点、收藏或产品;为企业所在地的社区居民提供交流及获得文化、教育服务的场所。

博物馆建设是企业最具特点的文化建设窗口。让人担忧的是,为数不少的食品企业博物馆在项目立项前没有很好的规划,从而失掉了生命力,仅仅是一个产品展示厅或变相的销售场所,而没有实现企业弘扬文化精神、引导企业规范发展及对消费者科普教育的多重需要。

 如何用好博物馆这一载体,做好企业的文化——已成为国内食品企业的共同诉求。笔者认为,除了政府在尽快组织相关行业组织、高校及企业对食品企业建设博物馆这一课题立项,系统研究,出台细化方案和扶持措施。同时,也要借鉴一些有着成熟模式和经验的食品企业博物馆,如产业主题类的恒顺醋业所建的醋文化博物馆让参观者体验到了如何制醋的古老工艺;淮扬菜博物馆则以实物展出、历史文化介绍等实现了对淮扬菜文化的传播;康师傅方便面体验馆可通过透明式参观走廊,让公众了解方便面的制作过程,还可亲自动手制作方便面,增加了参观者的体验感。又如产品技术类的蝉花虫草博物馆,就是虫草生产企业借虫草专家之力兴建的,那里面集齐了来自国内外的数百种虫草标本。

 最后要再次提醒,食品企业建设博物馆,切勿头脑发热,要因地制宜,科学规划。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