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致新生的话

2015-10-14  作者: 来源: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图片描述
 

山涧的小溪总是喧闹,浩瀚的大海从不喧嚣。 ——《萨迦格言》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

北京大学有着良好的学习氛围,优良的学术传统,优美的校园环境,同学们将要在这里度过四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段时间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因此,考上北大,并不意味着大家可以松一口气,相信大家也会继续努力,利用好燕园能给予你的全部资源,不负母校,不负青春。

图片描述
 

1922年至今

北京大学的考古学研究工作开始于1922年,1952年在北京大学历史系首先设立了考古学专业,1983年成立了考古系,1998年成立考古文博学院,拥有考古、博物馆、文物建筑、文物保护四个专业方向。

数十年来北大考古为中国考古学做出来巨大贡献,新中国考古学最杰出的人才几乎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投身于中国文化遗产事业各个岗位的莘莘学子们,为国家文化的传承作出了重要贡献。

今天,你们也走近了这项事业。不论是第一志愿还是调剂,许多同学对于考古学都还谈不上真正的了解。但相信这门学科的特质将不会令大家失望。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首先,考古是一门丰富多彩的学科。

李伯谦先生在《感悟考古》中讲述了他当初选择考古专业的经历。李先生高中时代喜欢历史,但那时大家都不了解考古。1956年考到北京大学历史系。第一学年末尾,中国史、世界史、考古三个专业的老师开始动员大家选专业,他记述:

“考古教研室来动员的是吕遵谔老师,当时是教研室的学术秘书,现在是我国著名的旧石器考古学家。他说得特别好:你们学考古,会经常出野外,可以游山玩水,名山大川都能去,学中国史、世界史就没有这个机会。

而且,学考古的还要学中国史特别是中国古代史……你们比他们学得多。考古专业的学生还可以照相,教研室有照相机。那时候照相机还很稀罕,不像现在几乎人人都有。那时年龄小、玩心大,和要好的同学一商量,就报了考古专业。”正是考古的精彩吸引了许多如今在学界德高望重的老学者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考古学也是一门充满诗意和哲思的学科。张承志先生是著名的作家,也是我们院的毕业生,他在给俞伟超先生的《考古学是什么》一书做的序中说:

“考古队员真地触摸着逝者的遗留:从陶铜的冰凉触感到灰坑烧土的余温,都强烈地影响着思维,使他们无法回避这个学科的最朴素最原初的问题。

仿佛这个满身泥土的学科有一句严厉的门规:或者当个特殊技术工人告终,或者攀援为思想家。从田野发掘出来,又从整理中揭示出来的,沉默的古代真实太不可思议了。它太辉煌、太费解、太深沉。没有一个考古工作者能够完全摆脱它带来的苦恼,但是也很少有人能坚持思考并企图作答。而且,在这里,考古学界与古代史学界严肃地分离了。”

图片描述
 

同时,考古学是一门富有批判精神的学科。

1923年,年青的顾颉刚先生在《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中提出“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观,并由此兴起古史辨伪运动。《古史辨》第一册所载李玄伯《古史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法》中认为重建可信的上古史,“唯一的方法,就是考古学。我们若想解决这些问题,还要努力向发掘方面走”。

陈星灿先生在《中国史前考古学史研究》中评价顾颉刚先生的学术贡献时说:“虽然近代考古学的思想早在二十世纪初就已零星传入中国,但真正与中国历史研究的内在要求联系在一起,也只有在“五四”时代疑古辨伪的基础上才能实现。中国近代考古学在二十年代的兴起,古史辨派的影响不能低估”。古史辨派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么大的学术影响,是与其批判精神分不开的。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考古的丰富多彩、严谨求真、深远哲思浸润着考古人的人生,但考古学不仅仅是一门书斋里的学问,更是一门“动手动脚找东西”的学问。

对于新同学而言,在入学伊始就要意识到,考古学的希望在田野,书斋里出不了考古学家,尤其是出不了杰出的考古学家。“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句话对于考古学格外的贴切。

北大考古之所以能够培养出这么多优秀的考古人才,名师多,学生素质高,这固然是不错的,但重视田野工作是非常关键的因素之一。从考古专业创建,北大考古就有了田野考古实习的传统,最初是三次实习:认知实习、生产实习和毕业实习,每个同学四年里至少有一年是在田野里度过的。虽然后来改为一次实习,但质量很高,学习效果有保障。更关键的是,长期以来,我们的毕业生在毕业之后大多能够扎根田野,把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在田野里得到了进一步的锤炼

图片描述
学无止境,宿白先生多次抄录过西藏《萨迦格言》:
图片描述
 

祝愿各位同学在未来的几年里能够捕捉到学科的精髓,在燕园享受美好的年华,养成批判的精神,体会学术的魅力、担当社会的责任吧!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