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季系列访谈(二)】不悔梦归处 只恨太匆匆

2015-06-23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针对每个人的访谈,小编都问过一个问题,“你后悔当年选择文博专业吗?”,他们不加迟疑地做出了明确回答:“不后悔”。


在上期了解这些毕业生的学习背景和找工作经历后,本期【毕业季系列访谈(二)】毕业生们就学校文博专业教育存在的问题,提出了在学科建设、人才培养方面的建议,并给在校园学习的师弟、师妹们一些劝勉。一起倾听他们的声音:

学校教育与社会工作脱节

“一些毕业生绘图水平还不如民工”

采访中,很多同学都提到了学校文博专业教育与社会工作脱节现象。现在在博物馆相关企业工作的J同学就指出,文博专业学生所学内容略有落后,部分教师崇尚纯粹的学术而不去接触甚至排斥市场、经济等因素。

她举例称,“我的学校的教育缺少一些与当前社会需求关联性强的知识、能力体系培养。在课程设置上对专业相关新兴事物、新科技、新技术等较少提及。就本专业而言,重历史知识、理论体系,缺乏实际动手能力培养、现在及未来发展状况研究。”因此,她建议多开设新产业、新技术相关课程,“未必要做到能够实际应用,但要充分了解。”

在拍卖行工作的W同学认为,文物专业本身是一个实践性很强的专业,它需要接触实物,而不是像历史学一样光文献研究。“如果动手能力不行的话你是做不了一线的文物修复工作的,所以经常出现毕业生的修复、绘图的水平还不如请的民工呢!”

J同学认为,“文博教育相对处在一个偏理想化的环境中,这样的教育方式更利于继续学习、研究或者考入事业单位的学生,而对于倾向于相关企业求职的学生较为不利。”

如何让文博教育培养贴合市场就业的需要?W同学认为要让学生去了解哪些单位需要文博专业的人才,这些单位需要的人才具备哪些技能?他建议学校的一些课程应该安排实习工作的环节,比如去博物馆保管部或文物修复部门实习。“其实这点北大资源学院做的比较好”,W说。

学校教育与社会工作脱节的现象不只存在文博专业中,其他专业同样存在,“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说大学学的专业和未来的工作未必有关了。”但J同学也表示,大学重视的不是学习内容而是学习过程和方法,大学教育对于培养和发展专业兴趣有很大帮助。

一些被访同学表示文博专业在起步阶段,很多方面还不太成熟,“具体学到什么程度还得要看学生自主,一定要多看书、多实践!”进入地方省级事业单位工作的H说。

文博专业需要拓宽视野

“千万别只盯自己的专业”

采访中,在考古所工作的S同学表示对自己的学校生活有些遗憾,他认为自己在学校时,过得“太轻松”,“只爱看自己喜欢的书,或者立马有用的书,忽视了拓展自己的知识面”。他提醒文博学生注意:“找工作时,也许会天涯海角地跑,也许各个行业都会去。所以在学校时,千万别只顾自己的专业,应该尽量发展不同的兴趣爱好,可以打下更多的基础,为以后发展更多选择。”从事修复方面的M就说:“就修复专业来说,除了理论知识要扎实,还要多去探索修复专业中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要提高艺术修养。”

J同学也提到要利用自由时间充分扩充自己的视野,确定自己的兴趣方向,“尽可能结识相关人群以扩充自己的人脉,要对自己的职业有一定的规划。”

除了文博学生自己要拓展视野外,在这方面,一些同学也为学校提出了建议。在拍卖行工作的W同学认为,学校应该提供更全面的信息平台,“既然学生选择了文物专业,那么学校就要提供足够的专业信息帮助学生。比如博物馆中好的展览、拍卖公司的预展和成交情况,以及行业相关的活动和实习这些资源都要为学生提供。”

从事海外修复的M认为国内学科体系可以更多借鉴国外的经验,“文科、理科、艺术三个方面的知识要综合培养,尽量不要出现明显的短板。”

关注人才可持续发展

“如何术业专攻又如何博采众长”

视野广阔能在未来工作的选择中有更大的空间,但专业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已经继读博士的X同学认为,如果选择继续学习,就要承受来自生活、家庭等方面的压力,她建议如果决心走学术道路,一定要夯实专业基础,要钻研,不能只是简单了解皮毛。

在实际工作中W同学认为,需要每个人有自己的长处和兴趣点,而学校在主修课程设置上有些混乱,他称,“建议文物专业更细化,独立部分大类,如书画,陶瓷。因为文物鉴定四大门类,陶瓷、玉器、青铜、书画,每一个门类都需要非常系统,比如陶瓷的器型、纹饰、工艺、胎质、釉料这些都需要系统的去专攻。”他建议文博学生,对一门类器物有足够深层次的学习了解之后再涉猎其他门类,否则长处没学好,短处也不行。

W同学还提出学校在人才培养方面还应该关注人才持续发展能力,“文物鉴定要有深厚的学识与见识,更应考虑学生情况,为学生指明发展的学术空间,就是引导他用如何终身学习文物,如何术业专攻又如何博采众长?如何用自己的兴趣长处和其他相关门类的学科领域结合?又如何熟知自己的门类学术研究动态?这些都是要考虑的范畴。”

海外学习文物修复的M提醒找工作的同学,在走入社会的时候,期望值不要设定的太高,也不要放弃自己的原则和理想。“所有的学生从学校毕业走向工作岗位都还是需要适应,工作之后会发现学校所创造的是一个理想环境下的专业,但是,工作之后会遇到很多现实中的问题,比如,可能在性能优越的高价材料和质量一般但价格偏低的材料的比较中,大多数会选择后者。”

在采访的过程中,全部同学表示不后悔。即使是转行了的R同学也认为,即使无法在这个行业继续发展,也没有遗憾。“我还是会感激这段学习经历,不论以后我在哪个行业,我学到的这些文博知识都带给我了一种视角,都让我对生活有一种理解。我想我会一直保留爱逛博物馆的习惯。”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