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旨与规章:博物馆运营的根本 ——访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许杰

2016-09-26  作者: W 来源: 弘博网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Asian Art Museum of San Francisco,以下简称“亚博馆”)是一座以收藏亚洲文物尤其是中国文物为主的博物馆,也是美国境内最大的亚洲艺术展示机构,在海外的亚洲艺术品收藏界拥有很高知名度。

旧金山市素有美国“西海岸门户”之称,亚博馆临近世界著名高新技术产业区硅谷(Silicon Valley)。那么颇具地域优势的亚博馆在高新科技的应用方面究竟有何策略?中国博物馆界近年来火热的文创事业、热衷讨论和实践的理事会、基金会制度等相关问题在亚博馆的运营过程中可借鉴的经验又有哪些?本期弘博网专访馆长许杰先生,请他介绍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的运营情况,并听他分享博物馆在科技运用、文创开发以及理事会和基金会制度等方面的一些经验。

全景.jpg
亚洲艺术博物馆位于旧金山市政中心,于2003年建成并对外开放。博物馆是由意大利建筑师盖·奥伦蒂(Gae Aulenti)在旧金山原市立图书馆的基础上设计改建而成,具有欧洲学院派建筑风格并增加了现代化设施。
许杰图片.jpg
许杰,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同时也是在美国大型艺术博物馆担任馆长的首位华裔。2016年5月他成为入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的第一位亚裔博物馆馆长。许杰馆长的目标是“使亚洲文化成为美国主流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科技运用:一定要站在公众角度

近年来,中国国内博物馆界对“声光电”展览模式进行过多次讨论。在“不滥用声光电,以免影响展品本身传达信息”方面已取得共识。但对于技术展示服务、推进研究“展示方式恰当转化展品语言”等方面的问题仍然值得探讨。

许杰介绍,亚博馆利用不同层次的技术手段来满足公众多层次的信息需求。比如博物馆提供放大镜以便观众欣赏展品的细微之处,这是非常基础的手段。对于普通美国民众而言,亚洲艺术的内容相对陌生,他们希望不仅能欣赏器物的精美,还能够了解其文化背景。而“背景”会涉及到各种各样的信息。平面的展板、简单的说明牌,都满足不了民众多层次、多方面的内容需求,这时就凸显了利用高科技做延展的必要性。所以亚博馆在移动端和展厅内都尽量灵活利用科技手段对观众呈现信息,但目前尚处于初创阶段。

许杰认为,科技不论高低,都对博物馆有益,但关键在于科技手段运用的角度——所有科技的运用要站在观众的角度,考虑观众的需求。以今年5月在博物馆举行的“世界中央的中国”展为例,他们展示了两件以中国为中央的世界地图:一幅是明代万历皇帝请传教士利玛窦制作的《坤舆万国全图》;另一幅是清代康熙皇帝请传教士南怀仁制作的《坤舆全图》。这两张珍贵的地图是首次共同陈列。如果用常规的陈列方式,很多细节观众都看不清。所以亚博馆方面做了一个互动程序,可以让若干观众在不同位置同时欣赏,有文字的地方都可以点击,点击后能获取更进一步的说明信息,信息有中、英文,地图也可以放大、缩小。这就使观众更容易观看展品并更好地感受文物的艺术魅力。

七个场馆.jpg
博物馆内部,以不同的亚洲文化分为七个常设展厅

文创开发:围绕宗旨做出特色

在开发文创产品方面,亚洲艺术博物馆与国内博物馆的方法和目的基本相同但也有自身的考虑。在许杰看来,博物馆文创要给观众带来纪念意义,刺激他们的兴趣是主要目的,所以必须围绕博物馆的宗旨制定文创开发策略,并做出极具自身特色的产品。博物馆应按照自己的需要找准文创定位,一步一步来做,对于一拥而上的开发的局面是难以让人理解的。同时,开发文创有成本,开发的产品至少应保证收回成本,才不会导致经济压力,进而才能把文创做成可持久发展的事业。

另外,许杰特别介绍了围绕镇馆之宝“小臣艅(音同于)犀尊”开发的衍生品。这件青铜犀牛尊经全球二十多个国家地区的民众网上投票,按得票多少取得了一个美丽的西班牙名字“Reina”(女王),中文名字“宝贝”,是博物馆里的吉祥物。小臣艅犀尊是一件商代的双角犀牛造型青铜酒器,距今约3000年,器物高24.5厘米,上有铭文,盖子遗失。该藏品是世界现存的唯一一件以犀牛为造型的商代青铜器,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犀牛造型青铜器年代源于西汉,同小臣艅犀尊相差近1000年。亚博馆围绕这件文物开发的玩偶、书包和抱枕等文创产品深受观众喜爱。这也是馆中唯一一件围绕藏品开发的文创产品,因为馆方对经济方面的因素有颇多考量,这件器物名气很大,推广它并做出一定数量,能够保证亚博馆方面收回成本。

文物.jpg
小臣艅犀尊
文创产品图片.jpg
文创产品

此外,销售与馆藏或特展内容相关的当代艺术家作品和民间工艺品,是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另一类文创产品特色,这是基于博物馆宗旨而确定。亚博馆注重民间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认为该类作品有收藏价值和艺术品位,虽然不在拍卖行、画廊的高价位层次,但又符合大众需要,不虚高也不低廉,属中间层次的现代艺术品。博物馆都有自己的特色,文创产品在一定意义上也是“唯我独有”,是专营而不是统一的,不是在任何地方都能购买。所以亚博馆文创目前的路线属于较高层次的文化消费。

许杰也坦言,亚博馆的文创开发尚处于初始阶段。虽然馆藏条件非常优越,收藏量大、藏品精美,但场地和观众规模仍属中型博物馆,没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那样的参观流量,所以难以保证文创产品的销量,所以目前还是以有独特收藏价值的产品为主。

博物馆商店图片.jpg
亚博馆内的纪念品商店

在如何让文创产品更吸引眼球的问题上,许杰表示,亚博馆还要向故宫博物院等中国博物馆学习。当问及美国的博物馆是否有类似文创联盟或者网络销售平台时,他表示目前很少有类似的文创联盟,虽然建立联盟是很好的方法,又能保证销量,但美国的博物馆往往强调个性化、特色化发展,所以联盟较少。但如果博物馆举行展览,会有同展览一起开发的随展文创产品。

理事会:明晰定位,依职权行事

据许杰介绍,美国的董事会或理事会在法律上有两种限定:一种是承担法律责任的理事会,代表民众来管理监督博物馆运作,其职权在于任命博物馆馆长、考核业绩、决定博物馆预算、制定重大方针政策等几方面的重要工作;另一种是顾问形式的理事会,主要工作是出谋献策,不承担法律责任和享受权利,这种形式的理事会给博物馆馆长或各个部门的主管人员做顾问,比如有市场顾问委员会、教育顾问委员会等,也会作为博物馆大使,承担宣传工作,但该理事会没有决定权。

中国国内博物馆理事会的情况偏重于顾问型。政府任命博物馆馆长,所以理事会不承担法律责任。为了避免理事会流于形式的问题出现,必须注意吸纳精英,专人专用,而不是随意任命职务或是安排任务。社会上有许多精英,博物馆面向市场推广,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可以请各方面专家提供合理有益的建议,帮助博物馆更好地服务公众。但这样的出谋划策,也要止于此,不能代替博物馆行使职权。所以许杰再次强调了职权限定的重要性。

馆内外.jpg
亚洲艺术博物馆内部和外部

同时,在组织理事会时,一定要制定章程对顾问的接纳、权利义务等问题作出明确规定,避免出现困惑和干扰。章程的制定必须规范,这样执行的时候才会清楚。担任博物馆理事应该领会责权范围,如果职权是出谋划策,就要明白博物馆人并不完全照搬实施理事会给出的建议,但理事会给出的意见一定有参考价值,所以不管采纳与否都是对最终的决定起到有益的作用。有法律权力的理事会和顾问理事会两者都有存在的意义,所以一定要搞清定位,然后依职权、依章程行事。

基金会:按章行事,有序公允

许杰接下来介绍了美国博物馆基金会的相关情况。在美国,来自民间的个人或企业对非营利机构的资助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反资于民”:美国民众乐于把自己的财富回馈社会、培养下一代的精英,他们的慈善方式在世界范围内都独树一帜,而民间对博物馆支持的规模和力度都很大。欧洲的博物馆同中国博物馆相同,历来都是由政府拨款营运,但近年来政府的财政支持越来越少,所以也在学习美国的这种资助方式;另外一个方面是财务上的免税:政府对资助博物馆的企业和个人实行免税也是重要保证。

这两个方面,“反资于民”是对社会的贡献,使社会更进步、民众的生活质量更高,社会继续向积极方面发展,后代的生活也会更美好;从免税方面来讲,并不是捐100万,税后就可以免100万,只是捐的100万美元不需要上税,所以个人和企业的付出还是很大。虽然近年来经济状况不佳,企业的捐助有所减少,但总体来讲还是很可观, 特别是个人捐助,有增无减。原因在于这种观念是根深蒂固,企业有社会责任感,特别是大型企业或者有良好名誉的企业非常看重社会责任感和名誉感,一个优秀的企业如果不具备这两点,将很难在西方社会立足。而社会评判企业的重要标准之一正是基于它们在民间的资助方面如何表现。个人也是通过对博物馆和其他非盈利机构的支持而取得崇高名誉,加入博物馆的董事会需要大量捐赠,而获得加入的资格正是社会对个人社会地位的认可,因为博物馆是社会文化的最高平台之一。

博物馆对于捐赠应有明确规则,然后一切按规则进行。美国博物馆的捐赠规则如下:不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对博物馆进行捐赠都会得到在博物馆捐赠唱名墙上和相关展览、书籍中列名的待遇,给予的是名誉,很明确规定不能因为捐赠而有权干预博物馆工作。规章不仅包括对博物馆工作独立性的认可和保护,其实也有对于赞助者的认可和保护。因为赞助者不可能是专家,不可能了解各方面的事务,赞助者想象中很好的事情未必会在现实中也很好,所以仍然应该交给专业的团队来运营博物馆。在规则下进行,是有序而公允地、没有暗箱操作,大家都明确了解规则,并且遵照执行,工作就会顺畅开展。这样的捐赠规定是由博物馆董事会、理事会来制定。

最后许杰认为,中国国内博物馆正在进行的关于理事会、基金会的讨论在博物馆的整体发展趋势中都十分有益,具体要看执行和限定层面。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到博物馆里来感受过去、反思现在、启迪未来,博物馆在一定程度上对人类探索灵魂和精神层面具有重要意义,未来的博物馆将成为民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博物馆藏品拥有永恒的生命力主要在它们总能生发出新鲜的内容,其背后的故事历久弥新,而博物馆要用各种方式讲好这些故事,不断满足公众需求,所以它的运营方式和手段都必须围绕宗旨开展。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