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博蒋名未:“文创中国”究竟要做什么?

2016-07-04  作者: City 来源: 弘博网

目前,国内众多博物馆都在发展文创产业,但由于博物馆所在地域文化的差异、产品结构的差异、观众的差异、政策环境、资金条件以及人员条件等方面的差异,博物馆文创产业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局面。

6月13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签约战略合作,共同启动“文创中国”中国大区运营中心等项目,为“文创中国”线上平台提供全方位线下保障体系。此前,国博已与阿里巴巴集团签署了战略协议,以互联网+博物馆的新模式,打造“文创中国”线上平台,为整个文博行业文创开发提供一个广阔的平台,让博物馆、企业与设计师都有机会参与其中,以促进中国博物馆文创产业的整体发展。

“文创中国”平台是怎样运作的?博物馆、企业、设计师又是怎样与这个平台进行对接与互动?为此弘博网对国博经营与开发部副主任蒋名未进行了专访,为大家解答以上的诸多疑惑。 “文创中国”能为博物馆做些什么?

通过“文创中国”这个平台,博物馆方面只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梳理、研究、组织好自己的资源,按合同约定提供IP资源,这样就不用投入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做全产业链的工作。

“文创中国”是为博物馆的IP资源解决设计、投资、生产、销售、推广等问题的平台。也就是说可以让博物馆的IP资源通过“文创中国”得到与社会产业资源充分对接的机会,获得最有效的开发,在“让文物活起来”、“讲好中国故事”的同时,获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博物馆如何参与到“文创中国”中来?

合作流程即博物馆方面在梳理IP资源后,与国博签署IP资源授权开发协议,将IP资源分批次授权给国博,由国博下属全资企业与阿里巴巴进行对接提交IP资源,然后由“阿里鱼·云设计中心”对接设计方与品牌商提供设计方案,由授权博物馆与国博一起审核设计方案,再由阿里负责招商生产,产品生产出来后再由阿里系销售平台引流销售,销售收益反馈回来按约定进行多家分配。

在IP的授权价值评估方面,也将参照国际标准,因为阿里巴巴将产品分类分得很细,有上百种分类,每一个分类都有固定的权利金比率,有4%-8%不等,根据产品最后的销量收取权利金,再按照合同约定进行分配。

需要注意的是,IP资源的线上授权具有一定排他性,同样的IP资源在授权期限授权地域内,只能在这个线上平台进行授权和销售,不能再在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上授权开发与销售。原则上线下授权开发不受影响,但是我们主张尽量避免多头授权的情况出现,以避免产品市场混乱,这也是为什么要把IP授权给国博代理进行统一协调的原因。

图片描述

什么样的企业可以参与到“文创中国”?

具备能力与资质的企业都可以参与进来,“文创中国”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但是它也有着严格的管理标准,这就是我们之前选择阿里巴巴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阿里巴巴有着完善的法律框架体系,在它的法律框架下,它即可以帮博物馆保护权利、维护权利,可以对博物馆的资源进行有效的保护。又能利用其大数据的优势,对其中的企业进行筛选,对企业进行很严格的考核,如果企业出现违约,也会有有效的手段进行管理,使企业的违约成本很高。

“文创中国”中国大区运营中心落户在上海自贸区,那么博物馆、企业与运营中心的对接关系是什么?

如果说与阿里巴巴的合作主要是将无形IP资源的转化流通渠道打通,那么与上海自贸区的合作则是为有形文创产品的运营提供保障。也就是说,线上的问题被阿里解决了,而所有的产品在线下则需要有仓储、物流、金融等方面的保障支持,这就需要人力与场地,需要打包上线、拣选包装、售后服务等,运营中心落户上海自贸区的优势非常明显,它的地理优势、国家政策的支持、通道服务等,以及人员、机构都非常专业,可以为博物馆提供完善的运营保障体系。

设计师又将如何参与到“文创中国”平台上相关文创产品的设计工作中?

在这个平台上,个人设计师或者设计机构将不会与博物馆直接联系,而是通过云设计中心,完成整个设计环节。云设计中心通过阿里的大数据分析,将不同类型的IP推送给不同类型的设计师。比如你是服装类的设计师,当服装类IP设计的需求出现时,会组织服装类设计师来承接资源。设计师将从云设计中心获得IP的授权,进行产品的设计。选中设计方案后,就开始对生产商进行招商。当然也有些生产商本身就拥有设计团队,有设计开发能力,就可以直接与IP资源对接,从设计到生产、销售一路做下去。

整个平台现在目前来说还只是针对阿里签约的品牌商、设计机构、设计师合作,即使这样数量也是惊人的。

图片描述

国博除了作为“文创中国”平台的发起方与创建者,在未来的工作中还扮演怎样的角色?

关于国博在平台中的角色,首先,国博本身就是一个IP资源提供方,将优选自身的IP资源投入到文创中国平台。

其次,国博作为一个协调者,协调IP资源的市场投放,避免同质化、同类化竞争。

同时,国博也是平台的运营者。统一代理运营博物馆IP资源,将博物馆IP资源与设计资源、生产资源、推广资源等对接,以企业实体的形式帮助各博物馆对接这些社会资源。同时解决财务结算的问题,因为各馆的财务结构不同,结算也会遇到相应的问题,所以会由国博进行统一的财务结算。

当然,国博作为运营者,因为有成本投入、运营支出等方面的付出,会从产生的收益中收取一定的代理费用,这是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式。

国博作为平台的运营者会不会在工作的过程中厚此薄彼?比如已经签署了协议的湖南省博物馆,它会不会存在这样的担心,说湖南省博的IP交给你了,国博不用力去推?

作为博物馆肯定会有这样的疑问,但是不用担心,因为不管是国博的IP还是湖南省博的IP,我们都是共同放到“文创中国”这个平台上来,是由市场来选择,而不是国博选择。我们与阿里成立了“阿里鱼·云设计中心”,所有的IP资源会通过平台流向这个设计中心,由这个设计中心来对IP资源进行组织开发。一方面,被授权商可以到云设计中心选择自己想要的IP,另一方面,云设计中心可以根据大数据分析和被授权上需求,将不同的IP推送给不同的被授权商。所以,选择哪个IP进行开发,这并不是我们说了算,而是由那些需要IP的被授权商自由选择,他们会根据自己的需求,去选择适合自己的IP。举个例子,比如从养生类产品的开发角度来说,被授权商可能会选择更适合这一方面的湖南马王堆的相关IP。

IP资源之间没有可比性, IP的价值还是要由市场决定。因为可能有些博物馆界认可的国宝藏品,真正放到授权市场上却无人问津。而一个很一般的藏品,但是它背后很有故事、美意绵绵、颜值还很高,大家就都很喜欢。

当前,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将博物馆的IP资源盘活,让公众知道关联这个IP的相关信息,之后通过这个平台打造明星IP。在打造明星IP的同时,把这个IP背后所附带的故事与它所蕴含的文化传播出去,这就是“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体现。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