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棱镜姚小巍: 聚集效应和利益共同体是我对博物馆行业的期待

2016-04-19  作者: 弘博小编 来源: 弘博网

企业往往是最具创新力和活力的群体,博物馆行业内的企业也不例外。他们不仅仅是服务商、供应商,也有着自己对行业的观察和理解。为此,弘博网特推出《走进文博企业,倾听不一样的声音》系列专题,看看他们是如何理解博物馆行业的,又是如何根据社会、行业的发展需要开展自身业务的。希望借此能给业界带来一些新的启示。

之一 移动导览

多棱镜姚小巍:

聚集效应和利益共同体是我对博物馆行业的期待

四年前,凭借着兴趣和理想,他和几个小伙伴经过一个偶然的机缘,与苏州博物馆合作推出App,反响很好,从此扎根博物馆移动导览领域,用心研发,扎实做项目。本期弘博名家采访上海多棱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架构师姚小巍,随他一起了解博物馆移动导览的市场情况,分享他关于博物馆信息化建设的思考和对博物馆行业的认识与情怀。

图片描述
姚小巍,多棱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架构师

在博物馆行业是需要有情怀的

弘博网

多棱镜是较早开始做博物馆移动导览的,当时是什么样的契机?

姚小巍

我个人对历史文化比较感兴趣,进入文博行业之前我也从事移动应用开发工作。以前去博物馆我就总在思考,语音讲解器只能按一个数字,非常简单,可是手机的功能比它丰富多了,为什么不能用手机导览呢?手机有文字、图片、视频等多种形式,还可以互动,应该可以把博物馆的很多方面都展示出来。

2012年,一次偶然的机缘与苏州博物馆有了接触,正逢以创新闻名的苏博有意在数字化方面有所尝试,我就毛遂自荐,与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组建了全新的团队,开始做博物馆行业的App导览。我们应当是文博行业最早试水的。当时是作为一个项目,更多地想着是为博物馆做点什么,不是为了赚钱。做完之后,上了App store,手机版和pad版的全部被苹果推荐了。当年的博博会上我们也作为新产品得了推荐奖。

考虑到博物馆爱好者的人群还是很庞大的,我们在博物馆导览之后,做了一款名为“博物馆·看展览”的App,这个本身是没有盈利的,我们都是自己去网上搜罗展览信息,然后提供给博物馆爱好者。希望给他们提供便利,让更多的人走进博物馆,首先让他们知道自己所在城市有什么展览,然后他可能会挑感兴趣的去看。经过这几年的坚持,现在平台已经录入了2000多家博物馆的信息,国内所有等级以上的博物馆都收录了,其中有200多家跟我们签订了战略推广协议。每天都在更新博物馆临展信息,我们希望真正为博物馆和用户之间搭起一座沟通的桥梁。

我们现在做移动应用,包括微信导览、临展的App等,也在做智慧博物馆的项目,以前主要是跟观众相关的,现在我们也深入到博物馆自身的系统里面。我觉得做博物馆行业是需要有情怀的,如果只想赚钱,或是急于赚钱,是没法做的。博物馆行业是个窄门,要把基础打好。近年来,国家对文化事业、博物馆事业支持力度很大,不论是场馆建设,还是智慧博物馆,亦或是利用新技术提高观众体验等方面都是如此。互联网泡沫也教会我们件事情,还是得够扎扎实实地做事儿,你才有真正的、后续的潜力,如果我们像大的互联网企业那样,是没法生存的,人家是烧投资的钱,我们是创业企业,还是希望能够良性循环。

单纯通过导览拿项目实为不易

弘博网

现在博物馆移动导览市场的情况如何?多棱镜这些年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姚小巍

这些年我们不仅做了不少如南京博物院、上海博物馆、湖南博物馆、苏州博物馆等全国知名的一级大馆的项目,也做了很多有特色的中小博物馆。比如新疆楼兰博物馆、贵州民族博物馆等,给他们做微信导览,相当于帮他们实现一个技术平台。因为做App成本比较高,有些小馆没有很大需求,所以我们做的是灵活框架,博物馆可以维护自己的展览、藏品,比较实用,观众直接用二维码扫一扫,就可以进行导览。

现在有一个情况是,博物馆往往不单独做导览,而是做成一个五六百万的大项目,然后直接找一个上市公司,承包所有的业务。我们做导览的能力很强,博物馆也知道我们很好,但这个项目我们还是拿不到。一般承包下来的大公司,他并不是每个都是强项,但是地方财政、监管部门只希望跟一个公司对接。所以这种情况就让我们在招标的时候很不利,即使我们的界面设计、技术开发和经验都是业界顶尖的。而且这时候还有一些资质问题,比如要求企业规模要达到某种程度,但这些资质对博物馆而言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几千人的大公司里,做这个博物馆项目的也就三四十人。我们团队四五十人,设计、开发和运营大都来自北大、同济、复旦和东大这样的著名院校,而且团队所有人专心就做文博行业,做这些项目没问题的,但是仍会被这些资质所限制。

多棱镜做移动导览始于2012年10月。当时我们有一种理想,觉得可以给博物馆导览来一场革命,大家都离不开的手机可以做很多事儿。当然刚开始推广也有很多困难,很多人觉得手机是很私密的工具,而且博物馆也不希望你掏出手机来,万一是拍照呢,万一再开闪光灯呢?其中有很多种很细节的体会。我曾经也抱着一腔热情,认为全国博物馆立马就能推广,但其实难度挺大的,后来我们就扎扎实实的做技术、做项目,慢慢地了解这个行业,观察行业发展的需求,努力辅助、服务其发展。我们的辅助主要在于帮助博物馆把对应的受众组织到一起,让整个行业发展的空间更广阔。

VR、AR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弘博网

请您谈一谈对博物馆信息化的看法?

姚小巍

博物馆在场馆建设方面的投入很多,建筑也都很漂亮,但我觉得就整体而言,博物馆还是以“物”为主的呈现方式,对观众感受的关注度还不够,其实还有很多可以做的。博物馆本身是在往纵深发展,职能从原来单纯意义上的收藏保护、陈列展示在扩展,手段上则在逐步地向信息化智慧化、公众教育方向发展,这些信息需要采集、呈现、分析、应用,是一个系统的过程。数字化包括采样、建档、三维建模等方面,现在也朝着智慧博物馆的方向发展,包括物联网、观众行为分析、博物馆职能部门数据共享等等,其实这是博物馆行业本身的要求。这些能加强博物馆自身的管理需求,更重要的一方面在于能提高观众的体验。

我们现在也在做一些博物馆进行数据采集,这些数据真正的用途很重要的一点在数字保护,也就是说把文物的目前状态按照最完整的方式呈现出来,并且保存好,可能很多年后,文物的这些信息都发生改变了,但是最完整最完备的信息已经存留,基于此我们可以再做很多事情。

数据采集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也是要用的,不论是三维采样,还是情景再现。如果与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技术结合,观众的体验就会有很大不同,VR、AR应该是未来三五年的一个发展方向。比如说我在北京,我可以通过VR等技术手段让观众仿佛亲临莫高窟的洞窟,我们称为“浸入感”,你就像进入并融入到场景中,在其中走动,能看到细节。已经有不少博物馆做了相关尝试,比如3D陈列等等,但是“陈列”跟“浸入”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现在比较常见的是360度的环视,还是平面下的,如果做得更好,用三维建模,可以真正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可以做到身处其中四周环顾,而且可以切换不同的点,从不同的角度去看,这又是一种更丰富的体验。而且在故事性方面可以有所加强。

AR对于博物馆观众提升感受更为有效。现在输入编码或扫描二维码,都是在wifi定位。目前室内定位,精度还不是特别高,但这个可以改善。可以想象的是,未来戴上AR的眼镜,观众走到相应的位置,就能看到对应的文物弹出画面,告诉你背后的故事等,现场的感官会非常好。这方面技术我们从去年就开始储备,研发,相信会给我们的博物馆客户带来一些惊喜的。

提高博物馆的聚集效应

弘博网

博物馆应该如何利用好互联网与信息化?

姚小巍

 

博物馆从最初的收藏,到后面的信息化、数字化,再到智慧博物馆,这是纵向的发展过程。近年来我们一直在说“互联网+”这个概念,其实我认为应该是”+互联网”,主体还是各自所在行业,是由行业内的人来做自己专业的事儿,不是互联网行业的人来做,互联网是服务于各行业的,是拐杖。在博物馆也是如此,互联网是辅助博物馆的,当然要意识到互联网本身的价值在哪里。

还有一点很重要,虽然我自己没有文博相关专业背景,但我们团队也有相关专业背景的同事,我们的交流和探讨,包括和博物馆业内人士的沟通,让我觉得博物馆行业目前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行业的凝聚力不够。一个行业如果想要发展,是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的,这种努力其实就是要聚集。我们为什么要与中国文物报社这样的行业主流媒体合作,共建“博物馆|看展览”这个平台,就是希望聚集,首先把展览聚集,受众聚集了,才有价值,行业才能做大。所以我们做展览汇总、做藏品故事,或者是跟踪一些文化热点、流行元素,都是希望做一些大众感兴趣的内容,让更多的人喜欢上博物馆。为什么淘宝能做大,就在于把所有的商家都聚集在一起,由于有这么多商家,再做支付宝的信用支付,消费者也就聚集了。

弘博网

您觉得应该如何提高博物馆的“聚集效应”?

姚小巍

现在很多大博物馆做得很不错,人流量也很大,但是咱们站在行业发展的角度来讲,我们应当考虑的是如何以大带小,博物馆自己要团结,要有这种意识,一起推动博物馆事业的壮大。别总是让观众只知道故宫、国博几个馆,还有数量十分庞大的各具特色的博物馆,博物馆应当让更多人了解博物馆,从而感兴趣,让社会知道这个行业在做些什么。比如,如果引导公众到博物馆看宝贝,那大馆在观众心中是有看点的,可是地方的、基层的博物馆要怎么发展呢?我们还是应当让他们理解,博物馆里收藏的不仅仅是器物,还有很多有关历史、民俗、文化等方面,甚至还有最新的科技展示。让公众感受到,参观博物馆对个人素质的提高是有潜在作用的。

博物馆针对青少年教育这方面是尤其重要的,最能获益的就是孩子。但是不能让孩子觉得来博物馆就是受教育的,每天都在受教育,好不容易放个假,还要来博物馆受教育,这就让人没有兴致了。总体而言,自然博物馆、科技博物馆针对孩子的做得比较好,有些历史类艺术类博物馆做得并不够。包括VR在内的多种呈现方式,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能吸引人,首先让人感兴趣,这是很重要的,其后若干才能谈起。当然声光电的运用都要适度,不能搞得像游乐场一样,新技术的运用是为了引起观众更广泛地参观兴趣,不是舍本逐末去替代扎实学术研究,是把让人不容易懂得研究成果转化为喜闻乐见的形式。

当情怀遇到现实……

弘博网

请您谈谈你多年来对博物馆行业的认识和看法?

姚小巍

未来博物馆行业应该会有一个大的发展。但博物馆一定要团结,要一起向公众推广。行业内也有很多企业,和博物馆性质不同,企业是为博物馆提供服务的。这些年来,我跟博物馆打交道,对博物馆人还是很佩服的,相比于其他行业还是比较纯正,是有情怀的,而且文化修养普遍比较高。收入水平在整个社会应该是中等偏低的,但还是在坚守、在奉献。当然一定程度上来说,博物馆的机制是有一些问题的,尤其是在激励个人积极性这方面,我希望国家、政策制定者能在这方面有所考量,有情怀归情怀,但是希望在现实面前能提供更好的保障。政策制定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收支两条线这点,博物馆再努力、挣再多钱,也不归博物馆支配,更无法调动每个人的积极性。我觉得政策还是要松绑,充分调动积极性,国家、博物馆、个人应该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利益不一致,怎么能做好?当然博物馆人也要努力做事,毕竟作为公益性机构,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承担了相当地社会责任。

系列专题还将推出运输、数字化、照明、展陈设计等诸多细分领域内容,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