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馆长谈博物馆发展之路

2016-04-11  作者: James Rondeau 来源: 弘博网

曾被游客票选为全世界最受欢迎博物馆第一名的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在2016年伊始便迎来了两件重要的大事:得到了博物馆自建立以来接受过的最高捐赠金额,这笔钱被指名用于扩充博物馆的亚洲艺术、绘画和版画方面的收藏;曾担任博物馆现当代艺术部门主席的詹姆斯·容度(James Rondeau)被宣布为新一任的馆长,接替于去年10月辞职的道格拉斯·卓克(Douglas Druick)。

图片描述
 

在今年2月,James Rondeau正式成为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第20任馆长。在新官上任的第一天,他接受了采访,从博物馆管理、价值、多样性等多方面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职责的转变

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我的第一要务是转换我的角色。从原来专注于现当代艺术,到现在要总览全局——因为这是一个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从原来自己去做一些项目,到现在为别人提供支持保障。在这个过程中,我要明晰自己的职责转变。

幸运的是,我已经在这工作18年了,期间和三任馆长共事过。他们不同的工作方式都对我很有启发。在这近20年里,我也看到了本土、国家、国际三个不同层面上,大家对我们博物馆所期待的变化。这些都为我任职做了准备。虽然这是我任馆长的第一天,但也是我过去经验的一种延续。

我心中构建了一个蓝图,下一阶段,要用一个全球化的思维来做现当代艺术,我们会更多地关注亚洲艺术。这是一个基本的指导方针,会重点关注但不能重此轻彼,我们要让博物馆在每个领域都得到发展。

今天我要和每个部门的负责人见面——他们之中的大多数我都曾合作过——我要知道他们目前都在做什么,需要什么帮助。这是我的第一项工作。在我看来,最初的几个月是一个倾听学习之旅。我不会急于大刀阔斧,我首先要明白我的同事们都在忙什么,力求最妥善地解决面前的任务。我会问他们:

哪些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又有哪些不足?

有什么你想做但是力所不及的?

在哪方面你能很好地运用各种资源,哪里感到困难?

我们怎么能够做出最好的展览?

如何找出有能力的员工?

总的来说,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目标是成为百科全书式的博物馆。资源是有限的,既要有全局观念和长远的计划,同时也要看到那些迫切的短期的任务,而我的工作是做统筹管理。

芝加哥的名片

博物馆是一项公民事业。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是芝加哥的标志之一,和芝加哥历史紧密相连,从哥伦比亚发现新大陆到现在,到未来,这座城市的气质烙印在这个博物馆之上。这里是我们的家,与我们对这座城市的自豪感紧密相连,因为这个博物馆也代表着这座城市。当这里的居民想要了解这座城市,他们可以来这里;当外来的访客想要了解这座城市,他们也会想到这里。

我们与本市的很多艺术机构都存在良好合作。不仅关注视觉艺术领域,比如当代艺术博物馆和田野博物馆的人类学材料;也和Lyric歌剧院、芝加哥交响团以及the Shedd水族馆等有着合作。他们都是我们的的搭档,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合作与共赢。成功是共享的。我们期待着共同把芝加哥建设成一个繁荣的、多元化的大都会。

“参观者主导”的思维方式

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说,博物馆界正逐步转向“参观者主导”。我们需要明白参观者的需求,这其中既包括已有的参观群体的需求,还要设法拓展更大的、更多元化的参观群体。在这方面,数据统计是一个新的出路。过去五年里,我虚拟平台的展品、展览、项目策划方面都取得了巨大进展。这是全新的东西,符合人们的期待和需求。博物馆人需要了解:参观者如何看待一个展品,如何安排参观,在参观之前如何搜集信息,以及他们在博物馆里的移动轨迹。这些非常重要,例如,我们发现,大部分访问的三楼现代展区的人,实际上进入密歇根大道。所以我们可以采取这样的数据来了解参观者的需求。

最明显变化就在眼前。在之前制定的交通指示中,参观者被引导乘坐电梯从现代展区的Monroe街到二三层的画廊。电梯就在Griffin角的左边,有两部,一个供访客使用,一个是不对外开放的货梯。四年过去了,我们才发现自己错把货梯贴上了可供访客使用的标签,而实际上他们用不了。现在,博物馆学会用参观者的需求来考虑自身的发展,这贯穿于所有的工作:学习、标识、数字化预约、参观路线、出版等等。现在学术出版也都越来越多地实现网络化了,而不再是仅仅出纸本导览手册。在过去五年中,有很多优秀的学术研究都通过网络出版。世界总在发生变化,与时俱进是我们的挑战。

数据收集是最受关注的一部分。但是不仅要收集,还要分析,以及应用于实践。比方说,过去的模式是:把图片往墙上一挂,然后让参观者来看。这是单向性的,观众与展品没有交流、互动。而现在,展览的模式不断改变,博物馆应该提供什么,观众会如何看待馆方提供的信息,这些交流会影响博物馆的做法。如何展示、如何传达信息不是博物馆再也不是博物馆自说自话的事儿了,这个过程变得多元化,博物馆一般根据数据统计结果来做决定,并不是一拍脑袋而是数据指向的。

当然“参观者主导”的模式不会改变博物馆学术性、教育性的使命,只是根据参观者的期望改进呈现的方式。例如,我们发现引入“时间线”有助于参观而且反馈极佳,就多加应用;发现参观者在喜欢听到作者亲自讲解他们的作品,我们也多加应用。展览的内容和质量没有改变,但呈现方式在不断进步。在适应参观者需求的过程中,以前我们总习惯于小修小补,但最终明白,博物馆需要的是充满灵活性和生命力的新东西。

博物馆的多样性

我为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在现当代艺术中的成就而骄傲。例如,二楼的现代展区中,超过三分之一是女性艺术家的作品。目前有来自苏丹、中国、日本、韩国、秘鲁、阿根廷、委内瑞拉、巴西、南非等各个国家的作品。在这里,现当代艺术品的多样性,远比你在任何美国艺术博物馆看到的丰富。

我们目前也在寻找新的艺术叙事方法。我今天会见了我的一位负责美国艺术的同事。她正在研究美国艺术从本土向其他美洲国家扩散的过程。她将目光投向拉丁美洲和加拿大,我认为这非常有意义。这里还有北美土著民族——彻罗基族艺术家的作品;有第一个进入美国博物馆的变性艺术家,Greer Lankton的作品。我们在多样性上做的非常好,在现当代艺术中一直是领导者。这里我仅以美国艺术举例,但这远非全部。在这里你会看到欧洲艺术、拉丁美洲和亚洲艺术争奇斗艳。

多样性同样体现在我们的员工构成中。在这里有色人种的比例非常高。如果你关注我们的教育部门,或者一些公众活动,你会发现我们员工的构成非常多样化,未来我们也会进一步增加这种多样性。现在我们的新员工几乎都是年轻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但他们同样出色。我们还参与了“Mellon倡议”,旨在从有色人种中培养年轻策展人。

我再次重申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两个核心的长远目标:一是在藏品与展览中增添全球化色彩,特别是亚洲元素的应用;二是提升参观者的综合体验。我们把这归结为两个关键词:“全球性”和“包容性”,而架在这两个词之间的桥梁就是“多样性”。在未来你会看到,这些关键词贯彻在我们所有的工作之中。

JAMES RONDEAU的艺术履历:

现任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馆长,策展人。1998年始加入该馆,曾担任现当代艺术部门主席。作为美国现当代艺术领域最著名的策展人之一,他在Wadsworth艺术学院、哈佛大学、康涅狄格大学等地组织过许多艺术活动,为Robert Gober, Stan Douglas, Marlene Dumas等许多艺术家策划过个人展览。Rondeau拥有许多艺术头衔,如第49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的美国馆理事及联合策展人、巴塞尔艺术展顾问委员及策展人等等。

本采访由Newcity Art网站记者Elliot J. Reichert发布,弘博网编译。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