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汪涛:中国私人博物馆可持续性堪忧

2015-12-11  作者: 吴可佳 来源: FT中文网

建于1879年的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是美国历史最悠久、藏品最丰富的艺术博物馆之一。馆藏五大洲、从古至今约30万件艺术珍品,其中大量印象派作品更是享誉世界。汪涛博士,曾任纽约苏富比副总裁兼中国艺术品部主管,并任职过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是国际著名的古代青铜器专家,今年4月起,被委任为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管。专栏作家吴可佳就博物馆管理和亚洲艺术市场等问题采访了汪涛先生。

吴可佳:在来到美国之前,您有很长时间在欧洲工作。相比欧洲和美国的博物馆,在您看来它们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汪涛:我在欧洲时没有在博物馆工作,到美国的博物馆工作后,我感觉它们的主要区别是欧洲的博物馆基本上由政府资助,像大英博物馆:虽然它有董事会,但是它的资金来源主要是英国政府拨款,因此在操作方面更像政府部门的运作方式。而美国的大部分博物馆,包括大都会博物馆和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是私人性的博物馆(Private Museums),由一群董事对博物馆进行决策。因此他们与社会当地的关系更加密切,因为这些董事是当地较为成功的人士,在工业、经济各方面做得出色的人,他们的考虑与决策是与当地的城市和社区紧密结合的。因此美国博物馆的模式,在我本人来看,是比较好的,因为它与当地的社区、收藏家和艺术爱好者有更强的互动。在这方面,欧洲的博物馆做得不如美国的博物馆。

吴可佳:从中国艺术品收藏选择的偏重而言,欧洲和美国的博物馆有什么区别?

汪涛:欧洲地区的博物馆现在对中国艺术品的收藏行为很少,因为一是各个博物馆的收藏基金很小,另外在个人捐赠方面也牵涉很多政策方面的问题,所以欧洲博物馆要继续扩展中国艺术收藏,不管是购买还是接受大的捐赠方面,所面临的问题更多,不像美国的博物馆在建立馆藏方面,操作更加灵活。

吴可佳:您刚才提到贵馆有个当代艺术部,负责全球的当代艺术收藏,也包括中国的当代艺术收藏,是这样设置的吧?

汪涛:对,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最大的一个部门是当代艺术部。该部门历来是以西方当代艺术为主,近几年来,由于当代艺术更加全球化,所以他们也开始关注亚洲当代艺术的创作,包括印度、中国、韩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并建立自己的藏品。

吴可佳:您本人在艺术界的职业发展跨了很多领域。从过去的一二十年来看,您感觉亚洲艺术的收藏有什么新趋势吗?

汪涛:从艺术发展来说,过去的十年出现了多样的收藏形式。传统的青铜器、玉器、瓷器和装饰性艺术(Decorative Art),市场已经很大,包括博物馆和私人的收藏,局面已经打得很开了。另外发展很快的是当代艺术,在过去五年中,整个亚洲当代艺术是井喷式的发展,各大博物馆和藏家对这一板块都表示关注。我觉得这一方面的发展是超过了其他领域的。在这个趋势里面,有的比较领先,有的稍微滞后,但总体来说,从多样性和深入的程度而言,可以说达到了空前的地步。

吴可佳:作为中国艺术的专家,您对于想加入这一收藏领域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汪涛:对于中国以及亚洲艺术进行收藏的话,就藏家而言,还是以个人兴趣为主,但是我觉得首先要了解艺术市场、以及艺术史走向的知识,这是很重要的一步,因为无论是收藏古代还是当代艺术,你都要找到最好的、最有代表性的艺术作品。另外艺术市场是不断变化的,因此在收藏亚洲艺术的时候,一定要把眼界打开,不要只盯着某一类、或某一个时期的作品,甚至不要只盯着中国艺术这一个板块。因为亚洲其他地区的艺术、以及西方当代的艺术,它们的很多语言是共通的,你了解得越多 、你越能在艺术市场里找到真正具有价值的东西。了解市场、了解艺术、了解自己的兴趣,如果能够做到这三点,我觉得一个收藏家是能够成功的。

吴可佳:最近几年国内有很多藏家建立了自己的私人博物馆,而在美国有这样的一个传统,收藏家在人生的一定阶段,往往将收藏捐给大的博物馆。您如何看待这两种方式?

汪涛:在中国,私人博物馆是一个新的趋势,这个趋势我们在全球很多国家都能看到。例如西方的博物馆,一百多年前,也是从私人的捐赠开始发展起来的。但是现在欧美的私人博物馆和中国国内的私人博物馆概念相差还是比较大。中国的私人博物馆与藏家个人结合比较紧密,在欧美的话,所谓的private museums,只是不由国家来管理的博物馆,但它们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公立的,因为是全部对大众开放的,而且管理理念是向社会进行回馈,因此与中国的私人博物馆概念不一样。中国的私人博物馆刚刚兴起,我觉得这方面可以考察日本六十和七十年代大量出现的私人博物馆。中国的私人博物馆也会经历不同的发展阶段,最后,其中部分成功的,我觉得会发展成今天欧美所谓的private museums。如果你看今天日本的私人博物馆,它们最早也由某个个人建立,之后其社会功能逐渐扩大,向公立方面去转。

中国现在的私人博物馆是藏家将个人收藏放在博物馆里展示,但在产权所属方面,还在尝试阶段。在美国,如果一个藏家把个人收藏捐给博物馆,他(她)会得到税收方面的优惠。这样藏家在把收藏捐给博物馆后,他(她)会觉得藏品能够得到很好的保管,另外感觉多年的心血在经济上也有一定的回报,会很愿意把藏品捐给博物馆。目前中国在这方面也没有真正的税收政策,因此大家把藏品作为私人财产来对待,而不是把藏品捐给社会,社会给他(她)以回报,他(她)把艺术品交给社会来管理,得以新的发展。因此从中国的私人博物馆未来发展而言,还是要做些研究,可以看看日本的情况以及欧美的情况,对于自身的长远发展,会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

吴可佳:我想另外其他的优势包括博物馆在树立学术价值、维护馆藏等方面,对于艺术品的长期保存还是非常有价值的。

汪涛:对,因为现在的私人博物馆往往是把艺术品放在馆里,但是没有精力和资金维持下去。如果光靠卖门票来维持一个博物馆,这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是不可能的。在美国,会有很多资助人募集大量资金,有一个endowment(捐赠资金),作为运营资本,这是需要的。另外博物馆自身也能开发盈利的模式,这样可以把自己的博物馆永久的保留下去。现在中国很多的私人博物馆都在担忧这个问题,如果有一天创办人没有钱了,或者不能维持下去了,这些博物馆今后怎么办?可能就自生自灭,那么绝大部分的私人博物馆今后都不会有很好的发展。

吴可佳:假设中国有藏家希望把个人收藏捐给贵馆,不知有怎样的操作手续?当然古董方面会比较困难,那当代艺术方面呢?

汪涛:作为艺术博物馆,我们非常欢迎、也非常希望得到藏家或艺术家的捐赠。这样的话,对于我们的馆藏,是一个很大的支持。博物馆在接受捐赠方面,会考虑多方面的因素。首先是作品本身,是不是能够代表一个高度、或者是不是艺术家作品中富有代表性的。另外每个博物馆不可能将世界上所有的艺术品都收藏起来,因此在取舍的时候,它会有考虑,就是与博物馆未来发展的规划,是不是能够结合起来,即是否合拍。

吴可佳:刚才谈到美国博物馆的运营,您提到了董事会。如果有中国的藏家或者艺术资助人有兴趣加入贵馆的董事会,需要经过怎样的流程?

汪涛:博物馆的董事会有自己的提名、投票流程。在选取董事的时候,它会考虑这个人是否能对博物馆的发展,做出关键的建议和帮助。如果某位亚洲人士对于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发展有个人的见解,能够出好的主意、做出帮助,我们会非常欢迎这样的人士参加董事会。关于董事的筛选,会有一个委员会,采取提名、投票通过。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看到中国的艺术家或赞助人,能够成为我们的董事。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