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博副馆长黄雪寅:博物馆征集更重要的是藏品背后的故事

2015-11-19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2015年11月10日,“草原的色彩——官布捐赠首博作品暨官布绘画艺术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幕。官布先生的夫人萨沄女士和凝结着一代人记忆的美术作品《草原小姐妹》故事原型主人公龙梅、玉荣姐妹来到开幕式现场,同时展出的还有官布先生的其他画作一百余幅。

这是一场捐赠藏品的展览,展品背后有着怎样动人的故事?面对捐赠者,首都博物馆是如何接收藏品、如何将其展示出来?当下博物馆又该承担何种社会责任?本期弘博名家专访首都博物馆主管文物征集、保管工作的黄雪寅副馆长,听她讲述捐赠背后的动人故事、介绍首博的文物征集与藏品入库研究过程。


参加展览开幕式的龙梅、玉荣姐妹

捐赠行为就像嫁女儿

博物馆要让“娘家”放心

官布先生的作品捐赠,其实早在2014年就已经开始洽谈,事情始于北京市文物局的牵线。画家官布先生年事已高,其实早有捐赠的意愿,身体有恙住院时,一位友人去医院看望他,官布先生表达了想将自己的作品捐献给博物馆的愿望,希望有博物馆可以将其作品进行较好保存,而不使之散落。

官布先生的艺术成就自不必多说,他的作品所反映的草原文化与风光,将草原最本质的东西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他作品中也有不少北京题材的画作,这也是首博收藏定位中的重要内容;他对传统绘画艺术保持严肃的态度,始终坚持继承传统的艺术道路,作品很少在市场上流通。他的积蓄也多用于公益性事业,退休后发起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资助少数民族画家等等。官布先生的夫人是中国近代史上有名的新闻界开创人物萨空了先生的女儿萨沄老师,萨老师也是一位学问修养很高的新闻工作者,夫妇两人在捐赠作品的问题上意见非常统一。

后来友人通过北京市文物局将首都博物馆推荐给官布老师,因为首博作为北京市所属最大的博物馆,主体建筑才落成十年,文物保护设备、库房条件等方面也是国内一流的。首博新馆正式投入运营之后,官布夫妇曾莅临首博,也对首博有着良好的印象。

之后不久,官布老师不幸辞世,其夫人萨沄老师希望完成先生遗愿,于是通过友人和北京市文联找到北京市文物局,文物局继而联系到首博,文物局领导指示要处理好此事。黄馆长作为首博主管文物征集、保管工作的馆长,深感捐赠工作的社会责任重大,并且面对萨沄老师是86岁的老人家,打破一般文物征集由两位以上征集部门工作人员去接触藏家,然后藏家需要将藏品送至首博走征集流程的常规作法,亲自带领两位征集部同事登门去商谈捐赠一事。

目前萨沄老师捐赠给首博的官布先生作品有156幅,但最开始确定的捐赠品远没有现在的这么多。在接触过程中,首博了解到,在內蒙古通辽科尔沁博物馆内有一个官布艺术馆,官布先生已将很多作品赠与此馆;之所以没有赠与更多作品,是希望找一个保存条件更好的博物馆整体捐赠收藏。得知此事,首都博物馆近现代征集部第一时间请萨老师和她的儿子参观考察了首博展厅和文物库房。正如黄馆长所说:“要让好的艺术品在博物馆安家落户,就像人家把女儿嫁给你一样,应该让捐赠者了解博物馆藏品的保存环境,确保捐赠人放心。”萨老师和家人参观了首博的展厅和文物库房,同时也参观了博物馆举办的其他画家的作品展,馆方将以前展览的图录介绍给他们,也包括藏品档案管理和电子账目等,他们感到非常满意和放心,认为将官布先生作品交给首博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藏品背后的艺术人生

后来,萨老师就开始整理官布先生的大量画作。一开始提供的捐赠名单中并没有《草原小姐妹》这幅作品,交谈中首都博物馆了解了官布先生生平故事,并对官布先生一生的艺术成就进行了深入研究,深知《草原小姐妹》这幅画的重要价值,于是,请教萨老师这幅画是否已经出售或捐赠?萨老师表示目前这幅画正在和一家机构商谈接收事宜,画作也已经运送到那家机构,但是作品仍在评估中,还没有结果。得知后黄馆长表示,既然其他同类机构选择收藏,我们尊重藏家的意愿,这是职业道德。后来,首都博物馆得知在评估的过程中并不顺利,萨老师的儿子也表示希望尽快处理好此事,于是要回了画作。此后,萨老师将整理好的捐赠作品目录单交给首都博物馆时,馆里发现第一件就是《草原小姐妹》这幅求之不得的名画!萨老师决定将该作品捐赠给首博。

见到这个目录单,首都博物馆的同志们非常激动!对萨老师和她的儿子表达了深深的谢意!黄馆长曾在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作过访问学者,她知道给著名画家举办画展不仅要展示其作品,还要展示其创作过程,从素描稿到画作创作历程都很关键。于是,她向萨老师提了一个“非分之想”——问她能否打破现在的捐赠格局,再增加一些手稿、速写等内容的作品,以便充分展现官布先生艺术人生,而不仅仅是一些藏画。比如油画《草原小姐妹》,希望看到官布先生最初创作时准备的素材,例如速写、肖像画等。萨老师表示非常赞成,但官布先生一生的速写及肖像画太多,需要一些时间整理。那段时间,萨老师非常辛苦,找出很多封尘已久的画稿,并将《草原小姐妹》最初的素描稿也找了出来。那时老人家都累病了…… 开幕式上,画作主人公龙梅、玉荣俩姐妹在发言中还提及此事,证实这幅素描稿的确是官布先生当时在医院看望她们时给他们画的速写。这样就完整地在再现了这幅画的创作历程。


龙梅、玉荣的素描头像

在捐赠过程中,最让人感动的是萨老师及其家人对艺术的尊重。人,生存于社会,钱固然很重要,但是在捐赠过程中,萨老师始终将艺术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在挑选画作时,她将画册打开,让黄馆长和首都博物馆征集人员再选一些有收藏价值的作品,首博同志感觉不大好意思,怕选中了萨老师的衷爱之物。萨老师却放心地对黄馆长说“你们选吧,我相信你的眼光”。后来又从画册中挑选了一些作品,其中包括一幅《洁白清香》画作,萨老师说原本打算将这幅画留在身边陪伴她终老,但既然首博选了便慷慨赠予。出于对艺术品的尊重和热爱,萨老师割心头之爱赠与博物馆,这份高尚的情操让我们十分感动。如黄馆长所言:“实际上,通过这次捐赠,我们受益的不仅仅是收藏了作品,更感受到官布先生、萨沄老师夫妇的人格魅力和对艺术执着的追求以及对公益事业的热爱。他们建立少数民族美术家促进会,培养了年轻人,最后又将作品无私赠予国家,我们更多地被他们的行为所感动,也更加感受到这份工作应当担负起的社会责任。”


洁白清香 国画

关于捐赠的思考:

将藏品背后活的灵魂留给后人

捐赠流程主要是萨老师提供清单,首都博物馆去接收。在这一过程中,征集部的工作人员始终陪在萨老师身边,通过萨老师的口述,对每件文物的定名、尺寸、描述、背后的创作故事等进行了详实的记录,这是非常重要的。作为博物馆征集来说,到底什么更重要?作品本身当然重要,而作品背后有关创作本身以及与之相关的所有故事也非常重要。只有这样,在将来做研究或者做展览时,才会有更多的材料呈现给出观众。这些材料是不可再生的,如果不去搜集、不去询问、不去记录和整理的话,将来能知道的就非常有限,人消失了会带走许多宝贵的信息。所以在征集过程中,首都博物馆这方面的工作做得很充分。包括官布先生生前的录像带、DVD,参加活动的一些证书、照片都收集了,很完整地收集了艺术家官布先生的人生故事。2003-2004年首都博物馆接受博物馆界泰斗级人物苏东海先生和夫人的捐赠时也是采取了同样的方式。黄雪寅馆长认为:“这是博物馆在征集过程中必须要做的事情,也是体现专业程度的最重要方面。这些材料收集成功,将来研究、展示的材料就会很丰富,藏品就会活起来。”

另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举办捐赠展。当时按照萨老师的要求,是希望这些作品能够展出,能够面对观众,能够不断露面,而不是永远地藏在库房里。所以第一步,首都博物馆答应萨老师先做捐赠展,而且按照萨老师的要求于本年度之内完成。所以,首博领导班子做出决定要在年内做成此展览,并且要做好。在展厅档期非常紧张的情况下,依然坚持为捐赠展留出展厅。在筹备过程中,征集人员从始至终参与展览工作,撰写大纲、写每件展品说明,都由征集部人员参与完成,因为他们了解过程,也知道每件文物背后的故事。包括图录上的文字、布展的后期阶段、甚至是后期的宣传方案,也都由征集部配合完成。从这些方面来说,体现了首都博物馆部门之间的高度协作精神,大家只有一个目的——回馈给官布先生、萨沄老师一个好的展览。


萨沄女士和黄雪寅馆长的合照

博物馆的社会责任:

传递藏品背后的精神

据黄馆长介绍,这次展览首博以一个非常有诚意的姿态来回馈捐赠者,使用了包括地铁广告、电视台、报刊、网络等多渠道进行宣传,并且觉得这些钱花得值。首先,因为这些作品本身就是无价之宝,是一笔巨大的财富,面对这些无偿的捐赠,举办一个展览,宣传花费是应该的、是值得的;对藏家来说,他们拿出任何一幅作品走市场拍卖都可以换回来很多钱,但是他们捐赠博物馆的这种精神却不是金钱能回馈的。所以展览开幕式上首都博物馆设置了一个环节,邀请草原英雄小姐妹龙梅、玉荣从内蒙古来首博做客,与官布夫人萨沄老师进行历史性会面!其实她们之前并没有见过,最感人的地方在于,龙梅、玉荣姐妹俩其实也只在课本上见过这幅画,这次展览也是第一次见到原作,所以,她们也非常激动。当年画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人很多,而她们当时年龄很小,一个九岁,一个十一岁,也分不清谁是谁。因而她们见到萨老师的时候很激动,拥抱在一起仿佛见到了母亲一样,这是历史性的会见,就是因为这幅画让他们有了今天的见面。


地铁广告

2014年“六一”儿童节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到海淀区一所小学参加活动时对少年儿童如何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出了要求,让孩子们学习过去的英雄,其中就提到草原英雄小姐妹。人需要有榜样,需要精神的支持。作为年轻人来说,什么是理想,什么是追求,什么是核心价值观,这些东西我们可以通过学习英雄得到一些启发。而英雄姐妹龙梅、玉荣也表示要向萨老师学习,回馈社会。展览开幕式上,很多人见到萨老师和龙梅玉荣后很受鼓舞,觉得这个时代真的需要这种精神,他们的行为本身就在教育大众。黄馆长讲了见到两位小英雄时的情景,她带着馆里的车去机场接龙梅玉荣,举着牌子、拿着鲜花在那里等她们,很多出来的旅客得知首都博物馆要举办一个画展,有曾经课本上的《草原小姐妹》那幅油画,要把她们请过来后,旅客就跟馆里一起等,要见一见小英雄。她说,当她远远地看到姐妹俩缓缓走来,心里很酸,玉荣安装了假肢,龙梅脚趾全部是软骨,走不了很多路,当年都冻坏了。俩人就拎了一个小箱子,很简单的行李,从远处缓缓地走来,那一刻让人感动。她们一生都在那个风雪夜改变了,冻坏了就是冻坏了,我们可以穿裙子、穿丝袜、露着腿,而她们却不能,她们顽强生存的意志也很值得我们学习。这种正能量应该去宣传。

当今博物馆主张为了明天,收藏今天。因为保护文化遗产过程中如果不收藏今天,今天就会消失,那明天就没有什么可收藏的了。你知道首博的近现代征集部都收什么吗?黄馆长告诉我们:APEC峰会中的器物能收的我们都收了,如有各国领导人签名的、著名的“未来之舟”;九三阅兵也是,首都博物馆在向全社会征集活动的物件;这就是一个博物馆为了明天保存今天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方式,这也是博物馆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这次捐赠的整个过程,首都博物馆参与人员始终被感动着,也一直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这批捐赠从艺术成就上本身也值得被首博收藏,更何况还有背后这些动人的故事。

背景链接

官布先生简介:

官布先生,蒙古族,1928年出生。原中国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内蒙古自治区美协副主席、秘书长,北京市美协副主席、秘书长。离休后创办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任会长、终生荣誉会长。曾是第二、三届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委员、第五、六届北京市政协委员。

官布擅长油画、国画,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油画《傍晚》、《幸福的会见》、《草原小姐妹》闻名。八十年代后转以国画创作为主,代表作有《栋梁之材》、《冲锋》等。2009年,中国美协、北京文联、北京美协和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主办了“官布从艺六十年绘画展览”,北京文联主办了“官布从艺六十年创作研讨会”,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中国近现代名家书画集——官布》。

萨沄女士简介:

萨沄女士,又名萨苦茶,蒙古族,1928年出生。是20世纪我国杰出的新闻工作者、社会活动家和民主人士萨空了先生的长女。多年从事新闻编辑工作,曾在国际新闻局和外文出版社任翻译;在《内蒙古日报》、《健康报》和《大众健康》等报刊任记者、编辑、高级编辑和主编。现任官布民族美术基金理事长。著有《我的父亲萨空了》一书。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