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王毅

2014-11-11  作者: 来源: 新浪城市

新浪:各位网友,刚才我们已经带领着大家去参观了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那现在在我身边的是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的馆长王毅先生。今天我们非常的高兴能看到王馆长,也请王馆长给我们的网友来交流一下,为我们解答一些问题,好吗?

王毅:好,可以。

新浪:同时也要给我们的网友介绍一下,王毅馆长同时也是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所长,和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的队长。

王毅:对,我做了几十年的考古。

新浪:考古工作非常的专业啊,我们都知道,金沙遗址是在二十一世纪中国第一个重大的考古发现,金沙遗址在考古学上的位置和意义又是怎样的呢?

王毅:你这个问题提的非常好,因为金沙遗址发现这么几年来,大家一直在问,到底在中华文化史当中有什么样的地位。我说一个简单的事情大家就可以明白了。我们文献记载这个地方是2000多年前,这个地方是不毛之地,可以说是蛮荒之野。但是今天金沙遗址、金沙遗址博物馆开馆以后,金沙遗址它所展示的文物是一个高度的发达的文明,你看出土大量的金器、玉器,由此可以证明,成都平原早在3000多前,已经成为一个文明的发祥地,它已经成为了长江上游的文明起源中心,那么金沙遗址的发现,可以说是改写了中华文明史,长江文明史,我想对世界文明史的起源研究也是有贡献的。

新浪:整个的金沙遗址的考古发现工作,我相信王馆长也参与了。

王毅:对,我是非常容幸的参与到很多重要的环节。

新浪:我听说现在只是发掘了在地面之下一米多的高度,但事实上,底下还有三米左右还没有进行完全的开发?

王毅:金沙遗址跟其他的地点不完全一样。它一直是一个正在进行时的这么一个过程当中的一个遗址。我们一般的考古发掘发掘完了以后才建博物馆,但是金沙遗址,当发掘到很少一部分的时候,已经确定它的价值以后,我们很快就停下来了,什么原因,它就是地下大量的文物埋藏在那个里面,这些文物当中还有很多有机质的文物,比如象牙呀,那些东西,那些保护情况就很困难,我们正在攻关。

金沙遗址目前我们的发掘,目前不到十分之一,已经发掘出土有几千件文物,如果按这个比例上推的话,那个地点还会出几万件金器、玉器和象牙、那么它的文化堆积,从一米到四米多的堆积是不等的。最深的地方超过四米,可以说大量的文物还埋在下面。因为我们保护的原因,因为我们想给我们的孩子们,我们的未来留下一些东西,我们不能前代人把所有的东西都发掘完,我想这个是对历史,对后代负责任的这么一种态度。

新浪:而且我们在那看到了象牙,包括一些榕树,这都是让我们会对3000多年前成都的气侯、地质、环境产生新的一些联想。

王毅:实际上金沙遗址,从今天的金沙遗址看到那些文物情况看,3000年前的金沙跟今天的成都实际上是很相似的。那么多文物,那么精致,玉器色彩斑斓,丰富多彩。你可以想像当时的一个这种非常富庶、非常繁荣的那么一种景象。他们说成都是伊甸园,如果说成都有点像伊甸园,我想这个伊甸园从3000多年前,就可以算是伊甸园,而且这个3000年的金沙和今天的很多的方式都是比较接近的,那么就是可以说,我们今天的文化是得益于几千年的我们的文化哺育,我们今天的文化都是有历史渊源的。

新浪:它和三星堆的遗址,因为我知道三星堆的遗址离成都的距离也很近,它们是有这种历史传承的吗?

王毅:我们实在是没有想到,金沙遗址在成都市区能发现。过去我们都知道,在86年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三星堆遗址,那个是在广汉北边,距成都今天这个位置大约是36公里的位置,有一个古蜀王都。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一直是所有的公众都非常关心的,我们实在是没有想到,三星堆当中一个王国完结的时候,这个都邑到了今天的成都。因为文献记载里面,从来没有这种说法。我们没有想到,金沙遗址的发现,一下就证明那个都邑完结以后,这个都邑就搬到成都来了,那么成都作为它的文明史的史段,至少可以推前到距今3000年的金沙时期,也就是相当于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那么一个非常早的一个年代。

新浪:还想知道的是,今天我们看到在金沙遗址博物馆,络绎不绝的游客交织着来参观,来领略这个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而且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5.12”的国难纪念日的一周年,所以金沙遗址博物馆也向所有的公众提供了一个免费开放?

王毅:今天我估计会是上万人,我们金沙遗址的所有的员工都以极大的热忱来欢迎我们今天特别的日子到来的观众。金沙遗址在汶川地震这么一个时间,特别的阶段当中,经受住考验,金沙遗址的整体没有遭到破坏。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209期
大家说|策展人与展评人共话“考古成都”
如今“考古成都”收官在即,策展人的设想是否得以呈现?弘博网联合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特别邀请三位具有不同知识背景的观众,讲述真实的观展体验。
2018-08-13
第208期
烈日当头,听说你又去博物馆门口排队了
现如今,排队好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无法避免的事情。出行乘坐公交地铁要排队,吃饭要排队,喝奶茶要排队,有时上卫生间还要排队。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排队的存在。博物馆也不例外。
2018-08-1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