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章申:解密国博改扩建争论

2015-08-20  作者: 来源: 中国国家博物馆

暑假来临,为了吸引更多的少年儿童观众,伫立在天安门广场东侧的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了《生命之绘——迪士尼经典动画艺术展》,展现华特迪士尼工作室90多年来的动画传奇。在2014年,国家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已经攀升到了765万人,跻身全世界最受欢迎的博物馆前列。“国内领先,国际一流”,这是国家博物馆的建馆目标。2010年底国博改扩建竣工时,馆长吕章申说,硬件已经达到了国际一流,而今的差距在于软件。当我走进国家博物馆8000平米的恢宏厅堂,似乎还能听见萦绕在其间的议论声,毕竟对于文化软实力,常常存在着争论的空间、见仁见智。国博既有令人瞩目的地标性,和国家形象窗口的特殊性,同时也承载着多元化的公众文化期待。我带着种种的问题,前不久,和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有了一次相约问答。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国家博物馆原名中央革命博物馆,是名震京华的建国十周年“十大建筑”之一,但是因为建筑资金捉襟见肘,比对面的人民大会堂少建了两倍多的面积。周恩来总理遗憾地说,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以后一定要弥补这个遗憾。2005年,清华大学建筑学专业出身、在文化部和建筑打了三十年交道的吕章申,调任国家博物馆馆长。在此之前,国博已历经了一年的招投标,确定了中标的设计方案,由德国某国际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和中方合作设计。但是让德国设计师诧异的是,他们的设计方案被发改委的专家们否决了。甚至,在一场相关概念竞赛的评议当中,周干峙、吴良镛等11位中国建筑专家一致表示,国家博物馆的改扩建,要以宏扬民族精神为前提,中国建筑师对此有着深刻的理解,完全可以做出最好的设计,没有必要进行国际招标。

图片描述

吴小莉:所以当时发改委基本上是要把他们的案子给驳回去了?

吕章申:驳回去,就是这个项目等于缓建。这个方案我看完老人,它与老建筑的结合,不是采取中国统一的格调,它是采取对比的格调,就是你过去的老建筑,越是中式,我就越需要西式来对比。特别是有几个重大的问题,第一中央大厅当年设计的是24000平方米,我说你这个大厅太大,他们的理论是,他希望是天安门广场的延伸,天安门广场很大,这大厅也大。我说我这儿缺的是展厅,不是中央大厅,这是第一。第二,我说这个建筑呢,中国人对十大建筑很有感情,你必须让国人和我们过去十大建筑本身要协调一致,略有差别可以,但是你不能采取对比的办法。第三,很多功能上存在着缺陷。他听我一说有道理,而后用很快的速度就改。小莉你刚才看到,我们这个艺术走廊,也是西大厅,你看着很大,8000平方米,也就是过去的他设计的是三分之一,已经很好用了。

吴小莉:他们改方案的时间是三个月,但是只得到了发改委大概百分之五十几的同意?

吕章申:当时是这样,当时也是有一些领导,包括发改委的领导希望这个馆能够推倒重建。因为建十大建筑的时候缺钱,里面有很多没有深入到地下,很多构件的质量不行,推倒重建以后生根了,又省钱、又坚固,他们觉得这样的方案比较好。我当时接受了这个方案,就跟德国人说了,结果出来以后,专家论证会有51%的专家不赞成。为什么?不能把老建筑推倒,因为它是历史,一定把老建筑留着相当一大部分,而后在里边进行改造。这个时候我们就改变了主意,马上给他们讲,就是留三面,把老馆的三面统统留下来,而后在中间向东扩建,这样把老建筑大部分留下来,新建筑镶在中间,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不显山不漏水,一看外表没什么变化,但是内里是一个现代化的博物馆。

图片描述

吴小莉:我们看到的老建筑的内里进行了改造,那外围呢?当时担心它的根基不够稳固的部分,我们怎么解决?

吕章申:加固了,最后要加固深耕,这样就解决了不安全的问题,但是这样就比那个要花一些钱,相对来说,要花的多一点点。 新馆的建筑设计展,你们还可以拍摄正面,你看正面,中间这个芯就大了吧,院子也没有了,而且这是东立面,完全崭新的,这两个建筑面积扩大三倍,新老建筑结合的很完美。

吴小莉:现在回过头去看,当时有十家竞标,最后我们选择了一家,还经过了大幅的修改,进行到了现在,才到了现在的国博现状。如果我们一开始,中国的设计师来进行建设,是不是就会少走一趟冤枉路?

吕章申:确实是这样,国博开始招投标的时候,吴良镛先生、周干峙先生就坚决反对,就是不能再让外国的设计单位参与了,因为外国人在我们国家搞这些建筑,成功的时候不多,我们成了试验场了,他们是抵制的。所以请他们来参加作为这个方案的评委,他们都不参加。确实吴先生讲的这个问题,我觉得它是存在的,你看习近平主席也说了,有些建筑搞的并不适合我们这个城市或这个地段,所以我们还是确实走了一些弯路。但是德国设计师和我最后的配合非常默契,也就是说他们出来方案,再有一个局部,他们马上想到要和吕馆长商量,看看行不行。用他们的话说,他说,吕馆长,我们碰到了一个建筑师,他说他懂,我们做的好,他五秒钟就能够回答行还是不行,他们也少走了弯路。

吴小莉:那德国设计师的介入,对于国博到底带来了什么?

吕章申:我觉得德国建筑师和国内确实不同的,我刚才讲了,只要他认识到了他这个不妥,他是诚心诚意地改,而且他做过大建筑,你看那么大尺度的建筑,你刚才看了,我们有很多地面的石头,尺度非常大,这要是我们中国的建筑师,不敢这么做,为什么?他觉得那么大尺度,技术上怎么样,投资上怎么样。在德国人认为,这个尺度比例就需要那么大,你必须来保证我,所以你看有些石头是特别大的,看起来尺度就比较合适。

图片描述

发改委原本打算缓建国家博物馆的改扩建工程,不仅是对设计方案不满意,还因为2008年的奥运会和2009年的建国六十周年在即,身为主会场的天安门,不能够成为一个尘土飞扬的大工地。

吕章申:发改委希望在建国60周年以后再建最好的。当时我因为在文化部工作30多年了,我是有经验的,一压楼堂馆所,文化建筑肯定赶上,如果往后推,建国60周年2009年,2008年奥运会,2009年以后的局势什么样子,未知数。果然后来2008年就世界金融风暴来了,20个亿不可能落实,所以现在想起来,我们往前推动是非常对的,我当时就跟国务院领导陈至立同志还有发改委拍了胸脯,我说我是学建筑的,我懂进度,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我一定把国家博物馆的外延亮出来,2009年建国60周年,我把外装修搞好,我立军令状,就这样才通过的这个项目。 结果,我们如期做到了,因为它是我们科学计算的。

吴小莉:我们对于所谓的国际一流水平的布展,它的一些高科技的能力还有哪些?

吕章申:灯光。灯光一定要是防紫外线的,所以你刚才看古代中国了,为什么不是特别亮,首选灯光不能破坏文物,对文物,保护是第一。第二,你还得叫观众能够看的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不是说越亮越好。除了温湿度就是灯光了,因为这个光线,对文物的损伤,过去是很大的。文物安全,也是国外展馆来华开设交流展时必须考虑的因素。地处天安门广场的中国国家博物馆,保安的弦,更是无一时放松。我很自信,他以严密的安全管理机制和高科技水平,所打造的人防、物防、技防联动,形成了严密的安全网。

本文来源:《中国国家博物馆》有删节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