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智化寺 聆听京音乐

2010-08-19  作者: 黄柔 来源: 互动百科

【编者按】京音乐,空灵、缥缈、庄严,绝非世俗音乐可比,大气和沉静让人心情得到解脱,僧人对佛的崇拜的心境。智化寺这种独有的音乐,回响在智化寺上空已有560余年了,如何保护这个源于明代宫廷礼仪音乐,如何让中国古代音乐的“活化石”留存下来,如何将这所建筑保护的更好,让我们一起跟王丹馆长一游智化寺。

图片描述
王丹,北京文博交流馆馆长,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理事,北京校外教育协会常务理事,北京博物馆协会常务理事。副研究馆员。多年从事文物保护、博物馆管理工作。

智化寺的前世今生

记者:智化寺是明朝大太监王振的家庙,在明朝家庙和对外开放寺庙的区别?

王馆长:它不对外开放,个人出资,建寺庙的钱是自己的钱,在明代的时候,京城寺院每一条胡同里都有寺院,历称大的有五百,小的有两千,王振作为太监来修寺院在明代也盛行,而且王振本人也是笃信佛教的人,他是太监,传说太监总会给自己修庙,为自己将来养老之用,王振修智化寺之前,出资70%捐修法海寺,一年以后又修智化寺。土木堡事变后,王振被杀,英宗复辟后,在智化寺西北角又给他修了一个祠堂称为旌忠祠。

记者:那清代有什么变化?

王馆长:康熙时期,曾维修过智化寺,因为地震智化寺被破坏。我们在这几年对智化寺的修缮过程中,也发现有的佛像背光的构建上用毛笔书写的康熙年号,表明是康熙年间修的,佛像装藏品也有康熙年号的铜钱。清后期以后智化寺才没落的。

记者:智化寺是北京现存最完整的木结构建筑群,明朝建筑最大的特点是是什么?

王馆长:智化寺是北京市内现存最大的明式的木结构建筑群。智化寺建筑上都是明代的信息。明代的建筑是直接彩绘在木构建上,(清式的有很厚的一层地杖)。还有智化寺内建筑的彩绘色彩、纹饰,都是明式建筑风格,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刘敦桢先生在1933年写的《北平智化寺如来殿调查记》的报告,对智化寺有很学术、准确的分析。

图片描述
位于北京东城区禄米仓胡同5号的智化寺

记者: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武当山古建筑群,2003年遇真宫被焚毁,原因是管理部门私自将使用权转给一家私立武术学校,导致武当山重要宫庙几乎烧毁殆尽。2008年,韩国第一号国宝崇礼门烧毁坍塌。对于保护木建筑您有什么看法?尤其对于智化寺这种纯木结构建筑?

王馆长:保护古建,作为中华民族子孙、作为中国的公民,对文物都有一个保护的基本态度。作为我们一个文物工作者更应该是这样。在智化寺里,整个寺院杜绝明火,在大殿尽量少走电路,除了烟感、报警器等装置外,有的大殿甚至没有照明。

智化寺的保护

记者:因为我之前看过一些报道,很多媒体对智化寺的保护很担忧,您的一句话有着非常深刻的印象,“把智化寺周边民居内的小厨房都用红点标出来,一共是80多个,乍一看就像智化寺被放在火上烧一样”现在智化寺的保护,智化寺现在的状况是否有所改观?

王馆长:我们基本现在还是技防、人防为主。周边的环境目前还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举措来改善。在智化寺的后半段,我们都没有院墙了,和老百姓的房子融为一体。当时是2003年做的调查,现在清理了一些。因为那时候上报了以后国家也很重视,责成到社区,社区也清理了一遍,每年也都有一些清理。今年局长、市委宣传部部长视察的时候看到这种状况,采取了一些措施,和周围成立了联防消防队,挖了一个地下蓄水池,配备了一个柴油机的水泵。但是最最渴望的是能够拆迁,把消防通道修出来。

记者:可以说智化寺消防工作已经比2004年有很大的改善?

王馆长:有一些改善,但是很大不能说。整个情况还是不太好,智化寺周边这几年每年春节期间都有小火灾,幸亏这几场火离我们不是特别近。比如我知道的有三起,都不是很大,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就在我们墙边上,大殿的屋檐下,鞭炮掉到一个杂物堆上,就着了,及时发现及时扑救。因为我们跟周围居民关系处得很好,他们防火意识比较强,我们和街道给他们配过灭火器,当时也算给救下来了。那是最近的一次,旁边有一个废品收购站、一个饭馆分别着火。

记者:想一想确实挺危险的。在这里也想提醒大家,燃放烟花爆竹的时候,一定要寻找开阔的地方。想必对智化寺非常了解的人都知道,智化寺京音乐是非常有名的,为什么智化寺京音乐会被称为中国古代音乐的“活化石”?京音乐有多少人演奏、什么时候演奏?

王馆长:我最开始做对音乐的理解非常简单,这个音乐560年前就有,就回荡在智化寺上空,现在居然还有,而且一些大音乐家在上世纪50年代就有研究,认为和三百年以前、更远以前的音乐没有走样子,我们觉得有责任让目前仍保留的音乐不要消失,让它依然在智化寺的上空回响,不要让游客进来是录音机的音乐,那就没有气氛了。我就是很简单的这种想法,继续把这个音乐做下去,在寺院原生态环境里表演这个音乐,给踏入智化寺的游客有视觉和听觉的双重感受。 智化寺京音乐现在表演一天四次,隔一个小时一次,上午三次、下午一次。中午考虑到居民的休息时间,就没有表演。表演的人只有五位,条件比较有限,乐队不是很完整,缺少打击乐,现在只是有吹奏的。

记者:原本的规则是多少人?

王馆长:至少11个,多到19、23、27个,主要是单数。

记者:所需的乐器?

王馆长:吹奏有笙、管、笛,打击乐器有鼓 、云锣、铙、钹等。我馆现在配一个鼓、一架九云锣。

记者:您给我们形容一下京音乐的特点。给我们这些没听过的人描述一下吧。

王馆长:以前,我确实很难体会到对学者对智化寺音乐的描述:空灵、缥缈、庄严,真是没有那么明显能感觉到。但是随着听得时间长了,感觉到它确实不是世俗音乐,听这个音乐确实能体会到它高贵的身份。因为它是明式宫廷音乐又融合了很多宗教音乐在里面。还是比较能让人听了以后感到一种大气、和沉静的。它从气势上也是比较宏大,如果打击乐都配齐了气势还会更宏大的,因为是宫廷礼仪音乐,在明代礼仪里有各种庆典都要用到。但是现在我们把它做得没有那么大气势了,因为乐队配不齐整。也有一部分音乐是非常安静的,唱给佛听的。表述一些礼佛的人、或者僧人对佛的崇拜的心境。

记者:跟瑜珈音乐相比呢?

王馆长:这种音乐是礼仪、庆典用的,或者做法会用的。和瑜珈音乐不一样,瑜珈音乐比较单纯,让人听后很安静。

记者:现在演奏京音乐的是第几代传人,对于这种文化遗产的传承容易做到吗?

王馆长:现在已经是第27代传人。传承这个音乐不是很难,但是能坚持学习,不怕寂寞的传承人确实不容易出现。最有名的是第26代,张本兴,2009年1月1日去世的。他是一个文化的传承者,他12岁学音乐,慢慢发展到他成为一个师傅,传授给下一代。而且他这个人特别有特色的是,很无私,也没有太多芥蒂,谁来学都传,他很朴实地想把音乐传下去。而且他身体还不错,从七十多岁一直到八十多岁一直在传授。很执着地传授。管理者替他找来徒弟、学员跟他学,他毫无保留地教。自己找上门的徒弟他也教,有学校的学生来学也教,我非常钦佩他这一点,一般的人说这么大岁数想在家里颐养天年,张师傅在这点做得确实很高尚。虽然他是一个普通人。

记者:智化寺其他镇馆之宝,重要馆藏精品有哪些呢?

王馆长:智化寺是一个佛教艺术特征保留较多的故寺院遗址,从建筑上说,是明代木结构建筑群,明式建筑上的装饰、彩绘、和一些装饰的手法、技艺,比如沥粉堆金的技法,在智化寺内都可以看到;此外智化寺保存着一幅壁画,画面内容是地藏王菩萨和十府阎罗;智化寺的佛像从雕塑到装饰都非常精美。尤其是如来殿三尊佛像,用的方法叫拨金技术,现在已经很少用了。拨金就是在佛像表面先贴一层金,再在金上画颜料,再把要体现金线的地方的颜料剔掉,这样金线是在颜料层下面,这个技术非常难掌握,因为剔的劲大一点就把金剔掉了,这个技术现在几乎绝迹。观众如果到智化寺可以看到拨金佛像。智化寺还收藏了很多佛经,就是佛教典籍,比如明北藏、清代乾隆大藏经刻板,以及元代官版的佛经。所以智化寺虽然寺院不大,但是关于宗教的这几方面的艺术特色都有。智化寺的转轮藏,是北京唯一一个明代的转轮藏,可以说是镇馆之宝,北京清代的转轮藏还有两个。北京一共就三个。雍和宫一个、颐和园一个。

记者:智化寺还有一个特点,可能很多朋友都不知道,智化寺的纪念品特别有意思,据说有百余种,

王馆长:旅游纪念品有五百多种。

图片描述

记者:现在都是什么种类?

王馆长:我们把纪念品开发、做得多了以后就归纳、分类,先定了一个性质,叫北京记忆,因为都不是表现现代科技的纪念品。这里边有四大类型。一个是古建筑上面的,在北京你会发现很多建筑的彩绘都是很高级的,因为北京是皇城,彩绘非常漂亮,而且有一个很好的听的名字,叫旋子彩画,一个整旋子再加两边两个半个的,这种彩画在智化寺也非常多。在其他的古建上比如先农坛、故宫都有,我们从小生长在这个城市里,常常看到就容易忽视,现在我们用旋子彩画的图案做了一大批纪念品,比如丝巾、铅笔、纪念章、钥匙链、手机链等等,都是非常漂亮的。

第二类纪念品,是八旗武士。北京清代不是有著名的八旗武士嘛,以我们又开发了一系列的八旗战士的纪念品,小武士什么的。甚至被它们做到领带上。

第三类是智化寺京音乐的纪念品,智化寺音乐仍然用工尺谱为记谱方式,现在中国人对这个非常陌生,我们用这个乐谱做了很多小纪念品。在乐谱旁边还写上它的正确的念法,“上、尺、工、凡、六、五、一”,对应的是西方的音阶1234567。 工尺谱虽然有自己的缺点,不那么严谨,比较简陋,但它是是中华民族的乐谱,国人至少应该认识它们,所以我们用工尺谱的符号开发了一些纪念品。

记者:外国博物馆免费开放以后通过纪念品来赢利,智化寺纪念品销售怎么样?

王馆长:一点点来吧,说到这里,我们的体制和国外体制确实不一样。但是大家都有一个逐渐共同的、越来越走向一致的,那就是我们都在为公众服务,这一点是没变的。国外博物馆、对纪念品是很注意的,国外发达国家的纪念品有很多经费来研发,而且他们走得非常成熟。确实能给博物馆带来很好的收益。我们逐渐看到湖南博物馆开发的长沙马王堆纪念品,上海博物馆也有很多纪念品,都给博物馆带来了非常好的效益。智化寺现在还没有能够达到像他们那么好,但正在向这方面努力。

利用博物馆藏品的特色来了研发纪念品,比如把某个藏品的花纹装饰应用到现有生活用品上,观众把纪念品买回家,经常用到,看到这个图案,就会想到博物馆、文化、民族传统。

图片描述
图为:08年文化创意博览会展台

记者:智化寺,又名北京文博交流馆,起这样的名称有什么寓意?或者初衷吗?

王馆长:以前智化寺里成立收藏家协会,后来在协会的基础上成立了文博交流馆,对公众以博物馆的形式开放。我们现在每季度有一个收藏家的藏品展示,做了三四年了,叫收藏文化乐趣。现在还负责博物馆之间的横向联系,前几年我们负责博物馆通票的发行,以及每年5月18国际博物馆日的大量活动,前几年我们在西单文化广场、劳动人民文化宫、都举办大型活动晚会。我们还举办办博物馆社教人员的科普培训,今年已经是第七届了。

明年我们希望可以把培训搞得内容再丰富一些,看能不能走出博物馆的圈子,和一些企业、科研机构搞合办。让大家有一个交流,因为这个培训班主要面对都是博物馆,从展览策划上推动博物馆制作一些和观众的互动项目。

另外想再说一下博物馆志愿者平台建设,我们刚刚开始着手做,刚开始做前期的调查,因为现在许多博物馆都有一些志愿者。并未个志愿者开始的年代很早,据我们调查是1996年大钟寺古钟博物馆就有志愿者,在国外博物馆志愿者也特别多。尤其是奥运会以后,大家觉得志愿者是一个奥运遗产,世人对此更加关注。所以今年我们想为北京一百多家博物馆的志愿者,搭建一个平台,从管理上、协调上、公众与博物馆的沟通上提供一些服务。因为有一些人想做志愿者,不知道怎么做,或者一些博物馆需要志愿者,但是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大家对博物馆志愿者理解就是讲解员,但是博物馆还需要其他方面的志愿者。我们想搭建一个平台为大家提供这方面的服务。

比如有的博物馆的网络建不起来,可不可以有志愿者帮助他们做?

记者:网络是一件很好的平台。能做成很多事情。

王馆长:目前博物馆志愿者平台刚开始做前期调研。我们还想举办一个博物馆志愿者统一LOGO设计大赛,届时网络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记者:有很多人想当志愿者,但是不知道去哪当,有一些要求比较高。自己又没有找到途径。

王馆长:我们向搭建的博物馆志愿者平台就是想帮助大家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一些大学生、大学社团来做志愿者,但是流动性非常大,还有一批非常稳定的退休人员,精神矍铄、知识水平很高,退休以后对国家、民族文化传统有浓厚爱好,他们很有能量,应该让他们发挥作用。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