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达临:越是古老的民族,越崇尚性

2015-06-29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刘达临:上海大学社会系教授刘达临, 195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系, 1982年任上海大学《社会》杂志编辑,副主编。1988年任上海性学研究中心主任,创办《性教育》杂志。著有《性社会学》、《中国性文化史》、《世界古代性文化》、《世界当代性文化》等多部性文化书籍。

前言

性是人类永恒的话题。

在当下中国,性禁锢和性放纵如并蒂莲一般同时存在,一方面,大部分国人仍谈性色变,另一方面,国人茶余饭后的黄段子、黄色笑话,报章网络无处不见的性暗示广告,与官方的严肃话语形成强烈对照。

欲望与禁忌在当下中国共存共生,逐渐形成一道类似于日本人“菊与刀”矛盾性格的奇观景象,呈现出空前复杂的状态。它如同一道巨大的马赛克,遮蔽着一个国家最真实的欲望,也生发出无数畸形的社会病体。这道“马赛克”的巨大功能体现在,第一,我们在性的领域仍然存在许多认知的盲区;第二,社会主动为“性”设置了人为的禁区。本期弘博网推荐凤凰网文化频道出品的《马赛克里的中国》第一期,由83岁的性学专家、中华性文化博物馆馆长刘达临先生讲述的古老民族活色生香的性文化和性生活。

“越是古老的民族,越是崇尚性”

我现在收集的性文物和性民俗文化用品有四千多件,里面最古老的是九千年前的一个裸体女性,全世界很多民族都有裸体女性的文物,因为远古社会崇拜女性,女性裸露的乳房和怀孕的腹部,歌颂女性生育的功劳。婚姻自主不是自古就有的,而是近五、六千年刚刚建立起来,而人类的历史已经四、五百万年了,99%以上的人类历史都处于群婚杂交的阶段,没有规矩,没有制度。比如有很多文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伏羲女娲,他们既是夫妻又是兄妹,他们是兄妹而有性关系。

越是古老的民族,越是崇尚性,因为那个时候他们生活简单,什么也没有,一个就是吃饱肚子,还有一个性,生儿育女,他们的艺术反映的主要就是性。我搜集到一个三千五百年前的石头的性工具,就是一个石头的人造阴茎,用这个我就可以证明,我们中华民族至少在三千五百年前就懂得使用性工具了。

古希腊很浪漫很清新,很自然交成;古罗马是特别放纵;日本有些野蛮;印度是跟宗教结合得很神秘;我们中国古人的性文化非常讲礼仪,这个“礼”是讲规矩,温柔含蓄,温良恭俭让。

中国古代性教育不是赤裸裸的,往往有暗示的形式,比如压箱底就是一种情趣瓷器,女儿出嫁前,母亲打开盖子给女儿看暗示她。还有嫁妆画,它是一种特殊的春宫图,一个长卷上面有八对男女不同体位的性交图。女儿出嫁前夕,父母亲去给她买一两卷这样的画,放在嫁妆中带到夫家去,新婚之夜,这些男孩子、女孩子很可能还不懂,他们就把这些画铺在床上,照猫画虎,模仿画上的图案做。

孔孟之道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是非常崇尚人性的,比如“食色性也”,孔子讲的“发乎情止乎礼”,都是很人性化的。后来由于几千年封建统治的需要,把孔孟之道里面关乎人性的、民主的这些东西摒弃了,把消极的一面夸大,最后就变成我们近几百年的,非常压抑人性的封建礼教,应该看到这么一个过程。

这个国家越强盛、越繁荣,老百姓生活越好,性越自由。唐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兴旺的一个朝代,人们活得很好很开心,不会造反的,因此统治、钳制得非常宽松,各方面很自由,唐代的性开放是很有名的。后来中国的封建社会越来越倒向衰弱,统治者惶惶不可终日,怕造反就拼命钳制,拼命控制,控制言论,控制自由,包括控制性自由。到了宋代以后,明代清代,我们的性文化越来越压抑了。

“道教和密宗佛教是很主张性修炼的”

为什么中国古代的春宫画,在性压制很重的明代最兴旺呢?为什么中国古代的性小说,包括《金瓶梅》,都是在那个时候最兴旺呢,这个是矛盾啊。我的看法,这是一种反弹作用,因为性是人的本性,人的本性是不可压抑的,更不可消灭,把它压得越重,它的反弹作用可能越大。

一般的宗教都是禁欲的,但是有两个例外,道教和密宗佛教是很主张性修炼的。道教非常重视养生,把性跟养生结合在一起,认为人在性方面的快乐、健康,对养生非常有利。密宗佛教是从印度传过来的,像北京的雍和宫,还有青海、西藏很多喇嘛寺里面的密宗佛像都不是一个人,而是抱着一个女人在交合,在性交,男的叫明王,女的叫明妃,明王、明妃实行双寝、双身双修,两个身体通过“性”修炼。

我还搜集到一个木头枕头,枕头有一个暗抽屉,暗抽屉里面有一个木头的阳具,这应该是苦行者用的,是尼姑所有,她要吃苦,她不要睡软的,枕头是硬的。她的宗教是禁欲的,但是她有这种需求的时候,她就悄悄地用木头阳具来自慰,这也说明对人性的一种摧残吧。

另外,同性恋也是跟异性恋一样的历史悠久,而且有着比较广泛的人群。比如有一个文物是一个双头阴茎,可以女的俩人面对面同时使用,这是女性同性恋用的。有种男性同性恋使用的工具,它是一个弯的东西,系在裤腰带上,弯的那头射进肛门,阔肛用的。

“性”这两扇大门,还有一半要慢慢地推开

我一共办了十三个性学博物馆,在国内外办过七十三次展览,拍手的、赞成的、说我好的、说我勇敢的都有,但是碰到的钉子、碰到的问题也很多。在二三十年前,有一些外国记者来问我中国性开放的情况怎么样,我跟他们打了一个比方,性好像是两扇大门,过去是紧锁着的,现在已经被打开了,但是却开了一半,还有一半要慢慢地推开。

我是新中国现代科学第一代的性学家,我们这些人有很多都老了,很多人都不干事了,有很多人都不在了,那么我在的时候,我应该多思考性学应该向何处去。我现在想的除了把性学博物馆搞好,在理论上,我提倡说NO的性教育,就是孔孟之道的“发乎情止于礼”,学会保护自己。

关于中华性文化博物馆

中华性文化博物馆,最早位于上海青浦,由中国性学家刘达临创建于1995年,2004年4月从上海迁至江苏省吴江市同里镇落户。该馆收藏了2000多件罕见的性文物,陶瓷、春宫图、青铜器等。藏品形式千姿百态,雕塑、绘画、雕刻、书法、诗词等,有不少展品已是国家的孤品和珍品。

原来中华古代性文化博物馆的展览内容分为10个部分,迁馆重新布置时感到这10个部分有些琐碎,就把它们合并为4个部分:1、原始社会中的性;2、婚姻与妇女;3、性在日常生活中;4、非常态性行为。四个内容共展出性文物和古代性民俗用品1700件,这些性文物的涵盖时间最早的是约8000至9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后期,直至民国时期,其中包括最古老的性工具、最古老的秘戏陶塑、最有传奇性的性文物、最美丽的秘戏瓷塑等八个“最”。

P.S. 小编整理完新闻之后表示我想静静,谁都不要理我!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