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博吴越宇: 重经营、多合作是博物馆文创事业发展之道

2015-05-26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4月27日,第十届中国(义乌)文化产品交易会在浙江义乌国际博览中心开幕,本届文交会吸引了来自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等30余家博物馆及美术馆参展。

浙江省博物馆(以下简称“浙博”)此次带来了100多种创意产品,并在展会中获得“工艺美术”金奖和最佳参展企业(单位)金奖两项大奖。本期弘博网采访了浙江省博物馆经营管理部主任吴越宇,请她谈谈浙博文创产品的开发、经营情况及未来的发展规划。

图片描述
浙江省博物馆获得最佳参展企业(单位)金奖
图片描述
浙江省博物馆经营管理部主任吴越宇(中)
图片描述
获奖证书

重视经营

记: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浙江省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开发、经营情况。

吴:十八大以后习主席对文化创意产业十分重视,各地方政府也对此都十分重视,这对于我们搞文创的来说是很好的时机。浙江省是全国文创产业的一个试点省份,因为改革开放以后,浙江的民企比较多,政府对国家单位,特别是博物馆都实行全额拨款,但也很重视经营。《博物馆条例》的出台引起了广泛关注和高度重视,《条例》对文化产业如此重视, 财政上有经费支持,对我们发展的意义很大。无论是“博博会”还是本次的“文交会”,我们浙博馆长都是带头参加的,并且认真了解市场。

如何把博物馆的文创产业做好?我认为,首先我们应该把馆藏文化元素开发出来,从而让每一个游客都能享受它,把博物馆带回家。如果每一个开发出来的产品都能让老百姓想要买下作为留念,这样就可以让更多人了解到文化的根源,就把博物馆带回家了。

对于我们的市场来说,高档的东西不能大批量开发,应该开发一些中低档的产品,但都要精致。如果博物馆自己开发,成本就高,这显然是行不通的。考虑到资金问题,我们就在想如何结合社会力量,比如说企业,要知道企业对做文化产业的需求也很大。但是,企业只有资金,却没有文化资源,怎么办呢?所以只有博物馆和企业合作,共同开发,通过艺术授权等方式来实现。

对于博物馆来说,这是比较轻松的方式,但有一系列问题,首先我们要有一个完善的艺术授权过程,比如说授权年限、市场推广金额数量等等;对于企业来说,也是有压力的。

尝试开发临展的文创产品

比如浙江省博物馆“纪念黄宾虹诞辰150周年”展览,我们就采用了与企业结合的方式共同开发了30多种产品。我们这次用临展作为试点,带动企业,让企业知道怎么去做。知名度非常高的展览在市场上很稀缺,它的衍生品销售额每天可达到两三万左右。虽然这是试行,但是对于其他博物馆也有借鉴作用,以后可以参考这种模式去做。

对于博物馆来说,首要考虑的是利益问题,其次担忧库存积压问题,再次也希望能尽量做到老百姓所希望的物美价廉。我们和企业商量好,要把成本拉低,大批量开发,从而大大降低价格。企业也承担很大的责任,主要在于它投资的资金,这种合作对企业来说有促进作用,所以企业也在寻找各大博物馆做临展的文创开发。

以前我们并不做临展的文创开发,都是针对常规展的。此次的临展文创开发试点还是比较成功的,每个馆每年大致有3-4个比较好的临展,如果每一个临展都达到这种效果,那就非常好了。

多方力量结合做博物馆网络商店联盟

记:您怎么看待基于电子商务平台的博物馆网络商店联盟?

吴:我认为开展线上博物馆商店联盟难度很大,因为各馆情况差异较大,由于区域性差异等原因,各博物馆的文创发展水平也不一致。文创产品专委会没有资金来源,短时间内做这个平台是有一定困难的。

专委会如何带动各馆发展文创产品呢?我认为应该结合社会的力量,与企业合作。但不是随便挑一个企业就可以合作的,要注重其品牌和资金实力。尤其是全国博物馆的电子商务平台,一定要慎重。我也建议,关于商店联盟的讨论会应召集所有的馆一起讨论,不太适合一拨一拨的开会,每一拨开会者比较容易达成一致结论,但是不同拨的结论还是很难融合起来的。

其次,我认为建设全国的博物馆网络商店联盟应该还没有达到条件。博物馆依靠大的企业为整个网络联盟投资是可行的,但如果每个博物馆自行出资就会有诸多难以确定的事儿。比如出资之后的事情该如何操作,没有专业的团队该怎么办,这些都是问题。像国家博物馆整个文创部就有两百多人,有专业的配套工作,一条线专门搞网站,一条线专门搞商店,也有专门的开发设计部,如果能有这样一个规范的团队就很好。

再次,我认为,如果文创专委会要做这个事情,可以借鉴故宫的例子,故宫所起的领头羊作用是极好的。专委会组织大家做这个事儿,不是某一个馆的事,而是大家的事。所以我觉得有更多力量参与进来会更好,比如市场推广与公共关系专委会、中国文物交流中心等等,多个机构合作,多种力量联合,效果也会更好。

先完善自身 再带动大家

记:请为我们介绍一下浙博的文创团队以及浙江省内的博物馆的文创工作。

吴:浙博现在着力于将互联网与文创产品结合在一起,浙博的文创部和信息部也会合作做一些推荐。比如网络上有“浙博淘宝”,微信公众号也有文创产品的相关推介等等。

有浙江博物馆文创衍生品联盟的打算,但还没有开始做。在本届“文交会”上,浙江近30家博物馆是一起参与的,“文交会”是浙江省政府和文化部联合做的。组委会本来是做义乌小商品展览会的,为了提升价值,所以做了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展示。

各博物馆其实都发展得不错,都在依据自身力量慢慢发展,我们浙江省每个博物馆收藏重点都不同,每个地区也有自己的文化底蕴,现在在一个平台上一起开发,良好地互动。浙博作为省博,应该起到带头作用。江苏省博物馆就以南京博物院牵头联合起来来发展博物馆的文创事业,我们现在也有这样一个想法,先完善浙博,然后才能带动大家,做大做强浙江博物馆的联盟。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