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关博物馆倪云:以小众设计 做出大众格局 ——行业性博物馆的特色发展之路

2015-05-11  作者: 来源: 弘博网

原标题:中国海关博物馆倪云:以小众设计 做出大众格局 ——行业性博物馆的特色发展之路

可能很多人对中国海关博物馆并不熟悉,而这个成立仅一年多的博物馆却依然有着很多值得称赞的成绩:在2014年的“博物馆及相关产品与技术博览会”上获得“博物馆宣传推介优秀奖”,并成功入围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终评,获得文物主管单位领导的一致好评。

本期弘博名家就采访了中国海关博物馆的倪云馆长,带你认识这座小众主题博物馆的方方面面,了解行业博物馆的特色发展之路,感受博物馆初创阶段的艰辛与成就。


从左到右,依次为:中国海关博物馆办公室吴洋科长、藏品部王佳科长、馆长倪云、展陈部主任李海勇

记者:作为海关直属的行业性博物馆,是如何定位的,又是如何看待与文物主管单位的关系呢?

倪云:中国海关博物馆是一个新馆,去年三月三十号才正式对外开放,虽然起步较晚,但运作比较规范。

中国海关博物馆首要是博物馆,“中国海关”只是博物馆的定语,它首先是社会的,同时是海关的,就是说,中国海关博物馆既有博物馆的社会属性,也有鲜明的行业特色。

从管理上来说,我们的人事、财务,包括业务运作都是按照海关总署的行政管理来运行的。但是在博物馆业务上,我们则牢牢地依靠文物主管部门这个大平台上,按照博物馆事业的内在发展规律开展工作。

从筹建、开馆到现在,各级文物局都给了我们很多的支持。我们从一开始就自觉听取博物馆界专家的意见,依靠文物局、博协(博学)的指导稳步前进;我们还就很多的业务问题向文博主管部门以及同行们请教并保持良好的互动。他们对我们海关博物馆的评价也是“一开始就走在一条正确的路子上”。我们的愿景是“海关品牌 行业一流”,我觉得如果没有走错路,实现既定目标就会快很多。

作为行业性的博物馆我们有自身的特色、优势,当然也有缺憾。专题馆、行业馆上面有自己的部委主导,一般只要工作开展起来了,上级单位都会很支持,一个强大的行政支持会让博物馆减少很多麻烦。比如说我们海关博物馆的保安、保洁都是归海关总署服务中心统一管理,办公厅新闻办会帮助我们协调媒体扩大宣传,机关党委也会在我馆举办一系列的文化展览。

但是行业博物馆也有自己的短板。相对于文物主管单位所属博物馆来说,行业馆的人员、管理模式脱胎于行政管理,不可能不受行政管理自身因素的限制,在博物馆业务上比较外行,对于博物馆一些内在发展规律和发展需求,可能不会很快、很到位地解决。

记者:海关博物馆在教育、公共文化服务方面的定位是什么样的?在您看来,与其他综合性博物馆的差别在哪?

倪云:关于社会教育方面,我们的目标观众首先定位于海关系统的关警员,这包括青年关员素质岗位培训,新入关的工作人员培训,增强海关关警员的责任感、使命感、荣誉感。

其次我们面向社会上各类对于历史有研究的人。一部海关史也是中国近代史的缩影。鸦片战争以后我们国家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国家主权都丧失了,海关的主权也是没有的。面对近代海关内容时会很纠结,一方面深切感受到殖民地半殖民地社会形态下的屈辱,因为所有的关税自主权、行政管理权、海关税款收支保管权都不在中国人手里,都在外籍总税务司手里。另一方面也发现这样一种特定的历史阶段也带来了一种西方成熟的管理模式,让人被动地接受了一种新事物,接受了开放的世界。我们馆里这方面的展示比较丰富,搞史学研究的人会对这些内容比较感兴趣。

我们还有一个目标受众是学生。从主题上来讲,我们对于中小学生的吸引力很难比过汽车博物馆、军事博物馆或其他综合性博物馆,因为我们活动性比较差,但我们也有特定的价值。爱国主义教育不是一句口号,也不仅仅是教科书上的东西,我们希望通过馆里的陈列展示让学生感受到曾经的辉煌、衰落后的屈辱以及夺回自主权后的发展和对国家的贡献。让中小学生在潜移默化中感受这些事物,知道海关发展进程,即使没有现代科技、现代艺术那样的互动,可能也会在特定时期、在另一个视野里感受到一种骄傲。

第四个目标观众是国外海关同行和外国政府及国际组织官员,海关作为外事部门,随着国家的强大,国际间的海关合作也快速增长,开馆以来,我们多次接待了这样的来宾,受到一致好评。我们应该站在海关看海关,跳出海关看海关,海关每一步的成长都是整个国家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缩影,是在一个大背景下体现的价值和作用。

记者:博物馆的对外宣传工作很重要,您在这方面有何思路?

倪云:其实我觉得,各个行业需要有专家,但是这个行业的一把手,不一定是业务专家,他应该是管理人才,应该有一整套的管理思路。海关博物馆在宣传方面,总体上依托海关总署办公厅的新闻办,他们有非常成熟的运营机制,帮助海关博物馆扩大影响。

海关博物馆自己也会主动宣传。我们很注重跟大的媒体的交流互动,比如正在配合中央电视台《国宝档案》制作六集专题片,中国教育台《博物馆之夜》、北京电视台《书香北京》都播出了我馆的节目。信息化建设方面,中国海关博物馆官方网站已经上线,虽然它还很稚嫩,但是上线以后它就会有发展。虚拟博物馆的开发已经完成,目前正在完善,近期就会上线。

在海关管理的网站上,我们海关博物馆正在开发网页,就是针对海关人的。另外,我们也借用别人的平台,比如我们海关有一个12360服务热线,我们的活动也会通过它发布出去。这些都是我们的窗口。

我们人员很少,但去年暑期还组织了三次讲座,有讲北京建筑的,有讲海底考古的,孩子们听得很高兴。我们今年暑期还会这样做,希望能把这些都做起来。

5月18号博物馆日是个非常好的宣传契机,去年518我们组织了“人气关员讲关史”活动,带有偶像色彩,当天气氛非常热烈。今年我们邀请马未都先生来为海关总署机关做题为“文明的坐标”的讲座。

同时给曾经向海关博物馆捐赠了藏品的人制作并颁发捐赠证书,也会发一个藏品征集捐赠的倡议书,让大家感觉到,海关需要你们,你们为我们做了事情,我们会记住你们、感谢你们。

我想起开馆那天,有一个观众是前一天晚上从沈阳赶过来,十点多到馆门口,坐了一夜,我们劝他明天一早来,他就要坐在门口,等了一夜,就为了在我们第一天开馆的时候成为第一个观众,当时还捐赠了一个旧海关时期的关金券,非常有热情。虽然一个工作开展起来有艰辛,但如果大家心都齐的话,是很有意思的。

记者:博物馆可能会遇到参观人数不多的情况,所以有学者也提出过,博物馆不是与别的博物馆去竞争,而是在与游乐场、电影院竞争,把孩子拉回来,把人拉回来,拉到博物馆里来参观展览。您怎样看待博物馆发挥教育功能的这样一个前提?

倪云:博物馆必须讲社会效益,观众数量是衡量社会效益的重要依据。通过参观,让大家感受到这个博物馆所展示的某一领域的文化,记住它、爱上它然后再传播它。

海关博物馆是新开馆,去年的参观人数不是很多,这是我们的一个弱项。一方面跟新开馆有关系,因为知名度还不是很高;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目前人力不够,没法主动去组织有目的、有针对性的大型活动;再一点是和我们的主题也有关,如何以小众的设计去做出大众的格局这一直是我们在想的问题。

记者:我们获悉中国海关博物馆常设陈列顺利通过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评选初评、入围终评 ,想请您为我们介绍展览方面的情况。在馆际交流方面有何安排,临时展览会比较倾向于哪一类呢?

倪云:是的,“十大精品”初评有68个展,4个出入境项目全部入选,64个境内的入选20个,其中有我们中国海关博物馆。

在跟博物馆同行交流时,我也感到:博物馆在初期依靠它的基本陈列吸引了一部分观众以后,实际上要靠临展来扩大影响。海关博物馆刚刚开馆一年,去年没有主动承接活动,但是做了4个海关系统内部的临展。有一个2013年全国联合打私行动成果展,这个展览全国打击走私工作会议期间在深圳举办过,受到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汪洋的充分肯定,有一定政治意义;有海关系统的摄影展,吸引海关内部人员;有一个书画展,除海关人员以外,也吸引了相关爱好者,包括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书画家协会等;还有一个展示拉萨海关艰苦奋斗的展览,西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广渠门中学西藏班的学生等都亲临参观,这个展览在海关系统内外反响积极,因为它以图片的形式,反映拉萨海关的历史,包括组织机构、人员等情况。

今年我们的临展向两个方面发展:第一个是馆际交流,或者说是引入外展。例如5月20号到24号,中国美术家协会与中央美院人文学院联合举办画展,我们会提供场地。在8月30号到9月4号,中国对外文化交流中心举办林江东画展。我们有两个临时展厅,一个是280多平米,一个是510多平米,还有一个很大的走廊可以利用。

我们海关博物馆鼓励做临展,有自己的尺度:第一,我们做有利于博物馆发展的。比如说通过举办知名艺术家作品展来提升我馆的影响力,扩大观众群。第二,要做贴近海关工作的展览。因为涉及海关对内教育,所以我们会做海关内部的展览。图片展示条件艰苦的边境海关,比如红其拉甫海关,在4000多米的高原上执法,边防战士不容易,海关同样不容易,国务院授予红其拉甫海关“艰苦奋斗模范海关”,现在已经成为海关精神的代表;还有西藏的阿里,大半年的时间都处于封闭状态,但还是需要有人坚守。第三,要做服务国家战略的,比如说“一带一路”。

今年我们想做一个“丝绸之路上的海关”展,因为我们想从历代丝绸之路的变化进程中看待海关的演变,海关作为一个机构,最早可能不叫海关,它可能就是一个检查机构,但是“海关”的事权在,那么这个机构是怎么设置的,人员是怎么配置的,如何监管,货物流向是什么,职责是什么,在当时的情况下对国家的贡献又是什么。

我发现目前大多数的“丝绸之路”展是做文物,我们想做机构、做管理、做制度,包括当时政治经济文化的特点,历代中央政府是怎么管理的等等。

我觉得古为今用不仅仅是对过去的展示,我想从中带出一片研究来。我希望展览出来以后,研究也能出来。做这个难度比较大,需要很多学术研究做支撑,目前国内这方面的研究很少,因此我们跟上海海关学院联合来做,上海海关学院做研究、找资料,我们博物馆做设计。我们没法跟其他的展拼文物,我们是用文物做支撑,我本人是中国博物馆协会丝绸之路沿线博物馆专业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大家也会帮助我们,给我们提供能够支持我们主题的藏品。展览就是要突出主题,即丝绸之路上的海关,包括建制、职能演变,再附带一些风土人情、文人墨客之类的。

我们还策划了一个抗战展览,今年是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我们有一批资料,想做一个抗战中的海关人的展览。抗战时期的海关和海关人,我们想截取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45年日本投降这个时期中的海关和海关人。日本统治区的海关架构是什么,他们在这个领域是如何对中国实施侵略的,我们海关反侵略是怎么做的,中央政府又是怎么对待的我们想对这些做一个展示。

记者:关于海关博物馆的藏品来源,除了各地征集到的展示海关自身历史的文物外,缴获的走私文物会进行展示吗?

倪云:博物馆是2010年开始动工修建的,但是在2002年就有建博物馆的想法了,期间我们经历了海关总署三届党组,但都始终如一的支持博物馆这个项目。

我们的文物征集工作是从2004年开始的,到现在我们名义下有18000多件,但文物并没有完全放在我们馆里,我馆目前7695件,展出的文物大约1000多件。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当时博物馆大楼还没有盖好,不能放在这里;再一点是因为海关是垂直管理,各地海关作为海关总署的下属海关,代我们保管藏品很合适。所有权是海关博物馆的,放在各地海关保管,这样还可以支持各地海关关史陈列,做成小博物馆那样。我觉得最大的价值不应该是文物征集上来放在库房里,而是把它放在最能体现它价值的地方。

至于走私的文物,按照国家规定,是有一整套程序的。海关查获的走私文物要按照国家规定,上交给各地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如果打算将其作为博物馆展品,可以协调相关主管部门,通过正常手续批准后,用于展览。比如现在展厅里的走私象牙、佛像、字画等都是经各级文物局、林业局批准了做展览之用的。

记者:想了解一下国外同类馆的情况,以及海关博物馆对外交流的情况。

倪云:海关的对外交流有些独到之处,包含外国人来和我们走出去,外国人到海关谈海关业务的,最终都要到我们博物馆来。一些欧盟部长级代表,各国海关署长他们也会来。各国海关都有关于他们各自博物馆的考虑,他们看了中国海关博物馆后通常比较震撼,因为很多国家的同类馆都没有这么大的平台和规模进行展示。

与国外同类博物馆相比,从规模上讲我们是拔头筹的,欧洲有一个国际海关博物馆协会,有20多个国家的海关参加,我们也参加了这个协会的活动,会走出去。

关于走出去的展览,我们也有举办,去年十月俄罗斯第十五届国际海关展,我们也承担了一个任务,虽然它不是博物馆主题,但是体现了博物馆这样一种设计,所以我们带了展览过去。展览期间,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还到中国展位前,为我们题词,我们今年也会参加。

今年3月份,我们也就藏品的征集、保管、研究等问题去跟台湾海关博物馆进行交流,也跟中研院、台湾故宫博物院进行了业务的恳谈,这项同样纳入了我们外事工作计划。今年国际海关博物馆协会年会将于9月份在葡萄牙举办,我们也将前去参加,并探讨加入该组织的可行性。

这些能丰富我们的知识、拓展我们的视野。中国海关博物馆起步虽晚,但起点不能低,发展不能慢。

文创产品:稳步开展

记者:海关博物馆现在有没有开展文创产品方面的工作呢?

倪云:文创产品也在摸索中进行。主要是尝试根据海关工作的特点,做出符合我们海关博物馆特点的文创产品。我们考虑寻找一种有效的合作形式,比如开展授权经营。

在我看来,文创产品的经济效益倒是其次,重要的是对现有藏品的利用以及社会教育活动的开展。有些人可能因为文创产品到馆中参观展览,而每个展览又可以开发出有特点的文创产品。博物馆与观众是一个互相涵养的过程。我们现在已经开发了50多种产品。

记者:有数据显示,中国目前博物馆的志愿者群体约有20万,是有很多热心博物馆事业的人,那馆里是如何开展志愿者工作的呢?

倪云:我们现在的志愿者工作也在尝试开展。一种是社会上的个人,愿意到这里来给大家做做讲解,包括一些进出口公司工作的人也愿意来讲,因为也能帮助个人提升业务;其次是基本服务层面的,开放时候的引导、咨询等,我们有固定的职业学校作为合作伙伴,一方面我们为学生提供实践的机会,另一方面他们也能帮助我们解决人手不够的问题;还有更深层一点的,比如我们跟对外经贸大学的志愿者组织也有合作,他们会比较深入地帮我们开展一些工作,比如做展览时资料的收集工作,某一个课题的研究,或者某一阶段的藏品整理工作等等。这些都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目前我们在编的有五个人,从各地海关借调了六个,还有十几个社会外聘人员,工作量比较大,每个人都是多面手。初创时期会比较辛苦,希望慢慢好起来,我相信,只要大家齐心努力,就一定会越来越好!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