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许杰:谈二十一世纪亚洲艺术博物馆经营之路

2015-04-01  作者: 来源: 雅昌艺术网

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以下简称亚博馆)于1966年成立,以精彩的亚洲文物收藏,尤其是中国青铜器、陶瓷和亚洲佛像雕塑闻名全球。其丰富的馆藏源自具传奇色彩的知名收藏家,运动员出身、曾任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达二十年之久的芝加哥实业家布朗戴治(Avery Brundage)所慷慨捐赠的近八千件、以中国艺术品为主的收藏。现任馆长许杰出生于中国上海,曾在沈之瑜和马承源担任馆长任内在上海博物馆工作,1990年负笈美国并拿到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史博士学位,自此在美国博物馆界发展,2008年成为旧金山亚博馆、同时也是美国大型博物馆有史以来首位华裔馆长。

图片描述

过去六年来,许杰馆长除了介绍甚少曝光的精彩私人收藏(如2012年秋天展出的雅虎创办人杨致远夫妇的中国书法收藏),积极开拓亚博馆极具特色的亚洲文物收藏与当代艺术的对话,藉此为美国观众提供全新的亚洲艺术体验。明年,2016年是亚博馆成立五十周年,将推出重头大戏,展出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典藏瑰宝文物,这将是故宫珍藏第三次赴美展出。

记者余小蕙(下面简称“余”):请问您2008年接掌旧金山亚博馆馆长一职时,贵馆在美国博物馆界和世界亚洲博物馆界处于什么样的地位?您上任后如何擘划亚博馆未来的蓝图?

许杰:旧金山亚博馆自1966年创建以来一直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因为它的收藏非常精彩,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亚洲文物收藏之一。它专注于推广公众对亚洲艺术的欣赏,且座落于旧金山这个多文化、多种族的城市,可谓一座通往亚洲的桥梁。旧金山亚博馆历来在亚洲艺术专业领域的盛名,对我也极具吸引力;因此近七年前到任馆长一职,我深感荣幸。在这七年当中以及未来,我对旧金山亚博馆的视野和愿景就是在收藏、展览的内容和展陈以及各方面,都能在更高的层次上把亚洲艺术在全球贯通。旧金山亚博馆过去主要侧重于亚洲地区的古代艺术,这是我们的专长。然而,并非每个人都熟悉亚洲艺术,也并非每个人都对亚洲艺术感兴趣,那么亚洲古代艺术对今天美国民众的生活具有什么样的意义、我们的精彩收藏和民众之间的关系、如何让觉得亚洲艺术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都是我们必须深究的命题。我们主要侧重在两大方面,首先是我们过去关注每个亚洲文化的专长,在这方面,我们将继续发扬光大,同时要开创新的局面,亦即阐述亚洲艺术对全球文化艺术的关联和影响:例如中国艺术对十八世纪的法国艺术产生了哪些影响;日本艺术如何影响了十九世纪的印象派;同时也观照丝绸之路、海上贸易的双向影响,不光是亚洲对其他地区的关联和影响,以及非亚洲地区的文化对亚洲的影响。如何在全球背景下考察亚洲艺术,并使不论哪个种族出身的观众都觉得亚洲艺术可以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这是我们要侧重的一个层次。另一个层次就是把古代艺术和当代艺术进行贯通。我们做历史的经常对艺术创作进行断代,分为不同时期,然而艺术本身并没有分期,而是生生不息、源源不断,每天都有艺术家在创作。我认为古代艺术和当代艺术之间不必存在分隔。我历来的一个观点就是: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古代艺术;只有当代艺术!因为艺术在被创作的时候就是当代艺术。实际上只有一类人在做古代艺术,那就是做假古董的人;他要做的就是假的、古的。除此之外,所有艺术家都是当代艺术家。因此当代艺术必须成为旧金山亚博馆的活动和未来购藏的一部分。然而所谓的“当代”不光只是当代艺术,还包括用当代的眼光来观照古代艺术。各个时代的学者、民众,会对同样的历史问题有着不同的看法,因此艺术本身的潜力是无限的,我们也要用当代的眼光来考察艺术,不论是当代或古代的艺术。把亚洲放在全球范围去观照,使得亚洲艺术在全球具有它的作用和生命力;并且将古代和当代进行贯通--这两个层次是我领导旧金山亚博馆想要努力的。

图片描述
绮丽展场现场一景 图片提供/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余:请您举个例子来具体说明。

许杰:例如我们最近一项展览“绮丽”(Gorgeous)的图录,感觉像本时装杂志。为什么?我们觉得艺术是人类创作的精华结晶,但今天的艺术应该走向大众,成为普罗大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特地将展览图录做成像一本杂志,让观众比较容易接受,内容的编排形式也如此,把画册里头的馆长序言做成像杂志发行人的序言。“绮丽”这个展览正观照了我刚才提到的两条路线。此展由我们博物馆和旧金山现代美术馆(SFMOMA)合作;SFMOMA 目前正闭馆修建,收藏正好可大量提供外借。这项展览在亚博馆举行,主要策展也是我们自己的团队。我们以“绮丽”(gorgeous)来表述艺术精彩绝伦和与众不同的特性。展览一半是亚博馆的亚洲古代文物收藏,另一半是 SFMOMA 的收藏,主要是近代和当代西方艺术,但也包括其他地区,如日本的艺术家。我们根据一些命题,包括艺术如何表现“危险”这个概念,“缺陷”如何成为一种美等等,把古今中外、亚洲跨地域的艺术作品都放在一起对照展出,带给观众惊奇。许杰多观众都认为亚洲不属于他们的文化或语言背景,亚洲艺术有难度,他们看不懂。然而你换个角度,例如日本茶道器皿的造型经常是不规则的,这个“缺陷”对照西方表现主义艺术用捡拾而来的东西做成艺术品,虽然两者不尽相同,但仍有着某种共同特质,就是缺损变成一种美的手段。又如中国金碧辉煌的山水画对照另一个民族的艺术,同样也是用金的颜色来表现壮观的气势,虽然功用不一定相同,但展现的艺术视觉效果却很相似。通过这种并置对照的手段,我们希望帮助美国观众克服对亚洲艺术的陌生感,让他们认为亚洲艺术是很容易亲近、接受和理解的。我们把出土时手臂就不在了的西汉陶俑和德昆宁(Willem de Kooning)形象夸张变形的画放在一起,让观众对这两种艺术产生一种全新的领受,由此感觉亚洲艺术其实不难入门。

余:观众对这个展览的反应如何?

许杰:非常好!这大概是我们所有展览中艺评家最欣赏的一个,观众的反响也很好。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内容、手段很新奇,没有人做过;第二,图录的形式像杂志,从来没有一家博物馆这么做过的;第三,我们策展人撰写的说明牌也不是一般传统的写法,一般说明牌都是写着这张画出自德昆宁之手,他想表现什么等等,而我们则采对话的方式,策展人提出很多问题,比方说,他会写道,我看德昆宁其实想表现什么,但或许杰也有其他想法,你觉得呢?每一个说明牌都是采和观众互动对话的形式,提出许杰多问题。其实我们馆内对这样的做法也有过许杰多辩论,就是博物馆一直是一个权威性的艺术机构,假如我们把一切都放开,观众是否因此感到疑惑,怀疑我们的专业知识。然而我认为今天信息化的时代,所有的权威都受到挑战,你有权威,你可以表述你懂的,但艺术同时也是无止尽的,你可以提出你真切感受到的问题,如此观众会感觉写说明牌的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同他们对话,这也代表对观众的一种尊重,触动他们自己去思考和感受。事实上说明牌也就只有那几个字,无法包罗万象,但观众看了之后能够受到启发,自己提出问题,从自己的角度去观读作品,这就是我们的目的:观众成为参观博物馆经验的主动的创造者,而不是被动的接受者。

余:您认为二十一世纪博物馆经营的关键在于要注重和观众的互动和沟通?

许杰:我认为整个博物馆界现在都在考虑将来的运作模式,因为自从internet 发明后,我们的生活方式已经大为改观,人际之间的交流也都受到潜移默化的改变。博物馆继续选择做一个象牙塔当然也可以,但它面临的是受到愈来愈少观众的关注。假如一个博物馆不是为大众服务,那我觉得它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因此,我们必须通过新颖的手法,使观众在博物馆的艺术经历有全新的感受。

图片描述
绮丽展场现场一景 图片提供/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余:除了展览,收藏也是博物馆一个的重要业务。现在亚洲艺术品在全球市场的价格不断攀升,而且私人收藏家的财力雄厚,往往比博物馆经费还充裕。请问您如何面对新时代的新挑战?

许杰:我认为这个问题里头的“挑战”是否成立,这是可以质疑的。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强烈感觉到中国艺术品价格飞涨,私人收藏家的实力远远超过博物馆,但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新的现象,从全球的范围来看,历来都是以私人收藏为主的局面。尤其美国博物馆绝大多数都是靠私人收藏的捐赠;永远都是私人收藏反馈社会,将收藏捐出建立一座博物馆或是捐给现存的博物馆。我们博物馆当然也有一定的典藏经费,我们是有目标的进行收藏,重点在当代艺术品,就是要把我们博物馆的艺术故事继续讲下去。除此之外,我们博物馆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起点很高,如我所说,旧金山亚博馆自建馆以来一直在国际享有极高声誉,因此有不少收藏家愿意捐赠艺术品给我们。我们也会主动和许杰多收藏家互动和建立关系,希望他们将来会把部分藏品捐赠给我们。捐赠其实还是博物馆收藏最主要的手段--当然我的指的是美国博物馆而言--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反而大大鼓励收藏家去收藏。有一次我参加拍卖行宴请重要收藏家的餐会,因为这些收藏家都同博物馆有关系,席间大家各自介绍自己的收藏项目,轮到我发言时,我笑称我专门收藏收藏家。我无非就是希望说服收藏家将东西捐赠给我们,所以面对收藏家的庞大财力,我一点都没有压力。

余:您如何与收藏家建立互动?在中国艺术领域,今天许杰多中国藏家基于民族情感或对艺术的热情,积极从海外将买回中国文物。您出身中国,在这方面具有人和的优势,请问您如何经营和中国收藏家的关系?

许杰:我想有几方面,首先收藏家考察一个博物馆馆长,主要看这馆长的眼光,他对博物馆的定位和未来发展的愿景如何。在美国,馆长是主要的决策者,为博物馆擘画方向是他的权力也是责任。你眼光好,收藏家自然有兴趣和你交往。第二,许杰多博物馆馆长,包括我在内,都是专业出身,因此能够和收藏家分享经验和专业知识,收藏家对我们有启发,我们对他们也有帮助,因此建立出一种心心相惜的关系,如果大家都对同一类文物有兴趣,就容易成为朋友,加上你鉴定方面的知识和眼光,收藏家会尊重你。另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展览这个部分,我们做展览时不光从其他博物馆借作品,也从私人收藏家那儿借作品,当然我们首先要求的是文物和艺术品必须达到博物馆收藏的标准,我们才会展出,因此在这方面我们也和私人收藏家有许杰多互动。这些都是博物馆和收藏家不同交往的面向。当然要做的事情很多,我足以欣慰的是很多收藏家对我们非常亲密和信赖。

余:请问您上任以来,旧金山亚博馆接受过哪些重要捐赠呢?

许杰:例如今年夏天我们将第一次展示亚博馆收藏的当代艺术。展品全部出自我们博物馆收藏,来自不同收藏家的捐赠和我馆自己的购藏。此展将具体展示我们近年来在当代艺术方面的作为和成绩。

余:雅虎(Yahoo)创办人杨致远的中国书法收藏曾在亚博馆展出(“法迹:观远山庄珍藏法书选”)。请问是如何促成的?

许杰:最初是我们主动向他提出这个展览构想。我们博物馆和杨致远先生关系密切,尤其他就住在旧金山湾区。我很佩服他的斐然成就,一个高科技的年轻俊才和商业巨子却对中国古代最传统、经典的艺术有浓厚的兴趣,这也说明了古代和当代之间并无分别,完全是可以相互沟通的。他做的是最当代,高科技的东西,收藏的却是中国文化里头最经典,最基本的一种艺术媒介。我们合作得非常愉快,这个展览在旧金山亚博馆之后还去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出。

图片描述
法迹:观远山庄珍藏与徐冰新作展一景 图片提供/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余:能否请您顺道介绍一下旧金山亚博馆的中国策展团队?

许杰:我们中国部门的策展团队主要有两名策展人,一位刚到任五个月左右,考古专业出身的焦天龙博士是一位很有成就的考古学家。这会是未来我们博物馆中国艺术的主要面向;大陆艺术最精彩、最吸引眼球、最新鲜可介绍的恐怕就是最新考古出土品。和其他亚洲国家不同,中国大陆的考古出土品特别丰富,所以我和焦先生合作,希望将来大大推广和增多我们中国古代艺术的展览。另外一位中国策展人在我们博物馆工作已将近二十年,贺利是中国陶瓷界很有名的陶瓷专家。

余:明年旧金山亚博馆将与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合作,展出故宫典藏精品文物,能否请您谈谈这个展览?

许杰:明年是我们博物馆成立50周年庆,我们将和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同意出借典藏文物,在我们博物馆展出。很难得的是,国立故宫博物院来美国展览过三次,第一次是六十年代(1961年),曾赴旧金山等城市巡回展出;第二次是1996 年,故宫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合作“中华瑰宝:国立故宫博物院的珍藏”特展,当时我正好拿到大都会一项研究奖助金,虽然我的工作和故宫展览没有直接关系,但也帮了一点忙。除此之外,看到这项展览对我产生很大的震撼,当时这个展览在美国四大城市巡回,也到了旧金山亚博馆展览。明年,也就是继1996年展览20年后,故宫博物院藏品将第三次在美国展出。换言之,国立故宫博物院三次赴美,都来到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诚属难得。然而相较于前两次旧金山只是展地,这次将由我们自己和故宫博物院一起组织,之后并巡回到休斯敦。

余:展览内容?

许杰:当然都是很重要、珍贵的艺术品,但我们的眼光侧重在皇帝的品味,因为故宫不论是北京或台北的故宫,都是来自同一个皇帝的收藏,尤其以乾隆皇帝为主,但中国从宋徽宗以后,历史上有许杰多皇帝都对艺术品感兴趣,比如明代宣德皇帝,所以故宫的收藏就是帝王的收藏,它是中国艺术史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之所以形成今天这样的格局,与帝王的艺术品味密切相关。所以我们要从这个角度切入去讲述皇家收藏的特性,这是我们的一条主要线索。

余:所以内容包罗万象?

许杰:没错,各个艺术种类都有。

余:去年北京故宫博物院在加拿大多伦多和温哥华巡回展出,也是强调皇家收藏。

许杰:但我们的侧重点不同,我们强调的是帝王的品味。但两个故宫都是帝王的皇家收藏,因此难免有一些相似之处。我们的台北故宫展览预计明年六月登场。展品清单已趋近完成,但仍未最后定案,将展出近150件极品。我们博物馆也会反馈一个展览去台湾。以我们收藏的精华为主。

图片描述
法迹:观远山庄珍藏与徐冰新作展一景 图片提供/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余:能否请您介绍旧金山亚博馆几件最精彩的镇馆之宝?

许杰:首推《青铜犀牛尊》,内底有珍贵铭文,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件瑰宝;没有其他博物馆有这样一件宝物。这也体现出我们博物馆收藏的特殊性;我们有一些绝无仅有的藏品。第二件是公元338年刻有纪年铭文的鎏金铜佛像,是目前传世中国纪年造像中时代最早者,也在我们博物馆!我们的青铜器收藏很精彩,包括一件罕见的方鼎,年代为西周初期,鼎上刻有精彩铭文,有关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周公第二次东征。至少这三件藏品都是世界独一无二的珍宝。

余:这三件都出自布伦达治(Avery Brundage)的收藏?

许杰:没错,布朗戴治当初捐给我们博物馆八千多件文物,一半是中国艺术,今天我们的收藏已将近三倍,有两万五千多件,但最精彩的还是来自当年布伦达治的捐赠。

余:最后请问您对亚博馆的擘划是否也针对全球高科技重镇硅谷就在旧金山这个特殊性?

许杰:我们当然也积极思索如何与硅谷高科技社群进行互动。今天艺术走向大众的一个很重要的可能性就是高科技,提供了我们许杰多前所未有的工具,可以和观众进行互动。因此,如何运用最新颖的高科技手段来帮助我们为观众创造前所未有的艺术体验,这也是我们非常注重的。比方说两年前我们做了一个兵马俑的展览,运用了高科技手段,在展示上通过3D 幻觉三维效果,让人感觉彷佛兵马俑活了过来,吸引了许杰多观众的兴趣。这只是我们的初步尝试,将来要做的事情还更多。

图片描述
青铜犀牛尊 图片提供/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图片描述
青铜方鼎 图片提供/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图片描述
鎏金铜佛像 图片提供/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