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海:博物馆理论研究需要从博物馆发展实践着手

2015-02-05  作者: 毛颖,龚青 来源: 学人访谈

21世纪以来,我国的博物馆事业进入新的发展高潮,博物馆理论与发展研究面临许多新的重大课题。博物馆学家苏东海先生认为:博物馆理论研究需要从博物馆发展实践着手,博物馆发展研究要重视发展战略和时代主题的研究。本期弘博名家推荐苏东海先生的一个专访,从理论高度来谈谈博物馆发展。

苏东海(1927年2月~),江苏徐州人,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原中国革命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陈列部主任,有着丰富的博物馆工作经验和深厚的博物馆理论与发展研究造诣,成果卓著。

毛颖、龚青(以下简称毛、龚):苏先生您好!很高兴能对您做这个专访。和我国很多博物馆学的学子一样,我们都是读着您的论著进入这个学科领域的。多年来,您在博物馆的基础理论和发展研究方面倾注了大量心血,提出了许多真知灼见。因此,我们想就这两个方面向您请教。首先我们想简要梳理一下相关的几个名词,如博物馆学、新博物馆学、整合博物馆学,它们体现了博物馆理论研究与博物馆发展之间怎样的一种关系?

苏东海(以下简称苏):博物馆学、新博物馆学和整合博物馆学不是几个不同概念的问题,而是不同学派的问题,是由于在博物馆发展中出现思想和理论上的分歧而形成的不同的理论体系。博物馆学或称传统博物馆学是传统博物馆研究的产物。有博物馆就有博物学,有博物馆研究就有博物馆的理论问世。博物馆学在20世纪以前已经成为事实,不过那是近代博物馆学,而作为现代的一个学科的现代博物馆学则在创建中。现代博物馆学的学科建设始于1977年国际博协博物馆学专业委员会的建立。这个委员会逐渐聚集了一批既有博物馆实际经验又有现代科学知识背景的理论精英,开始学科建设。1982年维诺·索夫卡(Vinos Sofka)当选委员会主席后,领导委员会有计划地搭建现代博物馆学体系。经过10年的努力,仅学术论文材料就汇集了30 卷。到1988年,委员会宣告他们的研究已经搭建成了学科的理论体系,极大地提高了博物馆学的地位,并导致了博物馆实实在在的振兴。1994年博物馆学专业委员会在中国召开,进一步深化了博物馆“物”的研究。之后,博物馆学的基础研究开始滞后,转而发展了一些现实课题的研究。

新博物馆学兴起于20 世纪70 年代,这是在博物馆改革深化中,一批具有批判精神的年轻的博物馆理论工作者发起的,它既是对博物馆现实强烈不满的结果,又是一种对博物馆发展充满理想的运动。我认为这一运动对传统的批判是有力的,但完全否定传统则无法立足,结果它在国际博协体制外漂浮着。21世纪以来,传统博物馆学界与新博物馆学界有重新走到一起的苗头,于是在国际博物馆理论界出现了整合博物馆学运动。

由此可以看出博物馆的理论发展和博物馆发展的因果关系。理论是对博物馆发展的认识,认识的不同导致了理论的分歧,所以研究理论要从博物馆的发展开始。

毛、龚:中国博物馆的发展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中国博物馆基础理论研究早在20 世纪50年代就已受到高度重视,并以其独到的观点为国际博协博物馆学专委会主席冯·门施(VanMensch)所肯定。您作为中国著名的博物馆学专家,对中国博物馆理论作过深入研究,请您简要回顾和总结一下中国博物馆的理论研究与实践发展情况。

苏:博物馆理论是博物馆实践的产物。中国博物馆的理论研究也是随着中国博物馆实践的发展而发展的。中国博物馆产生于20世纪初,到20世纪80年代,已经历了三个发展时期,也就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30 年代、战后的50 年代和当时的80年代。20世纪30年代,我国博物馆事业有一个较快的发展时期,1928年我国博物馆仅有10座,1936年就发展到77座。博物馆的社会影响日益扩大,博物馆学研究随之兴起。1935 年成立博物馆协会,编印《博物馆书目》;博物馆专著也陆续问世,其中陈端志的《博物馆学通论》,参阅了10种日本博物馆学著作和21种欧美博物馆学著作,视野十分广阔。20世纪30年代是中国博物馆事业富有希望的年代,是博物馆学在中国兴起的年代。可惜战争中断了这一富有希望的进程。

1949年新中国成立,中国博物馆事业进入了第二个发展时期,博物馆学研究也进入了再兴起的新阶段,特别是1959年以中国革命博物馆、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等10座大博物馆的建立达到50年代的发展高峰。50年代博物馆建设学前苏联,博物馆学也学前苏联,承袭前苏联的理论和经验。《苏联博物馆学基础》就是那时的教科书。1956 年全国博物馆工作会议,讨论了博物馆的若干基本理论问题,产生了博物馆“三性二务”的中国定义。20世纪50年代可以说是博物馆学普及的时代。

20 世纪80 年代,我国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博物馆也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虽然比西方国家战后大发展晚了二三十年,但发展迅速,十几年间新建了1000多座博物馆。博物馆的理论研究也进入了新的高潮。1982年中国博物馆学会建立,各省的学会也陆续建立,在理论上开展了对中国博物馆业务问题的研究。据不完全统计,10年间发表的博物馆论文有2000多篇,一些大部头著作相继问世,包括《中国大百科全书(文物博物馆卷)》出版。20世纪80年代中国博物馆学研究出现了学术繁荣,远远超过了前两个发展时期。

21 世纪,我国博物馆进入新的发展高潮,许多新的重大的博物馆课题摆在研究者面前。实践在呼唤理论,但目前理论是滞后的,需要理论工作者更勇敢地面对时代的挑战。

(本文节选自《博物馆理论研究与博物馆发展方向_苏东海先生专访》)

[!--newstext2--]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资讯排行
第194期
一天|古建筑工地上的实习生活
如何把前人遗留给我们的文化遗产继续传承下去,是我们文物工作者光荣而神圣的任务和责任。
2018-04-23
第193期
观展|尼罗之畔、诸神之乡、永生之念...让灿烂辉煌的古埃及文明不再遥远神秘
4月14日,《不朽之宫——古埃及文明特展》在山西博物院启幕,能看到这既是展陈理念的交汇与碰撞,展示手段的不断创新,展品内涵的不断丰富,更是一次博物馆与公众之间的深入对谈。
2018-04-23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