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锦思: 私人博物馆的光荣与梦想

2014-12-12  作者: 王悦婧 来源: 弘博网

王锦思,首倡九一八全国鸣警报,首倡世界和平签名,曾任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中华日本学会、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九一八战争研究会等机构成员,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文物追讨部部长。《中国青年报》、《环球时报》、《新京报》、日本《新华侨报》和加拿大《大中报》等特约评论员。

同时,他还是一位收藏家,收藏有中国各地各种史料文物,尤其是与孔子有关的史料文物,也是中国唯一成规模收藏中日友好交流史料的人士。他曾向国内外许多博物馆、展览馆、档案馆和收藏家捐赠、提供文物和史料,如北京颐和园、北京档案馆、北京昌平区档案馆、北京抗战名将纪念馆、东北烈士纪念馆等等。不少藏品正在有关个人、机构和企业支持下,进行全国巡回展览,目前正筹备赴香港、台湾、美国、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参展。本期弘博访谈我们就请王锦思先生聊聊他的收藏之道以及他的私人博物馆的筹备情况和运营打算。

图片描述
图为王锦思先生展示藏品的情景

收藏之路

记者:想请问一下,您是怎样开始您的收藏之路的?是出于兴趣吗?

王锦思:最开始收藏也就是一个爱好,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投入了不少钱和精力,当然也耽误了不少事。但既然是爱好,那就是自己喜欢的事儿,所以也愿意投入精力,目前来看也步入了一个相对理清思路和主题的阶段。在这之前是花了不少冤枉钱的:有买到假货的经历,还有一些是花高价买的,它的价值本身没有那么大。我的收藏之路首先是出于兴趣爱好,另外还有研究和展示的目的,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像我一样看到这些文物的价值。

记:那您的收藏有没有什么偏好?比如说材质上是玉器、青铜器居多?或者是某一主题,比如说孔子和儒家文化?

王:从材质上来讲,玉器我基本上不沾。我收藏的文物一般都有文字,或者是有那个时代鲜明特点的文物,是能见证那段历史的。再者,像玉器、青铜器的价格特别高,我也无力去支撑,这都是贵族玩儿的。有闲钱的人,他们可能不需要深入去研究什么,看着就觉得美,可能会收藏,他们看重的是文物的艺术价值和观赏价值。我收藏的文物一般都是浓缩中国历史的,传统的也好,战争的也好,这些都是我经济上能承受的起的。

中日友好纪念馆何时能建?

记:您收藏了不少中外战争交流文物,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的这部分收藏?

王:主要是抗日战争的文物。材质有很多种:比如说木头的,木头盒子上写着“抗战”;不少瓷器上,有反映日本侵占中国的图案和内容;还有铁的,像纪念章;有铜的、玻璃的等等。

记:您以前有提到过“中日友好纪念馆”这个事儿,您说的现在不适合建,应该怎么理解呢?

王:中外友好的,尤其是中日友好的文物,这个领域我收藏了很多,到不是我盲目追求中日友好的。像这个中日友好纪念馆呢,我只是抛出这样一个话题,中国抗战馆上百座,有力宣传了抗战和爱国主义,中日友好关系目前有严重阻力,但是了解一下中日友好收藏领域有助于我们总结经验,更好的开展双边关系,时机成熟以后可以建立中日友好纪念馆。

记:是不是说现在这个大环境,不是特别适合提这个?一边向日本追讨文物,一边又建友好纪念馆,显得有点奇怪。

王:中日关系处于低谷,日本总犯错误,中国人现在普遍比较对日本不满,任何人没有必要逆历史潮流而动。坦率地讲,我虽然追讨日本掠夺的文物,但我认为两国正常交流是应该的,我们对日本以及日本人还是应该比较理性的。我这个人还是倾向于在解决中日矛盾同时,两国人民应该交流友好。另外,友好归友好,但文物毕竟还是中国的,日本能够归还,也是为中日友好做贡献。

图片描述
图为王锦思先生收藏的有日本皇宫图案的文物

“孔子儒学博物馆!仅供仰望,谢绝闲逛!”

记:樊建川先生也是收藏了很多战争文物,说建川博物馆有3000余件侵华日军家书。还有媒体说他是倾尽家财建中国博物馆聚落群,您觉得您追求的事业,跟他有什么异同?

王:我跟他有很多不能比的地方。他应该也谈不上倾尽家财,他有政府的贷款,还有他本身就是房地产老板,有很多钱。我的收藏,从规模和档次上都远远不能跟他比。不过反过来说呢,我也有许多东西是他没有的,我的收藏有许多独特的主题,他也不具备。不是说仅靠钱,就可以把历史的空缺给弥补了的。比如说,我这个中日友好的题材,我认为他的收藏就肯定不如我的丰富。

记:樊建川先生的这些举动引起了社会上很多的关注。您有没有考虑过,也像他这样,利用更多社会上的力量来追求您的事业。

王:这个一直在考虑啊,我不可能想要孤军作战还自得其乐的,我也一直在试图借用社会上的力量。但我限于自身能力,不可能像他那样纵横捭阖。樊先生本身是副市长出身,又是一个房地产老板,这些身份都是我不具有的。他也能利用他的关系网接触到各方面人,然后再不断地贷款来追求他的爱好和事业。

记:能详细说说您的万国博物馆吗?

王:万国博物馆,只是说“合作筹建”,目前还没建好。这里面主要是人的问题,很多人好猜忌,都有自己的算盘,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很快把这个设想落实的。不过我从另一个角度,已经推出了一个博物馆的展示,在北京建一个孔子儒学博物馆,这个现在已经是落实了。只不过呢,还没有广泛给社会开放。因为我们不收钱,所以也没有必要大张旗鼓的让什么样的人都进来参观。一是我们在接待上会有一些困难;再者我们也不卖门票,这是公益性的,供一些特定人群参观、展览和研究,对于特定人群能有更大的价值。

记:您能详细说说这个特定人群吗?或者说您对参观人员的要求有什么样的标准?什么样的人,你就不欢迎他来看展览?看到您的一篇博客里也写到过“在北京建了孔子儒学博物馆!仅供仰望,谢绝闲逛!”,您是怎么考虑这点的?

王:倒也谈不上不欢迎哪种人群,我主要是指平常这地方有一些讲座、培训,还有一些朋友交流,这部分人群,我们肯定是主动欢迎他们来的,也主动给他们介绍。当然普通的游客和居民听说了也想进来看看,这也是很欢迎的,只不过我们不像其他博物馆,没有在门口写着开放时间、门票价格罢了。再一个就是考虑着在浮躁的社会环境中,提供一个地方供人“沉思”的场所,能够怀着敬畏之心静静感受吧。

记: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这个孔子儒学博物馆的布展吗?您对它有何预期呢?

王:展示以孔子儒学为核心的传统文化文物史料,展品有两百多件。博物馆内,除了匾额以外,还有布告、照片、雕像、证章等展品,系统的展现了孔子儒学对中国和世界的深远影响。希望参观者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灿烂和底蕴深厚,能够看出来孔子对中国社会的深刻影响,泽被后世。

记:这个博物馆在宣传和运营方面有何打算呢?

王:也想做宣传,但是这个宣传不见得是要向全社会开放的那种宣传,只打算介绍我们有这样一个展览。长远的,当然也希望能上全国各地、甚至走出国门去展览。目前的运营主要是靠自己和朋友的帮助和支持,也有基金会承诺对我们进行一些资助。也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社会各界的支持,包括从资金上、文物提供上等各个方面。

我的收藏

记:您在办博物馆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呢?是什么动力支持您一直走下来?有没有什么有意义的事儿能跟我们分享一下?

王:唉,这种理想背后是有很多的辛苦,甚至心酸的。我存放藏品的地方,以前很乱,满屋子都是东西,我也不太善于归置,有的时候一收拾,心情可糟糕了,照顾不好这些文物也是很不开心的。但有的时候看到自己喜欢的题材,还是会冲动去把它买下来。

记:您有没有招一些志愿者帮您去整理一下文物,照顾这些东西?

王:现在是有的,有人在做解说,还有的在帮助管理,比如初步给一些文物注上标识啊之类的。

其实我是有很多愿望的。我特别希望我这个孔子儒学的展览,有机会能办到曲阜去。虽然说曲阜有“三孔”,马上还要建一个孔子博物馆,但是我能肯定,我的收藏中肯定有一些东西是曲阜没有的,他们也会认为是有价值的。我特别希望能有机会,去孔子的家乡——曲阜,也是号称孔子文物最丰盛的圣地去展览,也是表达对孔子的一种敬仰吧。当然也希望不仅仅到曲阜,甚至全国各地去展览。

全国有不少人收藏孔子,但是我认为自己的特点、价值或者说与他们的区别主要在于:有的人他的整体收藏可能比我的金钱价值更高,但是我是紧紧围绕着孔子本身和儒家这个核心理念来收藏的。比如有的人可能倾向于收藏圣旨,或者是状元试卷等等。状元试卷之类的,确实可以划分到儒学这个行列里,但是如果围绕着孔子呢,就有点不太紧凑。当然这个试卷也是很值钱的。我的收藏是从孔子的家庭,还有曲阜孔庙、孔林和孔府,还有社会各界传播这个儒家思想学说的角度展开的。我会思考孔子对我们国家历史发展有哪些影响,对海外又有哪些影响,它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体系。不能拿一些很泛泛的、一些当代的出版物上的观点来理解这些,不然就玩得太不上档次了。收藏的时候必须得能看出是有一定的历史年份,还得成规模成系列,不能缺项。比如说,就是围绕着孔子本身的孔子像问题,孔子系列展览中如果说没有一个好的孔子像,那我认为是很失分的,就起不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还比如孔子牌位,因为牌位能够反映当时古代社会对孔子尊崇的一个象征,这个在展览中也是必备的。还有就是从清末到民国,孔子思想是怎样演变的。康有为为什么要提出建立中华孔教学会,康有为的书是什么,是不是有孔教真理啊,还有这个大同书啊等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如果用那个特定历史阶段下的经典书籍来反映就会很有说服力。到了民国,五四运动前后开始批孔,新中国成立之后,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破坏,这些都是一系列的问题。我能有至少上千件关于孔子和儒学的,能反映孔子学说的演变以及中国人思想方面这种深刻的变化。

除了孔子的,我还有好几类收藏,有关于老北京的,还有一个是关于环保的。现在,环保也很重要嘛,我们每天对雾霾这么深恶痛绝,就是因为这个空气、水的问题比以前更严重了。我收藏的这些题材呢也承担着一个所谓的、巨大的社会使命,希望人们能够从心灵上去改变自己,从社会与人、人与人的关系上去改变,这样社会和谐程度也能够得到改善。

我还收藏了一个婚姻系列,是民俗这方面的。这个可能跟人们的生活贴的非常近,也是非常接地气的。比起孔子、环保,人们还是更关注自己的生活,这跟中国人的心理是有关的,我们的民族和个人还没有真正实现孔子所期望的那种大同社会的理念。相对而言,中国的传统观念更倾向于关注自身和与自身利益相关的,关注自身家庭和小圈子这样一个族群。婚姻展,可能就是说对有一些情结的人,或者是年轻人,或者是喜欢怀旧的老人,他可能更喜欢看。

记:您说的这个婚姻民俗展,有没有地域呢?因为这个在不同地域,差别还是挺大的。

王:没有地域,就是从一个整体的角度。它主要是侧重于某一方面的体现形式,比如有结婚照、结婚证书、离婚证,甚至还有休书、改嫁的证书等等,这些都是能够反映中国人的思想随着现代社会的演变的痕迹。还有许多结婚赠的物品,比如说盒子、镜子,还有当时的定情物等。另外呢,还有许多的宣传画,都是有一定时间段的。

图片描述
图为王锦思先生的藏品

想要了解王锦思先生更多的信息,欢迎关注他的博客!

博客地址: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295111.html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