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刘志国:专业与突破

2014-12-12  作者: 王悦婧 来源: 弘博网

雅昌文化集团创建于1993年,致力于打造跨艺术产业链的产品和服务,成为卓越的综合性艺术服务机构。 2000年,雅昌创建了“雅昌艺术网”。 雅昌艺术网是获取艺术资讯的首选媒体平台,作为全球最大、最权威的中国艺术品门户备受业界推崇。

本期弘博网邀请了北京雅昌艺术图书有限公司艺术图书事业部副总经理、数字出版中心总经理刘志国先生,请他谈谈对博物馆行业和数字博物馆的看法。

图片描述
图为弘博网记者采访刘志国先生的情景 肖增超摄

记者:雅昌集团已有20多年的历史,进入博物馆行业也有10多年了,跟博物馆的合作也很多。您怎么看待博物馆行业呢?在这个行业做业务最大的阻力在哪里?

刘志国:我觉得博物馆行业还是一个受政策、管制、约束都比较多的行业。要进入博物馆行业,首先要了解这个行业,这样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其次就是要交朋友,跟博物馆人成为朋友,了解他们的需求。其实只要理念先进、产品也好,就不会存在太大的阻力;相反,如果产品本身不够好,就难以得到业内的信任了。

记:现在雅昌跟博物馆的合作都有哪些方面呢?

刘:雅昌与博物馆的合作非常多,有图书的合作、博物馆文创产品的合作,以及数字博物馆等很多方面。

记:我们了解到雅昌为一些博物馆做了APP,反响也都很不错。想请您谈谈对数字博物馆的认识?尤其是技术、理念等方面的。

刘:应该说这些APP是一个产品的系列,APP产品系。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微信公众账号的推广,这是手段,微信配合着APP把用户都导进来。如果说要进一步探讨,那就要突破这个层面。实际上我认为,所有关于数字化方面并能够和大众见面的产品,都应该是我们所涉及的,即向大众传播的,而且是基于终端设备上的数字化产品。并不是说在博物馆的场地里放一个全息投影,或者搞一个4D、5D影院,就是数字化。因为放在博物馆的设备只能放在那里,是拿不走的。在我看来,最重要的应该是人机交互,即可以不用博物馆方面的设备,用我们自己的设备就能获取到关于博物馆的信息、资讯或者其他内容。这样的应用应该都是我们所要涉及的领域。

记:除了APP,雅昌还会涉及一些数据处理、分析方面的工作吗?尤其是很热门的智慧博物馆、大数据之类的呢?

刘:我们还没有提“智慧博物馆”这样的概念。主要原因在于:第一,我们不想盲目做得太大,还是想专注于某一个领域,不断做深、做透、做强、做的更有经验。第二,我觉得“智慧博物馆”更多地是一种物联网的概念。未来的发展,一定是物联网+云存储+大数据,这个是未来真正的数字化发展方向。出于以上考虑,所以属于物联网的“智慧博物馆”这部分我们暂时没涉及。我们现在主要是关注云存储,然后是大数据,物联网这一块只能往后放放。

记:我们弘博网刚刚上线,定位在博物馆行业的门户网站。您作为前辈,能不能给我们一点建议?

刘:我就送四个字,前两个字是“专业”,含义很广,范围很广,但核心是“专业”,一定要“专”;后两个字是“突破”,怎么突破,可以从服务上、内容上、政策上等很多方面去思考。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