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永进:国家典籍博物馆开放是大势所趋

2014-09-05  作者: 来源: 人民网

[主持人]:国家图书馆馆长韩永进于2014年9月4日9时做客人民网文化频道,为大家详解国家典籍博物馆开放服务。敬请期待![13:14]

[主持人]:大家早上好,欢迎收看人民网访谈节目,今年是国家图书馆建馆105周年,百余年来国家图书馆日益开放,服务内容不断拓展,国家图书馆筹建的国家典籍博物馆马上也要开放服务了,今天我们在演播室非常荣幸为大家请到了国家图书馆韩馆长、国家典籍博物馆馆长韩永进先生做客,和我们大家一起来分享国家典籍博物馆开放服务的过程,首先欢迎一下韩馆长,您好。[08:58]

[韩永进]:各位网友大家上午好。[08:58]

[主持人]:欢迎您,首先请您聊一聊国家图书馆为什么专门建设国家典籍博物馆,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这个来龙去脉?[08:59]

[韩永进]:我可以用两个词,一个是叫大势所趋,再一个叫应运而生。首先一个大势就是中国文化发展的大势,因为我们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创造中华文化新的辉煌这样一个目标,同时又提出必须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设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提出了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大家都感受到了我们现在出现的国学热、传统文化热。所谓国学、所谓传统文化它的载体本身就是要有我们古代优秀的典籍,所以说这是大势所趋。[09:00]

[韩永进]:再一个,就是世界图书馆和博物馆发展的融合大势,我前一段刚到法国参加国际图联大会,专门去了法国国家图书馆,在他们的国家图书馆里就专门有一个博物馆,同时在世界一些发达国家,包括德国,还包括一些我们过去有古老文明的国家,像埃及,在他们的图书馆里都有专门的博物馆,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的前人曾经说过,图书是文字的博物,博物是实物的图书。就很好的说明了它们之间是很融合的关系。所以我说这是第二个大势。[09:01]

[韩永进]:第三个大势,正像主持人所说的,今年正好是我们国图的105年,国家图书馆从历史进程的脚步中也是不断扩大服务领域,调整服务社会的方式方法,伴随着时代的步伐,百年国图到了现在需要有新的发展,需要有新的服务方式,那么国家典籍博物馆我觉得就是作为这种发展大势是属于应运而生,具体筹建是2012年。[09:02]

[主持人]:有两年时间了。[09:02]

[韩永进]:对,在国家图书馆的一期维修改造工程中,中央编办正式批复在国家图书馆加挂国家典籍博物馆的牌子,所以我们说这个国家典籍博物馆的设立是大势所趋,是应运而生。[09:03]

[主持人]:经过两年的辛苦筹办,国家典籍博物馆马上就要开馆和观众们见面,我们想知道国家典籍博物馆具有怎样的职能,和大家熟悉的图书馆相比,它的功能定位是什么?[09:04]

[韩永进]:首先,向各位网友介绍国家典籍博物馆将于本月10号正式向公众开放,国家典籍博物馆的设立和国家图书馆刚才我讲了,他们就是形成了一个互补,从图书馆的角度来讲,博物馆是一种阅读的延伸,同时从博物馆的角度,又是让图书馆里过去我们收藏在图书馆里的图书和典籍活起来。[09:07]

[主持人]:具体指什么?[09:07]

[韩永进]:典籍过去是藏在深闺当中,只是放在我们的书库里,我们很好传承了千年古人,包括我们拥有的收藏优势,包括从三千多年前的甲骨文,一直到金石拓片,一直到南宋以来的皇家藏书,这些过去只能藏在我们的书库里,我们很好的保存它,现在我们用博物馆的形式,通过办展览的形式,固定办展览,把它展示出来,让广大的读者和观众真正感受到它独特的魅力,这个我觉得是我们搞典籍博物馆和图书馆这种深层的关系。[09:09]

[韩永进]:另外我们国家典籍博物馆因为9月10号开放以后第一次首展就办了国家图书馆馆藏精品的大展,包括我们的古籍、善本,包括我们的“敦煌文献”,包括我们的“样式雷”,包括“金石拓片”从7月开始试运行一共有9个展览,展览更多是我们看完以后,大家都用了“震撼”来形容,没有想到我们还有这么多宝贝,过去是放在库里,现在让大家看到了以后,过去有很多只是听说过,比如司马光《资治通鉴》全世界唯一一张手稿,过去大家知道藏在国家图书馆里,但是不可能老拿出来,因为它有恒温恒湿的要求,有保护的要求,现在通过博物馆这种形式能够完全的把它展示出来。[09:13]

[主持人]:所以大家可以通过国家典籍博物馆能够看到我们国家的很多宝物,而且国家典籍博物馆也是我国第一家以展示古籍为主要内容的国家级的博物馆,我想这也是展示了我们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您认为这样的国家典籍博物馆对于传承和弘扬中华文化优秀的传统有什么样的重要意义。[09:13]

[韩永进]:就像你刚才用的词非常准确,它就是展示了中华优秀文化,我作为国家典籍博物馆的馆长,我作为策划或者参与整个建馆过程的工作人员,我觉得看完以后,真是为我们中华文化而自豪,首先看完这些展品,确实是增加了一种文化自信,因为我们过去常说中华文明是四大文明中唯一没有中断过的文明,那么你没有中断通过什么体现,就是表现在典籍里,就是表现在我们的文字记载里,所以到我们国家典籍博物馆就可以看,从我们最古老的甲骨文,然后到金文,然后到小篆、大篆,这个历史脉络看过来,特别是看到我们这么辉煌的展品,确实是为我们中华文化,我们这种独有的精神标识,为我们民族这种生生不息、丰富发展壮大的滋养油然一种自豪感,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较,我们五千年的文明史都是用典籍做载体体现的,这看完了以后特别有种自豪感、自信感。[09:15]

[韩永进]:第二个我觉得看了这些典籍以后,使我们特别感到了一种什么呢?感到了一种看历史增智慧,因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让历史告诉未来,比如在我们那里,我刚才讲了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目的就是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我们知道《资治通鉴》最早的版本也包括刚才说的司马光的手稿,在我们里面还展出了一部《楚辞集注》,这是宋朝朱熹先生撰的,是宋端平年间的刻本,是海内外的孤本,我想讲一个这后面的故事,也和昨天我们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非常有关系的,它是什么呢?[09:17]

[韩永进]:1972年当时的日本首相来华访问,毛泽东主席就把《楚辞集注》最好的版本的影印本作为国礼送给首相了,这后面就有一个背后的故事了,为什么毛主席要把这部书作为一个国礼送给他呢?这就跟我们当年那场中日战争非常有关系,因为在田中首相田中角荣访华的时候,他在当时的宴会上有一个致词,那个致词讲,遗憾的是过去几十年间日中关系经历了不幸的过程,其间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意。他用的中间添麻烦这个词,在日语里就写成中国的迷惑,这么两个汉字。[09:19]

[韩永进]:后来毛泽东主席知道了这个致词以后曾经就讲,说年轻人说添了麻烦这样的话不够分量,因为在中国只有像把水溅到妇女的裙子上表示道歉时才用这个词。那么这个词就是在我们的《楚辞·九辩》中最早出现的这个词,所以我说后来日方就接受了中方的建议,在最后双方发表的正式文件中改为“日本方面痛感日本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更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就是由一个词我们看到历史跟现实其实是紧密相连的,所以像这种故事,每一件展品都有背后的故事,比如体现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我们中国人有一个少数民族典籍的展厅,在少数民族典籍的展厅里,我们展示了我们多种民族的文字,包括东巴、蒙文等等,各个典籍都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这种大团结,从历史上看,从典籍上看,我们中华民族就是一个多民族组合的大团结的集体。[09:21]

[主持人]:所以我们听了韩馆长给我们讲这次国家典籍博物馆所呈现给我们的内容,除了一些古籍之外一些宝贝之外,还有一些背后的故事,可能会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这个是非常值得我们大家期待的一个内容。[09:22]

[韩永进]:因为人们一说典籍或者古籍通常的印象就是线装书,就是和我们好像很远,或者是和一般老百姓很远,那是专业研究者才去研究的。其实不是这样,每一部书都和我们观众离得很近,无论是我们刚才讲的,还是国家政治、国家大事,在具体的生活中,比如你一进我们馆的大门就可以看到铜雕那个花纹纹饰很有特点,那个花纹的纹饰就是我们当初设计这个门的大师,他参考了永乐大典,他把永乐大典里面相关的花纹和纹饰,在这个的基础上创造的,所以在现实中很多都直接的和我们的现实联系。[09:23]

[韩永进]:还有一个看这个本身是一种美好的艺术享受,比如在我们展品中有一个“神策军碑”,那是柳公权书写,北宋的拓片,也是海内外的孤本,再有一个就像我们平常现在我们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颐和园、天坛等等,我们都去,包括现在我们正在做的三山五园的恢复,其实这些工程都是当时的雷氏家族做的,国家图书馆这次在国家典籍博物馆专门有个“样式雷”的展厅,就展示了“样式雷”家族从康熙到清末一共七代一共11个人主持皇家的各类建筑,包括现在的颐和园,包括天坛,包括三山五园,避暑山庄等,“样式雷”的图档在国家图书馆里存的最多,存14900多件,这次我们把它很生动的展示出来,包括做一些模型,也就是和老百姓生活是很贴近的,它不是我们放在书架上束之高阁的。[09:25]

[主持人]:听了韩馆长娓娓动听的讲述,我们知道今天是9月4号,距9月10号还有一周的时间国家典籍博物馆就要和大众见面了,我们也想借此机会在今天特别请韩馆长给我们详细的再描述一下开放首展当中国家图书馆藏精品大展还有哪些精彩内容值得提前和我们分享一下的。[09:26]

[韩永进]:在这次精品大展中我们一共开了九个展厅,就把国家图书馆所藏的主要宝贝全部展示出来了,具体他分为这样几个展厅:第一个就是“善本古籍精品展”,就从国家图书馆典藏的古籍善本中精选出了存世早、版本精,对中国文化发展具有重要影响的典籍131部进行展示,那么这些展示就是体现了国家图书馆是继承了南宋以来历代皇家珍藏,包括内阁大库、翰林院、国子监南学所藏的南宋旧刻,以及历届政府拨交来的,像大家经常问你们有没有镇馆之宝,我说我们的镇馆之宝要说有也有,但是有些老先生不赞同这个概念,因为什么?[09:29]

[韩永进]:镇馆之宝太多了,件件都是镇馆之宝,比如我们在那展示的“四大专藏”,包括文津阁的《四库全书》、《永乐大典》、《敦煌遗书》等等,光这一个善本古籍精品展就聚集了这么多,这只是一个展厅。再一个就是“金石拓片”展,选的是先秦一直到明清一直到近代馆藏的甲骨实物,大家知道甲骨文是我们现在发现的最早的文字,国家图书馆现在藏有金石拓片26万件,其中甲骨是35000多件,这些里面把很重要的甲骨和金石拓片的都展了。还有敦煌遗书展,我们知道1900年在甘肃敦煌莫高窟发现的4世纪到11世纪的多种文字的写本印本,我们誉为中国中古时代的百科全书,这次我们也选了54件馆藏的敦煌遗书精品,充分展示了敦煌研究方面和我们的藏品方面的特点。[09:31]

[韩永进]:再有一个就是“舆图精品展”,翻译成现在的话叫地图,它汇聚了从清代的学务内阁大库珍藏的绘本地图,涵盖了宋、元、明、清多个时期,国家图书馆现在藏有我们解放前编绘的中文地图8000余种,10万多件,这个在国内外都是首屈一指的,特别是你们到时候可以看有一个非常震撼的最大的一张《福建舆图》在这个精品展里也展了。还有我刚才介绍的“样式雷”图档展,同时为了给大家一个简单的回复,我们还搞了一些比较系统的,稍微梳理一下,比如中国书籍的变化也搞了一个展厅,再一个还有比较有特点的是西文善本,也就是我们从明代以来收藏的西文的善本,从那里可以看到中华民族原来开放一直是我们这个民族包容性的一个体现,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是充分吸收包括西方文明的成果。再有就是刚才我说的少数民族的典籍也是一个展厅,一共是九个展厅,也就是把国家图书馆看家底的精品全拿出来了。[09:33]

[主持人]:所以说这九个展厅的内容非常丰富,从古至今都有值得我们大家感受和分享的宝贝。我们其实刚刚听韩馆长讲了这次展出有像甲骨文、小篆、大篆,这些可能大家理解起来都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我们也想知道我们这次大展怎么能够更加的贴近群众,让老百姓真正的感受到中华古典,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我们有没有一些新的方法?[09:33]

[韩永进]:你讲的这个也是非常重要,也是我们极力想做的,最根本的一条,我们就是想让三个活起来,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特别是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怎么让它活起来,我们采取了这么一个方式,一个是在本身的展览的设计上,就是展览的内容始终既要展示它具有的版本学和历史文化上的意义,同时又把它和现实紧密联系起来,比如刚才我讲的这些古籍,那么都是作为宝贝在展柜里,但是同时我们的国家其实从2002年开始就实施了中华善本再造工程,就把这些优秀的典籍全部用现代的方式遴选一些珍本,全部重新用线装的形式印刷出版了,我们也同时把这个出版的书在展厅里展出了,因为现在已经出了1500种左右,那么这些书观众一方面看完我们历史上的宝贝,同时就可以亲手触摸来看我们中华再造善本工程,因为《楚辞集注》我们也在中华再造善本工程中把它列为了新的再造善本工程,现在也给100所高校图书馆和各省的图书馆配送了这个书,同时在现场也出了,观众回头就可以翻我们这个善本工程,亲密的接触,我就想内容上是和现实紧密相连的。[09:36]

[主持人]:通俗易懂。[09:40]

[韩永进]:对,一进金石拓片展厅马上看到灯光投影,就把文字历史像历史长河梳理出来,正面一个大的投影就是十大著名碑帖来回的放。比如看完古籍善本,我们青少年朋友可能会觉得很好奇,这个古籍善本怎么保存到现在?我们做了一款游戏,就是帮我找一找古籍善本保存中怎么保存的更好,和把保存中的问题找出来,做的画面,里面挑的有怎么防水、怎么防止阳光照射、怎么防止霉变、怎么防止盗窃什么的,一关一关的过,包括甲骨文,其实一说甲骨文会觉得离我们很远,可是参观完甲骨文最后到一台显示屏面前是百家姓和十二生肖,你可以选一个自己的生肖,然后把甲骨提出来,旁边就可以自己操作写一个甲骨文自己的字,然后可以很美好的打出来,做一个纪念。[09:41]

[韩永进]:观众可以亲自参与到这个中间,那么他就容易有一些兴趣,因为毕竟这些是需要一定的知识积累有时候才能完全理解,但是我们这次展览我们做好这个桥梁,把它做好转化工作,在这个上面想了这些办法,我们始终想是一次美好的享受,固然是一次心灵的净化、知识的开阔,但是也是一个美好的享受,也是一个具体的参与,可以进到里面互动,再一个我们的讲解也下了非常大的工夫,我们要求讲解能够深入浅出,因为做到这个很不容易,就把很深奥的,或者说很具有文化意义、版本意义的东西,很通俗生动的给大家讲出来,现在用这些办法更贴近我们的观众。[09:42]

[主持人]:其实就是把离我们很远的古籍通过观众互动的方式、参与的方式立体的呈现在我们的面前。[09:42]

[韩永进]:对,说白了就是和千年的古人、百年的古人对话,有的时候受各种条件限制,他不一定能够沟通,现在我们用展览的形式,用多种现代化的手段,与现代社会相协调的这种手段把它结合起来,使每个人到那无论看哪一方面都能够和我们的先人对话。[09:43]

[主持人]:所以听了之后我想很多人都迫不及待的想在9月10号到国家典籍博物馆去参观一下,但是可能很多朋友,比如说不是在北京的观众不能亲临国家典籍博物馆内部参观,所以我们也想知道全国读者如何能够更好的参观这次展览,我们作为承办方怎么样满足各个阶层或者各个地域观众文化的需求,这方面不知道韩馆长有没有考虑?[09:43]

[韩永进]:我们最主要的一条原则就是国图的精神,传承文明、服务社会,我们怎么做好服务?我想一个是北京地区的朋友们,因为我们开放的方式以后可以拿着有效的证件到那去领票,因为全部是免费开放的。再有一个,因为他是图书馆紧密结合的,图书馆读者朋友要方便就拿阅读证就可以换票。因为那个展馆毕竟面积1万多平米,展馆有限,另外看这种东西是需要有一定时间品一下的,所以对流量可能要控制。因为保证大家好好欣赏,它不像看有的作品,看一眼就行了,这个看在那有时候需要品位品位,这可能也是典籍的特点。控制流量还可以用网上预约的办法,我觉得网上预约或者电话预约能够更好一点,北京地区的朋友可以这样。[09:44]

[韩永进]:再有其他地方的朋友,因为有国图的网站,然后国家典籍博物馆也专开有自己的网站,我们可以通过坐在家门口,把我们现在的馆藏精品也都在我们网站上看到,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还是方便读者。但中国有句古话百闻不如一见,有时候还是现场感效果好一点。[09:44]

[主持人]:从9月10号开始我们展览什么时候结束呢?[09:44]

[韩永进]:展览是这样考虑,因为这9个精品大展从开展一直到明年年初,主要的展览都一直展出,但是其他个别的有一些展览可能要做一点小的调整。从下一步来讲,国家典籍博物馆也是这样,我们的展览分成两大部分,第一大部分就是我们的固定展览,还是把这些国家图书馆藏的最主要的精品作为一个固定的展览,今后要长期的展下去。其他的一些展厅可能要根据国家典籍博物馆的定位,根据图书馆的特点,陆续办一些其他各种临时性的展览,也是丰富多彩,围绕典籍这样一个主题丰富多彩的办其他的展览。[09:44]

[主持人]:谢谢韩馆长今天和大家介绍国家典籍博物馆开放服务的一些主要内容,我们也希望国家典籍博物馆开放之后,能够让我们所有的朋友享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饕餮大餐,我们感谢韩馆长,也谢谢大家收看本期的节目,再会。[09:45]

文博法律问题征集
第148期
看展遇见复制品,你是否也有话说
对于参观者而言,去博物馆、美术馆参观,自然是怀抱着要“一睹真容”的愿望,但其实看到的却未必全都是真迹。无论是综合性大馆还是地方的小馆,或多或少都会有“复制品”的身影。有时候展览方会在复制品旁边有所注明,而有时也会“瞒天过海”。博物馆展示复制品,其利弊该如何评价、权衡?背后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原因?
2017-09-07
第147期
他完成了一场文物界的“南水北调”,却说自己只是个在博物馆讲故事的人
这是一座3300年历史的古城,七个王朝在此建都;这是一座特立独行的博物馆,它三年不设通史陈列,却吸引了近百万观众驻足参观,新颖的展览形式和理念在业界更是赢得良好的口碑。这就是安阳博物馆。 近日,弘博网对安阳博物馆馆长周伟先生进行了访谈,他的工作经验和理念,值得相关文博从业者借鉴与思考。
2017-09-04
沈辰/何鉴菲
沈辰/何鉴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释展”与“释展人” 博物馆展览与观众沟通的桥梁
以博物馆工作的实践进一步阐释“释展人”的工作和职责,及其与策展人的关系和在策展工作中发挥的作用。
陆建松
陆建松复旦大学
陆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馆学学科该如何突破
讨论博物馆学学科建设过程中面临的突出问题以及破解之道。